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他两次到访延安 师从八路军创建的突击队在太平洋战场屡立战功

2019-10-25 13:23:26
A+ A-

他曾是罗斯福的卫队长,两次冒险到访延安,师从八路军创建的突击队在太平洋战场屡立战功

1938年5月,美国人埃文斯·福代斯·卡尔逊到达延安。他是第一个以美国官方身份前往延安和根据地的,与我党的交往带有某种“外交”的性质。从此,党与外国人的交往,除了与单个外国人的朋友关系之外,出现了与一个国家政治、军事交往的新变化。卡尔逊的来访,成为党的外交工作的开端,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而他访问后政治态度的巨大变化,再次验证了党的对外开放方针的正确性。

美国军事观察员

卡尔逊,1896年生于美国的纽约州,毕业于美国著名的西点军校,是一个职业军人。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应招赴法国战场作战,军衔是上尉。因作战勇敢,他获得法国政府颁发的军功章。归国后,他担任罗斯福总统的卫队长,两人结下深厚友谊。1927年和1935年,卡尔逊两次奉派来中国,时间都比较短暂。1937年春,他以中校军衔来中国,在美国驻华使馆担任海军部观察员。来中国之前他与罗斯福约定,将以密信的形式把中国正在发生的事件,直接通报给总统本人,成为专门收集有关中国冲突资料的情报官。

卡尔逊是斯诺和海伦夫妇的好朋友。他从斯诺那里看到了《红星照耀中国》的手稿,听到关于红军长征并胜利到达陕北的故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同斯诺讨论了书中的有关问题,并决定亲自去陕北红区看一看。他想成为第一个向世界报道中国抗日战争实况的军事人员。他说,我是一个军人,能发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他充满兴奋和自信。

他曾是罗斯福的卫队长,两次冒险到访延安,师从八路军创建的突击队在太平洋战场屡立战功

◆埃德加·斯诺(左)与埃文斯·卡尔逊(右)合影。

但他的公职身份决定他不能像斯诺、史沫特莱等那样自由行动。卡尔逊遵照规定,将去共产党地区和八路军前线考察的计划,报告给美国海军部和蒋介石。美国海军部很快批准,而蒋介石却推三阻四,迟迟不表态。他怕卡尔逊被“赤化”,观察回来说出对国民党不利的话。几经催促,蒋介石才勉强同意,但条件是卡尔逊不能与共产党接触。这简直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条件”,人放出去了,还能管得了吗?蒋介石同意之后,卡尔逊又通过斯诺征得了毛泽东的同意。这样,他就以“军事观察员”的身份,以“了解日本人对付游击战的方法”的名目,于1937年11月中旬,离开上海前往山西八路军前方总部。

第一次考察签下“生死状”

卡尔逊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的考察有两次,一次身份是“军事观察员”,一次身份是“参赞”。他对于考察充满了自信,说:“如果我能亲眼看看,我就能够证实真实的情况。”

卡尔逊第一次考察是1937年12月至1938年2月。当时党中央考虑到他的公职身份,担心他去前方万一有什么危险,会牵扯到两国关系问题,引起很大麻烦,所以,不同意他到前线去。可是卡尔逊执意要去。此事关系重大,八路军前方总部的朱德、任弼时,急电毛泽东报告这件事。党中央第一次遇到对美国的外交问题,进行了认真研究,提出了一个在外交史上“史无前例”的处理意见。12月19日,毛泽东将中央的意见电复朱德、任弼时:

卡尔逊既坚欲去五台,不便阻拦,但须:(一)除写信给美国使馆外,需写一信交总统府说明:如遇危险,中国中央政府及八路军无责任。(二)派可靠队伍送他,严密保护。

他曾是罗斯福的卫队长,两次冒险到访延安,师从八路军创建的突击队在太平洋战场屡立战功

◆卡尔逊第一次赴华北敌后时留影。

卡尔逊按照中共方面的要求,在去前方前,给美国驻华使馆大使詹森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很快要到前方去”,“这是我自己要求并且是在朱总司令劝我不要去的情况下前往的,如果我阵亡或者受伤,我希望明确说明,八路军或中国政府方面没有任何责任。”这大概是中共外交史上第一次完全的“胜利”。卡尔逊老老实实按照我党的要求立下“责任状”后,才在精干部队的护送下出发。

