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观察者网 2020-01-05 13:04:40
A+ A-

本周,中国台湾地区的“参谋总长”沈一鸣在一起直升机坠机事故中身亡,造成了台湾地区军政两界的巨大震动;不过对于国际军事观察家而言,这周最大的变化,无疑是美军暗杀伊朗革命卫队苏莱曼尼少将一事。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苏莱曼尼将军战斗过的地方依旧鲜花盛开

老将的传奇生涯落幕了

尽管在此之前,美国对伊朗长达7个月的所谓“极限施压”已经让读者们对中东有了“新闻倦怠”,但由于苏莱曼尼本人对于当下中东局势的极端重要性,他的突然死亡依然将人们的目光重新吸引到这片充满硝烟的复杂土地上。

有关空袭的情况本身相对简单,1月3日,一架美国MQ-9“收割者”无人机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向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车队发起攻击,苏莱曼尼在空袭中身亡。随后美军据称还向巴格达附近的什叶派民兵武装发起了小规模袭击,造成多人死伤。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美国人没有使用刀片导弹,可能证明这是美军所为而不是中情局所为

客观来说,美军使用无人机发起攻击的手段并不高明,但由于事件发生在伊拉克这样一个领空几乎可以“随意出入”的国家,伊拉克无法对美军的行动进行任何限制,伊朗也很难在这里对苏莱曼尼除了保密行踪之外给予更多保护——或者说根本没有想过美国人会对拥有公开身份的苏莱曼尼痛下杀手。

事发之后,美伊两国均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虽然特朗普的最终决定可能非常仓促,但从美军在中东的兵力部署和增兵来看,刺杀苏莱曼尼也许并非是“拍脑门”,而是有备而来。美军在12月中旬向第五舰队前进部署了美国“杜鲁门”号航空母舰打击大队。“杜鲁门号”在2019年12月25日前后抵达阿拉伯海,这使得中央司令部有了“保底”的战略机动部队,可以有效应对伊朗有限的军事报复行动。

而在行动之前的1月1日,美国82空降师数百人的快反部队也分批从美国本土出发抵达了伊拉克,与此同时,同时美国还向中央司令部出动25架运输机运送了大量军事物资。而在苏莱曼尼遇袭身亡后,82空降师数千人的后续部队也陆续抵达中东。这些军事力量可以阻止忠于苏莱曼尼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人民保卫力量”(PMU)部队自发或者有组织针对美国公民、美国军事人员的报复行为。美军甚至还提前向约旦部署了一支以空军多个特种作战中队为核心的“救援力量”,以便有需要时从巴格达撤出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人员。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时间仓促,美国人在中东只有“杜鲁门”号航母

和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军事行动相比,美军这次增调的部队数量可谓是“单薄”,整个增兵的过程也颇为急促,这可能反映出美方做出刺杀苏莱曼尼的决策的时间略显仓促,也可能是美方刻意为之,以便造成行动的突然性。

目前大家关心的还是伊朗是否会进行包括军事行动在内的报复。笔者认为,伊朗以及伊拉克的什叶派部队在敌强我弱,美国向中东地区增兵,且对报复行动有所准备的态势下,很难会在短期内做出什么大规模反击举措。

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少将在中东地区叱咤风云多年后,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传奇的一生,着实令人唏嘘不已。作为伊朗新世纪以后在什叶派中拥有巨大影响力的代表性人物,苏莱曼尼被刺杀在中东什叶派中已经掀起了很大的波澜:伊朗官方高调纪念苏莱曼尼“烈士”,用的是宗教意味十分浓厚的مجاهدين(Mujahideen),即“圣战者”一词;伊朗全国举行3天哀悼日;哈梅内伊誓言要“严厉回击”;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老将军们则直截了当地说要为自己的战友“复仇”。

为何美国人不惜以如此卑劣而粗暴的手法来杀害苏莱曼尼,为何苏莱曼尼对于中东,尤其是什叶派局势“至关重要”,这一切无疑要从他在过去30年里的传奇经历说起。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纵横中东20年

苏莱曼尼出生于1957年,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后,苏莱曼尼成为第一批加入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伊朗青年,可谓是“根正苗红”。随后,苏莱曼尼参加了血腥的两伊战争,由于他打仗果敢,且表现出不错的作战天赋,战争结束前,成为了伊朗步兵41师的代理师长(上校)。

