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关键时刻 阿萨德两年来首次重要发声

观察者网 2019-11-01 19:09:55
A+ A-

随着美国近期从叙利亚撤军,俄罗斯主持协调叙利亚政府、土耳其、库尔德武装执行停火协议,叙利亚宪法委员会首次会议在日内瓦召开,叙利亚的命运似乎又到了一个关键节点。

10月31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接受叙利亚国家电视台采访,就近期叙利亚局势、巴格达迪被杀、库尔德问题、美叙关系、土叙关系、伊德利卜攻势、战后重建和反腐等重要问题一一发表看法。

这一讲话被认为是叙利亚两年来最重要的讲话。

叙利亚阿拉伯通讯社网站刊出长达1.5万词的访谈实录,观察者网摘编全文要点如下:

关键时刻 阿萨德两年来首次重要发声

首先,阿萨德质疑了美国声称击毙巴格达迪一事,他认为美国是在“毁尸灭迹”,因为巴格达迪是“美国的傀儡”,美国人无非是在自导自演,一旦有需要,他们就会“复活巴格达迪”。

阿萨德表示,俄土索契协议是暂时的,俄罗斯已经尽最大努力保护叙利亚利益;如果土耳其不撤兵,那么叙利亚将与土耳其开战。

他指出,叙军前往叙北部是为了恢复主权,他承诺不会立刻收缴库尔德势力的武装,但政府反对任何分裂主义。

他否认参加日内瓦宪法委员会是政府的让步,阿萨德称,参会的反对派无非是“恐怖分子”,以及外国代理人,任何宪法修改都应该经过全体公民的表决,不能损害国家利益。

阿萨德认为,短期内驱逐美军是不可能的,美国是超级大国,但只要政府团结各个叙利亚派别,恢复叙利亚人民的爱国主义,美国人最终会像撤出伊拉克那样撤出这个国家。

他还表示,重建面临很多困难,但仍要进行,当前政府需要注重恢复重建,尽快恢复解放区经济,控制汇率,重建人民对于本国货币的信心,扶持中小企业,清理玩忽职守的官员,利用媒体和立法来反腐。

巴格达迪之死是美国“自导自演”

在巴格达迪之死一事上,阿萨德强调,美国声称有关极端组织(Daesh)头目巴格达迪被特种部队击毙的一事是美国的诡计,美国人毁尸灭迹,除非他们拿出证据,否则我们不应该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阿萨德表示,美国对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可并非如此,他说:“让我们回忆一下萨达姆是如何被俘的,整个行动又是如何从头至尾进行展示的……为什么没有公布巴格达迪的尸体(尸体)?这和本·拉登的情况相同。”

阿萨德表示大马士革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突袭行动,同时他还质疑美国行动的真实性,因为叙利亚军方的雷达上没有发现任何空中目标,同时他也是通过媒体报道得知美方的声明。阿萨德称,美国谎称部分国家和势力也参与了行动,因为这会给杀死巴格达迪这件事增加可信度,被列入行动名单的国家很可能会被奉承为“一个‘伟大’行动的一部分”。

阿萨德说:“(但是)叙利亚不需要这种所谓的‘信誉’,我们才是和恐怖主义作战的人,我们(和美国)没有关系,也从未和任何美国机构联系。”

阿萨德表示,巴格达迪死不会对反恐形势带来任何改变,诞生恐怖主义的瓦哈比思想和土壤没有被清除。巴格达迪无非是美国人在伊拉克监狱里养出的傀儡,美国击毙巴格达迪一事不过“好莱坞一样的戏码”。如果需要,美国可以制造一个新的巴格达迪。

关于土耳其入侵,俄罗斯没有出卖叙利亚

在土耳其入侵北叙利亚方面,阿萨德否认俄罗斯“出卖”叙利亚一事,阿萨德表示,俄罗斯的原则从2015年介入战争起,一直都是明确的,但俄罗斯需要基于现实情况进行考量,俄土协议有积极的方面,它抑制了土耳其侵占更多叙领土的野心,避免了北部地区被“国际化”,减轻了叙利亚遭受的损失,为短期内解放叙北部地区创造了条件。

阿萨德表示,叙利亚允许这个协议是为了保护平民,也是为了和“恐怖分子”(指盘踞在伊德利卜的各支反对派武装)、土耳其对话。他说,我们必须区分战略目标和战术方法。

他举例称,俄罗斯和土耳其俄土索契协议是暂时的,伊德利卜就是例子,在2018年到2019年阿斯塔纳所有政治解决努力都无法实现目标以后,政府军发动攻势,用军事手段解决了伊德利卜的一部分。

