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谁来支付鸦片战争的费用:“假如由中国来赔偿怎么样?”

国家人文历史 2020-06-07 14:41:01
A+ A-

文|冯璐

对于义律和查顿来说,如何处理在华鸦片贸易问题是关系着仕途与财路的头等大事,不过对于当时的英国政府来说,远在地球另一边的中国问题还远不足以成为自己优先考虑的事物。

19世纪30年代起,农业减产、工业萎靡、失业人口增多,公众对辉格党的耐心正日渐耗尽。1839年夏天,由于政府拒绝考虑人民宪章运动提出的激进诉求——要求男子的普选权、无记名投票、平等的选举区、议会每年选举一次和取消参选议员的财产资格等,在伯明翰斗牛场爆发了严重骚乱,整个城市像“被一场风暴席卷过一样”。紧接着,首相墨尔本子爵辞职,由罗伯特·皮尔领导的托利党上台组阁。对于年轻的维多利亚女王,墨尔本亦师亦友,是生活中不可替代的存在。年轻气盛的女王拒绝由托利党的女侍寝官取代之前墨尔本为她挑选的辉格党侍寝官,试图邀请墨尔本再次组阁。皮尔也拒绝接替墨尔本,后者留任,反而使辉格党在舆论中更加被动。

内政已经焦头烂额,海外殖民事务也不省心。1839年,爱尔兰、牙买加和加拿大相继爆发反英事件,迫使英国政府暂时中止了牙买加和加拿大二地的制宪。在埃及和阿富汗,法国和俄国正在争夺进入印度的通道。托利党利用第一次英国阿富汗战争大肆攻击辉格党,亲托利党的《泰晤士报》也没有采用查顿、马地臣等人似真似假的控诉,而是选择连载牧师塞沃尔的《对华鸦片贸易献疑》。这篇长达178页的文章既谴责了这种“给英国国旗带来极度耻辱”的贸易,也未对被囚禁的商人们示以同情。《泰晤士报》发表评论说:“我们在发展和鼓励鸦片贸易方面的罪行,确实是一种滔天大罪”,要求赔偿鸦片烟价完全是“无礼行为”。

谁来支付鸦片战争的费用:“假如由中国来赔偿怎么样?”

威廉·查顿在远东地区的办公室

1839年9月30日,9位政府官员在温莎堡召开了扩大内阁会议,当天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如何解决埃及国王穆罕默德·阿里企图夺占叙利亚问题。巴麦尊向首相汇报说:“对英国来说,土耳其问题比其他任何问题都有更广泛的利益,都更重要。”

到了第二天,是否要对中国开战终于被提上了会议日程,不过大臣们似乎在前一天的讨论中过度透支了精力,有人甚至准备直接拿起帽子走人。大家对开战的道义问题和必要性兴趣缺缺,唯一值得被讨论的是:谁来支付这场战争的费用?

此前,当查顿及其代表搬出义律的说法,坚持试图要得到政府对赔偿鸦片给一个哪怕很微茫的承诺时,外交部工作人员只简单地在他们的请愿信上批了几个字:“巴麦尊无指示,退回。”和巴麦尊持相同态度的还有财政大臣弗朗西斯·巴林,对于英商损失赔偿问题,他在内阁会议上第一个跳起来表示反对——女王陛下的一个子儿都不可能用来支付这笔赔偿金。

于是,巴麦尊建议说:“假如由中国来赔偿怎么样?”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