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40岁对决澳门两大家族,对方放出八大狠招,何鸿燊赢得极其漂亮

黑句本 2020-06-01 19:41:01
A+ A-

澳门是何鸿燊的事业起点,也是他昔日的壮志未酬地。

40岁对决澳门两大家族,对方放出八大狠招,何鸿燊赢得极其漂亮

1941年,由于日军进攻,香港失守,20岁的何鸿燊为生存前途计,听从叔公何甘棠的建议安排,被迫从香港大学理科学院肄业,进入澳门联昌贸易公司,谋生活,求发展。

干第一份正式工作而且是在很短的时间内,何鸿燊就显示出了他与生俱来的过人之处。他仪表堂堂,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口才极佳,此外,他还拥有一项超常的能力,记忆力非常出众,入职不久他就将澳门的两千多个电话号码准确无误地背记了下来,遇到老板没带电话薄的时候,他是“指哪打哪”。

因为善交际,能办事,何鸿燊很快受到了老板的器重,成了联昌公司的得力干将。

战乱年代,想出人头地,没有搏命精神是不行的。历经家族落败,看尽世态炎凉的何鸿燊对这一点理解得很透彻,所以在赢得老板的认可与器重后,他没有贪图安乐,而是很有担当地冲到了业务第一线,为公司押船。

那年月,押船做贸易极其凶险,稍不走运,即可能遭到日军拦截,海盗掠杀。在何鸿燊负责押船的那两年多时间里,靠着善交际,能周旋,他多次遭遇凶险,多次化险为夷,可谓是年纪轻轻就经历了九死一生。

还好,联昌公司的几位老板对这个勇于拼搏的年轻人很厚道,1943年,舍得卖命的何鸿燊从公司分得了100万澳元红利。

搏命挣下人生的第一桶金后,何鸿燊有了求稳的想法,联昌公司的老板没有阻拦,而是协助他进入澳门贸易局,谋到了供应部主任的职位。

在澳门贸易局做物资采购,有一件事对何鸿燊的触动很大。

刚到贸易局不久,何鸿燊接受了一项重要任务,前往广州采购大米。在当时,这并不是一件美差,一来广州的米市被地方恶势力霸占,很难搞到平价的粮食,二来沿途要经过日军的几道封锁线,保证安全运输极其困难。

但何鸿燊最终还是靠着八面玲珑,从广州周边的两个县城搞到了政府囤积的平价官粮。让何鸿燊难忘的是,当他押着货船抵达码头时,数千民众站在岸边热烈地欢迎他,由衷地为他鼓掌。

数十年后,每当谈起此事,何鸿燊总是面露欣喜之色:“那么多人欢迎我们,正是对我的极大鼓励,我是澳门的一分子,我觉得自己应该为澳门做一些事情。”

都说商人本质是逐利的,但有一点不可否认,做大事的商人往往都有一些情怀,这些情怀不是财富带来的,而是经历沉淀下的。

何鸿燊的志向很大,捕捉时代机会的嗅觉也很灵敏,随着在贸易局积攒的人脉资源越来越深厚,他将奋斗的方向转到了实业上,1945年,他先是拿出自己的第一桶金创办了澳门火水(煤油)公司,后又与恒生银行的创办人何善衡共同开办了大美洋行,从事纺织品贸易。

然而,澳门虽小,但本地势力的地盘意识却极其强烈。

因为何鸿燊在澳门的发展势头太过凶猛,澳门的地头蛇很快坐不住了,他们先是派小罗喽进行敲诈,敲诈不成干脆来狠的,直接向何鸿燊的炼油厂扔手榴弹。

在干大事的人身上,敢于搏命与识时务并不矛盾,在澳门地头蛇步步紧逼的强压之下,何鸿燊在察觉到对方的背景十分深厚后,心虽不甘,但最终还是选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此时的澳门已在何鸿燊的生命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被迫离开澳门时,他暗自发下誓言,总有一天,我要卷土重来,在澳门实现宏大的理想抱负。