1938年1月22日,卡尔逊穿过重重封锁线,越过滹沱河,见到了徐海东。3天后,在阜平县城外受到了聂荣臻带领军民打着横幅的“隆重”欢迎。4天后,卡尔逊到达五台山,见到颇具传奇性的贺龙,他把贺龙描写为“劫富济贫的中国鲁滨逊”。2月19日,卡尔逊来到洪洞县牧马村八路军前方总部。朱德再次会见了他,回答了他提出的问题。卡尔逊问:中国抵抗日本的作战计划的根据是什么?朱德说:“我们相信中国能抵消敌人的现代军事装备的优势的,是发展一种包括全民在内的抗战。”“我们优于敌人的是情报、运动、必胜决心,这是我们克敌制胜的法宝。”

他曾是罗斯福的卫队长,两次冒险到访延安,师从八路军创建的突击队在太平洋战场屡立战功

◆卡尔逊访问晋察冀边区时,聂荣臻与卡尔逊交谈。

卡尔逊访问了山西前线的八路军部队,并跟随八路军、游击队在山西和河北作了1,000英里的跋涉,结束了他的第一次在华北八路军前线的“观察”。

3月初,卡尔逊返回国民政府的临时首都武汉,向蒋介石报告了在华北的见闻。他说:“我相信八路军的领导人对蒋委员长是忠诚的,五台山地区人民的抵抗意志,是我所见到的最顽强的抵抗。”蒋介石面露不悦之色,他担心卡尔逊被“赤化”的事可能真的发生了。而且,他眼看着中共借助斯诺、史沫特莱等一批外国人,报道“赤区”的新闻,撕破了他们扯起的封锁延安的帏幕,心中十分恐慌。

延安窑洞的深夜长谈

1938年5月,卡尔逊开始他的第二次前线冒险之行,身份是美国驻华使馆“参赞”。

他从武汉乘火车到西安。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主任林伯渠接见了他,表示欢迎他到前方考察。第二天,卡尔逊带着林伯渠写的介绍信,趴上一辆运货的卡车,一路颠簸直达延安。安排他住的窑洞,是白求恩大夫刚空出来的。他觉得很舒适,也很新鲜,兴奋得一夜没有睡好。

在延安期间,毛泽东同他进行了两次长谈。5月5日晚,毛泽东在杨家岭的窑洞里会见卡尔逊,谈话持续到次日凌晨。毛泽东与他热情握手,说:“欢迎你,参赞!很抱歉,请你晚上来。因为我白天睡觉,晚上是我精力充沛的时候。听说你跟我们的部队一起在华北活动了,我很高兴在这里欢迎你。”接着,毛泽东与卡尔逊进行了坦诚的彻夜长谈。谈话内容包括抗日战争,欧洲和美国的政治形势,各个时代的政治思想的发展,宗教对社会的影响等。关于抗日战争,毛泽东说:只要人民有志气忍受困难,有决心继续抵抗,中国就不会垮台。日本攻占一个地方,我们就转向另一个地方;他们追击,我们就后退(毛泽东讲这些内容时,摆动着桌子上的两个茶杯,说明敌我双方的攻防进退)。日本兵力不足,无法占领全部中国。只要人民决心继续抵抗,它就无法用政治手段控制中国。毛泽东说,有几种围困。日本在五台山包围我们,围困我们。但我们有另一种围困,比如日本在太原驻守,太原的东北是聂荣臻的部队,西北是贺龙的部队,林彪的部队在西南,朱德的部队在东南。日军在山西一出动,就撞上我们的巡逻队。另一种围困应是美国、苏联同中国一道围困日本,这将是一种国际围困。

他曾是罗斯福的卫队长,两次冒险到访延安,师从八路军创建的突击队在太平洋战场屡立战功

◆毛泽东与卡尔逊。

在这次谈话中,两人的观点有些分歧。卡尔逊认为,德国侵略捷克斯洛伐克,英国就会参战;毛泽东却认为,英国不会为捷克斯洛伐克而打仗。5个月后的事实证明,毛泽东的预见是完全正确的。

