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澎湃新闻 2019-12-20 14:51:17
A+ A-

12月10日至12日,短短三天内,饱受争议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以下简称“法案”)在印度国会人民院(下议院)、联邦院(上议院)获得通过,并由印度总统拉姆·纳特·科温德批准成法。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11日起,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主要城市古瓦哈提爆发大规模抗议,并迅速蔓延全国,至今未休。19日,印度警方逮捕了在班加罗尔市政厅附近参与抗议的印度知名历史学家拉姆昌德拉·古哈(Ramachandra Guha)。

新的法案对在印度居住满6年,来自巴基斯坦、孟加拉及阿富汗,且信仰印度教、锡克教、佛教、耆那教、拜火教和基督教并“遭受迫害”的宗教少数群体给予获得合法印度公民身份的优惠条件。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印度政府表示,新法案将保护人民免受迫害。但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表示,印度新法案在本质上具有歧视性,并对此表示高度关切。

批评人士指出,新法案实质是将印度近2亿穆斯林人口边缘化,是试图打造一个以印度教徒为中心的印度民族主义社会图谋的一部分。

《金融时报》称,这是印度首次将宗教标准纳入其入籍或难民政策。

新的法案将这个拥有大量穆斯林少数群体的多元化世俗民主国家,重新定义为印度教和其他“印度信仰”信奉者的“天然家园”,而伊斯兰教被明确排除在外。

清除“渗透者”

新的法案是印度已实施了64年的《公民身份法》的最新修改,也是最具争议的,原法禁止非法移民成为印度公民。

印度总理莫迪新华社资料图

莫迪政府宣称,新的法案是旨在结束宗教少数群体在法律上的不稳定地位的人道主义努力,是没有任何恶意的。作为1947年印度次大陆分治遗留下的痛苦影响,这些少数群体一直寻求印度庇护,以躲避迫害。

支持新法案的印度议员斯瓦潘·达斯古普塔(Swapan Dasgupta)表示,“这是他们的天然家园。这些人把印度视为‘母亲’。”

但批评人士指出,新法案的实际目的就是边缘化印度的穆斯林少数民族。他们指出,新法案违背了印度国父圣雄甘地为这个国家确立下的包容性愿景——印度是各种信仰的人们的家园。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然而,新的法案向近两亿穆斯林发出了一个信号——他们不完全属于这里。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南亚项目负责人兼高级研究员米兰·瓦伊什纳夫(Milan Vaishnav)指出,

“危险在于(印度新法案)实质上创造了双重公民结构,一个是拥有特权的社群,另一个是感觉自己永远低人一等的边缘化社群。”

“这个事情本身实际威胁较低,但透露出来的信号和意义让人们非常担忧。因为印度东北部地区跟印度本土在人口、民族、文化上有非常大的不同。因此,他们特别害怕外来人口的流入,不仅担忧外国人口,对印度本土人口的流入也非常在意。”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印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毛克疾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新的法案其实并不针对东北各邦,但这一地区对人口移民问题非常谨慎。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金融时报》17日指出,印度这份法案出台的背景也令人警觉,并加剧了穆斯林群体的担忧。

此前,印度政府声称该国正被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穆斯林移民“淹没”,印度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Amit Shah)提议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公民登记册,在2024年前通过身份识别系统甄别出印度13亿居民中哪些人有资格获得公民身份,并清除来自邻国的“渗透者”。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这需要依靠大量的文件来证明印度现有居民的祖先生活在印度,否则将面临被宣布为非法移民、被拘留和驱逐出境的风险。不过,新法案中所认定的难民和其他群体将受到保护,因而担忧成为“无国籍者”的阴云笼罩在印度穆斯林的头上。

他们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目前,印度的全国公民登记册制度已在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实施,随后190万当地人因为不符合登记条件没有被登记,成为了实际上的“无国籍者”,其中,穆斯林约占半数。

耶鲁大学教授、《法西斯的运作》(How Fascism Works)一书作者贾森·斯坦利(Jason Stanley)表示,“(这将是)印度历史上第一次区分公民和非公民,如果你不是穆斯林,现在有一条快速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但是印度的无数穆斯林居民,他们的家族世世代代一直生活在这里,却将被视为非法移民。”

目前,尚无法确认这些被视为非法移民的人将面临怎样的命运,《金融时报》称,印度现在正建造拘留中心来关押这些“无国籍的外国人”。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然而,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机构南亚主任米纳克什·甘古利(Meenakshi Ganguly)认为,印度有没有能力拘留大量可能不符合公民资格标准的人都是个问题。“很难理解(政府的)打算是什么。但大量的穆斯林现在感到极度不安全。”她说。

复杂的阿萨姆邦

率先实施公民登记册制度的阿萨姆邦,成为了印度新法案出台后反抗最激烈的地区。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11日,阿萨姆邦最先出现抗议并发展为大规模暴力示威活动。据《卫报》16日报道,该邦已有6人在示威活动中遇难。为防止示威活动进一步扩大,印度军方在包括阿萨姆邦在内的印度北方各邦部署了5000名准军事人员,地方政府在古瓦哈提等抗议游行集中的城市实施“宵禁”并停止网络服务。