40岁对决澳门两大家族,对方放出八大狠招,何鸿燊赢得极其漂亮

就这样,1953年,何鸿燊回到了香港。

但何鸿燊并没有因为失意而失去斗志,在香港,他很快以自己前瞻性的眼光找到了新的事业机会,那就是创办利安建筑公司,进军地产和建筑生意。

作为香港地产业的先行者,何鸿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仅仅过了六年,他就成了坐拥千万港元资产的超级富豪。

不可否认,何鸿燊这一代杰出的创业者,在时代大潮的引领下,胸中都有一股澎湃的进击精神,少有小富即安的。

正所谓人生得意不是峰——

就在何鸿燊酝酿更大的事业蓝图时,他的妹夫,香港有名的花花公子叶德利找到了他。叶德利告诉他,澳门即将成为“永恒的博彩区”,他的老友,在港澳两地号称“赌神”的叶汉,为从垄断澳门赌业近二十年的“老赌王”傅老榕、高可宁两大家族手中夺得赌业经营牌照,正在交友结盟、组建财团。你如果抓住这个机会入局,钱途不可限量。

听到这个内幕,加之内心深处一直有重返澳门的夙愿,何鸿燊最终动心了。

决定与叶汉、叶德利结盟后,1961年夏秋之季,何鸿燊带着太太黎婉华以志在必得之势重回澳门,参与竞标夺牌。

初回澳门,何鸿燊就利用太太澳门名族的人脉资源拜访了新任澳督马济时,积极推动澳门成为永恒博彩区的新任澳督向何鸿燊承诺,将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

昔日的地头蛇得知何鸿燊卷土重来,故技重施,但这一次何鸿燊没有退缩,他告诉澳门地头蛇,志在必得事,他不会妥协,无论遇到什么棘手问题,他都会迎难而上,接受挑战。

为了宣誓决心,何鸿燊颇为大胆,他时常独自一人出入各种鱼龙混杂的娱乐场所,既不带保镖,也不用司机。

何鸿燊的大胆自信对澳门地头蛇形成了极大的威慑,因为一时探不到底,地头蛇最后竟卷缩在暗处,不敢轻举妄动了。

摆平地头蛇的威胁骚扰后,何鸿燊紧接着又走了一步好棋,他拿出“欲成大事先造势”的格局,先声夺人地在澳门山水园召开了一次记者招待会。

有记者当场质问他:“现在有人说你从香港回到澳门,就是看别人开赌场眼红,想回来大捞一笔,请问何先生是否被人言中了?”

何鸿燊当即回答:“不!回澳门发展是我的夙愿!如果只想捞钱,我可以在香港继续扩大经营我的利安建筑公司,何必舍近求远来到澳门。我回来是为了澳门的繁荣,关于这一点,大家可以拭目以待,在此我可以提前承诺,新集团赚来的利润大部分将用在澳门的经济建设上。”

进军赌业,讲的却是社会责任,这是何鸿燊的高明之处,你可以说他很“狡猾”,但却不能否定他有属于自己的“高尚”情怀。

40岁对决澳门两大家族,对方放出八大狠招,何鸿燊赢得极其漂亮

赢得澳门社会的广泛关注与赞誉后,接下来,何鸿燊开始为新集团一举夺标,一步一步地精心布局了。

在何鸿燊看来,与傅老榕、高可宁两大家族展开对决前,有一个问题必须首先解决——自己要做竞标联盟的事实老大,必须将野心勃勃,行事粗糙,缺乏大格局的职业赌徒叶汉很好地控制住。

当时的竞标联盟是个三角格局,一角是叶汉和他的两个江湖朋友,一角是叶德利,剩下一角是何鸿燊。善于掌控局面的何鸿燊认为,叶德利是自己的妹夫,他和自己加在一起会让叶汉觉得有压力,而有压力就会有隐性的争夺,有争夺就会产生内讧,进而威胁到他成为联盟老大。

梳理解决这个问题,何鸿燊显示出了很高的处世布局水平,他开诚布公地向叶汉提出,为了联盟内部的平衡,增加竞标的胜算,应该邀请一位更具社会声誉,更有实力的商界大亨加入进来。

叶汉问他想拉谁进来?

