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长安街知事 2020-04-10 13:47:20
A+ A-

山河无恙,武汉“重启”。

逾越了这个凛冽的冬天后,我们欣喜地发现,春天如约而至。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但国门之外却是另一幅景象,疫情在全球多点爆发并快速蔓延。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截至美国东部时间8日15时30分(北京时间9日3时30分),全球确诊病例达1500830例,死亡病例为87706例。

站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回望疫情初期,好像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过去3个多月里发生的一切,使我们能够更冷静地思考种种得与失。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2019年12月底,江城武汉正沉浸在迎接一个新十年的喜庆中,一种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新型病毒正逐渐显露獠牙。

一份名为《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在朋友圈中广泛传播。事实上,此前几天,武汉多家医院已经陆续收治了一些不明原因肺炎患者。

这些医院包括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等。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接诊发现4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28、29日两天,又陆续接诊了3例。“这是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病,肯定有问题”,27日起,直觉敏锐的张继先两次向医院汇报,医院再向区、市、省三级卫健委疾控处报告。

警报拉响!

12月29日是星期天,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接到报告后,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前往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

张继先后来接受采访时坚定地说,“疫情发现越早越有利于控制。我们现在感觉自己做对了!”

12月30日,疫情开始进入公众视野。

当天15时10分、18时50分,武汉市卫健委下发两份文件,要求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全面开展病例搜索和回顾性调查。

同一天,国家卫健委获悉武汉发生了聚集性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于31日凌晨作出安排部署,派出工作组、专家组赶赴武汉市,指导做好疫情处置工作,开展现场调查。

疫情上报后的第4天,一场举国动员、与病毒赛跑的人民战争,拉开帷幕——

2020年元旦,国家卫健委成立疫情应对处置领导小组,此后每日召开领导小组会议。

1月2日,中国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收到湖北省送检的第一批4例病例标本,即开展病原鉴定。此后,相关科研进展堪称迅速。

1月3日,国家卫健委会同湖北卫健委制定《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等9个文件。

1月4日,国家卫健委会同湖北卫健委制定《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医疗救治工作手册》,印发武汉市所有医疗卫生机构。

1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对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当天,中国疾控中心成功分离首株新冠病毒毒株。

1月8日,国家卫健委第二批专家组前往武汉。

1月13日,国家卫健委召开会议,部署指导武汉市进一步强化社会管控措施,加强口岸、车站等人员体温检测,减少人群聚集。

1月14日,国家卫健委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加强武汉市疫情防控工作,做好全国疫情防范应对准备。

1月1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冠肺炎第一版诊疗方案、防控方案。

1月17日,国家卫健委派出7个督导组赴地方指导疫情防控工作。

1月下旬,面对仍在蔓延的疫情,党中央、国务院做出重要决策。

18日晚,国家卫健委派出了“最豪华”的阵容,以钟南山院士为组长的高级别专家组赶至武汉,实地考察疫情防控工作。

在广东,钟南山已经了解到深圳一家6口先后发病的聚集性疫情。18日,他在参加会议时接到通知,当天晚上必须赶到武汉。

“当时,我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应该是比较严重的,去武汉的时候有一种比较急迫的心情。”于是,84岁的院士临时挤上了开往武汉的高铁餐车。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钟南山院士在高铁餐车上睡着

同一时间,身在浙江的李兰娟院士也前往武汉。通过与当地医生专家进行交流,以及到金银潭医院、武汉市疾控中心、华南海鲜市场实地察看,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很快确认:新型冠状病毒存在“人传人”现象,已经有医务人员被传染。

1月19日下午,专家组召开闭门会议,“武汉要不进不出”等意见被拿到桌面上。

李兰娟回忆,闭门会还未结束,参会的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领导立即电话北京,将“人传人”等关键意见向国家卫健委汇报。国家卫健委领导非常重视,又立即向国务院有关领导汇报。

会议一结束,专家组连夜赶赴北京,向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汇报,一直开会到凌晨。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1月19日高级别专家组闭门会

1月20日是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中央做出一系列重要决策。

新华社报道,习近平总书记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同时要及时发布疫情信息,深化国际合作。

当天,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邀请钟南山和李兰娟一同列席。李克强总理点名两位院士发言,对他们的意见建议给予充分肯定,他说:“这对我们下一步如何科学决策非常重要。”

会后,国务院当即做出决定,将新冠肺炎纳入乙类传染病管理、采取甲类防控措施。

国家卫健委专门召开新闻介绍会,请6位专家把疫情的研判情况向全国公开。当晚,央视《新闻1+1》连线采访钟南山院士,“肯定存在人传人”“14名医务人员感染”“不要去武汉”等回答,让民众引起高度重视,自觉采取防控措施。

“人传人”的消息发出后,全国上下的重视程度大幅提升。与此同时,多个省区市先后报告了首例确诊病例。疫情蔓延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1月22日,国新办在发布会上传递出一个鲜明的信号:原则上建议外面人不要到武汉,武汉市民无特殊情况不要出武汉。

这一天,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八,距离除夕仅有2天,疫情形势非常严峻,限制病毒的进一步传播成为当务之急。

