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华北战场头等主力 保留至今的红军师之一 狼牙山五壮士出自该部

A+ A-

红一师英雄的兵,井冈山藤田编队组建成,跟着毛主席打江山,南征北战立奇功。大渡河上开通路,狼牙山上留美名,清风店痛歼蒋匪军,朝鲜战场打败美帝威风。”这首军歌唱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原第65军193师,该师自抗战开始,就纵横驰骋在华北大地,战斗勇猛,功绩卓著,是华北战场上我军的头等主力部队。

源远流长,纵横万里

193师前身是著名的“红一师”,参加过秋收起义和井冈山斗争,历史悠久,威名远播。1933年6月7日在江西永丰藤田镇,由红3军第7、9师和红22军军部及第66师合编成立红1方面军第1军团第1师,师长罗炳辉,政委蔡树藩,下辖红1团、红2团、红3团。长征途中,该师曾短暂撤消过番号和建制,1935年12月在陕西宜川恢复,师长陈赓,政委杨成武,下辖红1团、红13团(红7军演变)、红3团(新建)。1937年8月,改编为八路军第115师独立团,团长杨成武。同年10月,扩编为八路军独立第1师。11月兼称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政委邓华。抗战期间,1分区最初的3个红军团先后调出,最终造成了193师为红军师,但下属却没有红军团,这是我军序列中保留至今的几个“红军师”中的特例。

1945年10月,1分区改编为晋察冀军区冀察(郭天民)纵队第6旅,旅长肖应棠,政委龙道权,下辖第16、17、18团。1946年3月,6旅又改编为晋察冀军区第2纵队第4旅,旅首长不变,下辖第10、11团,原18团调出,后将平北40团改为4旅12团。1948年11月,4旅调入新成立的华北军区第2兵团第8纵队,改番号为第22旅,旅长许诚,政委史进前。1949年1月,22旅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93师,归19兵团65军建制,师长郑三生,政委史进前,下辖第577、578、579团。同年4月,该师随军调归第一野战军建制,进军大西北。1951年2月,193师跨过鸭绿江,投入抗美援朝战争。

“红一师”的历史长卷,是一幅波澜壮阔的雄壮历程。在师建制成立后,参加了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在突破四道封锁线、两渡乌江、四渡赤水、强渡大渡河、巧战直罗镇、激战山城堡等著名战役战斗中,不畏强敌,打出了威名。抗战期间,首战腰站,保障了平型关大捷。黄土岭歼灭战,击毙日军中将阿部规秀,举世震惊。百团大战中,救助日本孤儿,谱写人道主义赞歌。反“扫荡”中血战狼牙山,五壮士光耀千秋。解放战争中,该部历经绥远、正太、保北、青沧、大清河北、清风店、石家庄、丰润、平津、太原、兰州等大小战役战斗近百次,歼敌38990人,华北人民赠予“威震华北”大旗。抗美援朝时期,该师参加第五次战役、涟川阻击战、开城保卫战,被誉为“英雄的开城保卫者”。

作为红军老部队和八路军王牌分区的延续,193师政治坚定,能吃大苦,能打大仗,作风勇猛,经验丰富,机动力强,是我华北军区野战部队的头等主力师。1981年9月,部分“红一师”老首长专程回部队讲传统,时任总参谋长杨得志评点该师“能攻善守、战法多样”,“既善于在平原、在白天战斗,也长于在山地、在夜间战斗”。

577团是193师乃至65军第一主力团,具有红军成分,前身是1938年3月在河北涞源以上寨、灵丘、涞源游击支队为基础,并抽调1分区机关和1、2团的部分红军干部、骨干组建的新3团(老3团被邓华带走)。1938年8月,新3团3营与晋察冀军区5支队战斗部队合编为1分区第3团。抗战期间,该团是北岳区6大主力团之一,攻守兼备、战功卓著,曾参加过黄土岭、大龙华、东团堡等主要战役战斗,表现非常英勇。解放战争中,先后沿革为冀察纵队第6旅16团、2纵4旅10团、8纵22旅64团、65军193师577团。

