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老北京城的水霸个个威风八面,被他们服务的人苦不堪言

勇哥读史 2020-05-02 14:41:28
A+ A-

今天,我们形容一个人有钱,会说他“家里有矿”;在100多年前的清末民初,我们形容老北京城里的有钱人,多半会说他“家里有井”。

在100多年前,能够在老北京城里拥有一两口甜水井,绝对是在北京城里横着走的角色。

老北京城的水霸个个威风八面,被他们服务的人苦不堪言

原因很简单,老北京城缺乏饮用水源。

其实,在元朝定都于北京之初,北京城并不缺水,到处都是湖泊。事实上,在北方草原和大漠里饱受缺水之苦的元朝统治者,在北京城发现了一大片有如大海一般壮观的湖泊后,这才决定将都城设立在这里。

老北京城的水霸个个威风八面,被他们服务的人苦不堪言

可是,随着北京城建设规模的扩大,以及人口的急剧增加,许多湖泊逐渐缩小,甚至消失了。同时,那时候的北京城没有完善的污水处理系统,导致生活垃圾和生活污水都倾倒进湖泊里,导致湖泊的水质越来越差,以至于不能饮用。

既然湖泊里的水不能饮用了,那么就在地下打井水吧。于是,水井在老北京城里遍地开花。到清朝末年时,老北京城一共有1258口水井,其中城内710口,城外557口。现在,北京城有不少胡同街巷以水井命名,如“三眼井胡同”“四眼井胡同”“小井胡同”“前井胡同”“王府井大街”“龙头井街”等。

老北京城的水霸个个威风八面,被他们服务的人苦不堪言

不过,老北京城里的水井虽然有很多,但大多数水井打出来的水都是苦咸水,“京师井水多苦,而居人率饮之。茗具三日不拭,则满积水硷”,被称为“苦水井”;只有少部分水井打出来的水能够作为饮用水,清澈甘甜,被称为“甜水井”。

俗话说:“奇货可居。”既然老北京城的甜水井很少,就有人将它们圈起来卖钱。

北京城位于北方,土层很厚,通常要打到六七米,甚至十几米,才能看见水。如果打出来的是甜水还好,如果花了很大的功夫却打出来苦水,岂不是白费力气?因此,老北京城甜水井里的水卖得不便宜。

老北京城的水霸个个威风八面,被他们服务的人苦不堪言

乾隆时期的文人吴长元在《宸垣识略》中写了一首诗:“京师土脉少甘泉,顾渚春芽枉费煎。只有天坛石甃好,清波一勺买千钱。”1勺井水就买1千钱(约1两银子),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也说明了甜水井的珍贵。

乾隆皇帝的第十一子成亲王永瑆写过一首《赠大钵山人诗》:“大钵山人凤城里,客到打门警不起。有时梦醒忽思茶,街上呼儿买甜水。”最后一句就是写买水的情形。不过,当时人们买水,并非临时拿钱提桶到街上去买,而是由送水的水夫送到家门口。

拥有甜水井的主人,自己是不会亲自送水的,他们雇佣水夫给用户送水,并在甜水井旁边搭建一个窝棚,作为水夫居住的地方,兼做看管场所,因此甜水井又被称为“井窝子”或“水窝子”。

老北京城的水霸个个威风八面,被他们服务的人苦不堪言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北京城里的甜水井,被少数恶霸控制。这些恶霸即“水霸”。

水霸作为雇主,免不了要对水夫进行盘剥和压榨。

明末清初,老北京城里的水霸多数来自山东,大多数水夫也是山东人。人们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可水霸盘剥起自己的老乡来,也是毫不含糊。水夫的活儿很累,经常雨里去风里来,一年四季没有休息的时候,可水霸依然对水夫动辄打骂,扣工钱,不把他们当人看。

更过分的是,水霸还会欺负他们的顾客——买水的人。

按照我们现在的观念,送水属于服务行业,顾客就算不是上帝,也是衣食父母,至少应该对他们好点吧?不存在的。水霸虽然不会打骂顾客,但经常随意提高水价,或以停止送水作为威胁,昂顾客们苦不堪言。

老北京城的水霸个个威风八面,被他们服务的人苦不堪言

更有甚者,每年过年时,水霸还会让水夫给顾客送点粉丝,说这是从山东带来的特产。其实,这些粉丝都是从老北京城本地粉坊买来的。而且,说的是“送”,可顾客都得掏钱,“打赏”给水夫,赏钱远远超过粉丝的价格。否则的话,第二年水霸就会想办法刁难顾客。

你也许会想:顾客的赏钱给了辛苦一年的水夫,也不算坏事。我只能说,你想多了。水夫得了赏钱后,得转奉给水霸。

清朝末年,老北京城兴建了自来水厂,向市民提供更加卫生、更加方便的自来水。市民很高兴,还仿造朱熹诗的格调写了一首诗:“城北方塘一镜开,千万龙蛇地下排。问渠那得清如许,谓有源头活水来。”

老北京城的水霸个个威风八面,被他们服务的人苦不堪言

不过,那时候老北京城的自来水厂只有两个,供水的范围非常有限,价格也比较昂贵。鲁迅先生就曾在日记中提及,他为了安装一个自来水管,就花了115块大洋。普通市民吃不起自来水,还得喝水霸送的水。

直到1949年以后,随着自来水的普及,人们才结束了喝私家井水的历史,水霸也完成了历史使命,永久地消失了。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