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朝鲜炸毁“联络办”,半岛局势将如何演变?

东方网 2020-06-17 17:35:53
A+ A-

当地时间6月16日下午2:49分,位于朝鲜开城工业园区内的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随着一声巨响,轰然倒地。此事既在朝方预警之中、人们猜测之内,也在不少人的预料之外。

炸毁联络办意义非同寻常

朝韩联络办大楼揭幕不到两年时间,它是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缓和的象征,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韩国总统文在寅板门店峰会的产物,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朝鲜果断将此彻底毁灭,既表明了平壤的愤怒、决断与果敢,也意味着朝韩缓和关系的破裂中止,体现了朝方说到做到,让韩国文在寅政府不要心存幻想。

朝韩联络办全称为“南北共同联络事务所”,是朝鲜和韩国共同开办的常设联络办事处。联络办的创立源于2018年4月金正恩和文在寅首次会晤时签订的《板门店宣言》。板门店会晤后,南北双方关系一度热络,双方积极筹备后,于2018年9月14日正式挂牌开启。

朝鲜炸毁“联络办”,半岛局势将如何演变?

资料图片:2018年4月27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前右)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板门店握手。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27日上午在板门店跨过军事分界线,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晤。(来源:新华社发韩朝首脑会晤媒体报道团供图)

四天后,文在寅总统率领由韩国各界高层代表,包括大批韩国企业大型的头面人物组成的盛大代表团首次访问平壤,文在寅一行乘专机抵达平壤时,金正恩委员长亲赴机场迎接,韩国称之为朝方对韩方的“十分罕见的礼遇”。

联络办开张后,乘着朝韩平壤会晤的东风,迅速开展工作。起初,韩方由统一部次官千海成担任负责人、朝方以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副委员长田钟秀作为代表。双方负责人主持每周举行的例会,各派遣15至20名官员常驻联络办,负责南北之间的磋商联络、政府间的会谈协商,并为朝韩民间交流和两边的人员往来等提供支持帮助。

但随着2019年朝美首脑河内会晤的破裂,朝韩关系也迅速降温。据报道,朝方的联络办工作人员于2019年3月22日“单方面撤离”联络办,联络办一度停摆。但三天后朝鲜方面的部分人员又返回了联络办,并于3月29日接近恢复原先办公人员的数量。当年4月,朝方代理主任返回联络办。联络办的主任会议在2月22日举行会议后,因2月底朝美河内首脑会谈的不欢而散也未再举行。

联络办虽名义上一直存在,但长期处于停摆状态,不过双方的联络官仍有交流互动。2019年6月7日,韩国统一部次官徐虎接任朝韩联络办的韩方主任。今年1月30日,受新冠病毒肺炎的影响,双方决定暂时关闭联络办,直到疫情结束。

虽然朝韩联络办已实际关闭,但名义上仍然存在,因此也意味着朝韩关系并未彻底中断。但此次联络办大楼被彻底炸毁,则表明朝方已将朝韩关系缓和与保持联络的象征完全消除。

联络办被炸背景复杂

从多方面的报道分析看,此次开城朝韩联络办被彻底炸毁事件背景复杂,但直接导火索是最近韩国一批“脱北分子”,从韩国向朝鲜境内施放气球,散发恶毒的反朝传单等反动物品,而文在寅政府被指态度暧昧,处置不力,从而彻底激怒了朝方。

韩国收留了一批被朝鲜斥责为“可耻的叛徒”和“人渣垃圾”的“脱北者”,其中一批人一直在嚣张地从事反朝活动,包括向朝鲜境内散发反朝传单和密谋政变等。据报道,5月31日,韩国“自由朝鲜联合运动”等“脱北者团体”在韩国京畿道金浦市,用大型气球向朝鲜散发了50万份传单、50本手册、2000张1美元的纸币和1000张内存卡。这些传单、手册和电脑内存卡充满了反朝特别是直接针对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恶毒内容,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和后果。

对于这些大胆放肆的恶劣行为,朝鲜方面立即作出了强烈反应。朝鲜《劳动新闻》6月4日报道,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当天发表谈话,强烈谴责韩国“脱北者团体”从韩国境内往朝鲜境内散发反朝传单,并强调韩方若不采取严厉措施,将面临开城工业园区被拆除、朝韩联络办公室被关闭,或朝韩军事协议被解除等严重后果。