当时,浙江省卫健委主任张平还告诉李兰娟,近期有大量人员从武汉返乡过年,不仅引起了第二代感染,还引发了聚集性疫情。

基于这样的状况,已到了必须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时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关键时刻,中央拍板决定:1月23日凌晨,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1号通告,10时起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除夕前夕,武汉“封城”!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一个人口千万级别的大城市采取最严厉的防疫措施。“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做出的英明决策!”李兰娟说。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后来,钟南山院士也在接受采访时回溯道,这一次疫情防控,中央政府是完全透明的。

“记得我们汇报了以后,也就一天两天,全国就采取行动。一个是‘围堵’武汉;第二个全国的群防群治;第三个是透明,要求所有的城市都要报疫情情况。第四个就是强化对个体的检测。”

他还给出重要判断:“这个工作一做的话,我们就会取得成功。”

1月23日到4月8日,“英雄城市”长达76天的全民战役,由此拉开帷幕。

新冠疫情,中国打上半场,全世界一起打下半场。但现在,有人显然没好好打。

3月底,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感慨:这是联合国创立75年以来,历史中前所未有的全球性危机。

3月11日下午5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结论,从在日内瓦的世卫组织总部传向全世界。同样是这一天的晚9点,73岁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宣布:未来30天内,美国暂停与除英国外的所有欧洲地区的旅行往来。

如今算来,这一天,距离中国向世卫组织发出警报,已过去了整整71天。

截至美东时间4月9日,全球确诊病例突破150万例大关,其中美国已超43万例。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3月30日,美国《波士顿环球报》出离愤怒地发表社论称,特朗普手上沾满鲜血,到11月必须清算!文章称,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是科学进步和医学创新的“灯塔”,但白宫的灾难性决定让这个世界上最富有国家注定要经历一个无尽苦难的季节。

抗疫不力,白宫却一直在试图转移矛盾,美国部分政客、议员疯狂甩锅,动辄称:中国早期不公开数据,隐瞒了疫情,耽误了美国。呵呵,How interesting……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

上文已经提到,2019年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派出专家组前往武汉。而同一天,世界卫生组织中国办事处也接到报告,武汉出现不明原因的肺炎病例。

此后,中国持续向世界发出警报——

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

1月4日和8日,中国疾控中心负责人两次同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通电话,介绍疫情有关情况,讨论双方技术交流合作事宜。

1月12日,中方向世卫组织提交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发布,同全球共享数据。

1月16日,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开始对外发布疫情信息。

1月23日,中国政府采取了关闭离汉通道等空前全面、严格、彻底的措施。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白宫是不知道在中国发生的疫情吗?相反,他们于1月7日第一个发出赴武汉旅行警告,1月25日第一个关闭驻武汉领馆并撤员,2月2日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关闭边境。

换句话说,中国爆发疫情时,美国是全球第一个对中国人全面防控的国家。

直到4月7日,特朗普仍在白宫发布会上公开指责世卫组织“以中国为中心”,又说世卫组织该对疫情大爆发负责,还声称要对世卫组织“断供”。

此话出口即翻车,美国媒体披露,早在1月29日的时候,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就曾警告特朗普一定要当心新冠病毒疫情的风险。《华盛顿邮报》还披露,情报机构自1月以来就一直对疫情发出警告,但总统没当回事儿。

特朗普在7日的记者会上分辩称,自己直到“一两天”前才看到这份备忘录。但美媒直言:“特朗普可能没有预料到会这样,政府中的许多人也没能让他对此作出反应。整个系统有问题。”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连发3问:为什么美国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份就开始对美国国内疫情提出警告,却被下令封口?为什么2月底白宫要求美国卫生部门专家发表疫情言论前必先得到彭斯副总统办公室的批准?为什么3月2日美国疾控中心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

《纽约时报》直言:我们缺失了一个月,未能成功检测,使美国人对新冠病毒视而不见。很多美国官员和学者也呼吁,白宫,别再为自己抗疫不力找替罪羊了。

武汉“封城”之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纽约时报》:特朗普表示在检测上没问题,但州长们不同意

日前,《科学》杂志登载了一份由美国、英国和中国科研人员共同完成的研究报告,其撰写人之一英国牛津大学研究人员指出,如果当初没有中国政府采取的武汉管控措施和全国应急响应,到2月19日,武汉以外的地区将会有超过70万确诊病例。

武汉,的确是最早向世卫组织通报发现新冠肺炎的地方,但是疫情发源地到底在哪里,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有许多种猜测,其中有些,中国网友还深以为然。

作为对美国指责的回应,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警告特朗普:如果你不想看到更多裹尸袋,那就不要将病毒政治化。

“我们不想浪费时间了。”谭德塞说。

时至4月,全球已有200多个国家地区、超过150万人确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直言:新冠疫情结束,不取决于哪个国家控制最早、最好,而取决于控制得最差的国家。

4月7日是世界卫生日。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艰难时刻,这个日子发人深思。

面对疾病这个古老的敌人,人类付出过惨痛代价。全球疫情紧急,我们别无选择,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唯有全人类共同努力,才能战而胜之。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