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开国中将,两度戍守新疆名垂史册,指挥对印自卫反击西段作战大获全胜

党史博采 2020-03-27 14:41:02
A+ A-

开国中将,两度戍守新疆名垂史册,指挥对印自卫反击西段作战大获全胜

文/梅兴无

开国中将郭鹏,曾任过红2军团6师师长,八路军359旅副旅长,解放军第2军军长、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兰州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他以能征善战、勇猛顽强、不怕牺牲而著称,又以负伤次数多、身上挂花17处而闻名,被誉为军中“无畏将军”。在半个世纪的戎马生涯中,郭鹏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军旅传奇。

三次入党

郭鹏,原名郭光前,1906年10月出生于湖南醴陵黄塔嘴乡郭家老屋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受尽了地主豪绅的剥削和压迫。后来共产党领导贫苦农民组织起来打土豪,郭鹏看到了穷人的希望。1927年9月,毛泽东领导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又在醴陵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郭鹏报名参加赤卫队,投身秋收起义。

郭鹏认定只有跟着共产党走,穷人才有翻身的那一天。他迫切希望加入共产党。中共党组织的负责人告诉他,党员必须带头,时时处处冲在前头。郭鹏表示,自己一定能够做到。乡里有一土豪,当过湖南省参议员,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十恶不赦。农民协会发动群众把他抓起来斗争,郭鹏自告奋勇:“我去抓!”农协要牵他游乡,郭鹏一挥拳头:“我去牵!”农协决定处决这个土豪,又是郭鹏挺身而出:“我去杀!”秋收起义受挫后,郭鹏随部分农协骨干转入深山老林,成立了醴陵北四区游击队,与敌人开展武装斗争。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游击队决定向土豪劣绅送条子筹款,郭鹏毅然当先:“我去送!”游击队在指定地点要土豪派人来接头,郭鹏只身前去。每到紧要关头,他都能奋不顾身,出色地完成任务。

党组织对他的表现十分满意,认为他经受住了生死的考验,决定吸收他入党。1928年9月,由黄贵、蒋本凡介绍,郭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不久,醴陵北四区游击队被整编为平(江)醴(陵)游击大队,编余人员一部分回家,一部分派往国民党军做兵运工作。党组织见郭鹏年纪较小,身体瘦弱,就劝他回家参加地方工作,可郭鹏坚决要求留下。

开国中将,两度戍守新疆名垂史册,指挥对印自卫反击西段作战大获全胜

◆抗战时期,(右起)郭鹏与战友贺庆积、刘转连、左齐合影。

1929年冬,郭鹏与傅德清等被党组织派往长沙国民党军队开展兵运,郭鹏任营部传令兵。1930年2月的一天,郭鹏得知这支部队要开往平江“围剿”游击队,便与傅德清密商起事。郭鹏乘营长回家、自己值班之际,将营长的手枪拿出藏在阴沟里。他打算与傅德清用手枪将营长打死,然后带枪回到游击队。

可营长提前回营,发现手枪不见了,认定是郭鹏所为,将他关押起来。郭鹏矢口否认,后被押送到长沙市侦缉队,虽五刑拷尽,却坚不供认。3个多月后,桂系军阀打进长沙,郭鹏与难友余春生等一起挖墙洞逃跑,结果被看守发觉,遭受严管和处罚。

7月27日,红3军团攻占长沙,郭鹏与难友得以释放,此后成为彭德怀指挥的红3军团第8军警卫营的一名战士。他将藏匿在阴沟里的手枪取出,交给营政治委员周光宇,并将自己参加秋收起义、游击队、入党、在国民党军队中做兵运工作、藏枪、入狱等情况一一向周光宇作了汇报,并要求恢复党籍。然而,郭鹏的入党介绍人已然相继牺牲,无人证明他的党籍。周光宇就向郭鹏的难友余春生(中共党员,后任警卫营副营长)做了调查了解,证明郭鹏在狱中的表现是坚定的,很快就批准郭鹏第二次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0年8月下旬,红一方面军第二次进攻长沙。郭鹏自告奋勇报名参加敢死队。他作战勇敢,冲锋在前,连续突破了敌人两个工事。当进攻敌人第三个工事时,敌方负隅顽抗,双方伤亡甚大,郭鹏也身负重伤。红军长沙久攻不克,红一方面军前委决定撤长沙之围,向株洲、萍乡、攸县转移。

郭鹏等伤员被留在浏阳富溪红3军团临时后方医院治疗。因他与原来的连队党组织失去联系,没人能够证明他的党籍,医院党委也没有同意他过党组织生活的要求。他心里非常焦急,伤未痊愈,就迫不及待地要求出院归队。

可这时他原来所属部队红3军团主力东撤,他为自己离开彭德怀指挥的这支英勇的红军而依依不舍。解放战争时期,郭鹏又回到了彭德怀麾下,他感激地对彭德怀说:“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彭德怀不明就里,当听郭鹏说明原由之后,释怀大笑:“说真的,要不是红军打开长沙,你这牢不知坐到几时,你的一生恐怕不一样啰!”

