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环球时报 2020-03-11 08:04:14
A+ A-

原标题: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在意大利的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感染人数逼近万人,死亡人数更多达近500人的情况下,一位曾在2月中下旬多次在媒体上宣称疫情并不可怕,只是一个“大号流感”的意大利专家,如今便成为了被意大利网民愤怒声讨的对象。

她叫玛莉亚·瑞塔·吉斯蒙多(Maria Rita Gismondo),是意大利米兰萨科医院(Sacco Hospital)临床生物学、病毒学和应急生物诊断学实验室(the Laboratory of clinical microbiology, virology and bio-emergency diagnostics)的主任。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从多家意大利媒体的报道来看,吉斯蒙多最早是于1月23日中国武汉的疫情彻底暴发并引起全世界关注后,开始出现在媒体上谈论意大利该如何应对疫情的。

当时,她曾在接受如今已经成为意大利疫情中心的伦巴第地区的媒体采访时表示,意大利无需对中国武汉的疫情紧张或过度警惕,不要危言耸听和制造恐慌,只要保持适当的关注即可。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她所判断的那样发展。到了二月二十几号的时候,伦巴第等意大利北部地区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开始猛增,意大利官方不得不对这些区域采取了限制性措施。

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吉斯蒙多在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仍然不认为意大利的疫情有多么可怕,反倒认为这种官方的应急是疯狂的。她认为社会无需恐慌,否则反而会给疫情添乱。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从意大利媒体的报道来看,当时她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只是一个“比流感强一点”的传染病,因为当时她看到的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和意大利的数据都显示,新冠肺炎在意大利的致死人数还没有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多,且死亡者也多是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人,而绝大多数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则只是轻症甚至无症状。她还表示从经济角度看,恐慌的应对会给社会造成很多困扰。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英国路透社当时也报道了她的这一立场,称她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帖说意大利人都“疯”了,因为人们居然“把一个比流感稍微严重一点的感染,当成了一种致命的超级流行病”。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不过,这次她的观点却开始遭到了其他一些意大利学者的质疑。

一位名叫罗伯托·布里奥尼(RobertoBurioni)的病毒学家就表示,虽然不该炒作对疫情的恐慌情绪,但吉斯蒙多使用的数据有问题,而实际的数字显示新冠肺炎比流感严重,因为意大利2月23日确诊的132人中,重症人数有26人,重症比率多达20%。他还呼吁意大利应该采取更严格的措施防控疫情。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但由于布里奥尼在抨击吉斯蒙多的时候,曾讽刺对方说“那位萨科医院的夫人最近的工作太辛苦了,应该休息一下了”,他反而被一些意大利的媒体人和时评人指控搞“性别歧视主义”。这些批评者还称布里奥尼所带来的“性别歧视主义”病毒,比新冠病毒更可怕。布里奥尼对于更严格防控措施的支持,也被打上了“法西斯”的标签。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结果,布里奥尼只得向吉斯蒙多道歉,说吉斯蒙多用错了数字,但他也说错了话。此事就这样一度以吉斯蒙多的“胜利”而结束。

吉斯蒙多则在2月26日时称,事实会证明她说的是客观和正确的,人们也最终会越来越同意她的看法,即这场疫情并不可怕,意大利并没有处在战争的状态,只是媒体和政客们在不断地给公众洗脑,人为地制造恐慌。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可随着意大利疫情在2月底和3月初的持续恶化,情况反而对吉斯蒙多越来越不利了。即便如此,她仍然在3月4日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表示她认为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和病死率只是比流感强“一点”,并称自己的结论是基于事实和数据的。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截至今天,意大利的确诊人数已经逼近了1万人,死亡人数也在逼近500人,这样算下来意大利新冠肺炎死亡率就已经逼近5%左右了。就连美国《华尔街日报》都感叹说意大利的死亡率现在比全球平均的3.5%的死亡率都要高出了不少。

