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美军上将精心策划空中“绞杀”志愿军 结果唯一的儿子被打下来了

文汇网 2019-07-19 09:39:57
A+ A-

美军上将精心策划空中“绞杀”志愿军 结果唯一的儿子被打下来了

1951年7月,朝鲜北部出现了40年未遇的特大洪水,铁路和公路桥梁多被冲毁,给我志愿军战士的粮草与弹药配给和运输带来极大的困难。

就在这时,美军趁机策动了著名的空中“绞杀战”,妄图使中朝部队陷入无粮无弹、不战自退的境地。

“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对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说:“在进行停战谈判,战线稳定的时候,使用空中力量支援地面部队攻击战场沿线的敌方目标,是对空中威力的浪费。”并说:“如果我们美军不集中空中力量对敌人后方地区交通线上的目标进行轰炸,那将是极端愚蠢的。我们的优势是空中,敌人的优势是地面。我们要用空中力量这把刀,去割断地面巨人的咽喉……”

范弗里特心领神会地说:“就是要从空中绞死敌人。”李奇微赞许地说:“说得准确些,我们要用一根绳子把敌人勒死,这根绳子就是我们的空中力量。”。

据悉,这种“绞杀战”原是效仿二战时期,盟国空军在意大利境内,以德军使用的铁路线为主要攻击目标而发动的一种空中战役。而朝鲜半岛的地形、交通的构成,以及美军空中封锁的计划都同当年的意大利极为相似。所以美军得意地将此战术称为“绞杀战”,妄图把朝鲜半岛变为昔日的亚平宁。

彭德怀总司令得知这一消息,连夜部署“反绞杀战”的应对策略。彭老总指出:“这是一场破坏与反破坏,绞杀与反绞杀的残酷斗争。”

“绞杀战”开始了。美军出动了其侵朝空军70%以上的飞机,不分昼夜地轰炸我后方铁路、公路、桥梁和人员、物资、车辆。白天战斗轰炸机扫射待避车辆和屯聚的物资,在重要桥梁、路线上投掷定时炸弹和一触即发的蝴蝶弹,阻止车辆通行。夜间在公路上空投照明弹,用轻型轰炸机分区搜索目标,进行跟踪追击。四十军在朝鲜二四十军后勤部的汽车兵全力投入了反“绞杀战”的斗争。

▲美军出动了其侵朝空军70%以上的飞机,不分昼夜地轰炸

▲美军出动了其侵朝空军70%以上的飞机,不分昼夜地轰炸

汽车要冲破敌机的重重封锁,头一个关键便是掌握敌情。天空究竟有没有敌机,飞机离得远还是近,开头都难以掌握。因为汽车马达声音很大,驾驶员和押车人员都听不到天上敌机的声音。情况不明,心里没底,或者不敢开灯,摸黑走路,严重影响了车速,或者冒险开灯开车,遭到敌机突然袭击,受到损失,车毁人亡。两种情况,都难以完成繁重的运输任务。

后来志愿军后勤部一分部和三分部执勤的战士们开始在一些交叉路口的制高点上站岗放哨,听到敌机的声音,马上鸣枪报警。正在开灯行驶的汽车司机们听到枪声,立即熄灭车灯,摸黑行驶或者待避,敌机飞临上空不见灯光,只好飞走。敌机飞走后,哨兵又吹哨敲铁轨或炸弹壳,解除警报,汽车继续开大灯,挂高挡,快速行驶。这虽然是无意之中想出的一个土办法,却成了冲破敌人“绞杀战”的伟大创举。

▲志愿军伪装火车头

▲志愿军伪装火车头

彭德怀听到这个土办法,当即指示志司通报全军普遍进行推广。四十军的汽车兵从一开始就参与了这项土办法的试验与完善。汽车兵与防空哨就这样密切合作,互相配合,共同商量研究,搞出一整套掌握敌情,对付敌机的有效办法来。敌机捕捉不到汽车灯光,则全靠投掷照明弹来发现目标。

汽车一连又及时总结经验,针对三种情况,采取三种办法。一是当照明弹恰巧投在汽车上方时,即使敌机盘旋搜索,汽车也不能停留,必须加速通过。不然就要被动挨打,遭受损失;二是当照明弹投在汽车后方时汽车则无须理会,借着光亮加速前进;三是当照明弹投在汽车前方,而且投掷数量大,照射时间长,汽车则应转换方向绕路前进,或者隐蔽防空,以免遭受损失。然而任务紧急或者情况复杂时,则必须与敌机斗智斗勇,硬往前冲。

就这样,我志愿军用了六种土办法,来应对美军的空中绞杀计划。

夜里汽车冲闯敌机封锁区固然紧张和危险,白天隐蔽防空也是严重的问题。汽车的损失大多是白天被敌机发现和打掉的。汽车不仅要利用地形,严密伪装,还得细心地消除车辙的痕迹。有时实在没有地方隐蔽,只好把汽车放在公路上,放掉汽油和电瓶,拆下大箱板,把机器盖子掀起来伪装成坏车,唱“空车计”。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也还有效地骗过敌机。直到后来,沿途依山就势构筑了大量汽车隐蔽部,才解决了问题。

四十军在朝鲜三四十军刚刚组建的各师高射炮营,全部投入了保卫运输线和后勤兵站的斗争,在反“绞杀战”期间,对空作战3636次,击落敌机28架,击伤敌机158架,战绩十分可观。

1952年4月4日3点,负责保卫沙里院火车站的志愿军119师炮团9连高炮3班发现一架飞机从西北方向过来。排长王兴民立刻命令大家进入战斗位置准备战斗,并亲自坐在瞄准手的位置上。飞机近了,王兴民依据月光判断,这是一架B26轰炸机。敌机呼啸而来,1000公尺、900公尺、800公尺,当这架B26轰炸机进入高射炮射程后,王兴民下令高炮猛烈开火。8发炮弹过去,这架飞机就被击落了。

天亮后传来消息说,夜里被击落的敌机是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的儿子——小范弗里特驾驶的。

4日10时30分,范弗里特接到了小范弗里特至今未返航的消息。这个电话让4月4日这天,成为范弗里特上将一生最忧郁最悲伤的日子。就在16天前,小范弗里特还带着机组的6个小伙伴来到第八集团军司令部,为范弗里特庆祝60岁生日!

此后,美军经过多方搜寻,都没有找到小范佛里特的下落。尽管很多人劝慰范弗里特说他的儿子或许已经成功脱险。但是范弗里特心里明白,在那个山高云低的山区,一架满载2吨炸弹的轰炸机迫降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美军上将精心策划空中“绞杀”志愿军 结果唯一的儿子被打下来了

板门店谈判期间,范佛里特通过他方的代表,请求我方寻找他儿子的下落。这一要求,得到有关方面的重视,经多方调查,证实在同一时间,确有B26轰炸机被我高炮团击落,但未发现飞行员跳伞逃生。志愿军判断,由于B26轰炸机被击落时带有大量燃油,同时炸弹也没有投下,因此很可能小范佛里特和轰炸机同归于尽并尸骨无存。

志愿军将调查结果反馈给美方谈判代表。范弗里特得知这一消息非常伤感。作为一个军人,他被誉为美国“第一流战斗部队司令官”;作为一个父亲,他唯一的儿子在自己策划和发动的绞杀战中被击中命丧他乡,实在是一种巨大的讽刺。

此后,范弗里特的精神状况似乎被击溃了,连连犯下指挥不当的失误,1953年朝鲜战争还没结束,他就被他的老校友、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解职退出现役。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