578团前身是抗战初期接受我党领导的河北游击军第10路赵玉昆部。1938年5月,改编为冀中军区游击第3支队。1939年7月划归1分区,改称独立支队。同年9月,该支队1、2大队合并为第25团。建团后经过大力整训和艰苦斗争的考验,进步很快。解放战争中,先后沿革为冀察纵队第6旅17团、2纵4旅11团、8纵22旅65团、65军193师578团。该团3连在解放战争期间,曾被张北人民赞誉为“天下第一军”。1997年6月,该连被中央军委授予“基层建设模范连”荣誉称号,是新时期全军著名先进连队。

579团前身为1940年1月组成的平北游击大队。同年4月,扩编为游击第1支队。1942年2月在察哈尔龙关(现河北赤城)整编为第40团,归晋察冀军区第12分区建制。抗战期间,在平北地区坚持斗争,歼灭日伪军5000余人。该团2连曾被晋察冀军区授予“长城中队”称号。解放战争期间,于1946年6月调入2纵4旅为第12团,后沿革为8纵22旅66团、65军193师579团。这个团具有陕北红28军的血脉延续,作风硬朗,敢于死打硬拼,在多次重大战役战斗中发挥过重要作用,是军、师主力团。

“红一师”的光辉历程孕育了无数英雄战士,如“大渡河十七勇士”、“狼牙山五壮士”、“全国战斗英雄”吕顺保、黄树英、马万新、周世森等。先后在该师工作过的我军优秀军事将领有罗炳辉、李聚奎、刘亚楼、杨得志、谭政、赖传珠、杨成武、邓华、陈正湘、邱蔚、肖应棠等,他们像一个威严的方阵、一部壮美的史诗,激荡着“红一师”响亮的历史。

清风店打出两个大功团

1947年10月11日,晋察冀野战军令第2纵队进逼徐水,以求围城打援。12日,扫清外围后,2纵4旅与5旅对敌形成合围。次日16时,我军发起攻击,激烈的战斗持续了3天,守敌94军一个团据城坚守,我反复攻击未果。15日,敌94军和16军分别从固城、容城来援。当日18时,野司命4旅撤出攻城战斗,北上打援。17日,4旅进至容城兴隆庄地区,接替友军3纵9旅的防御。

华北战场头等主力,保留至今的红军师之一,狼牙山五壮士出自该部

清风店战役中,大功团10团获“勇敢坚决”奖旗。

几天来,敌援兵猬集一团,我不易分割,双方形成对峙。17日黄昏,我军调整部署,主力西转,待机歼敌。部队正在运动时,突知驻石家庄的敌第3军军长罗历戎率所部主力第7师及配属1个团北上保定,企图对我南北夹击。野司首长当机立断,决心调主力6个旅南下将敌预歼于望都以南地区。在兄弟部队已经纷纷起程的情况下,4旅仍在北线与敌胶着,未及脱离。18日10时,野司电令该旅迅速南下,在顶住敌16军连番猛攻后,当日19时,4旅主力将段村、北张村地区防御任务移交给独7旅,星夜飞奔南下。11团林庄阵地于19日20时才交接完毕,火速追赶。

在连续战斗8昼夜没有休息的情况下,4旅指战员十分清楚,谁走得快,谁能忍受疲劳,谁就能赢得胜利。部队边走边进行动员,干部和党员身先士卒,展开行军大竞赛,决心以最快的行军速度抓住敌人。沿途解放区的群众在每一个村头都放好开水缸,拿出在艰难度日中节省下来的窝窝头、咸菜、鸡蛋等,硬是塞进战士们手中。经过一昼夜160华里强行军,4旅于19日15时按时赶到温仁镇西南指定位置。此时,敌第3军已被我主力合围在清风店、西南合等十余个村庄内。