至于流感的死亡率,则仅为0.3%左右。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于是,一些愤怒的意大利网民开始将疫情失控的责任怪给了吉斯蒙多。意大利的极右翼势力也趁机跳了出来借着吉斯蒙多的误判攻击起意大利的左翼派别。一家意大利极右翼势力的网站就称,都是因为吉斯蒙多在疫情初期不断地淡化疫情的危险,还用“政治正确”攻击说真话的布里奥尼,才导致疫情在意大利失控。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目前,有意大利网民发现吉斯蒙多已经“隐藏”了自己社交账号上之前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言论乃至所有2020年她发过的贴文。一些意大利网民便因此将不满发泄在了她一个2018年的贴文下面,质问和攻击她对疫情的误判,并要求她从医院辞职。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话说回来,在耿直哥看来,把意大利的疫情失控都怪罪给吉斯蒙多,是“言过其实”的。更何况在其他欧美国家,也有不少专家乃至卫生官员仍然将新冠肺炎疫情视作一种“强流感”对待,让民众无需恐慌,一切照旧,也无需戴口罩。这些国家甚至仍然在使用很苛刻的标准去判断谁可以进行新冠病毒检测,所以他们的感染人数才显得比意大利少了很多。

换言之,这并不是一个学者对于疫情的轻视和误判,而是整个欧美国家不仅没有吸取中国的经验教训,甚至还有些傲慢地认为他们的“先进”的卫生系统和“民主”政体能更好的应对新冠疫情。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就在吉斯蒙多在2月24日表示无需对意大利的疫情紧张担忧之后,当时就有意大利媒体称她说的是对的,因为“中国的卫生系统没有意大利先进,(中国)民众的生活习惯和社会经济条件也不同于欧洲国家”。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也在上月的一篇文章中宣称,他们通过分析“数据”发现“民主”国家的新冠肺炎死亡率更低,因为“民主”国家的信息可以自由地流动,公众可以对问题公开探讨,能督促政府及时调整疫情策略。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讽刺的是,引用了这个说法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却明显对于意大利的表现很“懊恼”,认为意大利“失序的政治系统”和“短视的政客们”正在丢“民主”国家的脸。

这篇文章还同时提到了吉斯蒙多的事情,称吉斯蒙多那种认为疫情“只比感冒强一点”的言论之所以会在意大利有市场,是因为不同的人只想听到自己想听的内容,所以也会选择不同的专家去支持——甚至这种情况比不同的球迷在谈论各自的球队时还要“分裂”。

但文章并没有进一步分析这种民意和专家观点在疫情中的“百家争鸣”,是不是会导致疫情信息的混乱,进而影响到社会对于疫情的认知和防护效率。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最后,伴随着吉斯蒙多“人设崩塌”而重新被人们看重的布里奥尼,在他新发的一段关于疫情防控的贴文中表示,面对新冠病毒这么一个“暴君”,人们不仅需要付出和牺牲,还需要一些“专制”,因为只有全社会每个人都团结起来,做好自己的工作,才能战胜病毒。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他的这个观点虽然听起来有些“政治不正确”,但“科学不是民主”恰恰是布里奥尼一直以来的一种观点。

英国天空电视台2018年的一篇报道就提到了此事,并介绍说这位意大利病毒学家,因为常年在媒体和网络上力推政府强制儿童注射疫苗的政策,并经常批判那些拒绝给孩子打疫苗的人,早就已经被他的“敌人”多次扣上“法西斯”的大帽子了,甚至还有人说他是“撒旦的信徒”。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美国《科学杂志》也于今年1月初报道过他的这番持续至今的事迹。但这篇文章提到,尽管有人欣赏布里奥尼,也有人认为布里奥尼“尖酸刻薄”的言辞对于推广科学可能没啥好处,甚至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现在,意大利网民都在愤怒声讨一个人

责任编辑:孙启浩 CN037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