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开战前自恃"天下第一碉"的国民党将领 开战后直后悔没早点起义

A+ A-

中央军委要求“精心组织此战役”

开战前自恃"天下第一碉"的国民党将领 开战后直后悔没早点起义

1948年6月,人民解放军山东兵团组织的津浦路中段夏季攻势取得了第一阶段胜利。随后,兵团首长向华东野战军和中央军委建议发起兖州战役。7月6日,中央军委复电批准了这一建议,要求山东兵团“精心组织此战役”。

地处鲁西南平原的兖州,南屏徐州,北护济南,东窥沂蒙,西瞰鲁西,素有“九省通衢、齐鲁咽喉”之称。为确保这一战略重镇,国民党统帅部在此特设第十绥靖区,以原整编第二十七军中将军长李玉堂任绥靖区司令官,以整编第十二军中将军长霍守义率所部整编第十二师(欠驻济宁的第一一二旅2个团)及保安团队,共10个团约2.8万人担任守备。

霍守义的整编第十二师,其骨干是原东北军的一部分,野战能力不强,但长于阵地防御作战,炮兵射击准确,城防工事修筑得比较完善。

兖州城的城墙由宽大厚实的青砖砌成,墙高10米以上,厚6至8米。守敌在抗战时期日伪军所修工事的基础上,又增设了新的防御设施,从城头到城脚有3层火力网,明碉暗堡有虚有实,上下左右交叉,构成没有死角的火力配系。环城是一条宽约10米、深4米的护城河,河内布满铁蒺藜。另外,城墙四周新挖了一道8米至11米宽的人工壕沟。壕沟与护城河之间设置了地雷、铁丝网、电网、鹿砦等,纵深约40米。在城东、城北的铁路线上,装甲列车日夜巡逻。城内有1个野炮营,以火力环城支援。

兖州守军自恃工事坚固,防备严密,在报纸电台上大吹大擂,说什么“兖州城是铁打的”。李玉堂和霍守义还命人在城西北角一座用花岗石砌成的大碉堡上,镌刻了“天下第一碉”5个大字。

李玉堂和霍守义之所以如此气焰嚣张,除了虚张声势,自欺欺人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得到了蒋介石的许诺,只要解放军攻城,他就一定派兵增援。徐州“剿总”总司令官刘峙也信誓旦旦地保证绝不会袖手旁观。有了如此强大的靠山做后盾,自然使李玉堂、霍守义等头目昏了头脑,以为兖州真的就是天下第一碉了。

于是,李玉堂在内部会议上大肆吹嘘说:“兖州城郊既设阵地坚固可靠,四周地形平坦开阔,利守不利攻,同时城内还储存着大量的军粮和弹药,只要内部不出问题,解放军是攻不下来的。”

三个同学筹划一台攻城“大戏”

7月6日,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政委谭震林和参谋长刘少卿,根据中央军委相关指示,研究制定了作战计划,联名下达了《山东兵团攻兖打援部署命令》:“本兵团奉命坚决迅速夺取兖州,全歼守敌,以策应西线部队作战,决心以第七、第十三纵队及鲁中纵队,担任兖州之攻取,以第九纵队机动作战,准备打援”,其中,“第七纵队与第十三纵队(缺三十九师)附本部炮兵团集结于兖城以西、以南及西北地带,求得迅速肃清西关残敌及南关之敌,而后再积极准备攻取兖城。以上两部,统归七纵队成司令、赵政委指挥”。

接到兵团首长的命令和指示后,第十三纵队司令员周志坚立即赶往第七纵队指挥部,与七纵司令员成钧、政治委员赵启民共同研究确定攻城部署和作战方案。

“老伙计,我接受任务来啦!”周志坚与成钧是延安红军大学时的老同学。当时,周志坚是三分队小队长,成钧是二分队小队长。

“岂敢!岂敢!”成钧紧紧攥住周志坚的手,强拉硬拽地将他让到自己的座位上,笑道,“老周,咱们这回合作,又得靠你了。”

周志坚也诚挚地说道:“从去年的胶东保卫战,今年的胶济路中段春季攻势,到眼下的津浦路中段攻势,咱们两个纵队常在一起并肩作战,啥时也没少了七纵老大哥的全力支持啊。”

这时,七纵政委赵启民从外面走了进来,笑着接过话茬:“你们都别谦虚了,让我们继续并肩协力,共破‘天下第一碉’,同奏胜利捷报吧!”

