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西北军土崩瓦解:冯玉祥,不怕子弹怕银弹

国家人文历史 2020-04-21 17:21:35
A+ A-

文|白孟宸

西北军在反蒋集团中兵力最强,悍将最多,战斗力自然稳坐头把交椅。但与晋绥军与桂系相比,西北军庞大身躯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矛盾和隐患,因此从中原大战爆发前蒋冯斗法开始,西北军这尊北方战神就像过河的泥菩萨一般,逐渐分崩瓦解。在这个过程中,既有外力引导,也有内患爆发,但最终根源还要从冯玉祥和西北军自身身上找。

1928年2月,国民党召开二届四中全会,蒋、冯、阎、李四家坐在一起形式上“统一”。两个月后,国民党新军阀联合起来将奉系张作霖打出关外,“二期北伐”至此结束。在四家国民党新军阀中,冯玉祥以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兼开封政治分会主席,掌握陕西、甘肃、山东、河南四省地盘,拥兵42万,几乎能与蒋介石平起平坐,阎锡山的晋绥军与李宗仁的桂系兵力相加也只与冯玉祥相当。更何况西北军历来以善战闻名,其作战意志远不是蒋介石所部可比。

同时,冯玉祥在北洋时代翻云覆雨,几次阵前倒戈,也让蒋介石对这位桀骜不驯的“二路天王”心存戒备。北伐前蒋冯义结金兰,但无论是蒋还是冯,此前对自己的结拜兄弟下手都毫无顾忌。所以蒋在北伐后迅速对盟兄开刀,首先在地盘分配上抬阎抑冯。冯玉祥麾下鹿钟麟、韩复榘冲入河北与平津,西北军原本认为自己理应获得这些富裕地盘,不需要再挤在西北穷苦之地。但蒋却宣称冯玉祥地盘够广而阎锡山根据地狭小;平津外交关系纷乱复杂,冯性情刚直,不善折冲,阎锡山却圆滑世故,更适合治理河北与平津地区。最终阎锡山得京津卫戍司令,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虽得以留驻南苑,但就是进不了北京城。这一下激得冯玉祥发冲冠之怒,将所部撤回山东河南,本人到新乡去生闷气。

1928年7月6日,蒋介石又在北京主持编遣座谈会,《军事善后案》《军事整理案》更让冯玉祥、阎锡山和李宗仁、白崇禧无法接受,四家谈崩不欢而散。一个月后蒋又在南京召开国民党二届五全大会,借粤籍中委支持,强行通过《军事整理案》。此时冯玉祥已经决定武力反击,他在西北紧急巡阅西北军,在五原誓师两周年时大搞纪念阅兵式。10月,蒋介石以冯玉祥身为行政院副院长兼军政部长,应该到南京任职,这等“调虎离山”之计自然骗不过冯玉祥。但国内舆论却被蒋介石调动,大喊“裁兵建国”,冯玉祥与其他几家军阀不得不到南京听候编遣。

西北军土崩瓦解:冯玉祥,不怕子弹怕银弹

蒋介石(右)和冯玉祥(左)会面时一起出席欢迎会,摄于1927年7月

最终编遣会议未能谈拢,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蒋介石在收拾了桂系后迅速转锋西北军,先在1929年5月5日以吴思豫接收济南,免去了孙良诚的山东省主席,西北军至此被挤出山东。眼看与蒋必有一战,冯玉祥为避免以长蛇阵在山东、河南、陕西和甘肃广大地区上应对蒋阎两头压力,断然在炸毁陇海路各段桥梁和武胜关隧道后撤出山东与河南。西北军人员全部退出南京政府,5月中旬,西北军在华阴召开军事会议,决定武力反蒋,16日,孙良诚等人通电推举冯玉祥为护党救国军“北路司令”。

可惜,冯这一仗败得太过迅速,蒋介石在湖北山东摆下36万余部队,又收买韩复榘、石友三、杨虎城、马鸿逵等人叛冯投蒋。5月23日,冯玉祥被永远开除出国民党,两天后蒋介石发电要求冯玉祥下野出国,交出兵权。5月27日,冯玉祥在无计可施之下通电下野,“从此入山读书”。但蒋介石不依不饶,要求冯在6月22日前表明态度。最终冯玉祥为了保全西北军,在6月21日携夫人女儿离陕赴晋,宣称转道出洋。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