20日拂晓,兄弟部队4纵和2纵6旅、3纵9旅向敌发起进攻,将敌压缩至南合营、高家佐和东、西南合村狭小地区。4旅奉命又急进50余华里,于当日18时渡过唐河,以神速勇敢的动作,直扑敌第3军军部、7师师部和两个团驻守的西南合村。21日凌晨,旅长肖应棠以10团为左翼,12团为右翼,分别从村西南角和南面展开强攻。在我炮兵4个连的掩护下,10团2、3营和12团1、3营各一部首先突入村内,抢占数栋房屋,逼近敌军部。敌军长罗历戎亲自督战,殊死反扑。此时,附近高家佐的败敌向西南合溃退,堵塞在突破口。内外夹击,短兵相接,我突入部队情况十分严重,伤亡骤增。12团副团长、政治处主任和10团两名营长壮烈牺牲,12团9连连长岳忠两条腿被打断,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1连连长魏成科指挥全连与发狂的敌人浴血奋战,死死守住村头的一所院子,像钢钉一般楔进敌人心脏,粉碎了敌一个连到一个营兵力的多次反冲击,毙敌数百人,而1连打到最后仅剩20余人。旅长肖应棠深知这枚钢钉的重要性,一直守在电话机旁,一边倾听来自突破口的情况报告,一边命令炮兵集中火力和调遣后续部队支援1连。21日上午,4旅11团赶到归建,立即由12团1连据守的突破口进入战斗。

22日4时30分,我军从四面八方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敌最后的据点西南合发起总攻。7时,4旅主力向敌军部猛插,彻底打乱了敌人的防御体系,此时各兄弟旅亦先后突入村内,将敌分割,各个歼灭。敌军长罗历戎率数百人向东南角突围逃窜,被我截歼生俘。11时30分,战斗结束。

在清风店战役中,4旅先是围点诱援,然后北阻强敌,最后飞兵南下,直捣敌军部,对加速战役的进程起到了重要作用。野司政委杨成武在战役总结大会上对4旅给予高度评价:“西南合战斗,共6个旅参加,大家都有功劳。但最困难、最艰巨的任务是4旅担任的。他们走的路特别多,又特别快,到后即加入战斗,虽然他们缴获最少,但是记功时,4旅应记第一功。”因10团和12团在战斗中表现突出,均荣记集体大功,分别颁发“勇敢坚决”、“勇猛如虎”奖旗,成为我军战史上著名的大功团。12团1连也被2纵命名为“魏成科英雄连”,并记集体大功。

苦战马架山

1949年8月,解放大西北的号角已传至兰州城外。兰州是西北反动封建势力的顽固堡垒,重兵设防,易守难攻。其东南方向的马架山地势突出险要,为天然屏障。8月20日,65军令193师为军第一梯队,攻歼马架山古城岭之敌,尔后向城东关发展进攻。师长郑三生与政委史进前召集各团主官到现场勘察地形,研究部署作战任务,进行动员和准备。

华北战场头等主力,保留至今的红军师之一,狼牙山五壮士出自该部

193师向古城岭发起攻击。

马架山主阵地古城岭上有密如蛛网的铁丝网、鹿砦和蜂窝似的地雷区,钢筋水泥地堡及野战工事星罗棋布,低矮隐蔽,火力交叉,并有坚固的暗道贯通。敌利用地形进行人工削壁,并从前沿至纵深挖有三道深宽各5米的外壕,埋设尖木桩。古城岭东西两侧多系悬崖绝壁,难以攀登,山后修有汽车道直通市里。守军为马步芳的主力82军100师299团,另配属298团1个营及山炮1个营。100师是马步芳的护家血本,号称“天下第一师”,作战十分凶狠。

193师决定以579团为第一梯队,担任主攻;578团在其右翼,担任助攻;577团为第二梯队,随时准备在主攻方向加入战斗。另以军加强的炮兵和师、团属炮兵编成炮兵群,支援第一梯队战斗。攻击发起前,部队进至古城岭以南几公里处隐蔽。