战争结束以后,苏莱曼尼继续在革命卫队服役。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以后,巴勒斯坦和黎巴嫩地区的什叶派真主党和以色列的矛盾激化。伊朗延续了一贯的反以政策,从90年代起开始加大支援真主党的力度。而执行这一任务的,无疑就是伊朗著名的“圣城旅”了。苏莱曼尼自1998年起担任“圣城”旅的指挥官,训练扶持了以色列周边的真主党势力,并在这一地区拓展了自己与什叶派武装力量的渠道、人脉和资源。在和美国以色列情报部门的斗争中,苏莱曼尼迅速成长,为日后自己“神出鬼没”,统筹中东各国情报工作和人事往来打下了基础。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真主党”对技术兵器的追求与运用令人印象深刻,这来源于伊朗长达30年的正规化建设

海湾战争后,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大力引进推广逊尼派中的瓦哈比教派思想。萨达姆政权迅速从民族主义政权退化成逊尼派教权,为日后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一系列极端组织的崛起埋下了伏笔。同时,伊拉克国内的逊尼派和什叶派矛盾迅速扩大。

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萨达姆以后,迅速肃清了伊拉克内部的逊尼派官员体系,“民主”地扶持占据伊拉克人口多数的什叶派上位。这一举动没有带来伊拉克的平静,反而让美国成为众矢之的。美国在2003年被伊拉克境内各派力量,尤其是以退伍逊尼派军官为主的反美武装群起围攻。

面对混乱的伊拉克局势,已经拥有一定人脉和资源的苏莱曼尼抓住机会,迅速进入伊拉克,扶持什叶派政治和军事团体,扩宽伊朗战略空间。2003年,苏莱曼尼抓住伊拉克国内权力真空的机会,派遣大批“圣城旅”特工进入伊拉克南部,支持当地的什叶派“马赫迪军”与美军对抗,给美军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和伤亡。

随着逊尼派反美势力不断被美军剿灭,在苏莱曼尼的协调下,什叶派武装转而和美国扶持的什叶派政府和谈。2008年3月,苏莱曼尼协调伊拉克政府军和反美的“马赫迪军”停火,随后还支持伊拉克前总理马利基的参选。美国官员后来回忆道,他们在小布什政府末期和伊拉克人打交道时,经常在非公开场合和苏莱曼尼互通有无。伊拉克如今真主党和什叶派武装与政治势力枝繁叶茂,离不开苏莱曼尼在2003年以后的精心耕耘。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2014年反抗“伊斯兰国”游行的迈赫迪军焚烧美国国旗助兴,其创始人在苏莱曼尼少将死后威胁要重组“迈赫迪军”

2011年,苏莱曼尼晋升少将,成为拥有决策权的伊斯兰卫队高级军官。随后,叙利亚内战战场让苏莱曼尼少将名声大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由于阿萨德所属的阿拉维派在叙利亚人口中仅占7%,难以动员大量的作战部队,面对大量叙利亚政府军逃亡甚至反水,数万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围攻大马士革的局势,阿萨德政权一度危如累卵。就在这一时期,苏莱曼尼说服伊朗政府全力支持阿萨德当局,并亲率圣城旅前往叙利亚,支援身处围攻中的阿萨德政府。

在苏莱曼尼的协调指挥下,整个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的阿拉维派,黎巴嫩、巴勒斯坦、伊朗和伊拉克的不少什叶派,甚至大量逃离叙利亚的难民力量都被动员了起来,由伊朗提供武器和训练,组建了多支武装力量,直接在战场上与阿萨德政府军并肩作战。

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利瓦圣城旅”的伊朗制反坦克导弹,巴勒斯坦难民为主的利瓦旅在阿勒颇战役中阵亡了三分之一的参战兵力

