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

上观新闻 2020-04-10 16:38:10
A+ A-

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

日前,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在美国媒体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我们亚裔美国人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治愈方法的一部分》。

他说,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美国社会主流开始歧视亚裔,因此,自己觉得身为亚裔感到耻辱,就像二战时候美国日裔那样。

这番言论,不光身在美国许多亚裔人士表示难以忍受,在我们国内也激起一片愤怒的声音。

1美国精英为何高调发表“谬论”?

最近,新冠肺炎疫情席卷世界,各国行动效率和具体措施不同,得到的效果自然差异很大。我们不提中国,只须拿与美国同一天出现首例确诊感染者的韩国来举例就很能说明问题,目前,韩国出现了万余例,每天增加几十例;而美国每天增幅高达两万例左右,死亡人数超过了韩国的病例总数!

疫情迅速蔓延自然让美国人很难受,可是,这跟亚裔有什么关系?在这个背景下,杨安泽却高调声称“因为身为亚裔而感到耻辱”,听起来驴唇不对马嘴,简直莫名其妙。

实际上,联系下杨安泽的个人履历和美国社会背景,就会发现这种貌似出位的言论不但并不突兀,而且还很符合逻辑。

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

图为杨安泽

我们先来看下他的履历:

杨安泽,1975年出生在美国,父母来自中国台湾,其父是物理学博士,其母是一位拥有统计学硕士学位的艺术家;

1999年,毕业于世界顶尖名校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进入纽约某律师事务所开始职业生涯;

次年,辞职创办网站,随后,几次创业捞金,取得不错的成绩;

2012年,受邀前往白宫参加时任总统奥巴马主持的青年创业论坛,后被奥巴马政府授予“白宫变革领袖”的称号,可谓名利双收;

2018年,成为民主党2020年大选与特朗普竞争的候选人之一,是美国史上第二位宣布参选总统的华人,打出“人性至上”的口号,在民主党和华裔中呼声颇高;

2019年,甚至成为当时民主党候选人中受欢迎程度排在前三的候选人之一;

今年2月,宣布退出总统选举。

很显然,除了脖子上长着一副亚裔的面孔、血管里流淌着华人的血液,杨安泽的思维模式和价值观都是美式的,而且,常春藤名校毕业生-律师-企业家-政客,其经历与大多数美国政治精英的人生轨迹重合。

不过,在一直标榜自由、平等和“政治正确”的美国,族裔话题一直比较敏感,连特朗普这种不走寻常路的人都不敢乱碰。

那么,作为一名有志从政的民主党精英人士,怎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表示因自己的亚裔血统而感到羞耻呢?

因为这世界上有两个“美国”。

2理论上的美国简直“完美”

跟强调血缘、血统的东方人不同,按西方“社会契约论”的观念,“人”是一个自由的个体,可以对自己出生时所属的文化保留各种权利,在现实中可以自由地决定加入哪个国家,只要被目标国家所接纳,那么,就成为这个国家的公民。

嫁接在西方文明之树上的美国,就在这个观念的基础之上,第一次让欧洲政治家的梦想成真了。

美国的入籍宣誓誓词相当直接地体现出这个特征:

“我在这里郑重的宣誓:完全放弃我对以前所属任何外国亲王、君主、国家或主权之公民资格及忠诚,我将支持及护卫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对抗国内和国外所有的敌人。我将真诚的效忠美国。当法律要求时,我愿为保卫美国拿起武器,当法律要求时,我会为美国做非战斗性之军事服务,当法律要求时,我会在政府官员指挥下为国家做重要工作。我在此自由宣誓,绝无任何心智障碍、藉口或保留,请上帝帮我。”

从这段誓词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如果真心加入了美国国籍,必然是放弃了对以前所属国家的效忠,以后只忠诚于美国。

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

图为新美国公民入籍宣誓

加入美国国籍就是美国公民,出生在本土的美国公民杨安泽可以去选美国总统,同时,也只能对美国效忠。若是美国需要他上战场、把枪口对着与他长相相似、血脉同源的敌人,想必他也不会犹豫。

