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因为主席的一个承诺 他成为解放军空军唯一被授大校军衔的营长

文汇网 2019-08-09 08:52:42
A+ A-

▲空军战斗英雄岳振华

▲空军战斗英雄岳振华

1963年11月1日,一架U—2飞机由温州侵入大陆,直奔西北方向而来,在甘肃鼎新上空咔嚓咔嚓拍了个够,11点15分开始返航,一路上竟然平安无事。

可是,这架飞机上的黑猫中队队员叶常棣没有想到,当他飞到武汉的时候,解放军地空导弹二营,就用高射炮部队配备的松—9雷达跟上了他。

二营的埋伏设在江西上饶,此时,U—2距离阵地还有100公里。等到U—2飞临阵地只有35公里之遥的时候,二营营长岳振华才下令打开制导天线,咬住目标之后马上3弹齐发。8秒钟之后,刚刚准备降低高度逃窜的叶常棣“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就被甩出飞机,失去了知觉”。35公里,用时8秒击落敌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又创造了一个纪录。

这架U—2的残骸,落在了江西广丰县万罗山附近。国民党空军少校飞行员叶常棣被生擒,送进了北空招待所。不到一年之后,1964年7月的一天,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参谋部派人来看他,让他认一样东西,是什么东西呢?

是一个金戒指。戒指的样式很普通,但是上面刻着三个字:叶秋英。据说,当叶常棣看到这个戒指的时候,从床上一下子就跳起来了,目瞪口呆了半刻,之后才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把李南屏打下来了?

李南屏是何许人也?

他是国民党空军的“头号王牌”,黑猫中队的少校分队长。之前曾12次驾驶U—2进入大陆,12次安全返航。受到蒋介石的4次接见,还得到了一个“克难英雄”的称号。

改进了半天雷达,还是挡不住共军的飞弹啊!自从叶常棣的飞机被击落,黑猫中队的人心就开始散了,队伍也有点儿不好带了。但只有这个李南屏,口气仍然嚣张得很:“大陆有飞弹也打不着我,我不怕!”

真的打不着他吗?怎么可能!地空导弹部队的全体指战员琢磨着怎么打他,已经很久了。这位所谓的“克难英雄”不知道,就在他在台湾舞台上翩翩起舞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已经把他的生平履历、脾气禀性、飞行特点等一切,摸了个底儿掉。

1964年7月7日,李南屏送上门来。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来的。作为国民党空军精英中的精英,李南屏果然狡猾:他指使另外一架U—2和一架RF—101从北边给他作掩护,自己的U—2则沿着广东、福建海岸,拍摄解放军的布防情况。

面对着敌机采取的两高一低,南北夹进,设伏在福建漳州的地空导弹二营沉着应对。此时,他们的近快战法已经操练得越发娴熟,当从南面飞来的U—2距离阵地只有32公里的时候,导弹才迎空飞起。3秒钟,敌机做出了反应,但是,根本来不及了。

这一次,U—2坠落在漳州东南7公里的红板村,飞行员死在了座舱里,身上没有任何证件,只是在手上,戴有一枚刻着叶秋英三个字的金戒指。

那么,叶秋英是谁呢?她就是李南屏的夫人。

▲毛泽东接见岳振华

▲毛泽东接见岳振华

地空导弹部队二营四战四捷,刘亚楼特意给中央军委写了报告,对四次作战情况作了精辟地概括:1959年第一仗,是按苏联专家教给我们的办法打的;1962年第二仗,一半是苏联的打法,一半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战法;1963年第三仗,完全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战法;1964年这一仗表明,地空导弹部队不但能在简单情况下作战,而且学会了在比较复杂的情况下作战。

毛泽东主席看了报告,大笔一挥:亚楼同志,此件看过,很好,向同志们致以祝贺!批完文件,毛主席又兴奋地对周恩来总理说:“这个部队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

1964年7月23日早晨,地空导弹二营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真、李先念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这也是建国以后,毛主席唯一一次成建制地接见一个营的全体官兵。

毛主席还记得对岳振华做出的“打下一架U—2,就在肩章上加一个豆”的承诺。由此,岳振华也就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历史上唯一一个被授予了大校军衔的营长。在接见过程中,毛主席还风趣地说:“美蒋就那么几架U—2飞机,做个计划,不够我们打的嘛!”

美蒋的U—2果然不够打的了。1965年1月10日,地空导弹部队一营夜间作战,在包头附近打下了第四架U—2,生擒飞行员张立义;1967年9月8日,地空导弹部队十四营,又在浙江嘉兴上空,用我国自制的红旗2号导弹,击落了第五架U—2,飞行员黄荣北毙命。

黑猫中队被彻底地打散了,在当月就接到了美方的指令:拍摄侦查任务,暂停执行。从此以后,在中国大陆的上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U—2的身影。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北京,承诺停止一切在中国大陆的侦察飞行。1974年,曾经不可一世的黑猫中队,被永久裁撤。

——摘选自《作家文摘》合订本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