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安倍晋三的日本“入常”梦:可望不可即

中国台湾网 2019-09-22 12:12:41
A+ A-

安倍晋三的日本“入常”梦:可望不可即

明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的重要年份,在矢志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日本看来,这又是一个推动联合国改革的重大机遇。在本月下旬的联大会议上,安倍首相将再度明确提出这一目标。

从上世纪80年代奠定了经济大国地位以后,日本随即就不失时机地又确立了新的奋斗目标:争取成为政治大国。而政治大国只有一个标准,即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因为显而易见,目前的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中美俄英法都是毫无疑义的政治大国,日本认为其国力不在英法之下,理所当然具有成为常任理事国的资格。

实际上,日本早已开始了这一努力,只不过时机不成熟时暂且韬光隐晦,不对外表露而已。作为二战的战败国,日本欲加入这一宗旨在于防止军国主义再度发动侵略战争的国际政府间组织,必须得到所有常任理事国的同意。在经过双方谈判后,日本与苏联在1956年建交,苏联不再反对日本加入联合国,日本这才成为联合国成员国。从那以来,截至2015年,不到一个甲子日本居然先后11次当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超过了巴西的10次,而巴西是联合国创始国,拥有联合国会员国的身份比日本多11年之久。显而易见,日本始终将非常任理事国作为争取当选常任理事国的重要热身。为此日本也是不惜血本,例如为竞争2015—2016年的非常任理事国,日本就为最大的竞争对手孟加拉提供了近6000亿日元的ODA资金,从而使得孟加拉主动退出竞争,使日本不战而胜。而此前导致日本唯一竞争失利的对手就是孟加拉。频频跻身安理会,日本除了刷存在感以外,也是意图集小胜为大胜,以便有朝一日量变能够带来质变。

日本为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是蛮拼的,这就是竭尽全力为联合国出钱出力。出钱就是提供更多的会费和维和费用,出力就是派遣维和部队和向联合国各组织提供工作人员。在2000—2001年期间,日本缴纳的联合国会费曾高达20.57%,明显高出其GDP占全球的比重,超出中国、俄罗斯、英国和法国这4个常任理事国的会费之和!在日本人看来,礼多人不怪。坚持多年分担大头的会员费,势必会形成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条件。因此,从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日本对推动联合国改革表现出非同寻常的巨大热情,并为此付出了扎实的努力。在2000年的千禧年联大会议上,日本再度提出了联合国改革方案,并获得了许多与会改革领导人的支持。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也设立了高级别名人小组,负责推动联合国改革。此后,日本外务省也为此特意设立了“战略本部”,全力负责“入常”问题。

当然,除了日本以外,印度、德国和巴西以及其他一些地区大国也都同样觊觎常任理事国这一重要地位。既然单打独斗容易导致力量分散,于是这4个国家索性抱团取暖,在2005年联合国成立60周年之际,联合提出安理会改革方案,要求将常任理事国从5个增至11个,非常任理事国从10个增至14~15个。

但安理会改革绝非易事,因为此举涉及到所有会员国的切身利益,众口难调,任何联合国改革方案都很难形成共识。例如意大利就坚决反对德国成为常任理事国,而阿根廷和墨西哥也不可能支持巴西“入常”。至于巴基斯坦,更是全力阻止印度入常。而韩国和朝鲜对日本的态度就不言而喻了。对日本和德国这两个战败国寻求常任理事国地位问题,还涉及到修改《联合国宪章》问题,因为宪章中有关于“旧敌国”条款,这就是针对德国和日本的。要修改宪章,必须得到2/3以上会员国的同意,而常任理事国必须全部同意。目前联合国的会员国为193个,2/3就是129个。当时4个抱团冲刺“入常”的国家,眼看不可能取得129个国家的支持,最后放弃了将改革方案提交联大审议。那次冲刺失败,对日本造成了重大打击。

由于非洲拥有54个国家,在联合国会员国中占28%之多,显然是日本冲刺“入常”目标的重要对象,是投票之际的一个“大票箱。”因此,日本近年来不断加大对非洲的工作力度,包括将原先五年一度的“东京非洲发展会议”缩短为每三年一次,今年8月底刚在横滨举行了第七届。经过日本的多方努力,有42个非洲国家领导人与会,安倍分别会见了所有这些领导人,可见其用心良苦。这些年来,日本不断加大对非投资力度,增加与非洲的贸易额,提升对非融资额度。

但由于日本经济在泡沫破灭后持续低迷,发展与非洲的经贸合作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尤其是与全力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中国相比,显得逊色得多。例如2018年日非贸易额仅为170亿美元,而中非贸易额高达1160亿美元;日本累计对非投资额仅为78亿美元,而中国高达430亿美元。众所周知,由于历史原因,中国不可能支持日本“入常”,因此小鸡肚肠的日本就认为中国在非洲挖日本的墙角,甚至无中生有地指责中国向非洲国家领导人施加压力,不让其出席横滨的“非洲发展会议,”以至部分非洲国家领导人中途返回,这纯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由于日本的“入常”努力频频受挫,所以近年来日本开始出现破罐子破摔的态度,这充分表现在日本分摊的会费上。在日本看来,既然未能享受应有的地位,那就不应承担相应的义务。于是日本承担的会费已迅速下降至8.564%,明显低于中国的12.005%。

其实,日本欲实现“入常”目标,还有一个明显的短板,即没有宣示其入常的目的是什么,入常后又将发挥什么作用?从近年来日本在联合国的相关表现来看,其实际行动与其努力目标完全是背道而驰的。如去年为了坚持捕鲸,悍然退出了国际捕鲸委员会。而此前为了反对慰安妇档案申遗,居然仿效美国“退群”,以威胁退出该组织予以全力阻止,同时拒交38.5亿日元的教科文组织会费。而2017年10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审查日本人权问题时,居然收到各国提交的相关建议多达218项。由此不难想象:如果就日本“入常”问题付诸投票,日本究竟有几分把握获得129票赞成?

显而易见,日本的“入常”目标在相当漫长的时期中只能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目标,只能是屡战屡败,岂有他哉?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