卡尔逊还问毛泽东:“对于战后,中国共产党有什么打算?”毛泽东说:“我们希望目前同国民党的协定能持续下去,建立一个真正的两党政府。我们认为,银行、矿山、交通应该国有。应发展生产者和消费者合作社,我们赞成鼓励私有企业。最后,我们认为,中国应同一切愿意在平等基础上对待我们的国家,建立和保持友好关系。”毛泽东解释说,我们并不认为中国马上就能实行共产主义,那是遥远的事。我们近期的目标是实行民主。我们希望与国民党保持统一战线,共同抗日。

卡尔逊问毛泽东对美国的看法。毛泽东说:美国支援我们抗日,可是根据我们掌握的数字,美国又向日本提供武器,数量很大,约占日本在国外购买武器的一半,这让我们很不解。卡尔逊第一次听到这一情况,很震惊。他追问这个数字的来源,毛泽东说:你们的政府和我国的驻美国大使馆都清楚。之后,卡尔逊很快给罗斯福总统和他的父亲写信,询问美国向日本提供武器的事情。

通过这次谈话,毛泽东对抗战必胜的坚定信念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给卡尔逊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他在日记里写道:“这是一位谦虚的、和善的、寂寞的天才,在黑沉沉的夜里不懈地奋斗着,为他的人民寻求着和平与公正。是他提供了中国现代的自由思想和基础,以非凡的组织能力,建立了现代的中国共产党机构的基础。他有卓越的洞察力,使山西、河北的抗战方式,如此有效地抵消了日本的现代化武器的优势。”谈话末尾,卡尔逊再次要求到前方考察。毛泽东说:“你再次到八路军前线旅行的事,我会安排的。”卡尔逊走出毛泽东的窑洞,已是东方发白。

他曾是罗斯福的卫队长,两次冒险到访延安,师从八路军创建的突击队在太平洋战场屡立战功

◆朱德与卡尔逊合影。

谈话中,毛泽东不停地抽烟,不断地往烟斗里装黄烟叶。临别,卡尔逊说,我可以送你一些美国烟丝。卡尔逊是个讲信用的人,他答应给毛泽东送烟丝,几天后送去了骆驼牌香烟,毛表示非常感谢。5月9日,毛泽东又给他写了一封感谢信(这封信至今仍保存在卡尔逊孙女手中),并亲自送给他一件战场缴获的日军皮衣和一个日记本,作为纪念。后来,卡尔逊将这些东西寄给了交情颇深的罗斯福总统。

在延安逗留期间,卡尔逊还参观访问了抗大、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等处,拍摄了大量照片。他有敏锐的观察力,似乎不是军人,俨然是一个新闻记者,很注意寻找“新闻点”。他先后会见了一些领导人和其他人士,并抓住其特点作了评价:说党中央总书记洛甫(张闻天),是一个“只谈话,而不准(为他)拍照的人”;后方留守兵团主任萧劲光,是一个“热情喧闹的大个子”;军事顾问德国人李德,是一个“粗鲁地指责我是间谍的人”;而美国人马海德大夫,则是一个“永远乐观的人”。这些概括大体是准确的。

从延安再次出发去前方

经过毛泽东的悉心安排,卡尔逊在八路军小分队的护送下,于1938年5月15日离开延安,前往晋察冀、晋冀鲁豫根据地考察。同行的有以刘白羽为组长的“抗战文艺工作团”,其团员有作家刘白羽,戏剧家欧阳山尊,摄影家汪洋,记者金肇野、林山等人。这个文艺工作团属于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和八路军总政治部双重领导。此前这几位文艺家曾致信毛泽东,要求去前方工作。那时,大部分人都愿意上前线,在炮火中经受锻炼,建立功业。但一直没有适当机会。此时,毛泽东接见刘白羽等,对他们说:你们不是要求到前方去吗?现在有一个机会,随美国参赞卡尔逊一同到前方。他“观察”我军抗战,你们搞战地采访。毛泽东问了他们掌握外语的情况,当场决定欧阳山尊兼任卡尔逊的翻译。毛泽东当场给他们写了一封到前方的介绍信。据欧阳山尊告诉笔者,这封介绍信的大意是:

八路军各级负责同志:

现有抗战文艺工作团刘白羽诸同志,随美国参赞卡尔逊赴前方,望大力支持协助,提供一切方便。

敬礼!