8月21日6时,兰州战役打响了,攻击外围阵地的炮声震撼着沉寂的山峦,古城岭上硝烟弥漫。579团在马架山南麓卜家路口一线展开,向敌主阵地古城岭发起攻击。3营指战员迅速通过火力封锁区,先头分队进入雷区时,踏响地雷,引起周围地雷的连锁爆炸,后续分队毫不停留,继续前进,越过铁丝网冲至第一道外壕。敌趁我立足未稳,近百个马匪突然从翼侧蜂拥而出。他们光着膀子,挥舞着长刀,疯狂向我冲来,我一排手榴弹把敌人压了下去。稍停,这些亡命徒狂叫着“死了升天”,继续冲上来。3营指战员勇猛地端着刺刀迎了上去,与敌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格斗。刚把敌人第一次反扑打下去,另一群又从两翼包抄过来,这样激战到9时,我未突破敌前沿。师遂令579团暂停攻击,重新组织战斗,结果第二次攻击仍未奏效,战士们带着满身血污撤退下来。

两次攻击没有成功,且伤亡较大,部队很憋气。579团再次调整了战斗组织和火力编配,准备第三次攻击。为增加突击力量,193师决定579团1营和578团3营加入战斗。当日16时,当部队冒着密集的火力冲到第一道外壕时,一些同志又触雷牺牲,跳进外壕的同志被尖木桩扎伤。敌人又开始以一个排至一个多连的兵力连续向我反扑,新加入战斗的579团1连在黄昏前就连续击退敌十余次反冲击,壕内外堆满了敌人的尸体。部队进攻发展缓慢,伤亡较大,但士气高昂,战士们前仆后继,反复拼杀,终于夺占了敌人第一道外壕。578团3营曾一鼓作气突破敌人第二道外壕,接近到第三道外壕,但终因敌人反扑猛烈,无法立足,退回到第一道外壕。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一天,进攻部队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第一道外壕阵地上。敌人为了保住阵地,当晚向古城岭增调了一个营的兵力。

21日的战斗,我由于轻敌,仓促发起攻击,对地形、敌情不熟,准备不足,加之炮兵支援不力,致使伤亡较重。不仅古城岭,整个兰州外围攻击均受挫。一野司令员彭德怀决定部队暂时停止攻击,接受经验教训,调整部署,做好充分准备后再发起总攻。根据彭总的指示,65军调194师580团和582团归193师指挥。193师决定577团接替579团主攻任务,580团为师预备队。23、24两日,部队冒雨挖掘工事,补充弹药、粮食,并组织小分队进行夜摸活动。

8月25日拂晓,兰州战役总攻开始。炮火准备一结束,577团和578团2、3营冒着敌人炽盛的火力向古城岭守敌再次发起攻击。攻击部队踏着英雄们经过浴血奋战开辟的通路,勇猛冲杀。在第二道外壕前,正面进攻的577团突然遭到敌人交叉火力的封锁和压制,前进受阻。3连3排排长赵山带领全排冲上去,连续爆破敌人的外壕,打开了突破口。9时,该团1连夺占了敌人的第二道外壕,7连3排攻占了第二道外壕的3个地堡。此时,578团也从右翼攻进了第三道外壕。战斗的迅速发展,使穷凶极恶的敌人像一群输红了眼的赌徒,在督战队的砍刀和枪口的威逼下,挥舞着大刀,从侧翼疯狂地向我冲杀过来。我占领外壕的部队,在“宁死前进一丈,决不后退一寸”的口号鼓舞下,与敌人进行了殊死的搏斗。敌冲下来,我打上去,5小时内往返拉锯20余次,双方人员伤亡遍地。

