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撤与不撤?谈与不谈?特朗普在阿富汗问题上很纠结

文汇网 2019-09-14 07:57:23
A+ A-

撤与不撤?谈与不谈?特朗普在阿富汗问题上很纠结

在特朗普宣布与塔利班谈判“已死”后,美军加强了对塔利班的军事行动。|东方IC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近日在特朗普要求下辞职,阿富汗塔利班问题是导致其离开白宫的最后一根稻草,特朗普此前“叫停”了与塔利班已进行9轮的谈判。

由于军事解决塔利班已进入死胡同,政治层面的困局虽然难解,却也并非无解,随着博尔顿的离开,美国与塔利班未来重启谈判,这也不是不可能。

阻碍谈判的不仅有博尔顿

特朗普于当地时间9月7日在社交媒体公开称,因发生造成驻阿富汗美军死亡的袭击事件,他取消了曾计划于8日与塔利班代表和阿富汗总统加尼在戴维营举行的秘密会晤。他还表示已经叫停了和谈。

然而就在8月底,特朗普还宣布将削减5000名驻阿富汗美军的愿景,表示与塔利班的谈判进展良好,如果达成和平协议,将把驻阿富汗美军数量减至8600人。

撤与不撤?谈与不谈?特朗普在阿富汗问题上很纠结

特朗普9日在白宫表示,美国与塔利班的和平谈判已经终止,“在我看来,谈判已死”。|视觉中国

宣布和平谈判“已死”与撤军计划前后不到10天,自然会引发猜测。有意与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以兑现竞选承诺的特朗普,其实仍在“撤”与“不撤”纠结——博尔顿的因素当然首当其冲,但绝不是唯一。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曾希望介入和谈,三次要求美国阿富汗事务特别代表哈利勒扎德来国会作证,但均遭到国务院拒绝。9月12日,哈利勒扎德终于收到了国会发出的传票。除国会外,美国国防部与国安委也对草案中的部分条款不予认可。

特朗普希望通过和平协议,在“减少驻军”与“保持存在”之间达到平衡,但显然难以实现。即使是在塔利班宣称实质谈判已结束、即将收获最终协议的那几天,针对阿富汗军队与准军事人员的袭击也并未停止。这显示出塔利班内部关于和谈存在分歧,也预示了即便和平协议能够签署,美国撤军也无法为阿富汗带来和平。就算阿富汗军队有实力和能力填补美军撤离后出现的空白,塔利班也必然通过与政府间更多的军事冲突,在后续的阿富汗人内部谈判中谋求更大话语权。

本来在“9·11”事件18周年纪念日之前与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对于特朗普具有明显的“象征意义”——不仅将是近18年阿富汗战争的阶段性成果,也会是特朗普谋求连任的有力筹码。但就目前来看,特朗普的一番苦心有可能白费了。

双方都有意愿政治解决

特朗普叫停谈判后,美军增加了军事打击塔利班的密度和强度。而塔利班也誓言,在美国不签署和平协议的情况下,将继续对美军的打击。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哈德12日称,特朗普应当谨慎行事,“(特朗普的)顾问们应该劝告他,阿富汗是帝国的坟墓”。

对于双方而言,军事途径已经走入死胡同。战争持续了近18年,不仅美军没能消灭塔利班,后者还控制了阿富汗近44%的地域。不过,塔利班与美方持续进行9轮谈判,本身就说明其立场也发生了转变。塔利班认识到,通过武力无法夺取喀布尔,也无法组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如今,特朗普宣布停止与塔利班谈判,阿富汗和平进程似乎进入了死胡同。但实际上政治解决的机会仍存。美国方面,特朗普削减部分驻军的意愿强烈,且消除了博尔顿的阻碍;塔利班方面,目标是进入阿富汗的政治进程,美国将是阿富汗人内部谈判的助推器。况且如果长期不重启谈判,塔利班背后金主的支持也将中断,塔利班再要施压阿富汗政府也将难以为继。

所以,在博尔顿辞职后的短期内,美军与塔利班之间的军事冲突还将持续甚至恶化。毕竟塔利班并不打算与阿富汗现政府谈判,而在预定于本月28日开始的总统选举后,与新政府边打边谈也是不错的选项。从更长远的时间来看,与美国重启和谈,也将在情理之中。

伊朗对美军撤离有些纠结

作为阿富汗的重要邻国和塔利班的宿敌,伊朗在评估美国与塔利班和谈及潜在的协议时难免纠结。但对于博尔顿离开白宫,无疑是乐见其成。

撤与不撤?谈与不谈?特朗普在阿富汗问题上很纠结

伊朗外长扎里夫。|视觉中国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11日指出指出,近40年中,没有美国政府像特朗普政府一样,且没有美国高官像博尔顿一样反对伊朗。虽然外长扎里夫称,不对美国国内事务表达看法,但其他官员大多间接表达了喜悦之情。

伊朗政府发言人拉比埃曾表示,博尔顿辞职将使白宫更好地理解伊朗。他10日晚在“推特”上称,“约翰·博尔顿数月前声言,伊朗将在3个月后不复存在。我们依然还在,他已经走了;如同所有的厌恶伊朗的人,一个一个离开舞台。”他表示,随着战争与经济恐怖主义最大的支持者离开,白宫在理解伊朗现实方面将遇到更少的障碍。

伊朗伊斯兰文化与指导部部长萨利希在“推特”上称,“今天对‘团队B’不是一个好日子。博尔顿屈辱地离开白宫,内塔尼亚胡在演讲中恐慌地寻求躲避。厌恶伊朗的人要面临更糟糕的日子。”“团队B”是扎里夫所总结的、反伊朗的四人组,分别指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Bolton)、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昵称Bibi)、沙特王储本·萨勒曼(binSalman)和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本·扎耶德(binZayed)。

对于博尔顿辞职虽有一时之快,但对于美国与塔利班的和谈以及撤军,伊朗却有些纠结。一方面,伊朗不希望有上万美军驻扎在其邻国,毕竟已有近18年处于敌对国家的现实威胁下,伊朗一直反对美国等域外势力干预地区内事务;另一方面,塔利班很有可能在美军撤离后增加对伊朗的安全压力,况且其背后金主和装备提供者都是伊朗的地区对手,这又增加了伊朗处理地区问题的负担。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