他表示,土耳其人民和大部分政治力量都不是叙利亚人民的敌人,只有埃尔多安才是。

土耳其的入侵和美国人(的撤出)无非是“一唱一和”,埃尔多安当局是美国的代理人,为美国开路,试图占领叙利亚更多的领土。土耳其之所以亲自下场,是因为自2011年以来支持反对派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努力都失败了。

阿萨德表示,叙利亚人不会寄希望于美土之间,或者美国任何的谈判和承诺。如果未来一切政治议程都失败,叙利亚人民别无选择,只有“与敌人开战”。

在谈到叙利亚对美政策方面,阿萨德称特朗普是“最好的美国总统”,因为其他总统说一套做一套,都是战争贩子,而特朗普“说抢石油就抢石油,不虚伪,很实诚”。

大多数库尔德人是爱国的,“美国代理人”是少数

在“库尔德自治”以及叙利亚政府军进入叙利亚北部一事上,阿萨德表示,叙政府和库尔德武装组织“叙利亚民主军”(SDF)达成了协议,叙利亚阿拉伯军队已经进入叙利亚北部地区;派军进驻库尔德武装撤离的地区并不完全是为了安全目的,更多的是为了彰显叙利亚的主权,叙利亚政府军还将逐渐在当地恢复管理和服务。但阿萨德补充说,军队已经接收了北部不少地区,但还没有彻底进入北部地区。

就库尔德地方“政权”和库尔德武装一事,阿萨德表示,战争时期,库尔德人成立了“政权和组织”,叙利亚当局不指望库尔德人立即交出武器。叙利亚当局的政策会循序渐进,但最终的目标是回到以前的状态,也就是将北部纳入叙利亚主权范围,恢复政府的全面管辖。

阿萨德表示,将整个库尔德民族说成“美国代理人”是不恰当的,库尔德人中确实有美国的代理人,但是当地的阿拉伯人和其他派别也有美国代理人;大部分库尔德人是爱国的,阿萨德相信,大部分叙利亚人会和库尔德人会再次和平生活在一起,这是叙利亚稳定所必须的。

阿萨德表示,叙利亚政府和人民一直尊重库尔德人的文化和传统,叙利亚的多样性是丰富和美丽的,亚美尼亚人(叙利亚基督教为主的一个民族,观察者网注)就是例子。但库尔德分裂主义是不可接受,叙利亚不会接受大库尔德斯坦。

短期内赶走美国军队是不可能的

在美国入侵一事上,阿萨德表示,美国是一个超级大国,短期内让美军撤出叙利亚是对方不可接受的。阿萨德承认,他无法说出,让叙利亚阿拉伯陆军击败叙利亚领土上的美军,然后把美军轰出去,那样的话,是不切实际的“英雄主义”。

但阿萨德表示,虽然美国是超级大国,只要叙利亚反抗,美国人会面临在伊拉克一样的下场。为了反抗,首先需要的是爱国,政府会为爱国者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援。

阿萨德表示,现在叙利亚需要团结一切力量,他们应该与所有叙利亚人打交道,努力重建叙利亚社会的爱国状态,恢复爱国主义,恢复舆论的统一,确保没有叙利亚叛徒,确保所有叙利亚人都是爱国者,保证叛国不再是一个问题,仅仅是政治问题上存在分歧,叙利亚人应该团结起来反对占领。

阿萨德表示,我们到达这个状态时,我向你们保证,美国人将自行离开。尽管美国是一个超级大国,但它将无法继续留在叙利亚。这是我们在黎巴嫩和伊拉克看到的。我认为这是正确的解决方案。不给美国人可乘之机。

关键时刻 阿萨德两年来首次重要发声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接收国家电视台采访图源:社交媒体

关于伊德利卜前线战事

阿萨德还谈到了上周访问伊德利卜前线的情况,他表示,他的访问和所谓“关键时刻”之间没有任何联系。首先,我经常带领来访者去那些被认为是热点和危险的地方,因为这些英雄们正在那里执行最困难的任务,我很自然地想去拜访他们。

阿萨德表示,虽然全世界都在关注叙利亚北部问题,但伊德利卜问题也是土耳其入侵的一部分,而且更加重要。在政治上,特别是在“恐怖组织”与土耳其的关系上(伊德利卜地区盘踞了大量土耳其支持的反政府武装),主战地区都是伊德利卜,那些“恐怖组织”比入侵叙利亚北部的土耳其“协从军”(指土耳其支持下的“叙利亚国民军”NSA)离埃尔多安更近。

