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援意中国专家:是否接管ICU需统筹考虑

环球时报 2020-03-23 18:07:18
A+ A-

原标题:援意中国专家:是否接管ICU需统筹考虑但应该会派更多中国专家

意大利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博雷利21日称,意大利在过去24小时中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557例,新增死亡病例793例,二者均是单日最大增幅。至此,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增至53578例,累计死亡病例达4825例,成为全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

意大利疫情感染人数为何上升得这么快?其北部伦巴第地区的死亡率为何如此之高?意大利疫情快速上升趋势是否还将继续?

《环球时报》记者22日独家连线正在意大利北部重灾区伦巴第大区的中国援意专家团队成员、中国疾控中心寄生虫病预防控制所副所长肖宁。他告诉记者,在接下来两周内,意大利疫情或将继续处在上升阶段。

他呼吁意大利政府与民众必须严格执行防控政策,因为只有减少新增感染病例,意大利才有希望走出当下的困境。

环球时报:据您观察,为什么意大利感染人数会上升的这么快?

肖宁:疫情暴发后,意大利采取了“封城”的措施,确实起到了一定效果,街上和商店的人都有减少,但他们的“封城”和我们国内还是很不一样,对民众的自觉性依赖很高。比如一个人在网上下载一个证明表格,说去做医疗救护或者上班就可以出去了,这其实是很危险的,意味着隐性的感染者可能会对社区造成影响。

意大利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它几乎没有社区管理。国内我们之所以能够落实好那些严格的措施,做好小区管控和人群隔离,是因为我们有大量的基层工作人员、志愿者、共产党员为大家提供后勤保障,所以大家在家里生活不出门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意大利这块是比较弱的,可以说是几乎没有。

另外,意大利居家隔离的风险需要进行进一步评估。在国内我们发现居家隔离导致了不少家庭聚集性感染,所以后来我们采取的是集中隔离,大大减少了新增感染。所以我们对意大利也建议,必须加强对居家隔离的监测,我们还建议他们可以建立一些集中隔离场所。但是,意大利国情不一样,要做到可能会比较困难。当然,意大利人住房条件和国人不同,所以他们居家感染的风险我们也在进一步评估。

此外,据我们观察,意大利街头目前戴口罩的人大概只有40%,口罩是防止飞沫传染最有效的途径,尤其是在意大利这样一个这么喜欢社交的社会,所以我们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呼吁和建议。前两天我们专家团队的队长还在一次发布会上对他们“发火”了,希望这能唤起更多意大利民众的警觉。

环球时报:目前意大利的病死率已超过8%,伦巴第大区更是已经达到惊人的12%。为什么意大利病死率这么高?

肖宁:老实说我们对此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许多轻症感染居家隔离而不是去医院,可能会出现国内曾经出现的轻症变为重症的情况。而且,目前死亡的病例大多数是一些年龄较大、本身有疾病的病人,意大利又是一个老龄化的国家。我们需要去更多ICU病房进一步了解情况才能做出更准确的判断,但一个事实是,意大利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确实都非常高,尤其在伦巴第地区。

环球时报:专家团队这两天考察了伦巴第大区的一些医院,那里情况如何?医疗资源是否足够?存在哪些问题?

肖宁:这几天我们走访了伦巴第大区的帕维亚大学医院,这是当地条件最好的医院之一。病人非常多。但医生跟我们聊起来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他们各方面都做了相当大的准备,但还是有缺口,未来病人如果继续增多的话,病床以及ICU资源会不够。此外,有一些医护人员的感染。帕维亚大学医院的院方告诉我们,该院有五千多名职工,目前感染人数是三十多人。不过其中不少不是在医院感染的,可能是工作之余去聚会感染的。

我们现在最担心的是医生的防护情况,比较堪忧。在到伦巴第之前,我们在威尼托大区去考察了一家他们的医院。我们看到,在负压病房,也就是收治病情介于普通到重症之间病人的病房,医护人员都是没有防护服和护目镜的,有的就穿一些外科的隔离衣。因为他们需要把更关键的防护物资留给收治危重病人的ICU,所以我推断他们的物资非常紧缺。我们希望意大利能保护好医疗人员,这是救治过程中最关键的人力资源,且几个人会影响到一个团队。

环球时报:昨天有新闻说,意方伦巴第大区卫生部长和红十字会代急迫地希望中国医疗队可以集中接管ICU病区。他们为什么会提出这一请求?据您了解,目前中方有类似的安排么?

肖宁:伦巴第方面确实提出了这个期望。我估计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人手问题。尤其是他们的ICU和危重病人救治,人力物力都有缺口,需要有更多资源来支持。另外,他们可能希望中国的经验能够在当地得到更好的应用。

至于中国要不要答应这个请求,我觉得需要从可行性、科学性和效果方面统筹考虑。我目前没有听到任何确切消息说有这方面的安排。不过,我们应该会派更多专家陆续来到意大利,像撬动杠杆一样来帮助他们。

环球时报:目前来看,您认为意大利疫情是否还在快速上升期?离拐点还有多远?

肖宁:还在上升。感染人数、重症病例和死亡病例在接下来两周内应该会进一步增加。有专家预测,意大利的拐点要到4月中下旬到来,但我们希望意大利的措施能够真正更严格地落实,提早这一拐点的到来。

环球时报:您认为目前意大利最迫切需要做的是什么?

肖宁:减少新的感染病人。如果它的公共卫生政策或民众的防护意识不改变的话,那么医疗资源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意大利就没法走出困境。我认为既然要实施这些社会隔离措施,那就要更加严格地落地,否则把人封在一个城市里,让他们“自由地”去感染,不是更危险么?

另外就是减少危重病人和死亡。在这方面,我们向意大利介绍了托珠单抗、恢复期血浆治疗等综合治疗手段,还带来了金莲花胶囊等中药,这些都是在武汉被证明有较好效果的疗法。对此,意大利很多同行都比较能接受,这些疗法目前正处在准备和申报阶段。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白云怡谢文婷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