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二三十年后,全球经济“五强”会是谁?

环球网 2019-10-24 07:57:18
A+ A-

二三十年后,全球经济“五强”会是谁?

【环球时报驻外特派特约记者陶短房胡博峰青木环球时报记者白云怡丁雨晴】“我们的梦想是,到2045年,让印尼跻身世界前五大经济体,GDP达到7万亿美元。”这是印尼总统佐科日前喊出的豪言壮语。由于印尼在国际舞台上的存在感并不太强,甚至不如越南、菲律宾耀眼,不少人因此表示质疑。但也有分析称,二三十年间的变化很难说,就像谁能想到中国仅改革开放31年就成了第二大经济体?何况印尼已经是东南亚第一大经济体、世界第四人口大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预测其GDP到2023年位列世界前六。其实,有雄心的国家很多,无论是印度、土耳其,还是老牌强国俄罗斯,都有跻身“五强”“三强”的梦想。过去这些年,不少权威机构也对这些国家持续关注,进行排名预测,乐此不疲。毕竟,榜单本身足够吸引眼球,经济体量变化会如何牵动国际格局,也值得思索。

“经济大国梦”,这些国家都有

根据世界银行今年7月公布的数据,2018年全球经济体GDP排行榜,美国以20.49万亿美元位居第一,中国为13.6万亿美元,排第二,第三至第十依次为日本(4.97万亿美元)、德国、英国、法国、印度、意大利、巴西、加拿大,印尼以1.04万亿美元排在第十六位。

IMF此前预测称,到2023年,印尼GDP将位居世界第六。那么,在印度被普遍看好的情况下,如果2045年,即印尼在独立100周年之际真的跻身世界前五,谁会被挤出来呢?很有可能是德国。

“印尼正在走向经济强国!”德新社22日报道印尼总统佐科公布的国家发展宏愿时称,“这并不是不能实现的梦想。根据普华永道等国际机构的不同预测,印尼甚至能提前10年实现这一目标。印尼拥有崛起的资本,目前正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但印尼快速发展的路上障碍也很多,充满不确定性”。

不过,2045年尚远,德国新闻电视台称,德国近期的目标仍是保住“第四”的位置,长远来看则要为保持“欧洲第一”的现实目标努力。为此,德国今年制定了《国家产业战略2030》,以增强德国经济的竞争力。

印尼要争的这个“前五”,也是其他几个新兴市场的目标。首先是印度,印度总理莫迪今年连任后多次表示,“印度将在2024年实现5万亿美元经济体目标”。如果这一雄心得以实现,印度届时可能会排进全球经济体前四。据悉,印度的口号还有2030年超越中国成为第二,2035年成为第一。

“就经济规模而言,我们可以达到(全球)第五。”2018年末,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年度记者会上如是说。“恢复经济强国地位,跻身世界五强”,一直是俄罗斯人的梦想。早在2008年,普京公布的《俄罗斯2020年前发展战略》就提出这一目标。10年后,普京开启第四个总统任期时,签署的第一道总统令便是“关于2024年前俄罗斯联邦发展战略任务和国家目标”,其中就有“使俄罗斯进入世界五大经济体行列”。

值得一提的还有土耳其,尽管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8年土耳其GDP还在印尼之后——第19位。2011年,土耳其领导人提出“2023百年愿景”,希望建国百年时成为世界十大经济体之一。之后,土耳其提出“2071千年目标”(塞尔柱-突厥人击败拜占庭帝国的曼齐克特战役胜利1000周年)、“2053展望”(2053年为奥斯曼-突厥人征服伊斯坦布尔600周年)等规划。有对这些规划持积极看法的土专栏作家称:“土耳其在2023年必须成为经济总量排世界前十的国家……为什么不能在2053年将目标设定为世界前三?30年可以做很多事……”

将目标设为“前五”有着特殊意义。俄罗斯需要提高排名,从而保持大国地位。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英、法经济排名继续下滑会带来经济实力与政治地位不匹配的风险,而印度、土耳其等国不断要求改革安理会正是源自其实力的增强。当然,土耳其也一直为没有一个伊斯兰国家挤入世界前十大经济体而感到遗憾。

预测版本多,几个年份“很神奇”

过去十几年,针对全球主要经济体,有不少相对权威的机构进行过排名预测。2017年2月,按照购买力平价,普华永道发布全球32个最大经济体的预测报告《2050年的世界》称,在科技继续推动生产力的作用下,2016至2050年期间,全球GDP将累积增长130%,远超人口增幅。新兴市场“E7”(中国、印度、印尼、俄罗斯、巴西、墨西哥和土耳其)的平均增速将约为发达经济体(G7)的两倍,因此到2050年,全球7大经济体将依次是中国、印度、美国、印尼、巴西、俄罗斯和墨西哥。

该报告由两名英国首席经济学家执笔。美国“商业内幕”网总结称,除美国外,日德等现有经济大国都将被新兴经济体“赶下”榜单前列。但新兴经济体需要大幅改善其制度和基础设施等才能发挥长期增长潜力。

今年3月,美国“全球安全评论”网站刊文称,基于对世界银行预测数据的分析,2050年的全球经济体前12名依次为中国、美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印尼、墨西哥、英国、土耳其、日本、法国和德国。文章称,2016年至2042年,全球经济总量有望翻一番,持续的转变将使国际经济实力中心从高收入发达经济体转向亚洲和其他地区的新兴经济体。然而,届时当今的发达经济体仍将拥有更高的收入,只是领先幅度会减少——除意大利外,所有G7国家的人均GDP仍将高于E7国家。

