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特朗普过关,但更大的变化可能在后面……

瞭望智库 2020-02-08 14:44:18
A+ A-

2月5日下午,在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主持下,美国参议院就针对特朗普总统的滥用职权与妨碍国会两项弹劾条款进行表决。

表决现场气氛庄严,100名参议员在参议院议事厅一一宣布自己的表决。针对滥用职权的指控,无罪票为52票,有罪票为48票;针对妨碍国会的指控,无罪票为53票,有罪票为47票。美国国会参议院宣布特朗普无罪。

特朗普总统发推说,无罪判决是“我们国家战胜了弹劾闹剧!”

特朗普过关,但更大的变化可能在后面……

特朗普手举《华盛顿邮报》头版,报纸新闻标题写着“特朗普无罪”。

民主党人为罢免特朗普而展开的历时近四个月的弹劾努力至此终结。

而在大选之年,美国的党争闹剧才刚刚露角。

文|王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编辑|蒲海燕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弹劾虽停,调查不止

从一开始民主党就知道,弹劾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当众议院90名民主党议员要求弹劾特朗普时,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主张对此慎重,要用“尽可能最强的理由进行弹劾”,因为弹劾案过程繁复,而且共和党现在在参议院占多数,如果弹劾不成,对于发动弹劾的政党会产生非常大的“后座力”。

然而,民主党最后还是决定在众议院发起弹劾,这一方面是因为民主党认为掌握了更多的特朗普滥用职权的证据,有更多的证人愿意出庭作证特朗普以暂停对乌克兰援助相要挟,要求乌克兰总统调查拜登及其儿子的行为,弹劾足以对特朗普形成沉重一击。另一方面是因为按照宪法,民主党有责任对行政当局追责,而民主党基本盘的很多选民也希望他们这样做,因而一些民主党议员在弹劾问题上表现得非常坚决。

2019年12月18日,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被众议院弹劾,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众议院弹劾并通过的总统,随后弹劾案移交参议院审核。

2020年1月31日,美国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以51对49的票数否决了民主党提出的弹劾案传唤证人和调阅文件的动议,使得弹劾案更加速战速决。

因为弹劾投票严格地按照政党划线,所以弹劾案被参议院定罪的可能性并不大。果然,特朗普在参议院的审判中顺利过关。但这只是弹劾案完结,民主党对特朗普“电话门”的调查并未结束。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表示,即使特朗普被认定无罪,众议院仍“很可能”要求传唤证人,继续调查特朗普,

“我想如果你有一位不遵守法律的总统,你需要究查到底,让真相大白”。

民主党会要求至少4名现任或前任特朗普最高幕僚作证,包括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白宫代理幕僚长马尔瓦尼、马尔瓦尼的高级顾问罗伯特·布莱尔,及白宫预算办公室官员迈克尔·达菲。民主党还希望参议院审理弹劾案时能索取白宫纪录,以支持他们对特朗普提出的指控。

民主党希望将对特朗普牵涉各种丑闻的调查持续下去,用调查表达对总统的不满,使其在大选中声誉受损、颜面尽失。

大选不息,调查不止。

2两党龃龉,关系凉凉

然而近来美国两党的斗争不仅于此。

2月4日,特朗普在国会联席会议发表国情咨文演讲,再次将他与民主党的不合暴露在世人面前。他在演讲中只字不提弹劾,而是用大量篇幅来赞美他的政府管理有方。

演讲前,特朗普拒绝了佩洛西伸过来的握手。

演讲后,佩洛西将特朗普的演讲稿一撕两半,并告知记者:“还有其他处理方法,这算是礼貌的。”这两个镜头在美国媒体上反复播放,吸引的关注甚至超过了演讲本身。

特朗普过关,但更大的变化可能在后面……

而在特朗普国情咨文演讲前,民主党就有10位众议员表示拒绝出席。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特兹表示,

“经过反复考虑,我决定不通过出席一项国家仪式来使特朗普无法无天和颠覆宪法的行为正常化。”

出席演讲的民主党女议员包括佩洛西在内,则清一色地穿白衣,以支持女性“平权”运动。她们坐在一起,在一片暗色的议员席上格外显眼,明摆着跟吹嘘经济成就的特朗普唱反调。

近年来,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围绕医保、移民、控枪等议题,针锋相对、共识难求,并在政府预算问题上频频争执,造成联邦政府大面积停摆,大批雇员强制无薪休假,必须上岗的拿不到工资。

而在特朗普引以为傲的“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问题上,众议院民主党人迟迟不批准协议,他们要求墨西哥提供更强有力的保证,履行协定中有关劳工改革的承诺。

最后在民主党人的坚持下,美、墨、加三国不得不重新修订了协定。

两党的争执使得共和党联邦众议员阿马什失望至极,他在2019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这天退党,声称美国两党制已经失灵,当代政治“陷入党争死亡螺旋”。

同时,佩洛西也证实,自2019年10月以来,她就没有和总统说过话。领导人物的冷漠与怨怼,正是两党关系跌至冰点、立场渐行渐远的真实写照。

3向左走,向右走

美国近来一波的政治极化并不是从特朗普时期开始的,而是从小布什时代就埋下了种子。2003年,小布什总统下令美军入侵伊拉克,该决定的后遗症使得美国分裂,保守派认为小布什在全力打击恐怖主义,而自由派则认为他开启了一场完全错误的战争。