毛泽东

刘白羽等看到介绍信才知道,他们此行的组织名称是“抗战文艺工作团”。当时的《新中华报》报道说:“别忘记,是毛泽东给你们命名‘抗战文艺工作团’,多光荣啊!”5月14日晚,边区文协和总政治部联合设宴,为他们上前方饯行。卡尔逊也应邀出席,他高兴地唱了一支美国民歌,欧阳山尊用英文唱了《国际歌》。

他曾是罗斯福的卫队长,两次冒险到访延安,师从八路军创建的突击队在太平洋战场屡立战功

◆陪同卡尔逊到华北考察的欧阳山尊(左起)、刘白羽、金肇野、林山、汪洋。

毛泽东对卡尔逊和抗战文艺工作团到前方一事非常重视,在他们出发4天后的5月19日,与谭政(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副主任)联名,给八路军前方各部队政治部发出电报,要求予以帮助。电文如下:

各政治部:

边区文化界救亡协会派抗战文艺工作团一组计五人,由刘白羽率领,随同美国参赞卡尔逊,经榆林、晋西北赴战区各地考察,搜集材料,建立通讯网。到希接洽,并予以帮助。

毛、谭

皓(电报代码,代19日)

卡尔逊等经绥远、晋西北、晋东北,晋察冀的冀中、冀南,鲁西北、豫西北,历时85天,穿越同蒲、平汉、陇海三条铁路线,行程7000多里。在这次考察中,卡尔逊在晋西北先后访问了贺龙、萧克,在晋察冀访问了聂荣臻、彭真和白求恩。在晋冀鲁豫区的南宫县会见了邓小平、徐向前、宋任穷。会见后,卡尔逊与邓小平进行了长谈。邓小平指出:美国是偏袒日本的,去年他们将购进武器的一半,转售给日本。这使卡尔逊的自尊心又一次受到伤害,便追问消息的来源。当邓小平告知是来自战争第一年美国的电讯时,这给了卡尔逊以心灵震撼和深刻的启示,他惊叹邓小平如此熟悉国际情况。

在两个多月的行程中,卡尔逊受到抗战文艺工作团的文艺家们的许多关心和照顾,非常感激。8月6日,他们在郑州火车站依依分别时,卡尔逊将自己的毛毯、烟斗、打火机、手电筒等送给了文艺工作团的朋友们。他们都流下了眼泪。卡尔逊登上火车,从车窗探出头一遍遍说着道别和感谢的话。刘白羽他们唱起了卡尔逊最爱听的《游击队之歌》,卡尔逊马上拿出口琴伴奏。在含泪的歌声中,火车徐徐开动,这场面感动了站台上的人们。

8月下旬,抗战文艺工作团返回延安后,毛泽东接见了他们,听取他们的前方见闻汇报,并特别问到卡尔逊的情况。几天后,文艺工作团举办了“战地文化展览”,毛泽东、叶剑英、谭政等领导人,以及延安群众数千人参观。毛泽东参观后题词:“发展抗战文艺,振奋军民,争取最后胜利。”它成为整个抗战时期革命文艺总的指导方针。

为正义愤然辞职

事实是雄辩的,具有强大的征服力。两次考察的所见所闻,使卡尔逊激动万分。他被八路军和根据地人民英勇抗日的现实征服了。他先后会见了很多八路军将领,除了前面提到的以外,还有左权、张浩、陈赓、薄一波、陈锡联、关向应、林彪等,都给他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他说:第十八集团军的将领们,“总是诚实、可信、不推诿、不拖拉。他们的道德方面极端节制,经常进行自我批评,并邀请别人批评他们”。卡尔逊表示,八路军的战术很独特,很有效,我也要学习。

1938年8月7日,卡尔逊回到武汉,他再次去会见蒋介石和宋美龄,报告考察情况,陈述他的意见。他直言希望国民党当局实行民主,向八路军提供物资援助。同时,他明确反对美国政府向日本出售武器,改变片面援华行为。8月20日,卡尔逊写出一份考察报告寄给罗斯福,同时致信罗斯福的秘书莱汉德小姐,请她把自己写的在中国的见闻材料,马上转给罗斯福总统。他还不顾自己的外交官身份,在各种公开场合,高度赞扬共产党的军事、政治组织的制度和英勇抗战。当一位记者对他提供的关于革命根据地的情况表示感谢,并保证在报道时不会披露他的姓名时,卡尔逊却不领这位记者为他安危考虑的“情”。他说:“你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我给你们讲的一切都是真的,没有半点虚假,为什么非隐去我的姓名不可呢?”

