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麦克纳马拉:以铁腕重塑五角大楼,却因越战一败涂地

澎湃新闻 2019-10-18 15:45:47
A+ A-

罗伯特·麦克纳马拉可能算得上美国历史上最有权势、也最具争议的国防部长。作为五角大楼的第八任主人,他第一次建立起文职官员对武装力量的绝对权威,在七年多任期内彻底整顿、改组、重塑了美国国防部,整合了内讧不断的三军,并引入一整套科学的决策与权力运转机制,大大减少了内部倾轧,基本杜绝了高官们“拍脑瓜”决策的空间,他留给五角大楼的遗产至今仍清晰可见。

然而,这位曾在福特汽车公司和五角大楼都创下管理奇迹的“神童”却时运不济,遭遇了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场战争——越南战争。麦克纳马拉过于“聪明”,乃至刚愎自用,在战争决策上神话破产、风光不再。越南战争带有强烈的麦克纳马拉色彩,以至于新闻界讥为“麦克纳马拉”的战争,最终他背负着“战争罪犯”的骂名黯然离开了五角大楼,终其一生背负着这一包袱。这位少年得志的天才何以沦落至此呢?

麦克纳马拉

麦克纳马拉

让福特公司起死回生

1916年,在尚带草莽气息的美国西海岸,麦克纳马拉出生于加州旧金山市一户普通中产之家。他的父母是老夫少妻的组合,爱尔兰裔的父亲十几岁时就两手空空来到当时还野性未脱的西部打拼,年近半百才结婚生子。

在这个和财富、智慧、权势都不太沾边的家庭里,他那没上过多少学的父母绝不会想到,自己这个天资聪颖、学业优异的儿子未来会同时得到这三者。多年后,麦克纳马拉得意地自述道,原本班上成绩最优异的总是华人同学,当他一改贪玩习惯稍加努力后,就远远超过了他们。

麦克纳马拉1937年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1939年拿到了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并于次年到哈佛任教,讲授统计分析在管理方面的应用。这奠定了他一生事业的基础。后来在五角大楼有个陆军上校曾挖苦说:“麦克纳马拉的命运早已全部安排好了,还在哈佛商学院时就有人拨动了一个开关使它运转起来。”

二战期间,华盛顿一个投身军旅的年轻行政官员查尔斯·桑顿上校来哈佛商学院网罗了一批管理学“神童”,到陆军航空队(美国空军的前身)担任统计分析军官。这个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拟定适当的计划,确保在制订的时间表里,使分布于全球、拥有二百多万人员和十几万架飞机的美国陆航部队,能够配上适当的装备和物资。

麦克纳马拉在发布会上

麦克纳马拉在发布会上

1945年战争刚结束,桑顿就带着这个小团队集体转会到业绩下滑的福特汽车公司,受聘继续从事统计分析控制工作,以扭转福特的经营局面。那年,麦克纳马拉刚29岁。他们到福特后迅速创造了商业奇迹,每个人都赚到丰厚的报酬并快速攀升至高管位置。麦克纳马拉爬得最高,1960年被任命为董事长,福特公司历史上第一次有一位非福特家族成员的人担此重任。他们在二战期间和福特公司的故事,后来被美国《商业周刊》资深作家约翰·伯恩写成一本著名的商业管理著作——《蓝血十杰》。书名取自西班牙古代的传说,认为贵族身上流淌着蓝色的血液,后来西方用蓝血泛指高贵、智慧的精英才俊。

麦克纳马拉聪明、能干、果断、自信、拼命,生活方式严谨,他不像底特律常见的汽车企业老板,更像常春藤的老师。业余时间麦克纳马拉喜欢读书、听交响乐、与朋友展开学术气息浓厚的讨论。在处理问题时,麦克纳马拉痴迷于数字式量化管理,对数字有一种着魔般的痴迷。如果一个问题能用数字加以直观的说明,他便会觉得轻松自在。他要求只要有可能,递交给他的文件都应该附上数字和图表。定量计算和冷静的客观分析是麦克纳马拉处理问题的不变法宝。“活计算机、超人、机器人”的传说不胫而走。

当上福特公司董事长后时间不长,麦克纳马拉被肯尼迪的妹夫,也是好莱坞著名演员阿诺德·施瓦辛格的前岳父萨金特·施莱弗招募进了当选总统肯尼迪的班子,出任国防部长。在1975年43岁的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就任该职前,44岁就任该职的麦克纳马拉是最年轻的国防部长。但麦克纳马拉个性的致命缺陷,看世界问题时缺乏复杂的头脑。这就注定了他即将在管理国防部大放异彩,但在越南这种极为复杂的问题上栽跟头。