2015年,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发布长期宏观经济预测数据称,到2050年,以市场汇率计算的名义GDP排名前10的国家依次为中国、美国、印度、印尼、日本、德国、巴西、墨西哥、英国、法国。届时亚洲将占全球GDP总量的53%。根据EIU的预测,全球出生率下降将成为这种变化的至关重要因素,2015年至2050年,全球劳动适龄人口增速将从1980年至2014年的年均1.7%降至0.3%。

还有很多机构以2050年为期限进行预测。经合组织预测的前十是:中国、印度、美国、印尼、日本、土耳其、巴西、德国、英国、墨西哥;高盛预测的结果是:中国、美国、印度、巴西、俄罗斯、日本、墨西哥、印尼、英国、法国。汇丰银行为:中国、美国、印度、日本、德国、英国、巴西、墨西哥、法国和加拿大。

此外,Visual Capitalist/渣打银行根据IMF数据于2019年1月发布的报告认为,2030年全球10大经济体依次为中国、印度、美国、印尼、土耳其、巴西、埃及、俄罗斯、日本、德国。该报告最富争议的预测在于埃及——2017年同一排名中,埃及仅列第21位。2018年11月更新的“世界经济论坛”白皮书则认为,美国、中国、日本、德国、英国、印度、法国、意大利、巴西、加拿大将是稳定的“十强”,但“2023年印度将超越德国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

往前追溯,2013年,英国智库“经济与商务研究中心”发表报告,预测2028年中国超越美国,日本被印度超过,巴西、德国和英国排名第5至7。同年,欧洲知名研究机构“预测研究所”称,20多年后,美国仍将是第一,中国稳居第二,日本第三,印度取代德国排在第四,德国之后是英国、法国和巴西。

在这些预测中,2050年和2030年是受到集中关注的年份,与此同时,2024年也是检验一些预测和目标是否成真的“神奇年份”——俄罗斯和印度都把本国重大发展目标锁定在2024年,土耳其有“2023百年愿景”,而印尼被预测2023年跻身前六。

它们的雄心抱负能实现吗

2003年,高盛公司在《与金砖四国一起梦想》的报告中,预言中国将在2041年超越美国,当时许多西方著名经济学家不以为然。没想到6年后,高盛进行修正,又将中国超美的时间提前到2027年。实际上,那些年,随着中国经济总量一路飙升,“中国式超越”越来越受重视。2008年金融危机之初,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员盖保德在报告中称,中国将在2035年超美。伦敦商学院则预测中国到2020年就能超过美国。

体量大、增速快的中国一直是相关预测机构最关注的经济体。从1995年到2004年,中国GDP在第八与第五之间浮动,2005年中国再次超过法国居第五位后稳定下来,2006年超过英国居第四位,2007年超过德国,2010年超过日本,此后至今一直位居全球第二。事实上,在上世纪90年代,没人认为中国能在2010年升至世界第二。

当然,有些预测别有用意。2013年,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的报告“看空”中国,称2050年美国仍是全球引擎,中国将止步于“中等国家”。该中心称,其预测是根据政治制度稳定性、市场开放度、女性劳动参与率等作出的。有分析认为,此类报告的真正意图是呼吁推动日本国内改革,且日本被中国超过后心态有些复杂。

如今,中国经济体量未来进一步提升的前景已基本无人质疑,但其他崛起国家却不同。以印度为例,自2014年莫迪上任后,保持着年均7.5%的增长速度,但对于2024年成为“5万亿美元经济体”,印度国内泾渭分明地分成两派——坚信派和怀疑派。在怀疑派看来,理性的数据分析胜过政客的口号。

印度经济学家苏布拉曼尼·斯瓦米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印度经济需要“从里到外”进行全面整顿,留给莫迪政府的时间并不多。如果要实现“5万亿”的目标,印度就必须从现在起稳定保持每年10%以上的增长区间,但“随便看看印度或世界经济机构的预测就知道,至少在今明两年都不可能达到这个水平”。

再看俄罗斯,经济问题一向是其“心病”。2008年“五强”目标提出时,受益于全球经济快速增长和能源需求激增,俄罗斯经历了多年的高速发展,但国际金融危机随后爆发。过去数年,俄经济受累于原油价格跌落和西方制裁。土耳其提出“2023百年愿景”时,同样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增长,但2012年后,由于国内外各种因素的冲击,土耳其经济增速急剧下滑。

不管怎样,这几个国家依然抱有雄心,而另两个曾被看好的“新星”则有些落寞。在巴西,如果早几年问当地人“大国梦”的问题,他们多半会兴奋地说,巴西迟早会成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这不难理解,本世纪初前后巴西就已是世界前十大经济体,2011年其GDP一度跃升到第六。然而,从2012年起,因国内消费达到顶点和农牧业产品出口下滑等,巴经济增长放缓,接着又受到国内政治斗争的影响。当2016年夏季奥运会在里约拉开帷幕时,原本应在荣光中展示崛起的巴西,却告诉了世界“梦碎”的含义。

至于巴西的邻居阿根廷,在20世纪初可以媲美法、德,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时其富有连美国人都羡慕。但从21世纪初开始,阿根廷因经济危机而大伤元气。IMF近日公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阿根廷今年GDP萎缩3.1%,明年负增长1.3%。如今的“潘帕斯雄鹰”早已不再梦想在世界舞台的中心分一杯羹。

尽管会有各种阻碍和风险,前述多数新兴经济体仍是更被看好的一方。这是现在的发达国家不得不正视的现实。有分析称,德、英、法是当今世界重要的经济体,全球经济重心转移带来的世界格局变化它们也最为敏感。“欧洲正在失去动力,到2050年,十大经济体中,欧洲可能只剩下德国”,德国《世界报》22日感叹道。

责任编辑:梁云娇 CN07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