8月22日,美国《时代》周刊登出了卡尔逊报道八路军抗日的长篇文章和与朱德的合影,立即引起不小的波澜。日本政府甚至向美国政府提出了抗议。9月18日,美驻华使馆武官哈里·奥弗莱什海军中校,接到华盛顿方面对卡尔逊文章的批评通知。他立即给卡尔逊发出一封威胁性的电报,说:你的文章未经审查,今后绝不容许再发生这类事件。如再发生,责任由你负。并警告说,你再说什么话,就把你送上军事法庭。卡尔逊是个有正义感的人,他不理解,为什么我讲真话却受到斥责呢?他愤怒了!

当晚,卡尔逊不顾他人的劝阻,愤然向海军部递交了辞职报告。他说:“我希望能够根据我自己的意愿,自由地讲话和写作。”他把辞职一事马上告诉了史沫特莱、王安娜等朋友以及叶剑英。叶立即电告给毛泽东。1939年4月20日,卡尔逊的辞职报告得到批准。显然,共产党大得人心的政策和实践,根据地生机勃勃的景象,八路军的英勇抗战的事实等等,改变了卡尔逊的思想,使他义无反顾地追求着真理和正义。这也是党的对外开放方针的胜利,有力地粉碎了国民党政治“抹黑”,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在周恩来的安排下,卡尔逊还到江南地区考察了新四军,大开眼界。他认为,这是“一支在与日军作战中颇具战斗力并得到信赖的军队”。

依然关注中国

1941年1月下旬,卡尔逊回到美国。此后,依然关注着中国,直至生命的终结。他秉持说真话的原则,直接向罗斯福报告了皖南事变的真相。美国政府证实这一报告后,通知蒋介石政府:“在内战的危险没有消除,国内的团结尚未恢复之前,暂停对中国的援助。”卡尔逊不仅向公众发表演说,为好几家杂志社撰稿,而且出版了两本书:《中国军队》《中国的双星》,介绍在中国的见闻,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有评论说,卡尔逊笔下的共产党人,似乎更像“老式的”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民兵,是无私的爱国主义者和仁慈的民主主义者,而不是布尔什维克或纳粹极权主义者,并称赞此书在从军事角度分析中国冲突方面,压倒了所有的竞争者。

他曾是罗斯福的卫队长,两次冒险到访延安,师从八路军创建的突击队在太平洋战场屡立战功

◆卡尔逊所著《中国的双星》。

在美国,卡尔逊仍保持着他和罗斯福总统的私人交往。1941年9月,他上书罗斯福,要求给他一些人和武器参加太平洋主岛登陆作战。得到批准后,他重新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被任命为海军陆战队第二近战营上校营长(后升为准将旅长)。他在训练部队过程中,试图采用八路军的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和“思想教育”方法,让战士们明白为谁而战?为何而战?以他为指挥员,组建和训练了一支被他称之为“卡尔逊突击队”的部队。他要战士们像八路军那样,树立“团结协作精神”,并把这种精神称为“工合”。因而人们又称他领导的这支部队为“工合营”(罗斯福之子詹姆斯曾在该部队任职),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屡立战功,令日寇闻风丧胆。

1946年,卡尔逊以准将军衔退役后,仍关注中国的局势和发展。这年冬,卡尔逊同美国一些进步人士,在旧金山召开了“中国和远东大会”,声援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周恩来致电祝贺、感谢。1947年4月,卡尔逊在病榻上看到报道,说中共已突破封锁,浩浩荡荡进军东北,他高兴地拍案说:“上帝作证,共产党人18个月之后,一定会控制全中国!”在卡尔逊患病期间,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和彭德怀代表中国人民,致信问候,感谢他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做出的努力,并祝他早日康复。一个月后的5月27日,卡尔逊病逝,享年51岁。朱德给卡尔逊夫人发去唁电,悼念这位正直的国际友人。1988年,曾陪同卡尔逊访问八路军抗战前线的刘白羽、欧阳山尊,应卡尔逊夫人蓓姬·埃尔伍德为主席的“卡尔逊——中国之友会”的邀请,赴美国访问,向安息在华盛顿阿灵顿公墓的卡尔逊献上鲜花,再次感谢他对中国人民的真诚友谊和帮助!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