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穿着军装征战赛场是种什么体验?

中国军网 2019-10-10 19:35:07
A+ A-

征战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体育代表团成立大会,8月29日在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举行。那些即将代表我军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的体育健儿,是经过严格选拔出来的精兵强将。他们当中,有些是赢得过世界冠军的优秀选手,有些则是初出茅庐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的新兵;有当兵时间长的,也有入伍时间短的,肩扛着校官尉官士官和上等兵等不同的军衔……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军旅体育健儿,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不仅要赛出成绩、赛出水平,还要传递友谊、共筑和平。

在距离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越来越近的日子里,记者有机会采访一些正在备战的外军体育代表团。许多外军体育运动员和我军健儿一样,也期待着在武汉军运会的赛场上,向极限挑战,向金牌冲击,共同分享军人胜利的荣耀。不论是我军体育健儿,还是外军的优秀选手,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拼搏经历,讲述着一名军人追逐梦想、赢得荣耀的故事。

往事并不如烟

穿着军装征战世界赛场并不是一件新鲜事。

今年6月,记者赴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军体理事会总部采访。在与巴西籍的国际军体官员史密斯中校聊天时,我们就饶有兴趣地聊到了体育明星参军的事。他说,贝利17岁时就代表国家队参加了世界杯足球赛,并捧得了冠军奖杯,转年18岁的贝利要当“青年人的榜样”,应征入伍参军,成了一段流传久远的佳话。

很多年后,有记者采访贝利问起了参军的经历。贝利说:“我在军队中学会很多东西,学会了如何尊重别人,但是我所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培养自己的纪律意识。毫无疑问,这也有助于我在足坛上的发展。参军那段时间是我生命中一段不错的时光。”

贝利当兵的经历虽然短暂,但确实给青年人树立了一个报效祖国的榜样。也正是因为他有这么一段从军经历,当第五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在巴西举行时,组织者特意请出贝利——点燃了开幕式上的圣火。

结束聊天时,史密斯中校兴奋地说,巴西当红球星内马尔现在是预备役军人,只要我们召唤,他也会代表军方足球队参加国际军体组织的足球赛。

我们常说,部队是一个大熔炉。这对普通年轻人来说是如此,对运动员来说也是如此。军队这个大熔炉主要是锻炼培养军事人才,但由于职业的特殊要求,军人需要从体育运动中获取天然的“营养”,由此也需要并锻造了大批的体育人才。

穿着军装征战赛场是种什么体验?

△我军选手王涛(左)和刘国梁(右)在1995年举行的第43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代表中国队出战。他们在比赛中顽强拼搏、团结奋战,为中国乒乓球队囊括本届锦标赛的7项冠军立下了汗马功劳。解放军报报记者范江怀摄

这些体育人才不仅在赛场上为军队、为国家增光添彩,也为提高部队战斗力发挥了特殊作用,作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至今为止,军中很多体育明星依然让体育迷们津津乐道,翻开现代奥运会的历史,你很容易找到那些在奥运赛场写下传奇的军人。

芬兰田径选手鲁米在1924年第八届奥运会上,创造了奥运会历史上最伟大的壮举:一共赢得了5枚金牌。之后,他还创造了一项彪炳世界体坛的奥运会纪录——一共夺得了9枚奥运田径金牌。后来,大家送给他一个“芬兰飞人”的美誉。鲁米的长跑天赋是在参军入伍后被发现的,在一次武装越野中,别人全副武装跑得汗如雨下,他跑得不仅奇快,还轻松自如。由此,鲁米便走上了自己辉煌的竞技之路。

在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上,勇夺男子5000米、10000米和马拉松3项冠军的捷克选手扎托佩克,在奥运会史上也留下了一段令人惊叹的传奇。这位被人们誉为“人类火车头”的扎托佩克同样曾经是一位军人,多年的军旅生涯磨炼了他坚强的意志。

如果说,早年的体育人才培养还不太“专业”的话,在现代比较成熟的优秀体育人才培养体系中,世界军营中照样涌现了许多体坛明星。

屡屡打破女子撑竿跳世界纪录、被称为“撑竿跳高女皇”的俄罗斯选手伊辛巴耶娃,就是一名上尉军官。

飞碟射击世界纪录保持者、美国陆军射击队队员汉考克,在北京奥运会上力压一群“老枪”,夺得了男子飞碟双向比赛的金牌。2008年他才19岁,由此获得了“超人汉考克”的赞誉。

参加了5届奥运会、夺得了7枚奥运跳水奖牌的俄罗斯选手萨乌丁,被中国跳水梦之队称之为“跳水沙皇”,也是一名有着中校军衔的军人。

在我军,耳熟能详的体育明星就更多了:被球迷戏称为“不懂球的胖子”的刘国梁、第一个到NBA打球的王治郅、奥运射击冠军李对红、被誉为“世界羽毛球四大天王”之一的林丹、奥运游泳冠军焦刘洋、奥运跳水冠军彭勃……

梦想实现的地方

竞技体育的竞争,实际上也是人才的竞争。体育人才的选拔、培养和流动,是运动员成长成才的重要环节。

体育强国或者一些单项的体育赛事,在这方面都有着很多成功的经验和做法,比如风靡全球的足球、男篮等职业比赛,就有着非常规范和成熟的球员交流和培养的生态体系。

穿着军装征战赛场是种什么体验?

