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库尔德女兵:在深山和沙漠中绽放的“玫瑰”

文汇网 2019-10-24 07:01:07
A+ A-

库尔德女兵:在深山和沙漠中绽放的“玫瑰”

2017年9月25日,库尔德女兵参加在伊拉克埃尔比勒举行的独立公投。|视觉中国

“明天,我们将投入战斗。我希望这是一场胜利之战,因为我们无路可退,必须于战火之中拯救我们的同胞。”这是一部名为讲述库尔德女兵的纪录片《古丽斯坦:战地玫瑰》中的一句台词,镜头中的女兵在讲出这段“战争宣言”时,眼神从柔和逐渐转为坚定,一种视死如归的坚定。

保家卫国的铿锵玫瑰

和很多国家的军队在和平时期都会评选“最美女兵”不同,面对着战争现实威胁的库尔德女兵恐怕是没有精力去注重红妆的,对她们而言,女兵就是个兵。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过一个名叫索尼娅·哈马德的摄影家深入叙利亚北部,近距离观察这群女兵后留下的印象:“我见过许多库尔德女兵,但是却很难感受到她们的女性特征,这种印象让人震撼。她们和男兵一样,一起训练,即使平时也始终端着枪。她们不苟言笑。”

《古丽斯坦:战地玫瑰》的导演萨恩·阿基尔在接受《全球记者》采访时也讲述了她与库尔德女兵朝夕相处两月有余的观察:“因为语言相通,她们对我很友善,但无论如何,都能感受到她们身上天生的使命感,那种为拯救同胞而义不容辞的天性。”阿基尔称,尽管没有官方统计,但根据她的观察,库尔德军队中有30%到40%都是这样的女性,“她们是深山和沙漠间的战地玫瑰”。

无论是哈马德还是阿基尔,她们都是库尔德人,从小跟着家人辗转移民,先到土耳其,然后到欧洲或者北美。如今她们回到这片动荡之地,通过不同方式将记录下这段民族抗争的历史,和历史画卷上的一个个鲜活个体。

在哈马德的笔触下,刻画了一个名叫迪林的女孩,2015年哈马德与迪林相遇时,这个女孩才19岁,是库尔德女子护卫队(YPJ)的一员,已经同“伊斯兰国”战斗了3年,而且有一半时间是在前线度过的。据称,迪林在战争中受过伤,家人也不愿意她上战场,“但我必须继续战斗”。迪林说,队伍中很多都是同龄的女孩,有些是父母送进来的,有些父母不同意,自己逃跑进来的,“在护卫队,我们建立了‘深厚且真诚的关系’,亲如姐妹。”

库尔德女兵:在深山和沙漠中绽放的“玫瑰”

2019年7月9日,伊朗库尔德女兵在伊拉克埃尔比勒的军营参加训练。|视觉中国

哈马德说,这些女孩完全看不出才十几岁,远比她们的真实年龄要成熟许多,这种特点还体现在她们超强的战斗力上,2014年8月,正是这群女兵解救了数千名遭“伊斯兰国”围困的雅兹迪人。福克斯电视台当时在采访她们时称,虽然那些极端分子不愿意跟女人打仗,因为他们觉得被女人杀死,是没法进天堂的。但更重要的是,就实力而言,他们也不如这些女斗士。

成功对战伊斯兰国已经被写进了功勋薄,如今更重要的威胁是来自出兵叙利亚北部的土耳其人。据悉,一支约由3000名库尔德女兵组成的部队已经抵达前线,准备和土军决一死战。

高声呐喊女性的解放

除了保卫家园的现实诉求,意识形态的对立也是库尔德女兵与土耳其势如水火的重要原因。自2002年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上台以来,土耳其社会逐渐走向宗教保守主义,总统埃尔多安一直要求女性应该回归家庭,他还曾敦促每个土耳其妇女都至少生3个孩子。政治对家庭和婚姻的干预对作为土境内第四大民族的库尔德人产生了影响。据哈马德称,父权的压迫在库尔德人中间屡见不鲜,童婚、一夫多妻、性暴力对库尔德女性犹如家常便饭。与其结婚,很多女孩最终选择了参军,对她们而言,参军使人生第一次体验到自由的滋味。

据CNN报道,许多女兵都是库尔德工人党创始人阿卜杜拉·奥贾兰的追随者,她们认为妇女解放理念深深地印刻在该组织的意识形态中。

在1978年库尔德工人党成立仅仅9年之后,该组织就举行了第一次妇女权利大会,提出“所有人的解放中必须包括妇女解放”。

如今无论是伊拉克还是叙利亚的库尔德自治区,法律都要求政府中妇女的比例占3到4成,这一比例与军队中的女兵占比大致相当。2013年,叙库武装成立了一支与人民保护部队(YPG)相对应的娘子军——女子护卫队。这支队伍成立以后,由于致力于女性解放,吸引了阿拉伯人、土库曼人、亚美尼亚人和车臣人等民族的女性加入,对周边地区产生了一定影响。

或许正如阿基尔所言,这群堪称“战地玫瑰”的库尔德女兵,为家国存亡而战,亦或自身命运而斗,她们不应该被遗忘在深山与沙漠之中。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