苏莱曼尼依靠伊朗的资源和人脉,组织建立了以巴勒斯坦什叶派难民为主的利瓦圣城旅(liwa Quds),组织难民回国,为其他叙利亚什叶派甚至逊尼派亲政府民兵提供人力、军官、训练和武器。而由伊朗“圣城旅”组成的小分队则负责特种作战,并利用秘密网络为叙利亚政府军的作战行动提供情报支持。在俄罗斯2015年军事介入叙利亚内战之前,苏莱曼尼统领的“圣城旅”是叙利亚政府军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而他组建的各种民兵部队则在叙利亚内战中成为了一支坚实的力量——在残酷的阿勒颇争夺内战中,利瓦圣城旅阵亡了三分之一的参战兵力,最终帮助叙利亚政府收复阿勒颇。

时间进入到2014年,在叙利亚内战期间,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反对派无序地提供武器、资金援助,以及沙特等瓦哈比系穆斯林教权的全力支持,直接导致了逊尼派极端宗教武装“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部的崛起。2014年,“伊斯兰国”大举入侵伊拉克北部,攻占大片油田和北方重镇摩苏尔,而美军培训多年、全副美械装备的伊拉克政府军却在“伊斯兰国”的打击下溃不成军。

在“伊斯兰国”武装一度威胁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紧要时刻,又是苏莱曼尼带领伊朗圣城旅利用伊拉克战争期间发展的什叶派人脉和资源,迅速以“什叶派军事指挥官”的名义回到伊拉克。重返伊拉克,不仅参与重组“人民保卫力量”(PMU)和“真主党旅”(Kataeb Hezbollah)等伊拉克什叶派武装力量,甚至发挥自己的军事天赋,直接带领什叶派武装与“伊斯兰国”交战,稳固了阻止了伊斯兰国的攻势,守住了巴格达以北的防线。伊拉克什叶派武装利用对抗“伊斯兰国”的机会迅速发展壮大,成为伊拉克西部省份乃至伊拉克政治局势中不可小觑的一支力量。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2015年,苏莱曼尼进入伊拉克,受到英雄般的礼遇

在多年足迹遍及中东多国的战斗生涯中,苏莱曼尼在什叶派中的名声迅速提高。2015年以后,苏莱曼尼正式从幕后走向台前,成为抗击“伊斯兰国”的什叶派功勋领袖。而在对抗“伊斯兰国”中成长起来的伊拉克什叶派武装领导人们,也在战争中加入伊拉克政府,成为了不少省市的行政官员和议员。有的什叶派领导人甚至成为了伊拉克中央议会的议员。这些变化,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伊拉克与伊朗、叙利亚的双边关系逐渐团结,为伊朗在中东地区获得了更大的活动空间。

什叶派新月

伊朗在伊拉克安全部队中的影响力之大,某种程度上甚至已经超越了美国,这一点可以从2019去年年末伊拉克的反美抗议中看出来:在12月29日什叶派支持者打砸美国大使馆时,整个绿区的伊拉克安全部队都没有实质性地阻挠游行群众,美国不得不从美国本土调拨部队赶往现场。直到31日,伊拉克国防部长所在的特战局第一旅成为唯一一支愿意接受美军调动,参与美国大使馆警戒工作的部队。

在数十年的征战生涯里,苏莱曼尼先后扶持建立了黎巴嫩、叙利亚、巴勒斯坦、伊拉克的什叶派力量,并且在2014年以后对抗“伊斯兰国”的过程中帮助这几个国家建立起以前从未有过的军事、政治互信,为伊朗推进“什叶派新月”团结各个什叶派国家与团体立下汗马功劳。

2017年,苏莱曼尼支持的什叶派势力和伊拉克中央政府军事联手阻止了伊拉克库尔德区独立(这也是为何苏莱曼尼死亡以后,库尔德人上街庆祝);2018年,随着阿萨德政府军收复代尔祖尔等边疆省,伊拉克政府军开始和叙利亚政府军合作剿灭边境地区残留的“伊斯兰国”。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伊朗被伊朗实质性团结了起来

如此功勋的伊朗人自然也就成了美国利益的“重大阻碍”。在2018年美伊关系急转直下以后,注意到伊朗已经实质性推进“什叶派新月”的美国和以色列开始将苏莱曼尼视作是中东地区的“头号大敌”。而12月29日以后伊拉克真主党激烈的反应,可能直接促使特朗普最终决定,除掉苏莱曼尼“杀一儆百”。

