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退伍军人被顶替23年:地方能人一手操办之风可休矣

人民日报社 2019-12-06 14:25:22
A+ A-

退伍军人被顶替23年:地方能人一手操办之风可休矣

资料图来源:新京报我们视频

李逵再遇李鬼,只不过这次不是冒名顶替上大学。日前,河南周口47岁的退伍军人仵瑞华无意中发现自己在23年前就被人冒名以退伍军人身份享受安置待遇,冒名者现为当地某镇政府工作人员,每月工资3489元。截至目前,当地已就此事成立专项调查组介入,同时表态称“无论牵涉到谁,都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涉事人员亦被警方控制并接受问询。

现正经营一家小装修公司的被顶替者仵瑞华,过去一个多月时间都沉浸和奔波于这桩被冒名顶替的申诉中,其现在的收入与冒名者的收入比,可能并不低,甚至外界会对此有所谓“值不值”的评价和议论。但对当事者而言,这从一开始就不是(或者说不仅是)一个23年经济收入损失的问题,而事关一个人的工作机会、职业规划和抱负(因为被冒名顶替的事,勾起了当事人对年少时志向的想法),于个人而言涉及到最基本的公平和权利,以政府人事管理而论,更攸关人事管理流程与制度的严肃性,以及基层权力涉嫌的寻租与渎职。

一桩退伍军人被冒名事件,因一次信息的主动公开而发端,更因相关情况被公之于众而成为舆论热议焦点,由此也可看到公开对于权力监督的价值和意义。正是当事人在散步中无意发现的一份“退伍军人安置名单”,牵出了23年前的冒名顶替上班旧事,也是因为信息公开后的被聚焦和广泛传播,才推动了个案内情的被调查,而不是循着当地一开始所谓“不闹僵”的劝解思路进行。

公开之于监督的意义不可低估,哪怕只是一份年代久远的普通名单或者账目,都可能为公众勾勒一幅彼时基层权力运行的真实图景。

1996年的冒名顶替案,现在看来确实属于陈年旧账,甚至以现在的眼光、性价比去判断,对很多人来说可能都早已“不值一提”。但回到事发当时的基层权力运行真实状态,一位退伍军人被冒名安置或者一个高考学生被顶替上大学,类似的权力寻租和操作难度在当地的现实政治环境中,都可能注定会是考验某个“能人”或者某个“能量”家族综合实力的关键时刻。一次现在看来常规化的普通信息公开操作,当事人的姓名、服役信息乃至全套档案资料被发现和冒用,需要打通的关节自不会少,参与或者起码默许此类违规操作的公职人员是否会受到彻查和追究,公众与当事人一样拭目以待。

好在时过境迁,彼时有能量在当地呼风唤雨的责任人,现在可能多已失去干扰和妨碍调查的能力,这对彻查陈年旧案来说堪称利好。但在事件未进入舆论前的当地反应,对被冒名者想深究的举动不乏泼冷水者,很难去判断这是基于对陈年旧案复杂情况的逃避,还是对到目前为止仍隐于幕后的“能人”的袒护。无论如何这都不是政务服务该有的态度和做派,只会让权利被侵害者更加寒心,也让违规者继续坐享彼时侵夺而来的利益,得不到应有的问责和惩罚。既然当地有关部门已有“顶替者亲属一手操办”的认定,那么对于“一手操办”有关的诸多环节、一应责任人,都应当有彻底的调查和梳理。

人事管理的陈年旧账不能一直被容忍而不清理和清查,此番靠信息公开意外“收获”的权力违规滥用的线索有必要被深究。不光是要给合法权益和机会被侵夺23年的当事人一个最基本的交待,更要以此为契机,对正在逐步完善的基层人事管理制度做对照性筛查。

冒名顶替的陈年旧事,要给即便在当下也时不时会发生的地方机关事业单位“萝卜招考招聘”再敲一次警钟:伸手必被捉,可能只是时间早晚问题。时代在发展,制度和技术终将趋于严密,社会对基层权力寻租的容忍度也随之不断降低。特别是随着信息公开范围与实践的扩大,彼时的权力违规操作,哪怕当时多么天衣无缝,都难免在不经意中被扯出来,甚至“拔出萝卜带出泥”,这是权力现代化转型的一个副产品,给社会公共治理不断带来小惊喜。

(来源:南方都市报)

47岁的仵瑞华是河南周口郸城县白马镇仵庄村人,1992年入伍,1995年退伍,现在老家从事装修工作。

2019年10月,郸城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公布了全县退伍军人安置情况,仵瑞华这才发现“仵瑞华”在1996年时被安置了工作。

12月2日,郸城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相关负责人回复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称:当年只安排了一个叫仵瑞华的人到宜路镇政府上班,顶替一事正在调查中。

记者在宜路镇政府采访时,“仵瑞华”通过中间人传话给仵瑞华:“给‘仵瑞华’一笔钱,你来上班,10来万元不够。”

退伍军人被顶替23年:地方能人一手操办之风可休矣

▲12月2日,仵瑞华到郸城县宜路镇政府找“仵瑞华”,并反映自己被顶替一事。摄影/上游新闻记者牛泰

仵瑞华被顶替身份上班23年

今年10月,白马镇公布了政府安置工作退役士兵指导名单。仵瑞华发现,名单上也有一个叫“仵瑞华”的人,早在1996年就被安置了工作。

“1995年,我退伍回乡后,一直跑民政局问工作的事,他们就一直让我等。等到1996年还没安置,我就出去打工了。难道有人顶替了我?”想到过往,仵瑞华疑窦丛生。

最近,他通过朋友查到了“仵瑞华”的人事档案。档案上载明,“仵瑞华”,1979年出生,1992年工作,28年工龄,进入单位来源为退伍战士,现职务为高级工,每月工资3489元。

“当兵算工龄,可13岁当不了兵啊。”仵瑞华确认这份档案有问题后,找到了郸城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反映,被告知会展开调查。

12月2日,郸城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相关负责人称,当年只安排了一个叫“仵瑞华”的人去该县宜路镇政府上班,仵瑞华被人顶替了。

“是谁操作了顶替一事?档案有明显问题为何会一路绿灯?将如何处理弄虚作假者。”针对记者的提问,该负责人表示,将展开进一步调查。

退伍军人被顶替23年:地方能人一手操办之风可休矣

▲宜路镇工作人员“仵瑞华”的档案显示,其进入单位来源为退伍战士。图片/受访者提供

“你给钱还你工作”

宜路镇党政办公室内公布了一份通讯录。12月2日,上游新闻记者并未在通讯录上见到“仵瑞华”的名字。多名工作人员称:“他欠了银行的钱,好久没来上班了。”

宜路镇党委书记谢付军称,“仵瑞华”确实在该政府上班,“是干部还是一般工作人员,我不知道,我2016年来的,具体情况要问组织委员。”

宜路镇组织委员何志介绍,“仵瑞华”是镇政府一般工作人员,其妻是该镇班子成员,职务为副主任科员,分管组织和人事。

谢付军和何志均称,他们不知道“仵瑞华”涉嫌顶替他人一事。

记者在宜路镇政府采访时,仵瑞华接到了一名中间人的电话,中间人说:“给‘仵瑞华’一笔钱,你来上班,10来万元不够,什么手续啊,都给你办的好好的。就等于你花一笔钱,把养老问题解决好了,有退休金拿多好,找记者反映干什么?”

听到这些,仵瑞华气不打一处来:“冒了我的名,改变了我人生,我不找他要赔偿,还找我要钱,这是什么道理?”

记者使用当地镇政府的办公电话等多次联系“仵瑞华”及其妻子,均未联系上。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