赵启民也是他俩在延安红军大学的同学,爽朗的笑声中,3个老同学老战友围着一张大方桌坐了下来。

成钧先让参谋人员把七纵连日来在兖州西关进行外围作战的情况,以及守军兵力配置和城防特点作了介绍,然后,3个人围绕攻城部署商量起来。

成钧走到墙上挂着的兖州城防工事地图前,说道:“兖州城东门毗邻泗水河,时下正值雨季,河水猛涨,水深流急,不能徒涉,虽然东门外有座铁桥,但敌人以重兵把守,工事坚固,易守难攻。城南,同样靠近泗水河,地域狭窄,不利于部队运动展开。城北地形开阔,攻击部队不易接近。西关的地形便于大部队运动,且西城厢有市街、建筑,夺取后可作依托。因此,只有从老西门一线下手,集中兵力、火力,勇猛突破,才能达成我之战役意图。”

赵启民接道:“老西门又叫瓮门,建有内外两道城门,中间夹有较宽阔的椭圆形阵地。整个外形看起来如同矗立起来的米瓮。瓮门一般比较高大,居高临下,便于发扬火力。一旦外城门被攻破,里面还有一道坚固的内城门,四周挖有屯兵洞,可以屯置埋伏部队,作为争夺城门的反扑突击力量。所以,瓮门易守难攻。攻打瓮门,历来为兵家所忌。据说在明崇祯年间,闯王李自成率领起义军攻打开封,在进攻瓮门时就吃了大亏。”

一直在默默细听的周志坚这时开了腔:“自古兵无常势。兖州守敌估计我攻城部队不会以瓮门为主攻方向,所以城头守备会相对松懈,外围工事也简陋一些。我们就是要避敌之长,击敌之短,偏偏从守军意想不到的地方开刀,采取四面包围,一面突击的战法,打它个措手不及!”

“我同意老周的意见,咱们就来个四面包围,一面突击,以西关为主攻方向。老赵,你看如何?”

赵启民呵呵笑道:“你们英雄所见略同,我举双手赞成。”

主攻方向明确之后,3人又具体划分了突击任务:第十三纵队三十七师、三十八师在新西门与老西门之间实施攻击,以老西门为攻击重点;第七纵队二十师攻击老西门以南地区。上述3个师并肩突击,打进城内后再四处分割,各个击敌。另外,城南为七纵十九师,城北为鲁中军区部队,城东、城东南为十三纵三十九师,分别从东、南、北3面围城,堵住企图突围之敌。七纵二十一师在城南为机动部队。各部受命于10日晚完成一切攻击准备,11日下午发起攻城作战。

兵临城下

会后,七纵、十三纵连夜向预定地域疾进,迅速完成了展开任务,迫城而阵,进行紧张的攻城战斗准备。

7月9日,周志坚从兖州城西现场勘察地形返回城北夏村的纵队指挥所时,正巧见到成钧策马而来。

“哎,老伙计,你来得正好,我有事正要向你报告呢。”周志坚边打招呼,边进屋倒水让座。

成钧接过周志坚递来的大茶缸,笑着瞪了对方一眼:“咱俩谁跟谁呀,什么报告不报告的。”

周志坚嘿嘿一笑:“今天我到前面转了一圈,部队上上下下抓得很紧,战前准备工作做得非常充分,但是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正在着手解决。”接着,他又把改变三十八师突破口位置的情况说了。

成钧颔首道:“这样很好,夺取攻城胜利更有把握了。”

周志坚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道:“刚才,我给两个主攻师通了电话,要他们在攻城准备中特别做好一件事。”周志坚竖起一根手指,继续道,“这件重要的事就是挖壕接敌,我让他们把交通沟挖到离敌人前沿30至50米的地方,做到从战壕里一跃起来就可以接近敌人的外壕,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接敌运动时的人员伤亡。”

