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巡逻在祖国的万里海天:随南海舰队航空兵某师驾机战备巡逻记

巡逻在祖国的万里海天:随南海舰队航空兵某师驾机战备巡逻记

南方某军用机场,发动机的轰鸣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2月6日早上,农历己亥年大年初二,南海舰队航空兵某师官兵奉命出征。我们作为随行记者,与飞行机组同行,巡逻在祖国的万里海天。

滑行、起飞、升空……桨叶飞旋,身披晨霭,机身庞大的某型飞机轻盈跃起,滑向空中。

万家团圆日,将士出征时。迎面,是模糊的远山淡影,是倾心守护的辽阔长空;身后,是年味浓郁、尚未苏醒的海滨小城,回家过年、团圆欢聚的人们,或许还在甜美的梦乡……

驾驶舱内,90后飞行员刘国军稍稍探头往外看了一眼,停机坪上,连夜做飞行检查的机务官兵已渐行渐远。

就在昨天,该机组就曾接到上级命令,起飞执行紧急出动任务;今天他们又一次领令出征。

桨叶飞旋,机翼之下,是密布着黑色胎痕的机场跑道。

那是一片战机起降时留下的“黑区”,“镶嵌”在跑道中央,是战机轮胎着陆与地面剧烈摩擦时创作的一幅幅“写意作品”,更是一批批飞行员驾战鹰、卫长空的历史印记。

无言的跑道上,“黑区”胎痕交叉重叠,黑点密密麻麻,早已分辨不出哪一道是哪一次飞行时留下的。

跑道无言,海空作证。任务机组的飞行员们清楚地知道,18年前,就在同一个地方,“海空卫士”王伟最后一次驾机从这里起飞。

无数次飞临那片熟悉的海域,王伟生前的战友、后舱指挥引导师欧阳威就迸出这样的念头——要是能找到王伟该多好!

就像每年4月1日无数网友的热切期待那样——呼叫81192,请返航回家!

跑道无言,海空作证。任务机组的飞行员们清楚地知道,10年前,追寻着王伟的足迹,“逐梦海天的强军先锋”张超曾驾机一次次从这里起飞,成长为航母舰载战斗机部队的一名“刀尖舞者”。

张超的妻子张亚曾是机组飞行员非常熟悉的战友。他们知道,每逢“年关”,年幼的女儿含含还在翘首等待爸爸归来,张超年迈体弱的父母更是含泪期盼儿子回家……

去年9月,中央军委批准增加张超为全军挂像英模。看到挂像上那身熟悉亲切的飞行服,看到那张青春自信的面孔。战友们说,张超回来了!回到了战友们身边,作为一个时代的精神坐标,回到神州大地的座座军营,以英模的方式回家。

回家,回家,万家团圆之时,军机却朝着家门相反的方向飞行。

除夕前一天接到归队命令,刚结婚的刘国军带着新婚妻子“二话没说”赶到部队。“按刘国军山东老家的习俗,新娘新婚第一年不能在娘家过春节,到部队过年也挺好……”同样没有时间照顾自己手术后恢复的妻子,机长李红军这样替自己的战友“圆场”。

去年春节,在这同一机场跑道,多架次飞机升空,一次次领令出征,一次次侦天探海,为祖国和人民守岁,守护这片“祖宗海”的和平与安宁。

去年4月12日,南海大阅兵,该师数架新型飞机首次亮相阅兵场,米秒不差飞过检阅舰,光荣接受习主席检阅。

机舱内的各值班部位,大家各司其职,仪表上各种数据和图案不时跳动变换。任务舱内,战术指挥长、大队长袁万江面前的显示屏上,清晰显示着飞机此刻的位置坐标,就快要飞出海岸线了。

从舷窗往外看去,海天连接处,朝霞已满天。

桨叶飞旋,机翼之下,绘就的是一道道壮美航迹。

平日繁忙的海面航道上,很少见到往来的轮船和渔船,忙碌了一年的人们,正在享受全家欢聚的时刻。天空的航线上,卫国戍边的中国军人却向着海洋深处“逆行”。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只是此次任务机组,就是全师官兵中间,曾与王伟和张超并肩战斗、同场飞行的已经屈指可数,可总有一种血脉在官兵身上赓续传承。