之后,朝鲜统一战线部发言人也进行了严厉的谴责和警告。6月8日,金与正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哲就处置“叛徒的罪恶行径”和对韩关系召开了重要会议,强调要“让叛徒和垃圾为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应有的代价”。6月9日,朝鲜彻底切断了朝韩之间的4条“热线通讯联络线”。

朝中社警告称,“如果是其他问题,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但在这件事情上绝无宽恕,更无第二次机会”,“一定要让对方付出代价,我们的最高尊严绝对不容亵渎,我们一定会以命相守”。

在韩国“脱北分子”散发对朝反动传单且朝方接连作出强烈反应后,文在寅政府仍显得反应迟钝温和,且态度模糊。文在寅迟迟不亲自出面表态,仅由韩国统一部表态称,韩国政府正在为限制散布反朝传单制定相关法律,平壤方面对此平淡反应当然严重不满。

文在寅为何态度暧昧

据分析,文在寅对此态度暧昧和表态迟缓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没有深刻意识到此事的极其恶劣性和严重性,其实朝鲜最高领导人的胞妹多次亲自出面发声并召集对策会议,对韩国发出严厉警告,可见朝方把此事看得非常严重,实际已经没有调和的余地,而文在寅却把此次“脱北者”散发对朝反动传单当作了以往类似事件,试图淡化处理,大事化小;二是文在寅受制于韩国右翼政治、社会势力的掣肘,不愿过分激怒和得罪这些势力;三是文在寅政府在事件发生后立即向美国进行了通报,设法与美方协调对朝立场,韩方判断朝鲜针对“脱北分子”散发传单主要不是针对韩国,而是想借机刺激美方,迫使美国早日重启美朝谈判。

朝鲜炸毁“联络办”,半岛局势将如何演变?

资料图片:2018年9月18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左)与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乘车进入平壤市区。韩国总统文在寅当日上午乘专机抵达朝鲜首都平壤。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到机场迎接。这是两位领导人2018年的第三次会晤。(来源:新华社发韩朝首脑平壤会晤韩方联合采访团供图)

面对韩国政府的软弱和暧昧,朝方在彻底切断4条通讯热线后,又进一步严厉谴责和发出警告,而且调门一次比一次高,口气一次比一次愤怒。6月13日,金与正通过朝中社发表声明称,韩国很快就会看见设在朝鲜开城的“没用的”南北共同联络事务所关闭。

金与正表示,朝鲜“绝不要倾听他们的惯用谎话,或相信流于形式、华而不实的言论,更不可容许贼群和人渣的罪行。对于胆敢诋毁我们祖国的象征、伟大尊严的代表者——委员长同志的绝对权威,往我方散布垃圾,眼下我国人民擦掌磨拳,杀敌喊声越来越高,誓言把这群人渣和纵容这种妄动者严惩不贷……我觉得,现在到了与南朝鲜一刀两断的时刻。我们即将采取下一阶段行动。我行使委员长同志和党和国家赋予的权限,已指示有关对敌工作部门断然实施下一阶段行动。不久将来会看到不中用的北南共同联络办事处支离破碎的悲惨情景。”

朝韩立场考量南辕北辙

实际上,朝方已经把可能采取的反击行动意图和决心表达得一清二楚。但韩国仍在吞吞吐吐,顾左右而言他。6月15日,文在寅总统终于出面了,当天在首尔统一展望台举行的2000年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访朝达成的《六·一五韩朝共同宣言》20周年纪念仪式上,他发表视频贺词,表示不能让反目和误解阻碍为和平与共存所付出的努力,呼吁朝鲜不要关闭对话的窗口。文在寅称,半岛南北双方应以沟通与合作解决问题,即使面临艰难险阻也应通过对话凝聚智慧,克服困难。

文在寅表示,朝鲜谴责部分“脱北者团体”散布反朝传单,批评韩国政府,进而关闭对话窗口,国民担忧韩朝重回对抗局面。根据《板门店宣言》,韩朝应停止在军事分界线一带进行散布传单等所有敌对行为,这也是每个希望和平的人都应该遵守的协议。当前最为重要的是韩朝之间的信任,应通过对话积累互信。

文在寅的这番不痛不痒的表态,虽然不无道理,但显然不是平壤要听的话,平壤需要的是文在寅政府拿出令朝方满意的实实在在的态度、决心和行动,而不是不断高唱不切实际的和平对话和发展合作之类的高谈阔论。

朝鲜炸毁“联络办”,半岛局势将如何演变?

