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越南军史专家谈中越战争:越方犯了严重轻敌的错误

南疆烽烟正十年 2020-05-14 10:59:39
A+ A-

1979年2月中旬至3月中旬,中国和越南之间爆发了短暂而激烈的边境局部战争。越南方面把这场发生在其北方边境6个省份的战争,命名为“北部边界保卫战”。曾经担任越南人民军军事历史学科最高研究部门,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副院长的胡康博士,撰写了一篇题为《1979年祖国北部边界保卫战中的战争指导艺术》的文章,从军事学术的角度,以战争指导层面为重点,对1979年之战进行了回顾和研究。

越南军史专家谈中越战争,要地接连失守,被迫从柬埔寨撤回王牌军

一、关于战争初期的指导方针。

胡康表示:越方主张暂时不急于调动战略预备力量投入决战,也不急于从柬埔寨撤军回国,而是主要发挥当地人民战争的综合力量,以第一军区和第二军区自身力量为主,补充一部分后方力量。与此同时,制定逐步调动战略预备兵团备战的方针,为全国进入应对扩大战争阶段做准备。

点评:由于越南国土面积狭窄、战略纵深有限、战略回旋余地不足,边境第一线如果保不住,不仅会危及作为国家物质基础的工业基地(比如太原钢铁基地、广宁煤矿区、高平静肃锡矿等等),而且难以保证首都河内的安全;而北部边境地区的热带山岳丛林地,地形复杂,易守难攻,必须依托这一有利条件实现边界“坚固防御”,从而为“全国转入战时状态争取时间。”

同时,越南自恃有苏联的支持,又认为我国刚刚结束特殊时期,军队受影响严重且几十年没有打过大仗,虽然兵力多,但是装备不好,战斗力不强,“就算调6个军南下,也成不了气候”;以此断定我军不敢对其实施强有力的打击,因而对我军的作战决心、时机和规模均作出了错误判断,严重估计不足。在战争打响后的第一个星期,始终低估我军实力,气焰嚣张,以为凭借第一军区和第二军区的武装力量,就足以抵挡我军进攻。也就是说,越军在战争初期,犯了严重轻敌的错误。

越南军史专家谈中越战争,要地接连失守,被迫从柬埔寨撤回王牌军

二、关于战争的进行过程。

胡康一方面表示:在军委的指导下,边界前线的越南军民及时应对敌人的攻击,消灭和消耗敌人的力量,破坏中国军队的许多战争工具,迫使对方需要调动战略预备力量参战。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军队以人多、技术设备和武器多的优势已经先后占领老街(2月19日)、高平(2月24日)、柑塘(2月25日)和谅山(3月5日)等重要地盘。

点评:胡康的记述,从越军角度反映了我军采用的“牛刀杀鸡”战术,即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以正面突击和迂回包围、穿插分割相结合的打法,以强大的炮兵火力为后盾,充分发挥大兵团运动战的优势,对敌实施各个击破,成功地粉碎了越军在边境浅近纵深地区的防御体系,攻占了所有预定夺取的战区重要目标。老街市,是原黄连山省省会,越西北地区的重要门户;高平市,是高平省省会,是越北地区的战略要地;柑塘市,是越西北地区重镇,那里的磷矿是越南出口创汇的主要来源之一;谅山市,是谅山省省会,越南首都河内的门户。

越南军史专家谈中越战争,要地接连失守,被迫从柬埔寨撤回王牌军

三、关于战争后期的指导方针。

胡康写道:在要地接连失守的紧迫形势下,军委决定调动战略预备力量与当地力量配合,准备进行大规模进攻。为了贯彻这一决定,1979年3月初,军委下令第2军(基本完成在柬埔寨的作战任务)尽快把全部力量集结在河内以北,同时决定在边界战场成立第5军。此外,第1军各主力单位和防空空军军种,以及其他技术兵种严阵以待,随时参战。

点评:经过我军连续两个星期的沉重打击,越军终于意识到压力增大,形势不利,不得不改变初期的轻敌思想,开始向前线增调主力部队,以加强防御力量。胡康文中所说的第2军,别称“香江兵团”,1974年5月17日成立于广治省,是越军组建的第二个机动主力兵团,在越军中的地位仅次于别称为“决胜兵团”的第1军,是赫赫有名的王牌军,下辖步兵304师、步兵324师、步兵325师、防空673师、炮兵164旅、坦克203旅、工兵219旅、通信463团和其他保障单位。

越南军史专家谈中越战争,要地接连失守,被迫从柬埔寨撤回王牌军

我军发起自卫还击作战的时候,第2军正作为侵柬主力军,在柬埔寨战场打仗。当我军对谅山地区发起攻击之后,第2军奉河内总参谋部之命紧急撤离柬埔寨,星夜北上增援谅山方向。该军先头部队304师于3月7日下午进入谅山市南市区。这个时候,正在组织撤军回国的我军第55军,专门在395高地、扣马山、扣当山一线占领阵地组织防御,准备打击敌人的反扑,结果呢,足足等了3天,越军第2军也没敢上来。

越军擅长于分队分散游击作战,而大兵团作战能力差,不善于组织师以上兵团的协同,不善于进行正规攻防作战,如果其第2军敢于对55军实施反扑,那只会遭受更加惨重的失败。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