“对头,”成钧补充道,“兖州城位于平原地区,城西地形开阔,村落稀疏,敌人从高城上可以清楚地观察到我军在城外的活动,飞机大炮也天天对城外进行轰炸射击。为了便于隐蔽地展开攻城兵力,我们纵队进入攻城准备位置后,也在全力构筑接近壕。”说罢,他又急忙去检查备战工作去了。

不多一会儿,天下起雨来。听着屋外哗哗作响的雨声,周志坚心里思忖,部队正在敌人的火力下进行土工作业,遇上这样的雨天,难度更大了。

可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第十三纵队的英雄好汉。

在第三十七师方向,第一一一团担负着掘壕的主要任务,干部战士在规定的地段,不分昼夜地艰苦作业。白天,不怕敌人飞机临空吼叫和扫射,不顾烈日当头,热气蒸人,汗流浃背地挖壕;夜晚,不眠不休,冒着瓢泼大雨继续迫近作业。作业工具不足,战士们就用钢盔挖。全团一面戒备,一面挖沟筑堡,按时完成了深1.2米、宽1米、长9100米的南北交通壕。7月11日夜间一〇九团接替一一一团防务后,又继续完成了大量土工作业。

第三十八师的挖壕任务是由一一三团负责的。副团长王兴芳在动员时说:“你们要利用黄昏滚到离外壕30米的地方。我用4门迫击炮、4挺重机枪掩护你们。”

黄昏时分,该团警卫连开始行动。由几位班长、副班长当骨干,用干粮袋装上石灰粉,先在地图上看好,把位置定好。滚到目的地后,班长先定自己的点,定好点再划横线。每个战士到位后,很快用小锹挖出一个洞,自己先隐蔽起来,然后左右两点对挖,形成一条线。最后,用门板把靠近敌人阵地的那一段交通壕盖上,隐蔽好。

到了白天继续作业,挖完了横线挖纵线。在战士们不断挖掘下,交通壕一点一点地向前延伸。这时,敌人也发现了这些快速推进的壕沟,当即纠集了人马准备实施突袭。中午,全连指战员因为太累,又淋了雨,都伏在交通壕里睡着了。城里的敌人见状窃喜,立马从城下的暗道钻出,从新西门与老西门之间直扑过来。霎时间枪声大作,一排排的手榴弹在阵地上炸响。幸好该连四班长没睡着,端枪就打,其他战士也都一跃而起,向敌猛烈开火,很快把偷袭之敌打了回去。

就这样,攻城部队在兖州城西挖了三天三夜,硬是在敌人眼皮底下和绵密的火力网下,挖成了纵横交错的交通壕网。

交通壕挖好了,火炮也进入了射击位置,有的山炮靠到了离城墙200米,甚至一百五六十米的地方。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前沿阵地上,全体指战员披坚执锐,严阵以待,只等着攻城的炮声隆隆响起。

“战争之神”大显神威

7月12日17时30分,随着3发信号弹腾空而起,攻击兖州城的战斗打响了!

刹那间,所有的火炮电闪雷鸣似的一齐射向老西门、新西门及其纵深地域,但见兖州城头火光冲天,浓烟翻滚。

十三纵方向,周志坚亲自掌握着4门榴弹炮和3门野炮,用来破坏城墙,打开缺口。炮弹准确地在选定的突破口位置爆炸,直打得城墙崩塌,砖块飞迸,积土下落。

在榴弹炮和野炮破城射击的同时,刚组建不久的纵队山炮团,在步兵和迫击炮火力掩护下,把山炮推到距敌城墙100多米、甚至只有几十米的地方,对准城墙上的碉堡和射孔,实施抵近射击,将敌人城门两侧和护城河内的碉堡、集团堡,以及城垣上的火力点一个一个地击毁。该团一连一班在距敌60余米处连续发射17发炮弹,发发打中目标。

步兵指战员们在战壕里观看着炮兵的有效射击,无不兴高采烈地叫起来:“炮兵同志们打得好!打得妙!咱们的‘战争之神’万岁!”