何鸿燊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霍英东。

何鸿燊的提议让叶汉感到不安,何鸿燊想拉霍英东入局,可见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由此一来在联盟内部势必会形成三比一的合作关系,这显然对他不利。但转念再想,关系好未必就会行动一致,这样的话,拉这么一位大亨入局确实可以居中平衡,增加竞标的胜算。

里外这么一想,加之何鸿燊反复强调此举是为了内部平衡,叶汉的心理最终也就平衡了下来。

其实,何鸿燊此举有他自己的算计,增加竞标胜算是真的,但平衡却是一种冠冕堂皇的说辞,拉霍英东入局,何鸿燊真正想要的是让对方为自己扶轿,同时还能居中制衡住叶汉的野心,因为他知道一向看重声誉的霍英东志不在此,即便入局后有所图,也会退居幕后。

成功说服霍英东后,由何鸿燊主导的竞标联盟随即在国际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新集团正式成立,霍英东为董事长,何鸿燊为总经理,叶汉、叶德利为股东,而叶汉的那两位江湖朋友则被略去,没有提及。

40岁对决澳门两大家族,对方放出八大狠招,何鸿燊赢得极其漂亮

阵仗拉开,接下来就是与傅老榕、高可宁两大家族的真正对决了。

在此之前,叶汉曾数次单枪匹马地向两大家族发起挑战,结果尽是落败而归。何鸿燊认为,叶汉此前一再败北,一是因为实力不够,二是因为竞标的策略手法太粗糙,没有做到知己知彼,反倒一再被对方捅破了底牌。

这一次,为了让竞标联盟无懈可击,何鸿燊首先定了一条原则,在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小时方可提交申请书,早一刻即有可能被对方捅破底牌。

叶汉提醒他,这么干,万一中途遭到两大家族阻击,一切就无法挽回了。

何鸿燊告诉他,我们要接受这个挑战。

时间原则确定下来后,下一步就是至关重要的确定标额,这一步考验的不仅仅是实力,更包括对人性的把握。

两大家族认为以何鸿燊为首的竞标联盟所能拿出的标额,最多只会稍微高出最低底价300万,两大家族如果共同出资400万,将形成压倒性优势。

何鸿燊认为,两大家族贪婪成性,他们的标额一定会高出最低底价300万,但为了谋取暴利,他们的标额一定不会超过400万,如果联盟首次就做400万的报价,赢面一定很大。

从事后看,这是一次精准的计算,但最精彩却是在400万基础上又加上去的那5万。

40岁对决澳门两大家族,对方放出八大狠招,何鸿燊赢得极其漂亮

据说,这是何鸿燊太太黎婉华的意见。这位对何鸿燊事业帮助很大的原配太太认为,400万也许是正确的,但如果再加一个诚意的砝码,天平将会倒向我们一边。

说完意见,黎婉华表示愿意拿出自己的5万私房钱,助丈夫一臂之力。

何鸿燊很感动,但比感动更重要是的他受到了太太的启发,拿到了算计之外的诚意砝码。

最终,联盟确定标额,405万。

1961年10月15日,在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小时候,何鸿燊与叶汉、叶德利一起乘坐汽车,朝澳督府疾驰而去。

不出所料,中途他们果然遭到了两大家族的截杀,有人朝飞驰的汽车开枪扫射,所幸叶汉早有应对,两大家族最终没能得逞。

阐述竞标方案是何鸿燊一生中甚为精彩的一个片段,他向澳门政府展示了一幅美好的蓝图:除去每年上缴的税款,新集团将每年利润的10%用于澳门的慈善事业,90%用于发展澳门的经济、工商事业;新集团将兴建一间具有国际水准的博彩娱乐城、三间一流的酒店,繁荣新口岸地区;新集团将购置水翼船,改善港澳交通;为保障内港畅通,每年浚深水道100万立方米——

