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文在寅访美送出“大礼包”,安抚、借力美国兼而有之

澎湃 2019-10-01 14:24:45
A+ A-

原标题:文在寅访美送出“大礼包”,安抚、借力美国兼而有之

9月22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启程赴美出席第74届联合国大会,并于23日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谈。本次韩美首脑会谈是文在寅就任总统2年来与特朗普的第9次会晤,也是时隔3个月双方再会。据青瓦台9月15日表示,本次会谈是文在寅日程之外“决定亲自参加”的。作为一场特意安排的会谈,文在寅不仅给美国带来一份“大礼包”,而且赋予会谈重要期望。

文在寅的“大礼包”既旨在安抚美国,对韩美同盟关系进行修补,也强调通过利益交换,来收获美国对韩国外交的支持。但问题是,在韩美关系中,韩国是处于弱势的一方,对美影响力有限;特朗普也在投身明年的美国大选,特朗普是否足够重视韩国作用,是否愿意降低对韩国的分摊费要求,以及愿意付出多少精力来帮助解决韩国的问题都还是未知数。

“大礼包”包括什么

从文在寅23日的表述看,本次“大礼包”主要包括扩大美国能源进口、加强韩美产业合作、盛赞特朗普朝鲜半岛成就、介绍韩国军购订单四方面。

第一,能源方面,大规模进口美国产液化天然气(LNG)。

自2018年开始,韩国就已成为美国产液化天然气的最大出口对象国,文在寅访美期间,韩国进一步提升了韩美的能源合作关系。9月23日,文在寅在与特朗普会谈时表示,韩方决定进口更多的美国天然气,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当天也表示,在今后的18年时间里,将从美国进口96.1亿美元(约合11.5万亿韩元)的液化天然气。这一承诺由韩国天然气公司(KOGAS)在23日兑现。韩国天然气公司与英国石油(BP)公司签署合同,从2025至2039年前后15年(期限最长为18年)中,每年从美国进口约158万吨液化天然气。这是韩国天然气公司自2012年以来签署的第一份长期协议,根据新协议,从美国到韩国的液化天然气年出口量将从2025年增加到438万吨,也将使美国液化天然气占韩国液化天然气进口总额的比重从2018年的10.8%提高到22.8%。

第二,产业方面,韩美合资建立自动驾驶汽车企业。

23日,文在寅表示韩国汽车厂商和美国自动驾驶汽车企业签署合资协议。与之相对,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董事长郑义宣当天在美国纽约高盛集团总部与Aptiv首席执行官凯文·克拉克(Kevin Clark)签署成立合资公司合作开发自动驾驶软件的协议,这也是现代在海外进行的最大一笔投资。双方共同出资40亿美元,各占50%的股份。郑义宣当天还表示,5年内将实现自动驾驶汽车量产,为两国带来更多经济收益。

第三,半岛问题方面,文在寅大赞特朗普实现半岛无核化的“领导力”和“历史成就”。

文在寅的盛赞虚中有实,着眼朝美会谈,尤其是第三次“金特会”的举行。文在寅所讲的“领导力”主要是对应过去,即称赞特朗普今年6月30日打破常规,到板门店与金正恩进行会晤,以实际行动展现和平;“历史成就”则更强调未来,突出第三次“金特会”如能成行,“将成为足以载入世界历史的伟业。”

第四,军购方面,文在寅向特朗普介绍今后三年的美国军火采购计划。

23日,针对特朗普讲的“韩国是采购美国军事装备的大客户”,以及要求韩国扩大军火采购的表态,文在寅向特朗普介绍了今后三年的进口计划。除了目前耗资7.4万亿韩元采购40架F-35A隐形战斗机,花费8800亿韩元引进4架全球鹰超高空无人侦察机(HUAV)项目,耗资1.9万亿韩元的下一代海上巡逻机(6架海神,P-8A)购买项目外,今后三年韩军还将从美国购买“移动目标联合监视控制机”(地面监视侦察机)、“海鹰”(MH-60R)海上作战直升机、咆哮者电子战机(EA-18G)、和平之眼空中预警机(E-737)等。

安抚美国,巩固韩美同盟

文在寅不远万里送上“大礼包”,其一大目标是安抚美国,对韩美同盟关系进行修补。

其一,韩国将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损害了韩美同盟,文在寅需要做补救。

8月22日,作为对日本将韩国移出白名单的反制措施,韩国决定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从韩美日三国军事合作的角度看,作为韩日间唯一的军事合作协议,该协定也被赋予合作基础的意义。为维护这仅有的硕果,美国在7月15日直接点名该协定,表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允许经济领域的矛盾和安全领域出现交叉污染(cross contamination)”,并在韩国决定不再续签后,多次表示“失望”和“忧虑”。尤其是在韩日纠纷中,积极向美国说明情况、邀请美国介入的是韩国,首先有损与美国军事同盟关系的也是韩国。虽然韩国强调是韩日关系形势所迫,但文在寅也有必要对韩美同盟的裂痕进行补救。正如文在寅在送上“大礼包”的同时,强调“相信这(‘大礼包’)将更加深入发展韩美同盟关系。”