当开炮命令发出后,攻城部队炮兵某部第五连发射了第一炮。这门大炮有着光荣的战斗历史,那是一年前,第十三纵队的前身──胶东军区第五师发起攻打潍县齐家埠的战斗,该炮以迅速准确的动作,赢得“二等功劳炮”的光荣称号,并被上级授予“震撼昌潍”的锦旗。在这次攻兖作战中,炮手和弹药手们团结奋战,再立新功。

随着攻城信号的发起,早已准备好的第一炮首发试射,就把老西门城墙上的一个碉堡上打了个大窟窿。接着,轰轰轰3发,发发命中。这时,敌人开始还击了,炮弹从城内不断地发射过来。

“向北伸长××米,把大突出部上的国民党军炮位快给打掉!”随着射击指挥员的口令,炮弹出膛,直飞城头,敌人的大炮顿时哑了火,不再嚣张了。

乘此机会,一号炮又向敌人的炮巢连发6枚炮弹,一阵巨响过后,敌人的炮巢化成碎砖细土四下飞散。

“原方向,原距离,摆射一转3发!”

“距离伸长××米,3发!”

“再打5发!”……

一连串的炮弹,在城墙内外敌人的地堡群和工事中四处开花,一股股冲天的浓烟腾空而起。

“打得好,逃窜的敌人被打乱了,请你们再伸长×××公尺,齐发,越快越好!”电话里传来指挥员的命令。

几门大炮立即齐发,准确地击中了西城墙及其周围的目标。

这时,一名步兵部队的干部,背着匣枪从前沿奔了过来,连声称赞道:“你们的炮打得特别好。我看到这边冒烟,一回头,城墙上的碉堡就炸了,一发也没飞掉,我看得很清楚。”

五连的一号炮百发百中,弹无虚发,三连与六连也不甘落后,他们狠打猛轰,炮炮中的。

攻击开始后,六连的首发炮弹便命中突破口。观察员们高兴地喊着:“命中!命中!打得好!”

接着,六连的二号炮与三连的一号、二号炮也开始射击,突破点上又冒起一股股浓烟。六连的三号炮向城内敌人山炮阵地接连打了6发炮弹,当即将这个山炮阵地完全摧毁。

试射之后,各炮开始正式轰击,铺天盖地的炮声震得天旋地转,西城墙一垛垛不断崩坍着。一轮发射之后,接着又是一轮轰击,一门榴炮把西南角的大碉堡轰成一堆碎砖,形成了一个突破口,接着又将另一个突出部轰坍下来。炮手沈国卿拍着发烫的炮身说:“打了90多发,一发也没飞,这真是宝炮!”

担任摧毁新西门的四号炮,第一发试射便将西门的大圆碉堡打了一个洞。紧接着又射出2发炮弹,将碉堡劈成两半。该炮以5发炮弹摧毁了敌人的一个突出部,接着又打垮了西城的3个地堡群。四号炮共打了47发,几乎全部打中了指定目标。

猛烈的炮火准备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兖州守军的城防体系被基本摧垮,老西门瓮城前部上面的射孔不见了,城头堡毁了,城墙上半截的砖土塌下来了,壁陡的城墙成了斜坡……

“战争之神”的这一杰作,为突击部队攻破城防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目睹这壮观的一幕,纵队司令员周志坚不由得赞道:“炮兵,我们神勇的炮兵,在攻克兖州的战斗中,立了头一个大功!”

突破,突破

当火炮大发神威时,突击部队趁势对守军附防障碍和护城工事实施爆破,开辟前进道路。

老西门方向,担任架桥爆破任务的第一〇九团三连开始架桥。由于敌人在城墙脚下的暗堡尚未被完全发现和摧毁,当三连刚把笨重的木桥抬到护城河边,就遭到守军火力封锁,两次架设都未成功。

为避开敌人的火力封锁,三连决定改变架桥位置,但是木桥未能搭上对岸,扑通一声落到了护城河里,被水壕边上的铁丝网挂住了,推不上,拉不回。两个班先后跳下水去抬桥,剪断了铁丝网,才把木桥从河里抬了出来。经过调整组织后,三连又在火力掩护下连续进行3次架桥,却仍未得手。

三连连续架桥不顺利,后面准备登城突击的第一连勇士们急得直跺脚,恨不得插翅飞过护城河,飞上城头!连长周炳和更是急得直冒火星,正准备下令“趟水过去”时,三连的第七次架桥终于成功了,还在城墙上竖起了一张四五米高的梯子。

周炳和大手一挥,立即率领一连发起了登城战斗。谁知,桥虽架起来了,但并不稳固,第一名战士刚冲过去,桥便折塌了。后面的战士们再也顾不得这些,纷纷踩着断桥,涉水过河,奋勇冲向城头。

新西门方向,奉命架桥的第一一二团九连在架桥时也遭到城西北角守军炮兵和复活的火力点猛烈射击,数次架桥均未奏效。三营营长程德聚见状果断下令:“七连涉水登城!”