资料图片:2007年10月4日,在朝鲜半岛中部的板门店,一名韩国宪兵(右)和一名朝鲜人民军士兵分别在军事分界线两侧执勤。(来源:新华社记者龚兵摄)

在半岛南北关系、半岛无核化和朝美和谈方面,朝鲜和韩国的立场、态度、期望、判断完全不同。从5月31日“脱北分子”散发反朝传单到6月16日中午的半个多月时间里,朝韩关系急剧恶化,韩方的态度让朝方彻底失望,于是朝鲜在16日下午正式炸毁了朝韩联络办大楼。

这一次,韩方的反应迅速了,态度也强硬了。据韩联社报道,韩国统一部当晚发表声明,“谴责朝方仅以韩方散布反朝传单为由就炸毁开城韩朝联络办公室(联办)的行为”,称这在韩朝关系方面史无前例,是违背常理的行为。

事件发生后,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和联参议长朴汉基亲临联参指挥控制室坐阵指挥。韩军还在韩朝非军事区(DMZ)和半岛西部海域北方界线(NLL)等边境地区,加强了对朝监视与应对态势,并命令最前线部队指挥官到位指挥部队,应对一切突发事件。韩国国防部当晚就朝韩联络办大楼被炸一事表示,“如果朝鲜发起军事挑衅,韩军将予以强力应对。韩军正就安全形势实施24小时严密监控,并保持严密的军事戒备态势,全力稳控局势,避免军事危机升级”。

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当天紧急召开韩国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常任委员会会议。会后,韩国国安会秘书长金有根表示,韩国“政府对朝鲜单方面爆破根据2018年板门店宣言建立的韩朝联办深表遗憾。朝方此举彻底辜负了盼望韩朝关系发展和韩半岛永久和平的所有人的期待,政府明确表示,朝鲜应为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负责”。

事态演变的四种可能

事态正在发酵。下一步会怎样?从目前局势判断可能会出现以下四种情况:

一是朝韩关系结束了阶段性和解,表明文在寅的对朝政策同样未能取得成功。在今后一段时间里,除非朝美关系有重大突破,否则半岛南北关系将重蹈覆辙。朝方表示对文在寅政府的意图、举动和无所作为已经感到了全面彻底失望,也无意在今后通过韩国来撬动美朝关系。对文在寅总统而言,显然面临着里外不讨好的棘手困境。

二是在双方关系恶化,韩国尤其是军方对朝作出强烈反应的情况下,不排除半岛南北之间发生擦枪走火,甚至有意识、有步骤、有计划的军事安全冲突,包括在南北交界处和半岛周围地区,也包括陆地、海上和空中。6月13日,朝鲜外务省美国局局长权正根警告韩方,“要想跟我们打交道,就要费尽心思”。朝鲜“已经比两年前变多了,现在也在变,而且越变越厉害”。这些警告都是话中有话,表明朝方已做好各种应对和出击准备。

三是此事必惊动华盛顿,美国政府和军方必定会根据半岛紧张局势和自身利益需要,以多种方式居间“干预”。这恐怕是半岛南北双方都期待和需要的。但当下的美国乱象一片,美国又临近大选,特朗普自身难保,自顾不暇,没有精力和兴趣来过问半岛的紧张局势。估计美方表态会严厉,但实际的干预动作不会太多太大,特朗普是个精明人,而且善于“利益折损计算”。虽然特朗普很大胆,也敢于冒险,但不会在此时此刻,在半岛局势上冒险。对此半岛南北也都有预估。

四是目前美朝关系已深陷僵局双方立场和利益考量南辕北撤,加上今年美国总统选举变数很多,美朝关系本来就不可能在美国大选前破冰重启,此次事件虽对半岛局势的稳定有严重影响,但对美国的安全与稳定并无影响。因此,试图通过此事撬动美朝僵局关系并不可能。华盛顿本来就一直坚持对朝极限施压制裁的强硬态度,在美国民粹主义、极端右翼势力抬头的美国政治形势下,半岛任何的刺激行为和强硬做法,只能让特朗普为了竞选连任而变得更加强硬。美军在半岛南部和周边陆地、空中和海上都有强大的军事部署,也早已做好了各种防范应对和主动出击的准备。在需要和被刺激的情况下,美国采取包括突袭在内的军事行动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目前,半岛局势已处于非常紧张和特别敏感时期,有关各方都需要保持冷静,否则只能给自身、半岛和半岛周边地区的安全都带来严重后果。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