为加速战斗进程,12时,193师师长郑三生令579团2、3营和578团1营加入战斗。敌虽死伤惨重,但仍不甘心,不断向我实施小群多路的反冲击,妄图夺回阵地。578团3连连续打垮敌人14次反冲击。他们忍饥耐渴,全连一壶水,一个人一天两个土豆,一直坚持到战斗结束,没有失掉一寸阵地。579团6连与敌人竭力厮杀,枪打坏了,刺刀拼断了,就用手榴弹顽强战斗。17时,193师组织全力进行最后攻击,582团在师的左翼加入战斗。经过激战,全部攻占第三道外壕,并迅速向纵深发展。残敌向兰州市里溃逃,我跟踪追击,将红旗插上了古城岭主峰。午夜,马架山战斗胜利结束,193师共歼敌精锐主力2600余人。当日黄昏,友邻各部队先后攻占了兰州外围各阵地,守敌全线溃败。26日12时,兰州解放。

英雄的开城保卫者

开城是朝鲜的一座古都,位于三八线南侧,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后一直为我控制。1951年7月10日,侵朝的“联合国军”代表与中朝代表在开城来凤庄正式举行停战谈判,同年10月会场迁至开城东15公里处的板门店。从谈判开始,美方就毫无诚意,多次派飞机入侵开城中立区,轰炸扫射中朝代表团驻地。为保卫开城,确保谈判,粉碎美军蓄意破坏谈判、武装进犯开城的阴谋,志愿军总部调65军担任开城以南作战和守护谈判中立区的任务。

华北战场头等主力,保留至今的红军师之一,狼牙山五壮士出自该部

193师战士在保卫开城的前线上。

1951年8月下旬,193师两度向前线推进,逐次接替64军在华藏山、有德里、九化里区域的防务,担负板门店以东的坚守防御任务。9月敌发动秋季攻势,向板门店地区调集兵力以对谈判实施军事压力,为保卫开城和促进谈判,193师坚守阵地,奋起还击,粉碎了该师当面高浪浦之敌的多次攻击。

10月底,敌人再次拖延和谈并企图进犯开城,准备更大的军事行动。志愿军总部令65军加强对开城及临津江以西地区的防御,要求部队不轻易放弃一寸土地,并尽可能向前推进。同时令63军协同65军打击进犯之敌,40军119师随时待命。65军以部分兵力,对开城以南地区经常破坏和骚扰谈判中立区的南朝鲜军地方武装进行两次作战,将阵地前推至汉江北岸和砂川河西岸,形成西起礼成江、东至板门店长约50公里的防线。

1952年1月,193师奉命在汉江以北、礼成江以东地带构筑支撑点式的坚固防御阵地,随时准备执行反击任务。各部队克服环境恶劣和施工器材不足等困难,自己动手打出镐头、铁锹,群策群力战胜艰难险阻。578团1营自制自修各种工具8000余件,在6月底全师第一防御地带工程竣工时,该营在进凤山就构筑起大小70多条坑道,全长2600多米,辅以战壕、交通壕相互连接,基本上形成一个比较坚固的防御阵地。当年10月,祖国慰问团西北分团到进凤山慰问,对1营创造的奇迹赞不绝口,向其赠送了一面“保卫亚洲与世界和平”锦旗。

1953年初,美国新任总统艾森豪威尔到南朝鲜巡视、密谈,停战谈判再次中断。为应对敌人新的军事进攻,193师以空前紧张的突击方式,除以大部兵力加强第一防御地带的工事构筑外,另以579团(欠一个营)加紧构筑第二防御地带。5月20日,全师奉命停止构筑工事。在驻防开城期间,193师在65军统一部署下,于开城正面一线、二线包括西海岸及松岳山、子日山、进凤山等广大地区,构筑起坚固的阵地工事。总计完成贯通坑道1000余条,战壕、交通壕、反坦克壕500公里以上,各种枪炮掩体万余个,建立起一座可大量屯集兵力、便于机动、便于独立作战和相互支援的地下钢铁长城。