在十三纵《进军报》记者林智鸣撰写的《战斗在新西门突破口》一文中,记述了七连涉水登城惊心动魄的一幕:

七连的第一梯队三排,因运动仓促忘记扛云梯。当突击班七班正要纵身涉水登城时,云梯没有抬上来,而且架梯的九班被阻隔在爆破班八班后面,但无论如何没有云梯是难以登城的。于是连长任进贵在前面传下命令:“要快传云梯!”后面的战士们就用枪托、十字镐顶着云梯向前传着,梯子在壕沟上面运动,明显的暴露了目标,敌人火力封锁愈加凶狠,正传到九班位置,班长吕德盛眼睛中弹挂彩,云梯不动了。这时,有一个战士忽然站起来,不顾隐藏自己,用头顶着云梯,在敌人的火力网中把云梯向前一直架到爆破出发地,这个挺身而出的勇士就是八班战士隋树高,他的后面紧跟着八班副班长林昌义带领的一个战斗小组,一直把云梯架到壕沟崖上。

敌人突然打开泗水河闸门,向环城壕放水了。当任进贵发现水流湍急升涨时,边向上级报告,边继续指挥战斗。

二梯队一排跳下环城壕的时候,水已经能淹没人的头顶,急流又从南面打过来。会游泳的同志急忙游过去了,不会游水的,个头高的帮助个头矮的,互相扶着泅渡过去。一班战士蔡萼带领的一组人没有因敌人对水面封锁而拆散,硬是和两个战友田得胜、锡怀良把两丈多高的云梯架到了对岸突出部跟前。一排勇士以胜利登岸的实际行动,打破了敌人放水拦阻我们登城的诡计。

当一、二梯队的勇士们从铁丝网里抬过来长长的云梯时,任进贵连长命令一二梯队从突出部南北两侧一齐架梯登城。

第一梯队在突出部南侧的土堆上首先架好云梯,三排副排长李昌启奋勇争先,率领七班第一组攀登而上。接着登城的是战士姜凤云、刘光新、刘洪奎和战斗组长曲永蕃等人。第一个登城的李昌启以先发制人的手段,用冲锋枪猛烈开火,狠狠打击反击上来的敌人,并带领战士向右侧发展,一齐用汤姆式手榴弹、小型炸药包猛烈地杀伤敌人,企图抢占突破口的敌人遭受突然袭击后,狼狈地滚下城去。

当连长命令一、二梯队同时架梯登城时,一班战士蔡萼、田得胜和班长王得盛,千方百计把两丈五尺长的云梯架在悬空着的铁轨上,梯子站不牢就用人来顶住。在三班长张朋金率领下,全班迅疾登城,他们同样以先发制人的短促火力,把地堡群、短墙背后的敌人打下城去。当蔡萼和他带领的战斗小组登城后,看到全连部队已经展开,便急忙向突破口左侧打了下去,一直打到最前沿。七连的勇士们就这样英勇顽强的在十几分钟内扫除了一切障碍,神速地全部登上城头。

架桥、登城充满惊险曲折,夺取和扩大突破口的战斗同样紧张激烈。

第一〇九团一连一排登城后,即向瓮城主堡攻击,一班趁守军躲在地堡隐蔽部内防炮之际,机智地绕过几个小地堡,直接冲到瓮城后部守军的主堡前,一举攻歼了守敌,夺占了主堡,并缴获重机枪一挺。二、三班分别解决了几个地堡和交通壕内的守军,控制了城头。在一排南侧展开攻击的三排,连续炸毁了守军几个地堡,肃清了交通壕内守军。三排八班登城后在突破口连续打垮守军数次反击,并乘机攻占了突破口以南60米处的突出部,歼守军一个排。二排在瓮城的北侧与守军展开反复争夺,经过短兵相接的鏖战,攻占了守军一个大碉堡,巩固了已得阵地。

