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从这项热门赛事里 看出了大唐的“武德丰沛”

观察者网 2019-07-18 14:18:59
A+ A-

近期《长安十二时辰》热播,剧中一场马球戏还原了唐朝马球运动的盛况。在唐朝,不光历任皇帝能打得一手好马球,军人学士中也不乏打球高手,更令人惊讶的是不少妇女也积极参与这项运动。

不仅如此,景龙三年(709年),唐中宗还组织当时的临淄王李隆基等四人组成了一支级别最高的马球队,和吐蕃人开展了历史记载最早的汉藏友谊马球赛。可以说,小小的马球投射出的是唐代自信开放的气质。

【文/王永平】

马球,又叫“击鞠”、“打球”、“波罗球”(Polo),是一种骑在马上持杖击球的集体性竞技游戏。关于马球的起源至今还没有形成比较统一的认识,大致而言,有源于中原、波斯和吐蕃等三种不同的说法。

从这项热门赛事里 看出了大唐的“武德丰沛”

马球比赛所用的球,亦称为“鞠”,有拳头大小,有木制和皮制两种:木制球一般是用质轻、韧性较好的硬木制成,有的还要在外面缝包一层皮革;皮制球是在里面填充以柔软物制成。球的表面还涂有颜色,称为“彩球”、“画球”、“珠球”、“七宝球”等。

球杖,亦称“球杆”或“鞠杖”,一般是用竹木精制而成,外裹一层兽皮,长三四尺左右,杖头呈弯月形,杖柄上绘有各种彩色图案和花纹,所以又称“月杖”、“画杖”。

球场,又称鞠场,面积很大,一般为长方形,比现在的足球场要大很多。球场设有球门,门柱绘有彩画,亦称“画门”。

马球是一项风靡唐代的竞技娱乐活动。曾经有一段时间,唐太宗很喜欢观赏马球,有一天他站在宫城城门安福门上看胡人在横街上打球,那些胡人为讨太宗欢心,玩得十分卖力。太宗担心因此而助长此风蔓延,就立刻烧掉马球,想以此来作为警戒。

《胡人打马球图》(局部),李邕墓出土

《胡人打马球图》(局部),李邕墓出土

唐中宗喜欢打马球,景龙三年(709年),吐蕃特使到长安来迎娶金城公主,中宗在梨园招待使者看打球。吐蕃本来就流行马球,使者们也大都精通球技,提出要与唐人进行一场比赛。中宗同意了他们的请求,结果打了几场,吐蕃人都取胜了。最后,中宗派侄子临淄王李隆基(即唐玄宗)、嗣虢王李邕、驸马杨慎交、武延秀等四人,组成了级别最高的一支马球队上场,力敌吐蕃十人。其中李隆基的球技最为出色,只见他在场上策马东奔西突,所向无敌,以少胜多,大败吐蕃使者。这是历史上所见到的最早的一次汉藏两族之间的马球友谊比赛。

从这项热门赛事里 看出了大唐的“武德丰沛”

唐玄宗即位以后,始终保持着打球的习惯,一直到天宝十载(751年),他已经六十七岁高龄时,还能亲自上场。

唐德宗也喜欢打球,贞元元年(785年)寒食节,他与一帮将军在宫中打球。穆宗曾经多次与宦官和禁军将士击球娱乐,一次在与一群宦官在宫中打马球,玩得正热闹时,突然有一个宦官从马上摔下,穆宗因此受到惊吓,得了中风,从此双腿不能走路,过了一年多就病死了。

十六岁的敬宗登基以后,也很迷恋打马球,他曾把朝廷大政扔在一边,一连三天在宫中打球取乐,郓州官员为讨他欢心,还专门进贡过石定宽等四名打球军将。结果过了两年,石定宽就伙同几名宦官杀害了敬宗。

唐宣宗也非常喜好打马球,有一次寒食节设宴招待亲近大臣,宴会后还进行了一场马球比赛。宣宗的球技非常高超,他能够骑在马上,在快速奔跑的情况下用球杖在空中运球,连续击球几百下,连禁军高手也都佩服他的绝技。

从这项热门赛事里 看出了大唐的“武德丰沛”

正是由于唐代帝王对马球的酷爱与倡导,推动了有唐一代马球运动的兴盛。

唐王朝非常重视马球运动,并将它作为军事训练的手段之一,处处寓演武于击球之中。马球运动能够增强军人策马控驭的技艺,锻炼身体素质,并培养灵敏机智的反应能力,有利于提高实战水平,所以备受军人的青睐。

唐代军人常以打球技能相标榜。中唐时期,河北有一位姓夏的军将身怀打球绝技,他可以在球场上叠放十几枚铜钱,在策马飞奔的情况下,挥动球杖,准确地击起一枚铜板,打飞六七丈远。

