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国统区一次只能买一粒纽扣,1948年"金圆券改革"使物价涨56倍

A+ A-

1949年4月20日晚、21日,人民解放军第二、三野战军,先后发起渡江。23日,南京解放。为庆祝南京解放70周年,近期,我们将刊发一系列文章,通过大量的人物采访、珍贵历史影像和文献资料,从不同的时间、事件和角度全景立体展现“南京解放”这一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标志性事件,揭示了中国革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向胜利的历史必然性。

▲1948年,金圆券贬值,人们拿麻袋领工资

▲1948年,金圆券贬值,人们拿麻袋领工资

1948年,在南京又爆发了有6000多名工人参加的“七大”大罢工和小学教师的“总罢教”,破坏了国民党的军运计划。自国民党实施“戡乱建国”决策以来,不仅在军事上一败涂地,政治上全面危机,而且经济上也陷入总崩溃的绝境。

国民党财政经济总崩溃主要表现为,其所依侍的日伪产业和外汇黄金储备已经变卖殆尽,而内战消耗有增无减。财政开支只能靠课以重税和滥发纸币来维持,结果使通货膨胀达到骇人听闻的程度。至1948年8月21日止,法币发行额达6636946亿元,为抗日战争前1937年6月的47万余倍。由于国统区面积日小,滥发的巨额法币只能集中在上海、南京、广州等少数大城市中流通。

人民对法币完全丧失信心,谁也不愿贮藏,这就使得法币的流通速度越来越快。1948年上海、南京、汉口等大城市的物价已如脱缰野马。据四联总处所编上海、南京、汉口的批发物价指数,已为抗战前上半年的600余万倍,天津为750万倍,广州为450万倍,重庆为280余万倍。据上海统计,上海大米价格每市担1948年1月为150万元法币,3月为420万元法币,5月为580万元法币,7月为2600万元法币,8月则猛涨到6500万元法币,相当于1月份的43倍以上。上海物价1947年一年内上涨4.7倍,而1948年1月至8月19日国民党政府宣布发行“金圆券改革”时,物价则上涨56倍。这时印刷纸币的费用,已经赶不上货币的交换价值。

▲上海市民排队领美国援助的粮食

▲上海市民排队领美国援助的粮食

1948年9月24日,济南被人民解放军攻克,上海人心浮动。10月26日,上海出现抢购商品的狂潮,市民见物即买,连锡箔、棺材也一扫而空。商店既不敢抬价,又不敢停业,只得用各种办法尽量减少交易,有的规定一次只能买一粒纽扣,有的则经常以无货相告。11月9日,京沪发生抢米风潮,至10日,南京全市“被抢米2505石,米店被抢者计22家”。由此,金圆券信誉大减,民怨沸腾。

豪门权贵的胡作非为,更加速了金圆券改革的失败。孔祥熙的大公子孔令侃开办的扬子建业公司,在上海囤积居奇,投机倒把,仅在茂名南路的一座仓库里,就有各种商品4000多箱,汽车83辆,而它所拥有的巨额外汇,金银则分文不缴。人民群众,尤其是被国民党搜刮得倾家荡产的民族资产阶级,对此愤怒已极。迫于论压力,蒋经国不得已下令封存扬子公司所有仓库。孔令侃飞往南京,向其母及宋美龄哭诉。10月9日,宋美龄带孔令侃见蒋介石,蒋介石即令蒋经国住手,事遂不了了之。蒋经国深有所感地说:“商人可恶,政客更可恶,两种力量,已经联合在一起了。今天是处在进退两难之间。”

▲蒋经国

▲蒋经国

11月1日,南京正式宣布取消限价。蒋经国发表《告上海市民书》“向上海市民表示最大的歉意”,随即悄然离沪。到11月10日,金圆券的发行量已超过20亿元的限额。11月11日,南京政府公布《修正金圆券发行办法》,宣布金圆券的发行总额不以20亿元为限,而“另以命令之”,就是说可以随意扩大发行量。同时宣布准许人民持有金、银、外币,兑换率一律提高5倍。此后,金圆券的发行量和市场物价都如决堤之水,无边无际地泛滥开来。

与国民党统治区经济的全面崩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随着中国革命在全国的胜利,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在政治上不断取得胜利的同时,解放区的新民主主义经济建设事业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也不断获得胜利,这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在政治上的最终胜利奠定了物质基础。

责任编辑:刘申 CM03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