新西门方向,登上城头的第一一二团七连遭到两侧敌人火力的封锁,与上级失去联系,全连指战员发扬孤胆作战的精神,顽强杀敌,越战越勇。二排和三排在守敌阵中左冲右突,与敌人一个地堡、一段短墙展开激烈争夺,终于把敌人驱逐到五六十米以外,控制了一个突出部和一条重要的反击道路。一排沿城墙向北发展,副排长林培尧率领二班在前面猛打猛冲,不让敌人喘息。三班向前攻击至200多米时,弹药用完了,敌人乘机从两翼包围上来,猛烈地投射枪榴弹和手榴弹。危急时刻,全班战士高喊着“宁前进一丈,不后退一尺”的战斗口号,用砖头、石头与敌展开殊死搏杀,同赶来支援的兄弟班排一起,消灭了这股顽敌。

该团八连、九连在争夺突破口的战斗中,也打得勇猛顽强。艰苦激烈的冲杀,使两个连队都伤亡过半,两个连长也先后负伤。八连副指导员王海波带领30余人攻占了敌人一个隐蔽部,俘守军一个排。九连指导员李桂茂带领一、三排占领几幢房屋,连续击退敌人在装甲车掩护下的反击。随后,伤亡严重的两个连临时组成一个连队继续战斗,击毁敌人装甲车一辆,打垮守军一个营的反击,并攻占了守军一个炮兵阵地。

至此,经过3个小时的顽强战斗,第十三纵第一一二团、一〇九团两个主攻团,先后突破守军坚固设防的高大城垣,打垮守军数次疯狂反扑,歼敌一部,巩固和扩大了突破口,为后续部队进入纵深战斗、夺取全城创造了有利条件。

23时,第一一二团一、二营进入城内,沿着白衣堂大街向东发展进攻。当他们进至第二个街口时,遭敌在装甲车掩护下一个营到一个旅规模的凶猛反击。两个营在团首长指挥下,依托房屋、街口路障和敌人的工事,充分发挥火力,击毁敌装甲车一辆,反击之敌在遭受重大伤亡后仓皇撤退。

50分钟后,第一〇九团团长田世兴率二、三营也进入城内,沿中央大街向东发展进攻,在右邻第二十师的协同下,攻占了第四乡村师范学校,歼敌300余人,而后沿穿城河南岸的西门大街、佛爷庙大街、估衣市街、东桥大街等地,向城东方向猛烈推进。

接着,第三十七师一一〇团从一〇九团突破口,第三十八师一一三团从一一二团突破口,分别进城加入纵深作战。

至13日上午8时许,第十三纵队主力已有2个师4个团进入城内,并打垮了敌人多次反击,控制了城内西部和北部大部分街区和要点,但顽抗之敌还不肯缴枪投降,仍坚守城区的坚固楼房和要点,利用街口和空地进行反击。驻徐州的国民党军还出动飞机在突破口内外轰炸扫射,企图阻挠我后续部队前进,扰乱我后方人员前送弹药后送伤员。

攻城部队发扬连续作战不怕牺牲的作风,大胆分割包围顽抗之敌。第十三纵队各路部队先后攻占惠民小学、城北门、兴隆塔和大市街等地,全部控制了城区北部和西部。第七纵队二十师的进展也很顺利,攻占了城区西南部街区。在我强大攻击部队连续打击下,守敌被迫龟缩在新老东门附近,并于16时许开始退出城区,向东南方向突围。攻城战斗随即转为追击和截击。

泗水河畔张网捕“鱼”

7月13日凌晨,攻城突击部队的进攻锋芒直指国民党第十绥靖区司令部的西大门,把绥靖区司令官李玉堂吓得魂飞魄散。他慌忙率领随从搬入东门里附近的一座营房内,以便随时突围逃跑。

下午2时许,李玉堂带着几名随从如丧家之犬般走进第十二军军长霍守义的办公室。李玉堂垂头丧气地说:“仗已打成这个样子,败局难以扭转,我留下来是凶多吉少,只好决定先走一步,特地过来和你说一声。”说到这里,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封信,晃了晃道:“这是徐州‘剿总’李延年副总司令官今早用飞机空投给我的,你看看吧。”

