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哈里王子为“小家”舍“大家” 对英国是福是祸?

澎湃新闻 2020-01-17 08:58:37
A+ A-

哈里王子为“小家”舍“大家” 对英国是福是祸?

1月8日,哈里王子和夫人梅根以苏塞克斯公爵夫妇的名义发表声明,称未来将退居二线、应召履职、自谋生路。新闻一出,一时之间盖过了有关英国“脱欧”的新闻的热度,也让正在举行中的工党党魁选举黯然失色。不到一周之后,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便召集了王储查尔斯、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面谈,商议如何尽快找到既能满足哈里夫妇的愿望,又能让王室不分裂的可行方案。从1月13日女王发出的声明来看,她虽然会支持哈里夫妇的选择,为他们设置过渡期,让这个新家庭实践自己的理念,但更希望他们可以回归。

梅根在和哈里结婚之前,除了被媒体拿来与英王爱德华八世逊位后的配偶辛普森夫人比较之外,她和亲友关系不和的负面新闻也不时出现。这些新闻确实是让哈里和梅根选择退居二线的重要原因之一。虽然哈里自幼生活在媒体长枪短炮的凝视下,但也曾在媒体采访时表示至今不习惯这样的生活,甚至他在参加母亲戴安娜王妃的丧礼时,还要面对来自全世界的关注,这些都让他从心底厌恶镜头。

在王室的社交媒体账号下的评论区里,网民对梅根的态度分歧较为极端,或是处处挑剔她的不足,或是极为欣赏她。身为王室核心成员,生活中无法避免媒体的凝视和大众的评头论足,在哈利夫妇看来,解决之道就是不再以王室高级成员的身份参加活动,不再使用公共资金,自行选择媒体开展合作,主导自己的公共形象运作。

温莎家的“好孩子”和“王室另类”

在讲述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故事的美剧《王冠》第三季第二集中,菲利普亲王在开解伊丽莎白二世时说的话体现了一种对英国王室的有趣观察,大意是说温莎家族的特点,就是有一个爱德华八世,就有一个乔治六世,有一个玛格丽特,就有一个莉莉贝特。此处所说的玛格丽特就是伊丽莎白二世的妹妹玛格丽特公主,莉莉贝特则是伊丽莎白二世的昵称。

台词中的这两组人物,性别相同,年龄相仿,关系密切,且前者多被认为闪耀夺目,张扬个性,后者则沉闷刻板,循规蹈矩。如果把这个类比应用到哈里和威廉身上,似乎也是成立的。然而,这组类比背后还包含了另外一个问题,在一个立长为储的王室中,次女和次子应该如何扮演自己的角色。

由于爱德华八世欲迎娶两度离异的辛普森夫人为妻而选择逊位,乔治六世以次子的身份意外地成为了君主。他谨慎的个性、对国家的责任感,以及与英国民众共赴时艰的做法,使他用和爱德华八世不同的方式获得了民众的爱戴。

伊丽莎白二世的性格与其父乔治六世极为相似,这也让她在面对外部世界的剧烈变迁和王室源源不断的丑闻时都能找到应对的方法,保持相对正面的个人形象,赢得尊重。她的妹妹玛格丽特公主性格开朗,多才多艺,性格和乔治六世截然不同,在王室内外同样受人喜爱。

只是,在伊丽莎白二世继位后不久,玛格丽特就给她出了一道难题。当时她与离异的空军军官彼得·汤森德关系密切,一度有传言指二人将结婚。根据《1772年王室婚姻法》,这段婚姻必须得到伊丽莎白二世许可方能有效,只是一旦女王认可这段婚姻,就会和她自己作为国教捍卫者的身份冲突,因为英国国教教义不接受离婚。为了确保王妹可以追求爱情的同时不会影响自己统治的正当性,伊丽莎白二世与时任首相安东尼·艾登商议解决方案。

由于艾登有离异再婚的经历,对改变他认为过时的《1772年王室婚姻法》颇为支持,建议将法案修改为与离异人士结婚的王室成员自动失去继承权,从而避免由女王来决定支持或否决这段婚姻。最终玛格丽特公主自行决定放弃与汤森德的婚姻,此次法案修改也不了了之。这部旧法直到2013年方被废除,改为只有继承权排序在前六位的王室成员的婚姻需要君主首肯,并且接纳王室成员与罗马天主教信徒结婚。

