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美国总统参选人拜登、桑德斯呼吁调集军队抗击疫情

环球网 2020-03-16 14:03:51
A+ A-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当地时间3月15日,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民主党的两名主要候选人拜登和桑德斯举行了初选辩论。拜登表示,应该调集美国军队来对抗新冠病毒疫情,称其需要美国进行类似战争时期的反应。


美国总统参选人拜登、桑德斯呼吁调集军队抗击疫情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表示:“我认为现在应该召集军队。军队有能力为应对需求激增的医院提供援助,军队有能力建造500张符合卫生条件而且完全安全的病床和帐篷。美国已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我们正在和病毒作战。”

桑德斯表示:“我们应该使用所有有效的方法(应对疫情),出动国民警卫队是必须的。”

美国总统参选人拜登、桑德斯呼吁调集军队抗击疫情


另据《纽约时报》报道,辩论过程中,拜登还建议,美国应该尽快建立临时医院以应对疫情:“确诊病例数可能会激增,而现有的医疗体制无法应对,我们应该开始规划建立临时医院的地点。”

桑德斯则批评了美国以营利为目的的医疗体系:“让我们诚实地面对这个事实——新冠病毒大流行暴露了我们当前医疗保健体系令人难以置信的弱点和功能障碍。”

美国总统参选人拜登、桑德斯呼吁调集军队抗击疫情


据报道,这场竞选辩论原定在亚利桑那州举行,由于疫情影响,改在华盛顿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直播间内直播,现场没有观众参与。两位候选人在辩论开始前,相互用胳膊肘打了招呼。他们在辩论时,彼此之间保持了6英尺(约合1.8米)的距离。

继续在世界各地蔓延的疫情,对世界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和影响,目前疫情在中国地区虽然已经控制住,但在全球其他国家仍然处于高速扩张期。尤其是本就处于经济窘迫状态的伊朗,在疫情的夹击之下更是举步维艰,伊朗地区的疫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还很难说。就在这时,有一种说法被提了出来,那就是新冠病毒的疫情源头并不是从中国出现,而是由美军带到武汉。

美国总统参选人拜登、桑德斯呼吁调集军队抗击疫情

最早怀疑是美国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传播到世界的国家是日本,日本的《读卖新闻》在2月14日就曾经报道过,美国的季节性流感,实际上就是新型冠状病毒。最重磅的消息,来自俄罗斯专家爆出的猛料,据俄媒体报道,前联合国生物武器委员会成员、前苏联生物武器专家、俄罗斯微生物专家伊戈尔·尼库林认为,新冠病毒完全可能来自中国之外。

而俄罗斯杜马议员纳塔利娅·波克洛恩斯卡娅、俄罗斯自民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都公开发表评论认为,新冠病毒是来自美国的破坏行动。

据环球网3月13日援引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消息报道,伊朗最高领袖哈姆内伊指出,这次流行于世界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有可能是生物武器攻击的结果。而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侯赛因.萨拉米走得更远,他认为这次的病毒传染正是由美军带到武汉,然后再从武汉扩散到世界各地,美军才是疫情的罪魁祸首。无独有偶,美国疾控中心主任也承认,在2019年开始爆发的美国流感疫情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其实正是新冠病毒的患者。

美国总统参选人拜登、桑德斯呼吁调集军队抗击疫情

美国疾控中心主任在3月11的一段话又加重了这一疑虑。据报道,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德在国会进行的质询时表示,一些原来被诊断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实际上可能就是死于新冠肺炎。

媒体也相继转发并怀疑,美国2019年10月份爆发的季节性流感,可能就是新型冠状病毒,或者是其中掺杂着新型冠状病毒的毒菌。而后通过美国军人体育运动代表团,到我国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传染到了我国。并在我国的武汉大规模的传染,而武汉随后成为了我国新型冠状病毒的发源地和爆发区。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说法确实有一定的可能性,2019年10月份开始,世界军人运动会在武汉地区召开,美国也派出了自己的军人代表团参赛,虽然美国代表团没有取得什么好看的成绩。但美国代表团的到来,且恰好在军运会结束的时候出现疫情,令美军可能把病毒带到武汉的说法有了更大可能性。有些人认为为了打击中国的经济发展,美国确实有可能动用自己在生化技术方面的优势,刻意的将病毒传送到中国地区,引发这场全球性的疫情。

美国总统参选人拜登、桑德斯呼吁调集军队抗击疫情

然而仅仅因为一些没有证据的推测,就说是美国把病毒带进了武汉是站不住脚的。首先,这次疫情也对美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美国股市在一周时间内连续出现两次熔断,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那位依仗着美股成绩来获取连任的白宫大佬,因为这一次疫情遭遇了巨大的困难。

很多人预测特朗普的连任,因为受到了疫情的巨大负面冲击而变得不那么牢固。站在白宫大佬的角度上考虑,他万万不会为了干扰别国经济,而冒如此巨大的风险。其次,即使推测是美国军方私自进行此类行动那也说不过去,这是会引发世界动荡的巨大冒险,美国自己都控制不住,即使是最激进的战争分子也不会那么干。

美国总统参选人拜登、桑德斯呼吁调集军队抗击疫情

至于很多人说美国国内的流感疫情正是肺炎疫情的体现,这种说法其实是过于夸张了。要知道美国国内的流感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每年都会出现,美国预计今年的流感将有2900多万人感染,1.6万人死亡,死亡率不到1‰。

所有美国流感上千万人感染,上万人死亡的报道,数据都引用自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其实这是把一切直接、间接与流感相关的所有死亡疾病都算在内,用计算机模型模拟出来的数据,从去年9月到今年2月,美国2200万人感染,大约1.2万人死亡,如果这样计算,死亡率只有千分之0.54。

无论如何,这和肺炎超过百分之一的死亡率还是有巨大的差距,最多是在流感中夹杂一些肺炎患者,流感也许隐藏了肺炎的发展,但肺炎绝对不是流感疫情的原因。现在已经有大量专家否定了一开始普遍存在的新冠病毒肺炎是“大号”流感的观点,现在疫情在全世界的传播,已经证明新冠肺炎要比流感可怕得多。

美国总统参选人拜登、桑德斯呼吁调集军队抗击疫情

提出可能由美军把疫情带到武汉的是伊朗,伊朗和美国作为死敌,互相之间给对手做一些极端的抹黑宣传是正常的,伊朗对美国的批判可靠性不是特别高,就像美国对伊朗的妖魔化宣传也不能相信是一个道理。无论美国人平常打什么坏主意,去使用自己都驾驭不住的生化战释放传染病,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在没有明显证据指向的情况下,应该认为美国人也不会这么干,这不是给美国洗白,而是实在不符合情理,谁会愿意释放可能把自己也拉入火坑的东西去坑害别人呢。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