在奥巴马时期,奥巴马支持的“全民医保”则将美国进一步分裂。

保守派认为,强制医保条款超越了宪法赋予政府和国会的权力,而自由派则认为医保是基本人权,全民医保能照顾到每个人是件好事。

奥巴马本身是位非裔总统,随着美国的少数族裔逐年增加,有人喜欢更加多元的美国,有人感到受到威胁,怀念“白人至上”的美国。

特朗普过关,但更大的变化可能在后面……

诚然,美国政治体系运行的规则就是两党意见不同,相互制约,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民主党更左,共和党更右,温和的中间派在政治上被越来越边缘化,这绝不是一种正常的现象,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一是东西两岸与中部人们的地理经济差异,造成了美国社会的分裂。

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很多美国人感觉“被抛在后面”、掉队了,没有享受到全球化的经济红利,这种感觉在中部地区尤其突出,而东西两岸则更加全球化和国际化。这种地理经济分野,既造就了“特朗普现象”,又被特朗普利用而持续加深。

特朗普利用了人们的恐惧和焦虑,创造了“替罪羊”,让有经济压力的人去责怪移民抢走他们的工作,怪罪中国抢走了他们的制造业。而自由派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违反美国最根本的价值观。政治分歧在特朗普任内发展得更为深重。

二是两党选民的身份认同和文化认知鸿沟也在加深。

民主党在年轻选民、女性、少数族裔、受过高等教育的城市居民中的得票率大幅领先,共和党则在中老年、男性、白人和低教育人群中占优。

两党为保住选民基本盘,都不断强化“身份认同”,要显得很开放才能赢得民主党选民的选票,要表现得很保守才能讨得共和党选民欢心,因而出现极端化和反建制倾向,共和和民主两党分别呈现“特朗普化”和“桑德斯化”。

三是媒体也在不断地助推政治极端化。

因为选民的身份认同不断地强化,而大多数人如今只依赖印证他们看法的媒体来源。在高度竞争的新闻行业,商业媒体瞄准市场,抓住一小部分的“铁粉”,并不断强化这种分野,致使保守媒体愈保守,自由媒体愈自由,温和中立的媒体资讯几乎听不到。

四是利益团体进一步绑架了两党。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等拥枪团体将97.9%的资金投向了共和党,环保团体则将95.7%的资金投给了民主党。利益集团与政党的关系越来越公开化,进一步表明建立政治共识的困难愈发突出,两党不可能再在医保、环保、移民、控枪等问题上达成一致,只会越走越远。

五是社交媒体的发展,使得左右两翼的“民粹主义”都在崛起。

随着社交媒体的蓬勃发展,民众对政治的参与度空前加大,而传统的政治家越来越难以操控民意,党内建制派迅速溃败,敢讲真话、政策革命性强、声称代表人民利益的“草根”候选人越来越受到青睐。这也是一些战略家越来越看不懂现在选举的原因。

此外,美国现在仍未实行全民强制投票,总统大选投票率大概是60%,中期选举经常只有35%到40%,大量的温和中立者都不愿过多参与政治,选举越来越成为左右两派的狂热民众的对决。

事实上,政党为取胜不惜代价,将党派利益置于为美国人民服务和维护美国国家信誉和形象之上,这种情况下理性温和声音缺失再所难免。

4事情仍在变化

2月6日,有“选举风向标”之称的艾奥瓦州的民主党初选结果终于在一片混乱不堪中尘埃落定。

前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年仅38岁的布蒂吉格以26.2%的得票率领先,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民主社会主义者桑德斯以26.1%的得票率位列第二,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得票17.98%,先前呼声较高的前副总统拜登以15.85%的得票率仅列第四。

这个结果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布蒂吉格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出柜的总统竞选人,与其他几位古稀之年的竞选人不同,他是有才华的年轻领袖,他的自由主义比奥巴马更具野心,他成为“黑马”表明民主党选民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具包容性。

而民主党选民对拜登明显缺乏热情,他建制派背景的劣势也会在今后的初选中逐渐显现。

特朗普过关,但更大的变化可能在后面……

图为布蒂吉格

民主党还有一个变量,即前纽约市长、亿万富翁布隆伯格,他放弃2月份全部4个州的初选,准备在接下来的“超级星期二”中大干一番。目前他在纽约的竞选办公室已正式开张。他声称自己最大的目标就是阻止特朗普当选,如果他不能够赢得选举,他一定能影响选举结果。

民主党这边已是磨刀豁豁,而对特朗普来说,他也有自己的好消息。就在参议院正在进行弹劾审判之时,特朗普民众支持率创下新高。美国民调机构盖洛普在1月16日到19日所做的调查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达到了49%,为他的个人最好成绩。他在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上扬到94%,在民主党选民中的支持率跌至7%,在无党派选民中的支持率升至42%。

自从特朗普2016年当选后,他的支持率一般在百分之四十几的中段到低段徘徊。

过去三个月来,他的支持率平均为43%。此项民调还发现,在特朗普是否应当在2020年当选连任的问题上,支持和反对他的美国选民对半均分。

特朗普支持率的上升主要得益于经济的强劲增长和失业率创历史新低。特朗普能否连任,主要看美国的经济形势,还有从现在到11月之间,是否会出现影响选民对其基本判断的“黑天鹅事件”。

但今年的选举仍将是精彩的选举,

在左右两派的党争和“民粹主义”拉扯下的“两个美国”,将在一片喧闹和惊奇中渐行渐远。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