△八一女排在2014至2015赛季全国女排联赛总决赛中,以3比1的总比分夺得冠军。人民网

军事与体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各国军队都拥有自己高水平的体育运动队,为世界体坛培养了众多优秀运动员。他们既是体育运动发展提高的积极参与者,也是主要贡献者。记者今年到欧洲采访法国、意大利、德国等军队运动队时,就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在德军的跆拳道队,记者见到练了15年的跆拳道选手瓦妮莎,2年前她入伍成了德军跆拳道队的一名运动员。(欧洲一些国家规定,只有满18岁,才能参军入伍)记者问她为什么要加入德军跆拳道队,她说,德军跆拳道队的训练氛围好、教练水平高,培养了很多令自己尊敬的选手。所以,她很乐意加入他们的队伍中来,希望在这里能实现自己的冠军梦想。

意军体育军团主要负责人之一的博季诺中校,是一位老体育工作者。他告诉记者,在意大利奥运军团中,军队选手占据了参赛人数的三分之一,而军队运动员在奥运会上所获的奖牌,有时能占到意大利代表团奖牌总数的一半以上。

即将率法军代表团参加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的格布赫上校向记者透露,法军选手差不多为法国奥运代表团贡献了30%的奥运奖牌,法军是法国高水平运动体系最大的支持者与贡献者。

德军在雅典奥运会上发挥出了最高水平,德国代表团近半数的奖牌为军队选手所获。这些国家军队所拥有的不少高水平运动队,成了很多有运动潜质、渴望在体坛实现自己梦想的年轻人的首选。

美国陆军射击队是由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亲自授命组建的,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培训和招募奥运射击选手。

在参加北京奥运会的美国射击选手中,就有6名选手来自美军陆军射击队,在北京奥运会一鸣惊人的汉考克就来自该射击队。

据不完全统计,美军陆军射击队共为美国奥运代表团夺得了20多枚奖牌。由此,有媒体戏称,只要加入了美军陆军射击队,就等于一只脚迈进了奥运奖牌的大门。

高水平的体育人才培养平台,是每一名运动员实现梦想的地方。很多选手都希望在交流和开放的人才成长环境中,寻找适合自己实现冠军梦、奥运梦的平台。

当年那个瘦弱的林丹,12岁那年被挡在了省羽毛球队大门之外。幸运的是,他被八一羽毛球队的教练收留,从此开启了自己辉煌的羽毛球生涯。

当年,彭勃与省队的队友一同到国家跳水队试训,最后队友留在了国家队,自己则被退了回来。后来,彭勃参军加入了海军跳水队,选择了另外一条通往世界冠军的攀登之路,也正是从这里他两度登上了世界军人运动会的最高领奖台,并在第28届雅典奥运会上实现了自己的奥运冠军梦想。

当年,为了打球,为了自己的乒乓球冠军梦想,王涛参军去了新疆。在遥远的边疆,王涛十年磨一剑,最终登上了乒乓球的世界最高领奖台,在别人不看好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奥运冠军梦想变成了现实……

在军队这个特殊的群体里,你不仅能学到竞技技能,还能锤炼一个世界冠军必不可少的气质、品格、意志和作风。

法国足球明星齐达内,年满18岁时也参军入伍到部队服役。参军前齐达内就代表戛纳足球队参加法甲联赛,是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法军最大限度地关照了齐达内的足球天赋,他只需周一到周四到巴黎郊区服役,周末可以代表戛纳队参加职业联赛。

在服役期间,齐达内还代表法军足球队参加了国际军体组织的世界足球锦标赛。当兵期间,齐达内的球技并没有受到影响,相反他暴躁的性格在部队受到了约束,意志、团结、作风、血性等方面素质在军营的磨砺下,变得更加成熟,为日后成为一名足球明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德军代表团新闻官施普林少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说,军人和体育是密不可分的。优秀的军人必定也是一个好运动员,而优秀的运动员没成为军人那也是很可惜的。

其实,很多优秀运动员都把参军入伍并能穿着军装去征战世界大赛,当成自己的一个梦想。前不久,备战东京奥运会的国家游泳队,专门到军事体育训练中心进行了一次军训,由此来提升整个队伍的士气、凝聚力和精神面貌。

穿着军装征战赛场是种什么体验?

