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台湾失业率节节攀升,民进党当局应正视隐藏性失业扩大化问题

中国台湾网 2020-04-27 17:52:38
A+ A-

台湾失业率节节攀升,民进党当局应正视隐藏性失业扩大化问题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经济现况堪忧,各国失业人数节节攀升。据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报告显示,由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的经济和劳工危机可能会使全球失业人数增加近2500万,数以百万计的人将陷入失业、就业不足和工作贫困之中;如果世界像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那样,采取国际协调应对政策,那么大流行对全球失业的影响可能会大大降低。

台湾《工商时报》社论指出,以台湾而言,历次经济衰退与失业总是桴鼓相应,无一例外,网络泡沫破灭的2001年,经济衰退,失业率升逾5%;金融海啸的2008年,经济衰退,失业率又升逾6%,两段期间台湾受失业波及的家庭人数皆逾百万人。只要落入这个负向循环,便会出现严重的失业问题。

据台“主计总处”日前公布的数据,台湾地区3月份失业率为3.72%,经调整季节变动因素后的失业率则为3.76%,创近十个月最高,关厂失业升至11万人,也创下近30个月最高。除此以外,工时下滑日趋严重,由于业务不振等经济因素导致周工时未满35小时者升至26.1万人,创下近3年最高,想工作而不找工作者更直逼16万人,创下近9年最高。

社论认为,以上数据显示这一波经济不景气不只影响到生产、营收,也影响到就业、薪资。在失业的数据中又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各方关注的一般失业,另一类是为各方所忽略的隐藏性失业,不仅表面失业数字逐月升高,隐藏性失业更是扶摇直上,相较于失业受到民进党当局的关注,隐藏性失业不算失业。

隐藏性失业,从劳动统计来说不算失业,那他们算什么?社论认为,他们有些隐藏在非劳动力里,有些隐藏在就业者中,可概分为两类。先谈隐藏在非劳动力里的这些人,虽然他们想工作,但由于调查时他们没有找工作的行动,于是被归类为“想工作而未找工作”的非劳动力,事实上,他的家人认为他是失业者,他自己也这么认为,而且在调查前一、两周也曾努力找工作,但依照定义,他还是被归入“非劳动力”,这便是第一类隐藏性失业。

这类隐藏性失业,有不少是长期找不到工作而退出劳动市场成为“非劳动力”,他们被称为怯志工作者(discouragedworker),除了没有工作,他们屡屡受挫更甚于失业者,其所需要的协助也较失业者更为迫切,不过,长期以来却为民进党当局所忽视。民进党当局施政只凭定义画出一条线来决定何者给予协助,何者不予协助,常是准确而不正确,有必要加以调整。

从过去20年的资料发现,每逢经济低迷,落入这类隐藏性失业的人数就急速升高,1990年代初不及10万人,网络泡沫年代升至20万,随后缓和,至金融海啸又升至18万,如今随疫情扩大,须臾又升至16万,创下9年新高,急升之势,非常明显。

社论认为,第二类隐藏性失业者是隐于就业者中,他们工时少到不足以获取养家之收入,名为就业,实为失业,这些工时较少者多是学生、家庭主妇兼差赚零用钱,然而近年调查发现台湾80多万名非典型就业者有两成是找不到全时工作,这不是赚零用钱而是养家费,民进党当局看法显然过于乐观。而工时要低到什么程度才算隐藏性失业?依国际定义是每周工时低于16小时且希望增加工时者,可算是“隐藏性失业”。

社论指出,这类隐于就业者中的“隐藏性失业者”究竟有多少,长期以来并未得到确切统计,只有遇到金融海啸之类的情况才会特别跑一下资料,也正因为这不是常规统计,以致我们无法追踪这类隐藏性失业的长期变化,为了解此一现象,我们勉为其难的取2000年以来,各年周工时低于29小时的人数变化进行观察,结果发现随着网络泡沫、金融海啸、欧债危机的出现,这类低工时的人数便会快速升高。以目前全球经济的走势估算,第二类的隐藏性失业未来也将快速升高,事实上这项统计若干也反映了无薪假人数的变化。

因应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民进党当局提出不少就业及薪资补贴方案,然而,对于这两类的隐藏性失业者,这些方案未必有用,第二类隐藏性失业者或者可寄望于安心实时上工方案,然而第一类已退出劳动市场的隐藏性失业者有着更失落的心境,真要协助他们重新振作,不只是撒钱而已,得有更多激励人心的作为。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