在伊德利卜问题上,阿萨德表示,如果联合国特使有办法在不采取全面军事行动的情况下解决问题,那将是好事。但是他为什么不去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他有明确的计划,我们没有反对意见。但他显然做不到去土耳其那里,说服埃尔多安撤出全部“恐怖分子”,或者将“恐怖分子”与平民分开。

阿萨德表示,我们给过伊德利卜政治解决的机会,但当“恐怖分子”错失这个机会,我们只能用军事手段保护被控制的平民。而“恐怖分子”的出路,无论是留在原地还是撤退到土耳其,都不影响叙利亚当局的决策。

参加日内瓦宪法委员会并不说明叙利亚政府妥协

阿萨德表示,在组建宪法委员会方面,叙利亚政府没有做出任何让步。那些参会的“反对派”无非还是外国代理人和“恐怖主义”支持者。叙利亚当局只是物理上回到了日内瓦,但叙利亚当局不会承认宪法委员会是当前“第一要务”。

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尔·彼得森的发言也没有意义,因为叙利亚政府本身(的存续)不是会议谈判的一部分,仅仅是因为支持相同政治理念的观点参会。只有一部分政党代表(指代表叙利亚政府一方的50人)是由叙利亚人民选举产生、并得到大多数人民的支持的,另外两个50人团,无非是外国代理人和“恐怖分子”。

在修宪一事上,阿萨德表示,在修改宪法或者制定新宪法方面,任何宪法条例的修改都需要付诸全民公决,因此修改宪法和制定新宪法没有区别。

阿萨德表示,宪法委员会会议所产生的一切结果都需要符合叙利亚国家利益,即使是全新的宪法,只要符合国家利益,我们也将予以批准。如果宪法中某一条款的修改违反了国家利益,我们将予以反对。他们想玩的诡计很明显,就是要削弱国家,把它变成一个不能从内部控制的国家,让外国势力有可乘之机。这个游戏很明显,没有我们的位置,就像在邻国发生的事情一样,那样我们就不会接受新宪法。

最好等待局势稳定才能开始重建

在经济重建方面,阿萨德表示,叙利亚的经济问题重重,如果一些地区经济恶化的原因仅仅是当地的形势、恐怖主义等,那么该地区最好是等待局势稳定才能开始重建。但一些人把叙利亚经济问题完全归咎于安全形势,这是不对的。

我们不能等待叙利亚阿拉伯陆军解放全国才开始重建,如果我们的国家和社会不能作为一个整体运转起来,即使安全情况改变,生活条件也不会改善。被解放地区需要得到利用并纳入叙利亚的发展和经济周期,才可能对叙利亚经济形势产生影响。

一些地区,比如北部农业区,解放是必要的,现在也没有旅游业,所以也不用考虑旅游,阿勒颇和大马士革以前是叙利亚的工业中心,不同地区需要有不同的方法。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需要加快基础设施的重建——比如恢复电力和其他公共设施,以及国家机构的作用,以促进生产力周期的回归。这里我指的不是大工业、大项目。在战前,我们就认为大型项目很重要,但它们不是解决叙利亚当前问题的方案。

对于叙利亚这样的国家来说,其经济实力在于中小企业。这将有助于振兴经济。问题是有些人在等待;他们说让我们等情况变好。如果我们要等着什么也不做,那么情况不不会变好。我们有些懒惰,有些依赖,有时我们不知道如何行动。我所说的我们,是指我们所有人,作为一个社会,作为一个国家,作为公民。国家有责任提供必要的条件和基础设施,但它不能开放所有的商店、车间和工业。这些需要民间自己行动起来

当人们批评国家时,他们说得好像战争没有发生一样。同样,当一个官员讲话时,他们常常把一切都归咎于战争;现在的挑战是如何区分这两者。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做的。我们提供了石油,恢复了气井和部分电力,供应了小麦,这是政府应该做的,当我们面临汽油和柴油危机时,这个问题确实是由制裁和战争导致本土供应能力不足造成的。我们需要找到玩忽职守的官员,国家必须要清这些没有什么清晰愿景的官员离开。

在腐败问题上,阿萨德表示,过去战争时期,为了生存他们可以容忍腐败,但是如今重点不同了,为了国家的利益,国家不能再容忍腐败,因此叙利亚政府将重点打击腐败。至于问责制,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