△在2019年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世锦赛选拔赛女子100米仰泳决赛中,浙江选手傅园慧以59秒84夺得冠军。人民网

军训结束后,泳坛名将傅园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从小就有一个军人梦,但是一直没有实现,通过这次的军训,也算圆了自己这个梦想。

傅园慧很有收获地说,近一两年的大赛状态不是特别好,我现在正处在一个比较低潮的状态中。但是通过这次军训,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遇到困难一定要去坚持,努力突破,永不言弃。

都有一颗澎湃的心

我们常说的一句话是:赛场如战场。反过来在一定程度上说,战场就是生与死、血与火的赛场。

“军人天然就是运动员。”这是在欧洲采访时记者听到军队体育工作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第5届奥运会1912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时任陆军上尉的巴顿自费参加了现代五项比赛,获得游泳第七、击剑第四、马术第六、跑步第三的成绩。巴顿将军用自己的行动对这句“名言”进行了最好的诠释。

军队的主业是练兵打仗、保家卫国,但在和平时期还要履行许多非战争军事行动,比如抢险救灾、海外撤侨、海外护航、海外医疗和人道主义援助,等等。从广泛意义上说,除了军事之外,军队还需要从事其他行业诸如医疗、科研、教育、科技、体育等方面的人才,以提高自身的硬实力和软实力。

穿着军装征战赛场是种什么体验?

△中国体育代表团在第四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式上步入会场时的情景。原八一女排队员上官一琳、陈瑶、范琳琳(由左至右)手持国旗向观众致意。这3名选手还曾代表中国女排征战世界赛场,为祖国赢得了荣誉,为我军增添了光彩。解放军报记者范江怀摄

体育从功能上划分,一般分为竞技体育和大众体育。我国由此也曾制订了两个计划:奥运争光计划和全民健身计划。军事体育也兼顾着这两个“计划”:一方面是强身健体为打赢,另一方面就是在体育赛场上争金夺银为军旗增辉。

记者在欧洲采访德法意等国的军队体育运动队时了解到,他们不管是体育中心也好,体育运动队也罢,为提高部队战斗力服务,都有两个维度:对内,直接为提高部队训练水平服务,打造的是部队的硬实力;对外,在比赛交流中树立好军队文明、和平、友谊的良好形象,打造的是军队的软实力。

法国陆军参谋长弗朗索瓦将军曾著文赞扬法军体育军团:军事世界与体育世界的融合造就了冠军团队的成功,这也是这个特殊团队的王牌所在,该冠军团队完美融合了两个价值如此相似的不同世界;集体和友情的力量是无法比拟且不可抗拒的,可以战胜所有困难,也正是这种力量使我们的军队得到效率上的提高和灵魂上的升华……

正是得益于体育运动在军队建设中的独特作用,法军非常重视提高自身的体育运动水平,由此来推动部队战斗力的提高。

在记者看来,法军发展体育运动甚至有点“不计血本”——法军国防体育中心建在了寸土寸金的枫丹白露森林公园的中心位置,其体育场馆和配套设施相当齐全。2003年4月,法国国防部和体育部签署了一项框架协议,从法规层面确保了武装部队体育运动的高水平发展和提高。

鼓励适龄青年参军入伍报效祖国,这是世界各国普遍倡导的做法。当然,澎湃的爱国热情和无须提醒的义务责任,又须在依法的机制中得到规范。这其中包括体育人才的交流、培养和使用。

在法国采访时,格布赫上校向记者介绍说,欧洲的一些军队运动队还有一些临时招募计划。军队运动队可以根据参赛的需要,与一些优秀运动员协商,临时招募他们到部队,代表军队运动队参加国际大赛。比赛结束后,临时招募的选手可以回到自己的地方俱乐部继续职业生涯。不管是招募入伍,还是临时招募,都是依法依规进行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很多国家都对征兵制进行了调整,多为义务和志愿相结合的兵役制度,强制要求一定的年龄内必须服一定期限兵役的国家很少,韩国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们经常能看到韩国的一些优秀运动员服兵役的新闻。

其实,作为一个热血青年,服兵役保家卫国是义务,更是神圣使命。在欧洲有一个无须提醒约定的共识:军队的利益就是国家的利益,军队的荣誉就是国家的荣誉。我们既要有捍卫国家利益的本领,也要有擦亮“国家名片”的使命感。

穿着军装征战赛场是种什么体验?

△2013年第十二届全运会开幕式,解放军代表团旗手王治郅。人民网

在和平时期,不管是普通的公民,还是从事体育运动的选手,能通过法定程序穿上军装,代表军队征战世界赛场,不仅是义务,也是一个梦想,更是一种荣耀。特别是在世界舞台上,我们有机会为国家为军队展示自己的聪明才智、贡献自己的力量,不仅无上光荣,也能赢得国人的支持和点赞。

穿着军装征战赛场是种什么体验?

本文刊于2019年9月6日《解放军报》

“军营观察”版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整理:吴亮超;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