何鸿燊的竞标宣言,抛弃了贪婪,极具使命感,而且没有空话,每一个项目都落在了实处,落到了澳门的繁荣发展上。

这样的何鸿燊无疑是打动人心的,最终竞标联盟毫无悬念地以405万标额获得了澳门赌牌。

40岁对决澳门两大家族,对方放出八大狠招,何鸿燊赢得极其漂亮

然而,崭新的胜利者往往要接受更残酷的挑战。

为了彻底击垮尚未在澳门赌业立足的何鸿燊,傅老榕、高可宁两大家族找人传话,正式提出八大条:第一条,要取何鸿燊的性命;第二条,要令澳门原有的酒店停业,让香港赌客无栖息之处;第三条,要港澳船只全部停航,香港赌客要过澳门,只能扒船;第四条,要派叫花子每天坐在新赌场门口,让所有赌客望而却步;第五条,要所有私人楼宇不敢租给何鸿燊等人做赌场;第六条,要将原有的赌场伙计、荷官通通养起来,让新赌场无兵无将,无法开业;第七条,要在新赌场掷手榴弹,制造爆炸事件;第八条,要在一切有关部门活动,无论是澳门还是里斯本,利用一切关系扼杀新合约。

这“八大条”可以说条条都是杀招,每一条都能将何鸿燊置于死地。

狭路相逢,生死较量,强人不仅需要豁得出去的勇气,更需要迎难而上的魄力,这两样东西,二十出头就舔过刀口血的何鸿燊一样不缺。

拆两大家族的第一招,何鸿燊放出去的那一句话,曾广为流传。

“我出价100万,如果我被打死,在48小时内,谁能把凶手杀死,这100万就归他所有。”

品品这话,不仅豪横,而且直击人性的弱点,任凭什么样的亡命徒,在这样的悬赏面前,恐怕都要暴露出恐惧,从而不敢下手。

死都不惧,再来拆剩下的七条,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天底下最愚蠢,最外强中干的恶就是妄图堵死他人的活路,要知道只要意志坚定,天都无法绝人路。

何鸿燊只一个动作,游说澳门政府同意把政府物业(爱华酒店及赌场)租给新集团,两大家族的第二招就被破掉了。

两大家族的第三招亦没能困住何鸿燊,他们忘了何鸿燊在香港时就办过航运公司,手里有“佛山轮”可以应急。

两大家族的第四招,用乞丐捣乱砸场子更是一攻即破的小伎俩,有钱能使鬼推磨,你能拿钱叫乞丐来,我就能花钱叫乞丐走。

两大家族的第五招、第六招,妄图让何鸿燊在澳门插不进足,霸道之外他们忽略了一点,地盘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何鸿燊改头换面,他们根本防不住,除非他们控制的物业谁也不租,这么做最后先耗死的可能是他们自己。至于赌场的老人,那就更是如此了,人要吃饭,要希望,要前途,这是谁也拦不住的。

两大家族的第七招,看似凶猛,但在何鸿燊玩命式的对抗下,也是虚张声势。何鸿燊一方面向澳督求援,出钱请军警保护,另一方面他又通过熟人买了一筐手雷,并且向两大家族放话,你敢扔一颗,我就敢回敬你一筐,有种,你就来!

两大家族的第八招,对何鸿燊而言就更不值一提了,虽然两大家族在澳门有旧势力,但这些在何鸿燊描绘的宏图面前,只能是绝望的顽抗,毫无胜算可言。

一朝酬得十年志。

经过这一番斗智斗勇,两大家族很快偃旗息鼓,而何鸿燊的名字却被镀上了英雄的光泽,人尽皆知。

从此,何鸿燊迎来了属于他的巅峰时代——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