熟悉的航线,无言的航迹。在王伟、张超曾经飞越的这片海空域,一批批海空卫士沿着英雄航迹奋飞,这是力量的传递,更是力量的汇聚。

熟悉的航线,崭新的航迹。机型不同、装备不同,作为新质作战力量,这个从各单位抽调人员组建的新单位,迅速攥指成拳,官兵们边接装、边改装、边训练、边执行任务,每一段向海天延伸的航迹,都是新的。

霞光万丈,前路迢迢。有人说,“再远的路,走着走着就近了,再难的事,做着做着就顺了。”

▲战鹰在海空巡逻。高宏伟摄

▲战鹰在海空巡逻。高宏伟摄

“让每一滴油都飞出质量效益。”他们坚持精准操作、精准判断、精准引导,迅速探索形成一批实用管用的战法训法,为海空狩猎加上一道道“复查锁”。

“你不是生活在一个没有战争的年代,只是生活在一个没有战争的国家。”一次次起飞升空,飞行员们对这句话有着深刻的理解。

岗位就是战位,起飞就是战斗。走进任务舱,接触这些貌不惊人的机组成员,给我的是另一种“战斗场景”:他们的“武器”,就是面前的屏幕、鼠标、键盘,置身小小战位,他们心里装着“整个世界”。

桨叶飞旋,机翼之下,进入眼帘的是壮美的海天。

“你见过白云下、海上美丽的岛礁吗?”“那真的太美了!”

“你见过最干净最明亮的海上星空没?”“那真的太美了!”

穿行在各舱室,跟班飞行的某团政委杨林与记者轻声聊起巡逻的过往,他觉得是“最幸福的”——因为看见过万里晴空,壮丽山河,看见过最美最美的风景。

透过舷窗,海天一色,白云朵朵。一座座岛礁进入视野,每到一处,杨政委就告诉记者,这是哪个岛,这是哪个礁……

各舱室的值班部位,官兵紧盯着方寸屏幕,他们的眼中没有忧虑,嘴里没有抱怨,他们的胸怀像天空和大海一样宽广。

这个平均年龄仅30出头的任务机组,头戴耳机,身着飞行服和救生衣,值守在各值班机位,一张张沉静、坚定、自信的年轻脸庞,传递出的是直抵人心的温暖力量。

“我在天上默默地飞,我在水中悄悄地行……”“不需要你认识我,不需要你知道我,我把青春融进,融进祖国的江河……”大海作和声,唱的应该就是这些翱翔于九天之上的中国军人吧?!

“历史也许不会记住我们的名字,但一定会记住我们走过的路。”战鹰的航迹,就如同是在万里长空的寂寞长跑,一代代飞行员在看不到的航线上完成了卫国戍边的空中接力。

那些壮志凌云、直冲云霄的飞行,他们的父母未曾看过,他们的妻儿未曾看过,他们的亲朋也未曾看过。这一场场震撼海天的“演出”,只有唯一的“观众”——祖国。

不用吟唱,“我和我的祖国”就是流淌在心底的歌谣,在这看不见的航线上,把我与你、家与国悄然联结在一起。

归航!归航!看到了机翼下的海岸线,看见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就将飞回祖国的怀抱,刘国军感觉很幸福:“作为一名海军飞行员,看到机翼下美丽安宁的祖国,那是最值得骄傲的!”

曾在新疆边防部队工作多年的该师政委陈疆岳深情地告诉记者,卫国戍边,不仅要守卫陆地上看得见的界碑和边防,还要守护空天、海面、深海肉眼看不见的“边疆”,守护神圣不可侵犯的空中边界和海洋国土,才能共同形成国家安全、国防战略的闭合链路和完整体系。

归航,归航,长达数小时的飞行,战鹰轻吻跑道,增添了一抹并不起眼的胎痕,融入到先行者留下的印记里,也是留给追梦人、后来者奔跑前行的标记……

责任编辑:苏鹏宇 CM10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