以自然风光和生产红茶而闻名的阿萨姆邦,同时也是印度最复杂的多民族邦之一,以及最分裂和混乱的地区之一。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阿萨姆邦居住着阿萨姆人、说孟加拉语的印度教徒,以及部落民。阿萨姆邦三分之一的人口为穆斯林,数量之多,仅次于印控克什米尔地区。1956年后,从阿萨姆邦分出了四个中央直辖区;还有三群部落民想分离出去建立自己的邦。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据《世界民族》2008年一篇题为《印度东北地区的移民问题》的论文介绍,1971年孟加拉国成立后,由于逃避宗教迫害和寻找工作机会等因素,大批孟加拉移民涌入使阿萨姆邦人口激增。随着外来移民增多,原住民与“外来人”的冲突逐渐加剧。在政治上,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使一些原住民成为少数族裔,在议会民主制度下,这种政治失衡不利于原住民保障自身权益。语言、文化上,孟加拉语在英国殖民时期先于阿萨姆语成为当地的法庭语言和教学语言,且许多孟加拉人在政府、学校中充当要员,这使阿萨姆人觉得自己的语言文化在当地成为劣势,因此对这些“外来人”产生仇恨。经济上,人口膨胀形成的对自然的压力进一步造成了经济增长压力。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近来的国家公民登记册和新法案,更加剧了当地的矛盾与担忧。

据BBC报道,上世纪80年代,当地曾发生一场持续数年的反移民抗议活动,数百人因此死亡。1985年,联邦政府与抗议者达成协议,双方同意任何

在1971年3月24日(即孟加拉国成立前一天)以后没有适当证件进入阿萨姆邦的人将被宣布为外国人并被驱逐出境。

然而,三十多年过去了,非法移民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为了甄别“真正的”公民,印度最高法院下令更新阿萨姆邦1951年建立的国家公民登记册。今年8月,新版国家公民登记册公布。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最初,印度总理莫迪所在的印人党支持阿萨姆邦更新国家公民登记册,但当其发现许多孟加拉裔印度教徒被排除在名单之外,有成为非法移民的风险进而将失去投票资格时,印人党改变了态度,称登记册充斥着错误。孟加拉裔印度教徒是印人党的重要票仓,2016年印人党就是凭借印度教徒和部落民的支持,在阿萨姆邦的选举中大获全胜,上台执政。

如今,印人党又宣布要再更新一次国家公民登记册,以纠正第一份名单中的“错误之处”。BBC报道称,国家公民登记册的更新与新法案两事紧密相关,后者有助于保护那些被前者排除在登记册之外、面临被驱逐或拘留威胁的非穆斯林群体。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印人党在这一问题上的反复,加上新法案的出台,几乎得罪了所有阿萨姆邦民众,使得在阿萨姆邦爆发的抗议尤为激烈。

BBC称,占阿萨姆邦近一半人口的阿萨姆人觉得自己遭到了印人党的背叛,后者曾经承诺甄别并驱逐非法移民;穆斯林也感到愤怒,他们认为新法案是歧视性的,他们最终会因为自己的宗教信仰而被视为非法移民;说孟加拉语的印度教徒则感到不安,他们中的许多人被排除在8月公布的国家公民登记册之外。

《纽约时报》称,在阿萨姆邦,带有分裂性质的新法案实质上使不同宗教的抗议者团结在了一起。

BBC援引印度东北部问题专家苏比尔·博米克(Subir Bhaumik)的话称,印人党没预料到新法案和国家公民登记册在阿萨姆邦会有这样的反应,“这可能会成为比‘废钞令’更大的灾难”。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12日,莫迪在推特上安抚道,“我想向阿萨姆邦的兄弟姐妹保证,法案的通过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想向他们保证,没有人能剥夺你的权利、你的独特身份及美丽的文化。它将继续繁荣和发展。”但就目前的情况看,莫迪的这番话显然没能安抚阿萨姆邦民众的情绪。

“最大危机”?

除了以阿萨姆邦为代表的印度东北各邦因担忧外来人口的涌入而大规模抗议外,在德里、孟买、海德拉巴德以及加尔各答等地区先后爆发了激烈的游行示威,以抗议新法案对穆斯林的歧视和对印度世俗原则的挑战。此外,国大党等印人党在联邦和地区层面的反对政党也趁机发起反对印人党的集会。

12月17日,在德里穆斯林人口聚居的希拉普尔区,投掷石块的人群与警察对峙。警察则用催泪瓦斯和警棍回击。与此同时,最高法院拒绝接受民众反对警方进入德里贾米亚·米利亚伊斯兰大学校园内采取行动的请愿书。警察被指在校园内暴力袭击学生。

“这些抗议还会进一步酝酿,短期内结束的可能性不大。印度目前处于‘不太舒服’的阶段,经济不好,各方面问题都挺多的。经济、政治、社会问题叠加在一起,人民需要发泄口。”毛克疾分析称。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根据印度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三季度印度GDP增长率为4.5%,不仅低于第二季度的5%,也低于此前经济学家的所预计的4.7%,陷入莫迪执政近六年来的最低迷时期。印度经济增速放缓已然成为不争的事实。

面对这一情形,几乎蔓延全国的大规模抗议无疑是火上浇油,因而有分析指出,新近通过的法案,已成为莫迪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

对此,毛克疾分析称,印度教民族主义一直是莫迪和印人党安身立命的传统,是他们努力争取和稳住基本盘。“用经济增长笼络选民,或者用印度教民族主义刺激选民,这两种手段,莫迪必择其一。”

当宗教成为“特权”,莫迪的“最大危机”还远吗?

BBC称,面对民众对新法的愤怒情绪,印度最高法院表示,将在2020年1月受理一系列反对新法的请愿书。法院还要求联邦政府准备对请愿书作出回应。尽管如此,争议巨大的新法案并没有被搁置,信仰被认为将变成能否成为印度公民的一个条件。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