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美国经济遇疫情“黑天鹅”,特朗普连任悬了

澎湃新闻 2020-03-20 15:05:47
A+ A-

原标题:全球战疫·冲击|美国经济遇疫情“黑天鹅”,特朗普连任悬了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在全球的蔓延究竟会给美国带来哪些影响?目前,疫情还在演进之中,它能否像“911”恐怖袭击和2008年金融危机那样构成新的历史性分水岭,现在还很难说,但至少它在短期内对全球经济构成的冲击是比较剧烈,2020年必将成为国际经济史上的极度黯淡的一年。

 一名行人从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门口走过。新华社 图

一名行人从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门口走过。新华社图

疫情“黑天鹅”冲击下今年美国经济将大幅衰退

过去三年,美国经济确实出现了一个“特朗普景气”,美国GDP年平均增长2.0%,相比之下,奥巴马执政八年是1.5%,小布什执政八年是2.1%。而特朗普时期美国经济的基数已经比小布什时期高很多,因此特朗普执政这三年的经济增长是不错的,而且特别是美国的失业率一路下降,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一直保持在比较温和的水平,所以特朗普在美国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很高。

但是,特朗普的经济增长,一方面是因为大规模减税,另一方面是美国迎来了一个上升的经济周期。事实上,随着减税效应的衰退,从2019年第二季度起,美国经济增长已经降到2左右,尤其是值得关注的是,从2019年中期开始,美国的国债收益率开始出现倒挂,短期国债收益率高于长期国债收益率,这是经济衰退的重要信号。所以,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虽然特朗普不断吹嘘自己的政绩,但是他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前景能否持续到2020年心里是没底的,所以他不断向美联储施压,要求降息。这个总统不断破坏美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些重要规矩,包括美联储的独立性。

2020年1月8日,世界银行发布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测美国经济增速在2020年将放缓至1.8%,这意味着“特朗普景气”正在走向终结。

新冠疫情正是在这个背景下爆发的。从目前来看,美国的病例主要集中在纽约州和西海岸的华盛顿州和加利福尼亚州。我们不必过于低估美国政府的抗疫能力,任何国家认识一种病毒都需要一个过程,美国国内对政府有很多批评声音,这很正常。而且美国地广人稀,在国民重视的情况下,传染性不会非常严重。我估计4月底,或者更早,美国可以控制住疫情。我们没有理由认为疫情在医疗资源丰富的美国会失控。

目前大家都很关注美国股市最近的四次熔断,这确实是历史性的,但也不要夸大美国股市熔断的影响,每次熔断之后,美国股市也出现了回调。金融界都知道1987年的“黑色星期三”,至今美国股市的四次熔断跌幅还没有超过1987年。不仅如此,第一次熔断发生在1997年,而从经济史的角度来看,1987年和1997年根本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无足轻重。

作为学者,我们不能只关心那些具有轰动性意义的东西,那更多是新闻界和投资界关心的问题,我们要关注一点长期趋势。这并不是说美国股市最近的暴跌不重要,我更关心的是股市动荡将持续多长时间。美国的企业高度依赖股市融资,如果股市一直剧烈动荡,必然影响企业的投资和财务计划,从而削弱美国的经济竞争力。

我特别关心波音公司,这是美国传统制造业的力量象征。波音此前因MAX系列飞机存在缺陷的风波还没有平息,又遭受疫情带来的灭顶之灾。一个月前,波音的股价是每股330美元,现在跌到每股仅100美元,总市值约700亿美元,仅比五粮液(约600亿美元)高出一点。波音可以说遇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

不仅如此,这一轮美股熔断科技型企业跌幅比较大,而科技型企业又都比较仰仗美国的股市融资。

总之,这次疫情对美国经济而言,绝对是个“黑天鹅”,虽然美国联邦政府打算采取一系列政策来救市,但今年美国经济的大幅衰退是必然的事情。高盛最近的一个预测是,美国今年全年增长可能只有0.4%,而此前的预测是1.2%。这会进而影响到美国的政治。

疫情带来公共卫生危机使特朗普连任希望黯淡

政治影响来自于经济的变化。因为全球性的经济萧条正在出现,国际社会的各种矛盾也会更加尖锐,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可能会更加勃兴。总之,世界在2020年只会更加混乱。

具体到美国,我以前比较看好特朗普的连任前景,主要是因为民主党一盘散沙,而且虽然2019年的美国经济差一点,可总体也还不错。但在大选年,美国经济的骤然衰退会对特朗普构成不小压力。特别是在应对社会问题以及相关的社会政策包括医疗问题上,美国人民总体还是更加信任民主党。特朗普几次想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都没有成功,就是一个例子。如果美国遭遇的是国际安全危机,肯定对特朗普连任有利,因为美国民众更相信共和党能给他们带来安全。但这次,美国遭遇的是公共卫生危机,美国民众更多地会认为民主党会做得更好。

再看民主党的初选,实际上在疫情还没有暴发之前,拜登就已经在第一个“超级星期二”(3月3日)获得了压倒性胜利,之后的几场选举拜登可以说气势如虹,获得总统提名基本铁板钉钉。这个也有点超出我们最初的预料,拜登并不是“睡眼惺忪”地在“白等”。原因我觉得主要不是拜登有多么具有号召力,而是民主党吸取了2016年的教训,比上一次更快更果断地团结在主流建制派周围,这也是一种民意的体现。上一次,希拉里打败桑德斯可不那么容易。民主党形成了相对高效的集结和整合,这给年底问鼎白宫提供了不小的希望。所以美国的政治变化确实很快。

经过民主党的初选,以及疫情的突然爆发,我认为拜登战胜特朗普的可能性不小。2020年的选战仍然是一个历史性的选举,它在某种程度上不是个人的选战,而是两个政党的对垒,因为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都不是理想的政党候选人。不管结果怎样,它都具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分析意义。

在特朗普任内,整个国际社会经过多年实践、累积的文明、规则和道义,正在大踏步地倒退和被践踏,当然也对美国构成了伤害。三年的“特朗普景气”,不能掩盖美国的长期“内伤”。

如果特朗普交出美国总统这个位置,一个适度恢复常态的美国,对整个国际社会或许会更好一点,尤其是在全球治理遭遇巨大挑战的今天。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本文为作者3月19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举办的“新冠疫情对地缘政治和世界经济的影响”视频研讨会上的发言。澎湃新闻获授权后编辑刊发)

责任编辑:孙启浩 CN037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