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韩国三军,被病毒攻破了!一夜之间感染人数爆表,已紧急封闭管理

兵器 2020-02-22 16:49:55
A+ A-

21日,韩国陆海空三军,都出现了病毒感染者!

韩国爆发的新型病毒感染事件,短短24小时暴增三倍,全国达到208例。

韩国三军,被病毒攻破了!一夜之间感染人数爆表,已紧急封闭管理

韩国的陆海空三军更是同时传出“感染事件”,令国民震动。此外大邱“新天地教会”引发的多人传染,仍在继续扩散。

第一名被确诊的韩国海军士兵,服役于济州岛的海军基地,是负责操作P–3C海上巡逻机的“615中队”队员。根据通报,该士兵在2月13~18日间返回大邱休假,在18日下午“搭乘飞机”返回济州岛基地报到,但之后确于基地内出现咳嗽、发烧症状,并于21日清晨1点“确诊阳性”,目前感染士兵已被军医收治,该中队则全体被隔离观察中。

同日,韩国陆军的特战司令部也于同日发现,布署于忠清北道的曽坪郡的“黑豹部队”特战13旅,也有一名上尉军官感染新型病毒。该名特战上尉曾在2月16日前往大邱与女友碰面,但女友是新天地教会的信徒,疑似因为31号患者的关系已遭感染。不过由于新天地教会的感染接触全貌还不完整,因此韩国防疫中心还无法切确断言“特战上尉是否算是第一名‘三次传染’的确诊案例”。

韩国三军,被病毒攻破了!一夜之间感染人数爆表,已紧急封闭管理

除了海军与陆军之外,韩国空军21日上午也同步确认了一名配属于“鸡龙市”的空军中尉,已经感染病毒——该名中尉目前服役于空军气象单位。他曾在17日前往支援大邱方面军、担当语言测验教官,但过程中是否有其他接触感染,韩国空军仍在全力清查中。值得注意的是,这名空军中尉的驻扎地——鸡龙——是韩国三军司令部总部驻地,区内不仅有大批高阶将官、军眷与派驻部队,更是韩国三军的参谋指挥核心区。因此当全国事件高速升温、传播途径又极其敏感之际,“直捣鸡龙”的病毒突袭,更严重地影响了韩国的军方士气。

为了控制事件影响战备,驻韩美军方面已于20日提前下达了基地出入管制。而韩国国防部也于21日上午宣布:自22日0时期,韩国三军将“全面展开休假管制”,各种例行的排休、特休、外散宿,将无限期暂停。不过婚丧喜庆的特殊假期,在备案后不受限制。大批退伍的军人也将获得统一“直接休退”的安排,不需再次回军营领取退伍令。

韩国三军,被病毒攻破了!一夜之间感染人数爆表,已紧急封闭管理

由于大南医院目前已出现“院内感染”事件,包括5名医护人员在内已知16人在医院遭到感染,并于20日“回溯确诊”了韩国第一例的“死亡病例”。韩国疾管中心表示,这名因身心科症状而长期住院63岁男性,19日就已因疾病死亡,但由于该患者已住院20多年没有外部接触史,因此第一时间并没有筛检通报。直到大邱新天地教会爆发大规模感染,清道郡的大南医院这才惊觉“院内事件”,并透过20日的验尸筛检,事后确认了这名死亡病例。

引发巨大连锁反应的“第31号患者”,是目前疑似的“超级传染者”。这名61岁的大邱女性之前自称:在过去3个月内没有出国、没有疫区接触史,但在1月底于首尔看病后,在2月7日开始咳嗽、10日开始高烧、14日出现疾病,但直到2月17日检验确诊前,这名感染者都还四处活动,甚至四度前往“新天地教会”的大邱教会礼拜,并引发大规模感染。

韩国疾管中心主任郑恩京表示向《韩民族报》表示:“起初以为,31号患者可能是在首尔看病遭到感染。但后来发现,该患者发病时间与首尔接触史的间隔颇长,防疫人员这才怀疑:是否还有其他的感染风险的接触史。”“我们在询问31号患者的其他移动经历时,发现她对于接触过程有所隐瞒——直到透过手机GPS的移动纪录,我们才发现她在2月初曾前往清道郡的大南医院,但却拒绝配合通报。”“行政机构至今还无法切确证明,31号患者的上游传染者究竟是谁?”

韩国疾管局强调,目前无法确认并追踪多名信徒的身份、接触史与感染经历。

这一教会甚至公然否认医学的科学性。“新型病毒,是天父给我们的信仰试炼...被感染倒下的,都是我们信仰的殉道者。”在教会引爆大规模感染后,21日新天地教会的创办人李万熙,也透过社群网络向教友传达“战疫”福音,但除了强调“病毒是恶魔的阴谋”外,李也承认“所有教友请配合行政机构防疫”。

但各方媒体的报道,没去不清楚新天地教会是否有“主动”通报韩国防疫本部关于感染人员的具体情况。包括首尔在内的各地政府,目前也以纷纷因“防疫”理由,暂时关闭并封锁辖区内的新天地教会。

疾管单位表示,31号感染者与大南医院的接触顺序,将影响事件追查的“拦截”策略。但在医患双方之间还忙着讨论责任问题,以大邱新天地教会为轴心的感染汇报,却已经开始出现了难以控制的“全国性扩散”。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