回忆下在朝鲜战争中名声大噪的吕超然,在战场上,他的亚洲人面孔和纯正的汉语给志愿军造成了不小的麻烦。顺着西方人的观念,这个人是美国人,对中国不负担任何义务,为自己国家而战似乎无可厚非。

理论上的美国,“民主”“平等”“财富”这些字就像闪亮的金字招牌,长期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

加之,最近这200年里,西方是强者,完成工业化革命的西方用碾压的姿态去征服世界其他部分,亚洲国家大多数沦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二战后的美国更是雄霸天下,令人畏惧又羡慕,实力差距,使这种理论上的“完美”显得更加诱人。

3现实中的美国恐怕不太好看

在南北战争中,美国总统林肯宣布解放一切黑人奴隶,他们由此成为平等的美国公民。可是,至少是在美国南方那些州,一百年后,面对内外巨大压力的当权者,才不得不逐渐取消了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政策。

这个过程可不仅仅是马丁·路德·金带领黑人民权运动取得成功那么简单。

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

图为马丁·路德·金雕像

二战期间,大量的黑人官兵跟白人战友们一样流血,但是,退伍后在社会上还是二等公民;二战后,左翼势力在欧洲和世界其他地方兴起,把“真正平等”这个观念带入了美国。

在美苏两个阵营激烈对抗的大背景下,美国政府对任何与共产党和左翼势力相关联的事物均怀有万分警惕。在上个世纪60年代以前,高喊“民主与自由”的人首先会被西方世界视为共产党。

外有来自苏联的压力、内有民权运动,美国的政界主流不得不开始考虑调整政策。这种调整原本是慢吞吞的,深陷越战泥潭、国内社会开始分裂,逼迫政府必须出招加速调整以弥合裂痕。

于是,美国国会于1964年通过《公民权利法案》、1965年通过《选举权利法》,正式以立法形式结束美国黑人受到的在选举权方面的限制和各种公共设施方面的种族歧视及种族隔离制度。1968年,马丁·路德·金被白人极端分子刺杀。

即便联邦法律出台,社会不平等仍然充斥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黑非洲风起云涌的独立运动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了美国国内,更刺激了美国黑人们伸张自己的权利。温和派的民权运动随着马丁·路德·金之死偃旗息鼓,激进派则拿起武器组成了“黑豹党”,提醒美国政府:如果“不接受批判的武器,就得被武器所批判”。

当权者的手段相当老辣,一边明确表态加紧消除社会上的种族歧视问题,另一边放手让联邦调查局使用暗杀等手段对黑豹党的领袖人物进行“定点清除”。

一明一暗、两策并举,美国政府基本扑灭了黑豹党的武装反抗,另外,也确实使得美国社会上明摆着的种族歧视规矩销声匿迹。

矫枉过正的“政治正确”看起来好歹也算社会进步,黑皮肤的奥巴马当上了美国总统,一时间让少数族裔“喜大普奔”。

其实直到今天,别看西方拼命在种族问题上强调“政治正确”,但是归根结底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民主与自由”的合法性所需,在社会认同上没有根本性变化。

种族歧视仍然根深蒂固地刻在美国主流价值观之中。白人警察对黑人滥用暴力等诸多问题,逼得黑人起来搞“黑命也是命”(BlackLiversMatter)这些运动。

歧视,只是被“藏”起来了,遇到各种事件激发还是会冒出来。

4“二战时的美国日裔”其实有点悲剧

当然,黑人只是一个典例,历史上,美国社会对华裔、亚裔、拉美裔等公民的歧视和排挤现象屡见不鲜。杨安泽提到的“日裔”也是一个典例。

日军偷袭珍珠港后,一架日军飞机被击伤,飞行员无法返回航空母舰,最后只好跳伞,降落在夏威夷群岛一个偏僻小岛上。这位老兄似乎很有点做思想工作的才能,并且,恰巧他遇到的第一个美国人是日裔移民,一番鼓动下来,让这个日裔移民死心塌地地追随他,一起计划占领这个小岛,准备迎接日军的登陆部队。