苏莱曼尼少将的军旅生涯,存在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美国因素”,那就是尽管美国政府对于伊朗推进“什叶派新月”,团结中东什叶派和扩大本国影响力十分恼火,但恰恰是美国自身在中东问题上的连续错误决策,为伊朗实现“什叶派新月”创造了条件。

苏莱曼尼的遗产

毫无疑问,苏莱曼尼正是伊朗过去20年进攻性外交政策的核心人物,苏莱曼尼也是伊朗伊斯兰革命40年来,第一个在泛什叶派地区有如此影响力和威望的人物,他的遇害无疑让伊朗外交失去了一位关键性的执行者。虽然苏莱曼尼留下的遗产还在,但在美国全力对付伊朗的今天,伊朗恐怕也很难再出现第二个像苏莱曼尼一样有号召力的人物了。

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尽管号召力大不如前,但苏莱曼尼的继任者依然可以延续老将军开创的道路前进

美国用一颗导弹解决了伊朗在什叶派方面最有影响力的军事领袖,也同时打击了伊朗政权在中东什叶派中的威信,还公开警告了地区泛什叶派势力,让中立的什叶派政治势力未来和伊朗打交道时候有所忌惮,但这枚导弹并没有彻底消灭苏莱曼尼将军的遗产。部署在海外的一万五千名圣城旅士兵依然活跃在叙利亚、也门和中东其他地区。而苏莱曼尼将军最大的历史贡献——互信的叙伊、两伊关系也将在地区继续发挥作用。

在伊朗长期与美国及其盟友敌对的态势下。伊朗可以利用也门战争、叙利亚北部冲突、巴以冲突等地区冷战热斗、在各个领域消耗美国及其盟友。而从美国扶植伊拉克政府的糟糕记录看,美国很难在这些地区扶持一系列像样的长期政权去消灭亲伊朗武装。可以预见的是,伊朗将进一步加强针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地区对抗,而这一地区那些苏莱曼尼的后辈,将踏着少将铺下的路,为伊朗乃至整个什叶派的利益继续长期抗争。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伊朗有限的军工实力,依然可以为美国和美国的盟友在低烈度战争中带去麻烦

回到美国国内,在本轮军事冒险中,特朗普看起来或许成为了最大的赢家——伊朗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吞,同时美国可以高调宣布胜利。但特朗普这种跳开国会和官僚系统的决策对于美国信誉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从美国刺杀苏莱曼尼后众议院多数党(民主党)立刻发表声明,声称特朗普在袭击之前并未通知议院的表态可以看出,美国议会和政府系统对于特朗普决策刺杀一事“一无所知”。而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直到1月3日才发布通告,要求全部美国公民离开伊拉克——此时距离刺杀苏莱曼尼已经过去12个小时。这意味着外交系统和其他官僚系统此前对于此次袭击同样一无所知。

特朗普这种跳开国会和官僚系统,独断专行、朝三暮四、缺乏稳定性的外交政策,无疑影响了本就所剩无几的美国信誉,更加恶化的局势也让美国解决伊朗问题的手段随着时间推移只剩下“军事解决”这一条路。而在“避免大规模作战”和“应对中国崛起”成为美国政治正确的今天,特朗普在斩首之后面对一个更加敌对的伊朗以及伊朗周边难以解决的亲伊朗势力,恐怕会凸显自己的黔驴技穷。此外,进一步恶化的美国声誉,很明显会影响朝鲜的决策,特朗普的“外交成就”很有可能在选举前归零。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和美国人打交道,终究需要火星-15

而在另一方面,特朗普下令斩首什叶派军事领袖一事,引发的反美浪潮则有更加深远的文化影响。在席卷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约旦、也门的苏莱曼尼纪念浪潮中,笔者不止一次看见有中东地区的学者和前线指挥官誓言要学习朝鲜,搞弹道导弹和核弹来应对“流氓美国”。而在伊拉克国内,“人民动员武装”和部分中立议员已经开始呼吁民众“不要自发报复”,要团结起来。这种万众一心的纪念活动,与在这种纪念活动中逐渐成型的愈发团结的两伊乃至中东什叶派,才是苏莱曼尼将军留下的最丰厚的遗产。

一周军评:苏莱曼尼遇害,但他的遗产依旧团结着什叶派

团结起来的中东,才是苏莱曼尼将军留下的最丰厚的遗产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