在193师转入阵地坚守防御作战期间,还广泛开展阵前战术攻势和冷枪冷炮运动,大量杀伤敌之有生力量,取得了显著的战绩。

1952年10月1日晨,师炮兵团3连观测班发现埔村洞有10多个敌人正在活动,马上通知炮手射击,发射炮弹11发,毙敌7名。9时又发现小山洞有30多个敌人正在集合,我又是一阵轰击。房子里的敌人受惊而出,七八十个敌人拼命向村后树林逃窜。我炮手们运用梯级射和散布摆射,5分钟内发射炮弹63发,毙敌31名。10分钟后,又发6弹将5名跑来抬伤员的敌兵全部消灭。

1952年12月一天夜里,防守100高地的577团4连派出第3排,秘密潜伏到与我对峙的敌鱼龙里北山阵地侧翼约200米处,建立起伪装巧妙的掩蔽部。他们夜潜昼袭,前沿之敌常常被我突如其来的子弹击中,吓得山头上的敌人换不成岗、吃不上饭。半个月时间里,3排消灭了大量敌人,仅7班狙击小组就歼敌近百名。

在阵前出击方面,193师积极组织小分队出来活动,依托阵地,寻找战机,创造了很多经典战例。1952年11月13日,579团由侦察参谋王金海率领的侦察小分队夜袭桃夜洞,英勇机智,深入敌后30余华里,连打三仗,毙敌40余名,俘敌1名,我无一伤亡。1953年1月,578团侦察排在东场里西山成功伏击,歼敌32人。据统计,1953年上半年,193师各前沿阵地作战34次,歼敌1351人,俘敌25人,使正面对峙之敌陷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恐慌境地。

开城保卫战,历时23个月,193师先后担负高浪浦35天防御、构筑保卫开城钢铁防线、以冷枪冷炮积极歼敌等作战任务,指战员们爬冰卧雪,日夜警惕,不怕牺牲,英勇骁战,粉碎了敌人一次次的军事行动,和兄弟部队一起被赞誉为“英雄的开城保卫者”。

1953年10月,193师回到祖国,开始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征程,先后完成了战备训练、教育学习、国防施工、营建生产、天津抗洪等重大任务。改革开放以来,该师又参加了著名的“802”华北大演习、1984年国庆阅兵、光缆施工、张北抗震等重大行动。在1981年,579团两个连与驻地万全县旧夭子大队开展军民共建文明村活动,开创了我军群众工作军民共建的先例。1985年百万大裁军,“红一师”保留并整编为北方甲种摩托化步兵师。

华北战场头等主力,保留至今的红军师之一,狼牙山五壮士出自该部

国庆60周年庆典,“红一师”组成的步兵方队通过天安门。

建师至今,党的三代领导核心都曾亲临“红一师”视察,给指战员们以巨大鼓舞。长征途中,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首长3次到该师传达遵义会议精神,部署作战任务,赞扬该师执行命令坚决,作风英勇顽强,为保证红军主力战略转移立了功。“802”演习期间,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和其他中央领导在张北地区观看了该师“步兵师坚固阵地防御战斗实兵演习”,有5个方队参加了演习后的阅兵式。1995年1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到该师所属某团视察,为该师题词勉励:“发扬老红军传统,为人民再立新功。”

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断发展壮大,“红一师”历经多次调整改编,但红军的血脉,红军的传统,在该师官兵身上生生不息、代代相传。这个师独创了“一个坚持、四种精神”的优良传统,即:坚持忠心耿耿听党指挥,敢打头阵的大渡河精神、视死如归的狼牙山精神、勇猛如虎的清风店精神、官兵友爱的吕顺保精神,不断激励着一代代“红一师”官兵前赴后继,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圆满完成各项急难险重任务。面对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浪潮,他们紧紧围绕提高信息化条件下打赢能力,积极完成从机械化训练向信息化训练转变,使“红一师”的优良传统,在履行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发扬光大。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