其二,韩国要求美国尽快返还驻韩美军基地,也需要安抚美国的不满情绪。

8月30日,韩国决定尽快收回26个美军基地,并决定在今年内推行龙山基地(位于首尔,驻韩美军总部曾设于此——编者注)的收回程序。驻韩美军虽然在9月4日表示“尊重韩国政府的决定”,但美国的态度远没有韩国媒体说的那么“积极”。美国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比根9月6日“如果朝鲜无核化有所进展,可以从战略上考虑驻韩美军裁军问题”的表态,带有以退为进的敲打意味。虽然强调前提是无核化取得进展,但在目前韩国的安全环境仍不明朗的情况下,比根的表态也是在警告韩国政府,美国可以通过定义无核化成果抽身离开;但一个缺少美国保护的韩国,是否真的有能力保护自己?面对美国将驻韩美军问题与朝核问题以及韩美同盟挂钩的主张,韩国虽然想要推进自主国防建设,但面对美国的不满,文在寅也需要再次向美国说明这不会影响韩美同盟。

其三,在第11次韩美防卫费分担协定谈判中,韩国希望尽可能少地增加分摊额。

在第10份韩美防卫费分担协定谈判中尝到甜头的特朗普,开始把目光瞄向第11次协定谈判:特朗普8月提出,韩国每年需要承担48亿美元的驻韩美军维持费用,是现有分摊额的5倍;9月4日,特朗普再次施压,抱怨美国为帮助韩日花了很多钱,却没有得到感激;9月23日,特朗普再次展现“交易性同盟观”,要求韩国增加防卫费分摊金额。虽然相比于特朗普在第10次谈判中要求韩国承担额翻倍的表态,第11次谈判中5倍的数额更显“狮子大开口”,但在韩美关系中,美国是明显优势一方,韩国需要承担的分担额仍有可能继续上涨,也正如韩国的表态并未反对上涨,只是“只接受公正、合理的上调方案”。而为了尽可能少地增加防卫费分摊额,文在寅在做两方面努力:一是在韩美会谈中向特朗普介绍过去十年韩国采购美国军火的情况,说明韩国是继沙特阿拉伯、澳大利亚之后的美国第三大军火进口国,证明韩国并非不感激美国;二是向特朗普介绍今后三年的对美军火进口计划,期望以此换得美国在防卫费分摊额上的让步。

借力美国,打开外交局面

文在寅送上“大礼包”的另一大目标则是借力美国,强调通过利益交换,来收获美国对韩国外交的支持。

其一,推动美国进行朝美会谈,实现半岛和平地带建设构想。

9月24日,文在寅在联合国大会上提议将横贯朝鲜半岛中部的朝韩非军事区(DMZ)打造成国际和平地带,并基于该构想提出了三项解决半岛问题的原则,即不容忍战争、相互保障安全、实现共同繁荣。为实现这一构想,文在寅特别指出,需要“朝美领导人的果断决策”,形成“半岛局势向好的巨大动力”。尤其是在9月初朝美对会谈的热情有所恢复,而9月下旬以来,特朗普表态有所倒退,表示“去朝鲜的路还很长”“没有理由放宽(对朝)制裁”“(朝鲜)必须首先实现无核化”的背景下,文在寅需要发挥“促成者”的角色,借联合国大会和访美之机做特朗普的工作,坚定其进行会谈的决心,让朝美工作级会谈尽早重启。

其二,韩日纠纷有长期化的风险,需要美国的介入。

9月11日,韩国政府就日本限制对韩出口一事向WTO提起申诉。由于双方立场相差悬殊,按照WTO处理贸易争端的二审制,双方预计很难在第一步的60天磋商期内达成一致,最终结果出炉可能需要2至3年。但韩日纠纷长期化并不符合文在寅政府利益,既是因为韩国经济面临下行风险,韩日纠纷的长期化会进一步打击韩国经济,还是由于问题的激化会导致国内重视反日民意和重视对日经贸利益团体的政治对立。对文在寅政府而言,民意不能不考虑,但真正影响政府支持率的是经济发展成效,所以需要尽早解决韩日纠纷。而美国态度转变为借力美国提供了可能。8月28日,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就韩国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表示,“对(韩日)双方均感到非常失望”,并敦促双方解决问题,早日恢复合作关系。该发言是自日本对韩实施出口限制以来,美国高官首次公开表示对日本感到失望。事实上,韩国之所以决定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也是为了引起美国注意,希望美国改变之前对介入的消极态度。正如文在寅在9月22日访美前对前来送别的美国驻韩大使哈里·哈里斯表示,“不应让最近韩日关系的问题影响到韩美关系”,这既表示韩国以韩美同盟为重,无意让韩日关系影响韩美关系,也是希望美国以韩美同盟为重,不要让日本影响韩日关系。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罗震

(作者系盘古智库东北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