在当时的环境下,这种想法无异于白日做梦,其他当地居民和警察没费太多力气就把他们收拾了。

当时,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舰战斗力确实基本不行,日本要是出动大部队杀过来,美军能否守住夏威夷,恐怕他们自己都没把握。好在日本发动袭击之后,就赶紧跑回家去了,因此,美国不用退守西海岸。

不过,这个被日本飞行员策反的日裔给美国人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痛定思痛的美国政府认为,当时国内十多万日裔移民很可能都不靠谱,于是,干脆把他们都拘留起来,塞进沙漠里的集中营,还派宪兵严加看管。要是有人想逃跑,靠近铁丝网,就得挨枪子。

要注意,这些日裔美国人并不全都是从日本移居美国的,其中不少人出生在美国。

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

图为二战期间在美国的日裔美国人

后来,随着战争规模扩大,美国出现了兵员紧张的状况。无奈之下,美国政府想到了集中营里的这些日裔美国人,决定在这些人里面征兵。

原本以为会遭遇强烈的抵触,然而,出乎美国政府意料的是,这些日裔热情高涨,竟然有三分之一的人愿意加入美军。

他们组成的442步兵团,被派到了欧洲战场对德作战争。这个团表现得相当优异,在不到两年时间内,获得了将近两万次各种奖励,其中还有7次是顶级的总统部队嘉奖。

要知道,敢与德军阿登反击战装甲洪流交锋的101空降师,也只获得过2次这项殊荣,横扫太平洋的陆战1师不过得了3次。迄今,这个442团仍保持着美国陆军历史上获得荣誉最多之团级部队的记录。

442团为何如此卖命?原因就是要证明自己是美国人这个属性,希望政府看到自己在前线流出的血汗,从而释放他们仍被监管在集中营的家人。

然而,即便拿生命来宣誓效忠,他们的家人还是在沙漠地区的集中营里苦熬到了战争结束……

5“杨安泽们”就是这样被塑造出来的

“两个美国”在杨安泽身上发生碰撞,就催生出本文开篇提到的“自以为耻”的扭曲观念——

作为一个接受美式精英教育和价值观并以此为荣的美国人,难以避免地继承了主流文化中隐藏着的歧视心理;矛盾的是,他没法改变自己亚裔的物理属性,最后只能导致自我歧视。

加之,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西方国家开始对中国表现出满满的嘲讽以及凌驾于东方人之上的高姿态,前几日,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愤愤不平地描述了这样的场面:当他在G7会议提及疫情之时,西方国家摆出了不屑一顾的态度,“这个疫情是黄种人的事情”。

在这个语境里,亚裔感到自卑也能理解。这个心态就是过去西方推行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产物。

杨安泽作为一个少数族裔和政治素人,尽管没有能进决胜轮,他前期取得的成绩还不错。与奥巴马胜选时一样,当时,许多人感到兴奋,因为“亚裔也能选美国总统了”,就是总想证明给世界看亚裔一点不比西方人差。

身为亚裔感到耻辱?“杨安泽们”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

图为奥巴马

若真的平等,还要证明什么呢?

杨安泽建议亚裔美国人千万不要有什么抗拒和反击行动,而是应该加倍努力表现出自己是美国人,比如穿红蓝颜色的衣服(美国国旗颜色)、四处去当志愿者、捐钱物资,等等。

若真的平等,为何还要加倍努力表现以赢得认同呢?

说到这里,库叔并不是否定美国建国以来的社会进步,毕竟倒退一百多年,奥巴马不可能当上美国总统。

另外,至于杨安泽高调表态是否有拿“少数族裔”话题博眼球、谋取政治资本的主观意愿,大概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说到底,这是一个信奉美式价值观的美国少数族裔因血统和历史记忆而感到自卑的故事。对我们而言,比被“杨安泽们”牵动情绪更重要的是,以美国为鉴,反思我们自己的问题,考虑中国的将来。

一方面,对于崇尚实力的美国和西方,要改变他们的固有观念,光凭言语是远远不够的,用行动说话更加有效;另一方面,发展与国力,才是国家和民族自豪感的强大底气!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