威廉和哈里似乎是伊丽莎白二世和玛格丽特公主的翻版,前者从不行差踏错,后者则在年轻时备受瞩目,多次给媒体提供了负面新闻的素材。无论是用“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还是用“同行衬托”来理解伊丽莎白二世和玛格丽特、威廉和哈里的差异,依然能看到肩负延续王室重责的长女和长子用谨慎的言行避免温莎家族面临冲击,而责任相对较轻的次女和次子,选择用更贴近时代和本心的方式生活,也就难免给王室带来争议。

威廉与哈里:继承戴安娜精神的两种方式

两次世界大战之后的英国王室一直面临改革的压力。虽然君主和贵族的资产和地产都可以带来收益,但安保和部分王室开支依然来自国家的税收。因此,王室改革的目标都是确保民众的认可,避免主张共和的势力赢得更多民众的支持,让英国王室受到冲击,甚至走向终结。

威廉和哈里给公众留下了怎样的形象预示着王室未来形象的走势,因而尤其受到关注。再加上父亲查尔斯和母亲戴安娜离婚后又与离异的卡米拉再婚,让不少人对查尔斯有相当负面的印象。尽管当下的英国社会对离婚的态度已经比查尔斯离婚那时要宽容很多,卡米拉与查尔斯结婚后的形象也逐渐改善,但依然有许多人对查尔斯将来成为国王一事抱有怀疑。这也是为何英国小报隔三差五会登出女王决定让威廉直接继承王位的谣言。2017年在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的电视剧《查理三世》,更是把群众脑补的“宫斗”剧情直接呈现了出来:查尔斯继位不久便逊位,威廉王子加冕。

戴安娜的人气在她去世后二十多年里并无减少,这和她作为“王室异类”的亲切形象有关,是她给王室带去了“地气”。威廉和哈里从十几岁开始就背负着戴安娜的精神遗产。时至今日,许多报道他们活动的官方新闻稿中都会提到这些活动和戴安娜之间的关联。排序靠前的王位继承人威廉选择和平民女子结婚也是这种理念的贯彻,但哈里选择的配偶显然比威廉选择的更具争议性,更为“非典型”。这也符合一直以来哈里给外界留下的叛逆而真诚的形象,让欣赏哈里的人更欣赏他,让厌恶的更厌恶。

从两对夫妻的行事方式来看,威廉夫妇虽然在尽力让自己的生活呈现出普通家庭的面貌,但在关键性问题上,依然坚守王室传统。在威廉夫妇结婚之初,英国媒体对凯特也并无太多善意,处处挑剔,但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民众对她的接受度已经有显著提高。她会选择平价高街品牌的服饰出席活动,会带孩子们搭乘廉价航空出门,让孩子们自己提随身物品,会自己去超市购物……无论是有意为了展现亲民形象而如此设计,还是作为一个80后母亲和妻子的真心选择,都为她赢得了赞美之声。但从衣着搭配,到孩子们的姓名,产子的医院以及产后的记者会,凯特都依然谨守王室规则,或是效仿戴安娜王妃过去的做法。

媒体对梅根的善意原本就比对凯特的更少,随着凯特的形象越发正面,也让梅根不时要被拿来和凯特比较。妯娌不和以及由此引发的兄弟不睦也成为了英国小报近年来热衷的选题,对两对夫妻都投入了极大的关注。显然,哈里夫妇选择的不是“让时间来证明一切”,也不是让小家庭慢慢融入大家庭的路径,而是直接表达自己对拥抱普通人生活的热切。从他们给孩子取的名字里未见历代英国君主的名字,并且不打算让孩子获封“王子殿下”头衔的做法,都已经明确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同时,哈里也前往戴安娜在非洲探访过的地区,不断告诉世人自己多么思念母亲,多么努力地继承母亲的事业。

可以说,威廉和哈里是用不同的方式面对母亲所留下的精神遗产,前者在继承的同时不冲击王室的规则,后者不以规则束缚行动。无论是出于吸取戴安娜与查尔斯离婚的教训,还是出于对孙子的感情,又或是单纯策略性的考虑,女王都默许了二人的尝试。

威廉夫妇和哈里夫妇所选择的不同的革新王室形象的道路,或许都会有好的和坏的结果。不彻底的革新换汤不换药,彻底的革新也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没有王位要继承,哈里可以过想过的生活吗?