麦克纳马拉与约翰逊总统

麦克纳马拉与约翰逊总统

以管理革命重塑五角大楼

1961年初,当麦克纳马拉接掌五角大楼时,这并非一项风光的工作。美国国防部成立于1947年,但权责并不明确,体制不顺畅,部长无论是和下属们还是和军方高级将领都难以理顺关系,各个军种之间扯皮严重,为了争夺有限的军费预算而明争暗斗。他的七个前任中,自杀了一个,两人带着耻辱离职,两人有可能施展抱负但只干了一年多就离职。

上任伊始,麦克纳马拉就明确宣布:“我到这里是为了开启并刺激新思路与新方案的形成,而并非只是调停纠纷和协调利益。”他从国防管理和采购制度入手,凭借主动性的集权式管理方法和处理规划、评估事宜的精明老练的手段,掀起一场管理革命。

三十年代后期还在哈佛商学院求学期间,麦克纳马拉就注意到通用汽车公司的商业奇迹。1920年,由创始人杜邦家族控制的通用汽车公司濒于破产,小阿尔弗雷德·斯隆接管后从财务工作入手,通过管理专家们建议的成本控制将其变为汽车工业的No 1。麦克纳马拉对此很着迷,认真研究过通用的例子,并在福特公司将其发扬光大,现在,轮到五角大楼了。

麦克纳马拉仔细研究后发现,“有效管理国防部资源的主要问题,不在于缺少管理的法定权力,而是没有做出正确决策所需的基本管理工具。”这一“工具”就是麦克纳马拉带进国防部的一批“神童”。

这是一个阵容强大、精心挑选的知识分子群体,他们大都来自常春藤名校,出身工商管理专业,很多人有兰德公司背景。神童们要给五角大楼展示的是一套叫“计划、规划、预算系统”和“系统分析”的东西。“计划、规划、预算系统”是受麦克纳马拉邀请、时年51岁进入国防部任职的查尔斯·希契提出的。希契是一位经济学家,为兰德公司工作,1961年他和罗兰·麦基恩合著了《核时代的国防经济学》一书。“系统分析”则是在年仅30岁的阿兰·恩索文的监督下,在国防部发展起来的一门技术。麦克纳马拉任命希契出任负责审计的助理国防部长(相当于国防部副部长),恩索文任其副手并兼任新设的系统分析办公室主任,该办公室成为麦克纳马拉时代国防部最有权势的部门。

C-5银河式重型远程运输机

C-5银河式重型远程运输机

此前美军的计划管理模式是军方通过参谋长联席会议搞的“联合战略目标计划”,先分析美国对外做出的外交承诺和面临的威胁,再针对世界形势提出相应的军力需求,但这部分是以各个军种为单位提出的,各军种的规模和获得预算的多少,直接决定了其地位和未来,因此内讧严重。而所谓“计划、规划、预算系统”,就是通过有财政保证的5年为期的计划,把长远规划和短期预算联系起来,同时从军事和经济的角度出发研究问题,用“系统分析法”,根据成本-费效比对不同方案。一句话,就是以最少的钱做最多的事。最终形成“总统备忘录草案”,再分发到国防部下属的九个职能部门,国防预算在这些部门中分配。这一模式,由国防部文职部门作出分析并制订政策,这样就不动声色地绕开了军方。

麦克纳马拉相信,大多数事情是可以用数字量化来表示的,然后在此基础上做出合理的决定。这套管理模式,把三军包罗万象的计划囊括在内,文职官员们很容易看清楚整个武装力量的全貌。另外,这为国防部长提供了一个独立的智囊班子,使文职的部长从各军种手里夺来了主动权,对每个重要项目都可以做长远打算,一反过去各军种缺乏长远规划的做法。

在和白宫、国会、新闻界打交道时,他给人们的印象是,从来没有一个国防部长像麦克纳马拉这样对问题了如指掌,对工作得心应手,对细节熟稔于胸。在一些富有争议的重大决策和武器项目上,事实证明了麦克纳马拉的远见,如C-5银河式巨型运输机、快速滚装运输船和M16步枪,都是他不顾强烈反对和质疑,拍板上马的项目,这些武器系统至今还发挥着巨大作用。

口径5.56毫米的M16自动步枪的故事是个典型例子。麦克纳马拉依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创伤弹道研究报告,认为小口径步枪足以满足军方的需要,但陆军高层守旧分子和社会上不少人讥笑小口径步枪:“谁听说过拿一杆打松鼠的枪去打仗呢?”麦克纳马拉下令送一批M16去越南战场做实验。很快,战场上每个人都争着要M16。