霍守义接过信,展开看了看。原来,李延年在信中转达了蒋介石的指示,说豫东战况不利,已不能抽调兵力支援兖州,希望李玉堂利用机会设法突围。

“那您就先走吧,要不要我派部队护送?”霍守义将信还给李玉堂,不禁有些黯然,蒋介石只叫李玉堂设法突围,压根就没想到他霍守义的安危,真是令人寒心呐。

“不用了。”李玉堂感觉出霍守义的不快,走到门口时回头安慰道,“如果实在守不住,你就放弃城垣,退往东关,待黄昏后再想法子突围,好自为之吧。”说罢,李玉堂在随从护卫下出了军部,慌慌张张地从东城地道逃出东关。

绥靖区司令官李玉堂一逃,霍守义更加坐立不安,第十二军军部内外笼罩在一片恐慌之中。

无奈之下,霍守义将第一一一旅旅长刘书维、副旅长杨毓芳找来商量计策。刘书维与杨毓芳耳语了一番,回答道:“眼下战局已经不堪收拾,抵抗徒劳无益,突围前途未卜。”刘书维看了一下门外,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军长,您看是不是需要派人与解放军联系一下?”

霍守义长叹一声,苦着脸说:“晚啰,现在考虑走这一步太晚啰!”对于刘书维等人的建议,他内心又何尝不作此想,可是,如今哪还有这样的机会?想当初,攻城部队曾规劝自己认清大局,走向光明。只因自己顾虑重重,患得患失,因而一再错过了机会。现在被打得一败涂地,只有拼死突围这一条路好走了。

于是,霍守义下了一道命令:“所有战斗部队立即向东关转移,准备于黄昏后突围。”自己则换了一身暗绿色的士兵服,带着妻子和4个卫兵,从东门出城由车站向南越过铁桥,转向西南方向逃去。结果,一行人很快被解放军战士追上,只得战战兢兢地举起了双手……

第十绥靖区司令官李玉堂和第十二军军长霍守义相继逃跑,使原本兵败如山倒的兖州守军失去指挥,部队上下乱成了一锅粥,狼奔豕突,向东门外仓皇逃窜。然而,逃敌哪里知道,在泗水河畔,正有一个天罗地网在等着他们呢。

从合围兖城那天起,第十三纵队三十九师就进占泗水河东岸,在子家庙、牛厂、大桥、凉水井、兴隆庄、小岗头和肖家庄一带,构成了对兖州城东的包围圈,布下了捕捉突围之敌的罗网。

下午4时30分,敌人突围的先头部队慌不择路地朝泗水河铁桥蜂拥而来,守候在铁路南侧的第一一五团和一一六团主力,放手让敌人进入预设的地域内。当大股逃敌窜至官庄堡时,担任堵截逃敌任务的一一五团七连,立即予以迎头痛击,完全打乱了逃敌的队形,为主力实施分割包围创造了有利条件。我各路追兵乘势从两翼发起攻击,将敌大部包围截歼于堡子、胜利村、杨家行、大岗头一带。

其余两股逃敌,一部窜至粉店、牛厂、西郭家村一带,另一部窜到刘家楼一带,分别被我一一七团和一一六团三营截歼。

在发现敌军向东门突围时,第三十七师即以第一一一团主力从城西关向南绕过城去,赶到泗水河桥,协同友邻部队追歼一部敌军;第三十八师一一二团和一一三团各一部则追出新东门,配合阻击部队歼敌一部。至下午7时,战斗宣告结束。

胜利的凯歌在古城兖州高高奏响,中共中央、中共中央华东局和西线兵团等纷纷致电祝贺。中共中央贺电说:“庆祝你们从昌潍战役以来在山东及在苏北连续两个多月的战斗歼敌10万多人、解放18座城市的伟大胜利。自你们攻克潍县后,胶济线除青岛、济南外,全线已获解放。现在你们又攻占兖州,解放济宁、汶上,歼敌整编十二师、整编八十四师等部,使津浦路济南徐州段除济南与徐州外亦获解放。苏北方面也迭获胜利。当值人民解放战争第三年开始之际,华东战场获此胜利,对于整个战局帮助甚大。尚望继续努力,为解放全体华东人民而战。”

作者:陈广相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