伊丽莎白二世在家庭会议第一天后发表的个人声明中对家庭的强调,似乎是在回应哈里在一次采访中的表述。他认为女王虽是自己的祖母,但更是女王,是自己的“老板”。女王的声明里反复强调了“家庭”,试图用亲情的力量将哈里夫妇拉回王室。设置过渡期的方案看起来是放手,但从过去的经验来看,缓兵之计可能让哈里发现自己的计划并不可行,从而选择回归。对哈里而言,这个方案进可攻,获得新生活,退可守,继续做他的苏塞克斯公爵,也算是留有后路。

哈里并不是第一个想要在王室之外寻找新的工作可能的王室成员。早在1993年,伊丽莎白二世的幼子爱德华就曾运营过一家电视制作公司,负责制作纪录片和戏剧。但在2009年,这家长期入不敷出的公司结束运营。他的妻子苏菲在婚后三年里依然从事公关的工作,但就目前而言,这对夫妻全职为王室工作,且十分积极。

叔叔和婶婶不成功的社会就业经历似乎并没有让哈里夫妇感觉到离开王室工作的难度。只是他们在结婚之初面临的问题是相同的。既然没有一个王位要等着自己去继承,何不让自己的小家庭过上随心所欲的生活?既然自己又有家产,又有社会网络,也对工作十分投入,没有必要受制于使用公共基金而面临的限制和监督。再者,既然日本皇族女性下嫁平民后就成为了平民,可以摆脱宫廷拘束,英国王室中行为不当的成员,也不再会有代表王室的工作。减少以王室成员身份参加活动,似乎也不是一个不可能的选项。万一哈里和梅根真的闯出一片天,或许还能给威廉的女儿夏洛特和次子路易斯的人生道路提供新的选择。

哈里和梅根的选择的难点在于如何既要摆脱王室核心成员的责任和束缚,又可以用苏塞克斯公爵夫妇的身份养活自己,并且还能在需要的时候继续为王室服务。维持公爵夫妇的头衔可以理解为是顾念大家庭,但从哈里夫妇早在去年6月已为“苏塞克斯王室”申请品牌和专利来看,头衔很可能是他们未来谋生的重要无形资本。

除去在加拿大生活可能存在的安保费用应该由哪一方支出,哈里夫妇是否可以继续从查尔斯那里获得经济支持等需要许多方面共同参与讨论的复杂问题,仅是哈里夫妇既要获得作为苏塞克斯公爵夫妇的各种显性和隐性利益,又不愿意完全承担头衔背后的困境和压力,也无法改变八卦媒体的生态现状,都使许多评论家担忧他们的独立计划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

女王给出的方案中另外一点也值得留意,就是要求在几天之内提供可行方案。从技术性角度来看,越快有方案,可以越快让这件事翻篇,对王室的负面影响有希望降到最低,不至于像“脱欧”一样变成迟迟不决的“拖欧”。但从哈里和梅根的角度来说,如果他们没有一个成熟方案作为讨论的基础,那么仓促选择的方案大概率只能满足他们当下最关切的需求,很难周全,也就更有可能在过渡时期结束后选择回归王室,或者是彻底脱离王室。回归对王室而言自然是好事,但对哈里夫妇而言却可能失去一部分支持者。

彻底脱离王室对哈里夫妇而言或许不是坏事,但对英国的君主制而言祸福难料。为了成全自己的小家庭的愿望,让自己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大家庭破碎,究竟是不是哈里想要的呢?

哈里是会像当年的玛格丽特公主一样在最后时刻选择王室职责,还是愿意像母亲戴安娜一样跟随自己的内心选择,目前下结论或许还有点早。就算生来没有王位要继承,但哈里是英国王室成员的身份并不能改变。王室职责自他出生之时已经落在他的肩上。

遥想爱德华八世逊位之前的小伊丽莎白,当时并没有一顶沉重的王冠在等待她。如今,她的人生已经不能重来,而孙辈的生活还可以选择。哈里和梅根的选择也许会告诉她,如果没有王位要继承,人生还可以有怎样的可能。

责任编辑:崔朝辉 CN086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