越战中手持M16自动步枪的美军士兵

越战中手持M16自动步枪的美军士兵

在麦克纳马拉之前,军方经常一哄而上发展某个项目,耗资甚巨最后却发现重复建设,或者研制出来的武器已经过时。在麦克纳马拉以后,这种现象大为减少。

总的来看,麦克纳马拉的管理革命,后来成为美国国防管理模式的基本框架,是麦克纳马拉留给国防部最重要的遗产。

如果没有越战……

如果没有越南战争,麦克纳马拉很可能跻身最伟大的国防部长之列,但这个不起眼的国家和持续不断的战乱,扯掉了麦克纳马拉的光环。

1950年代中期法国人放弃了他们在中南半岛的这块殖民地后,美国人将其接管下来,继续支持当地的反共政权。但南越的局势越来越糟糕,该国领导人对“越共”武装领导的人民起义毫无办法。

1961年底,麦克纳马拉开始卷入越南问题。当时美国最主要的职责是为南越提供军事援助,这需要通过五角大楼实施,因此援助政策方面的许多问题都需麦克纳马拉拍板。从此,麦克纳马拉逐渐将原本负责外交的国务院和负责白宫安全政策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都架空了,只对总统一人负责。作为白宫对越政策的执行官,他基本包揽了越战的重要决策问题。

马克纳马拉到越南实地考察

马克纳马拉到越南实地考察

麦克纳马拉对数字的独特癖好,对复杂的人文、社会问题认识不足,在越南问题上暴露无遗。后来成为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国务卿的科林·鲍威尔将军当年是一名年轻军官,作为军事顾问被派到南越军队,指导南越军清剿“越共”武装。他亲眼目睹了麦克纳马拉在越南所主导的荒谬政策。

在自传《我的美国之路》中,鲍威尔写道,“麦克纳马拉时代主导美国人对越南看法的‘系统分析法’那时刚刚开始实行。如果一个村庄周围设有一定长度的篱笆,有民兵守卫,村长在过去的三周内未被越共杀害,我们就把该村列为‘安全’村。麦克纳马拉部长曾来到越南访问了48小时后总结说:‘……各种系统分析的结果都表明我们在赢得这场战争。’系统分析才有意义,系统分析才能了解真情。”

然而,在越南战地,美军和他们的南越学生连越共的影子都见不到。鲍威尔挖苦说:“我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正在把最优良的技术送给南越军队使用。麦克纳马拉的计算尺精英们算出的精确指数不过是在衡量不可衡量的东西而已。”而美国军方早已被麦克纳马拉那一套吓人的管理学理论震慑住,不敢对这位部长提出质疑。

到了1967年,麦克纳马拉发现美军在越南南方战场上遇到越来越多的北越正规军,战争不再是打击起义“越共”的反游击战,而变成了和北越正规军之间的正规战,残酷的地面战斗使美军伤亡惨重,美国国内反战运动越来越高涨。美国强大的武装力量虽然在给对手大规模放血,但在敌手流光鲜血之前,美国自己的信心越来越低。同时,美军持续轰炸北越不但损失惨重,而且效果值得怀疑。麦克纳马拉赞助的兰德公司一个研究小组分析了轰炸行动后,认为美国的轰炸增强了北越的军事力量;而另一个研究小组告诉他,轰炸将迫使北越回到谈判桌上来。

到这年底,麦克纳马拉认为战争已经失败,看不到尽头,他从坚定主战的鹰派转变为支持撤军的鸽派,麦克纳马拉在政府的个人事业被彻底葬送,不得不宣布提前辞职。此时,他已声誉扫地,被众多反战媒体骂作“战争罪犯”、“刽子手”。

晚年麦克纳马拉重访越南,与昔日敌手、越南前国防部长武元甲大将握手。

晚年麦克纳马拉重访越南,与昔日敌手、越南前国防部长武元甲大将握手。

后世历史学家认为,麦克纳马拉是二战以来,第一个总统以下级别的官员取得对国防事务绝对控制权的人,是第一个对国防事务行使真正控制权的文官。他开创的管理革命,在发展国家战略和防务问题上颇有作为,但任内最大的失败是越战战略指导方面,乱干涉战场指挥官们的决定,比如限制轰炸河内、海防等重要目标,不允许在北越的港口布雷。麦克纳马拉的办事方式是会计师式的,对世界没什么研究也没有特定观点,容易接受别人的意见,这使他忽而乐观忽而悲观,以这样的状态去指挥战争,要想取胜是不可能的。

参考书目:

[美]麦克纳马拉《回顾:越战的悲剧与教训》

[美]亨利·特里惠特:《麦克纳马拉》

[美]道格拉斯·金纳德:《国防部长》

[美]斯蒂文·瑞尔登:《谁掌控美国的战争: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史》

[美]科林·鲍威尔:《我的美国之路》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