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与谁同坐?清风明月我”:文人情趣是园林的灵魂

国家人文历史 2020-03-27 16:41:05
A+ A-

文|韧雾

沧浪亭始建于五代,现主体为宋代建筑,是现存苏州园林里历史最悠久的一座。沧浪亭大概也是苏州最富山野之气的园林。园中的山水造景向来为人称道,一般园林多是高墙森森,堆山挖池,但沧浪亭却以水环园,园内集中花园的全部用地,堆了一座土石相间的大假山,屋舍围绕在山的周围。一条特别的复廊依山蜿蜒贴水穿行,时而可赏园内山林之趣,时而可转为临水凭风,漏窗花格内外互为借景。人在园中行走,无论身处何处,都可望见山巅亭角。

“与谁同坐?清风明月我”:文人情趣是园林的灵魂

沧浪亭主体为宋代建筑

北宋庆历五年(1045),诗人苏舜钦蒙冤遭贬,迁居苏州,用四万钱的价格买下几近荒废的园子,建了此亭,名字取自《楚辞》名句“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以示隐逸之情。有人说,从沧浪亭开始,苏州园林的定位就是归隐。无论是被贬下野或是急流勇退,文人们在济世苍生的宏愿外始终有颗念念难忘的出世心。比如拙政园,取自古语“此亦拙者之为政也”,暗含微讽与自嘲;再如网师园,网师即渔夫、渔翁,正是渔隐的象征,以及“退而思之”的退思园,无不含蓄表露了这种寓意。

王澍喜欢引用童寯的一句话,“唯文人,而非园艺学家或景观建筑师,才能因势利导,筹谋一座中国古典园林。即便一名业余爱好者,虽无盛名,若具勉可堪用之情趣,亦可完成这一诗性浪漫之使命。须记之,情趣在此之重要,远甚技巧与方法。”苏州园林一向被称为文人园林,成为中国园林的范本,正是文人主导着园林构建的意趣与格调。

中国园林的一大特征就是与文学密切关联。比如最直观的楹联匾额、镌刻题铭,“须兼具华采之辞章,隽秀之书法”,少了它们,建筑难称完美。再到各厅堂楼阁雅不胜收的名字,比如拙政园西部的“与谁同坐轩”,出自苏轼的一句词:“与谁同坐?清风明月我”。一般的轩空间都比亭子大,而与谁同坐轩小到只宜坐一人,开一扇形的窗临着湖面,框景绝佳;再联想到这句词写于苏轼政治最失意之时,只觉有种说不出的宁静的孤独,寂寞中又有淡淡的孤高,不由得只想在此处独坐片刻。恰如有人所说,赏苏州园林犹如读诗文,太多典故与内涵待人探寻,最妙的就是诗景相对、情景交融的会心时刻。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