晚唐名将周宝和高骈,都是以打球军将起家,经常陪同皇帝打球,称为“打球供奉”。他们的击球、传球技艺,极为精妙,闻名天下。周宝在一次打球中,不慎被打瞎了一只眼睛。后来,因为球技高超而受到皇帝的赏识,升任泾原节度使。王锷甚至因为球艺出众,被藩帅看中,招为女婿。

文人学士中也不乏打球高手。懿宗朝,有一个贡士王知古,就以打马球而出名。唐代每年科举放榜之后,为了庆祝新科进士及第,还要举行著名的“月灯阁球会”。僖宗乾符四年(877年),新进士在月灯阁打球,忽然来了一群禁军打球军将要抢占球场。这时,新进士刘覃挺身而出,操起球杖,跨马上场,风驰电掣一般,连续击打球子,最后把球子用力向空中打去,一下子就击得粉碎。把几名打球军将看得都傻眼了,只得垂头丧气,狼狈而去。当时有几千名观众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声。

最令人惊讶的是唐代妇女也积极参与这种充满危险的运动。她们经常跃马上场、击球娱乐,以至成为后人津津乐道的美谈。王建《送裴相公上太原》诗有“十对红妆妓打球”句,反映了教坊女妓打球的情形。张籍《寒食内宴》诗描写了宫廷女子“殿前香骑逐飞球”的打球盛举。在出土文物中也有许多女子打球俑和女子打球铜镜,成为唐代妇女开展马球运动的最好物证。

从这项热门赛事里 看出了大唐的“武德丰沛”

因为马球运动剧烈而刺激,经常引发伤亡事故,所以有许多求安稳的人,劝说人们远离这种激烈运动。大文豪韩愈上书徐泗节度使张建封,痛陈打马球的危害,为此还写了一首《汴泗交流赠张仆射建封》诗:

汴泗交流郡城角,筑场十步平如削。短垣三面缭逶迤,击鼓腾腾树赤旗。新秋朝凉未见日,公早结束来何为。分曹决胜约前定,百马攒蹄近相映。球惊杖奋合且离,红牛缨绂黄金羁。侧身转臂著马腹,霹雳应手神珠驰。超遥散漫两闲暇,挥霍纷纭争变化。发难得巧意气麤,欢声四合壮士呼。此诚习战非为剧,岂若安坐行良图。当今忠臣不可得,公马莫走须杀贼。

这首劝喻诗描写了打马球的精彩场面。开头先说球场状况,汴水和泗水在徐州城西南角流过,点出球场的位置。专门修筑的球场非常平整坚硬,周长大约为一千步,约合一千四百米,如果长四百米,宽就有三百米,大约有三个足球场大。场子的三面筑有矮墙,一面是敞开的。鼓声阵阵,红旗飘飘,气氛极其热烈。初秋的早晨,刚下过小雨,天气非常凉爽,太阳还没有出来。节度使张建封装束整齐出来打球,只见他把人马分成两队,约定好输赢的办法。上百匹装饰着红色牛毛缨、金黄马笼头和缰绳的骏马踏步等待,煞是威武。比赛开始后,球被打得飞起,球杖忽合忽离。击球时最具有难度的动作,是侧着身子转动臂膀,将身体俯低到马肚子以下,如同闪电一样迅疾地将球应手打出。只见张建封从容镇定,好像漫不在意,却在眼花缭乱的争斗中瞅准机会突然击发,非常巧妙地取得胜利,周围的观众发出一片欢呼声。

韩愈在诗的最后几句有规劝之意。张建封对此却颇不以为然,还写下了《酬韩校书打球歌》论及军中打马球的益处说:

仆本修文持笔者,今来帅领红旌下。不能无事习蛇矛,闲就平场学使马。军中伎痒骁智材,竟驰骏逸随我来。护军对引相向去,风呼月旋朋先开。俯身仰击复傍击,难于古人左右射。齐观百步透短门,谁羡养由遥破的。儒生疑我新发狂,武夫爱我生雄光。杖移鬃底拂尾后,星从月下流中场。人不约,心自一。马不鞭,蹄自疾。凡情莫辨捷中能,抽目翻惊巧时失。韩生讶我为斯艺,劝我徐驱作安计。不知戒事竟何成,且愧吾人一言惠。

诗中对一些高难度打球动作的描写十分精彩,如俯身仰头击球,还要击向旁边预定的方向,这比古人所说的骑马射箭左右开弓还要难。在百步开外,将马球击打进球门,同样也比古代神射手养由基的射箭技巧丝毫不差。有时感觉球打得很笨拙,却意外地进球,颇有点歪打正着的意思;有时感觉打得很巧妙,可就是不进,反而失球,那真是有些点背。看来打马球除了技术之外,运气也很重要啊,诗中热情赞扬了军中习玩马球的积极作用,认为兵将们不但可以借此训练骑射技术,而且能够锻炼大家的协同作战能力。至于对潜在的危险和偶发的事故则毫不介怀。

本文选自《一本书读懂唐朝》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