当时留守湘鄂赣苏区只有红16军。郭鹏就在浏阳达浒镇加入红16军9师9团3连任班长。回到红军部队后,郭鹏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求恢复党籍。可没有红8军或者红军医院的介绍信,连队党支部仍然没有依据恢复他党籍。1930年冬,郭鹏经连长杨海安介绍,第三次加入中国共产党。

郭鹏时刻不忘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在战斗中冲锋在前,英勇顽强。每次组织敢死队、突击队,他都带头参加,屡建功劳,他也成长为红16军9团排长、连长。1933年2月,红18军组建后,郭鹏调任红18军第52团2营副营长,接着又升任营长。

1933年6月,红18军改编为红18师,根据中革军委命令,沿着罗霄山脉南下,转移到湘赣根据地,与红17师组成红6军团。1934年4月5日,在萧克、王震的指挥下,红18师协同红17师在永新县沙市澧田大道以北地区设伏,全歼国民党军15师43旅,生俘敌旅长侯鹏飞等,缴获长短枪1000余支、重机枪24挺等一批军需物资,取得了在湘赣战场上第五次反“围剿”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不仅缓解了湘赣苏区的军事压力,而且有力地配合了红一方面军的反“围剿”作战,受到中革军委通令嘉奖。在这次战役中,郭鹏率部阻击敌后续部队有功,升任红17师50团团长。

17次“挂花”

在那艰苦的战争年代,革命军人把牺牲称作“光荣”,把负伤称为“挂花”。在数十年的戎马生涯中,郭鹏先后17次“挂花”。他曾风趣地说他遍体的伤疤是在枪林弹雨中开的17朵“光荣花”。

郭鹏身为一名共产党员,当战士冲锋在前,当指挥员靠前指挥,因而他“挂花”亦“首当其冲”。他加入正规红军的第一天、打第一仗,就身负重伤。但他愈伤愈勇,每逢战事,一马当先,冲锋陷阵。当连长时,他除配带一支驳壳枪外,另带一把大刀,每到战斗紧急关头,他即挥舞大刀,杀向敌群,多次负伤。

1934年7月23日,中革军委电令红6军团西征,作为中央红军的先遣队与贺龙领导的红3军建立可靠联系。郭鹏率领50团时而前卫、时而后卫,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深得军团长萧克、军团政委王震赏识。

10月7日,红6军团在黔东甘溪战斗失利,部队被截为4段。郭鹏率50团作为后卫阻击敌军,伤亡很大,郭鹏胳膊负伤,他草草包扎了一下,继续带领部队顽强战斗,掩护主力转移,以致后来与主力失去联系。郭鹏想起萧克、王震曾交待:“若与主力失掉联系,就到印江方面去找贺龙。”面对敌人的围堵,郭鹏忍着伤痛,率领全团忍饥挨饿,夜行昼宿,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转战300多公里,杀出重围。于23日与贺龙麾下的廖汉生率领的红3军9师在印江木黄会合。廖汉生领着郭鹏见到了贺龙,贺龙握着郭鹏的手说:“会合了就是胜利!”

红6军团与红3军会师后,红3军恢复红2军团的番号,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委、关向应任副政委,统一指挥红2、6军团。郭鹏改任红6军团51团团长。

接着,红2、6军团发动了湘西攻势,十万坪、陈家河、桃子溪连战皆捷。在几次战斗中,郭鹏率51团都发挥了关键作用,引起贺龙的关注,决定让这位猛将担任红2军团6师师长。

1936年春,红2、6军团长征到云南,在一次阻击中,郭鹏受伤,他躺在担架上继续指挥战斗。4月18日,贺龙命令6师在19日拂晓前攻占祥云县城。郭鹏不顾伤痛,亲率18团长途奔袭占领祥云,保证了主力侧翼的安全。

1936年7月1日,红2、6军团在西康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战伤刚愈的郭鹏,心灵受到一次“重创”。当时6师骑兵连未按郭鹏的指示做背包架子,他便责打连长,并罚全连下跪。他因此受到贺龙、关向应的严厉批评,并调任军团部作战科科长。郭鹏后来在《自传》中深深自责:“因作战有功,自满与急躁情绪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在行动中发生了打人骂人的现象,最后发展到将全连罚跪,造成严重的军阀主义大暴露。”

7月5日,红2、6军团与红32军组成红二方面军,进入草地继续北上。7月下旬部队到达阿坝,郭鹏奉贺龙之令去红军医院布置次日行军任务,深夜12时返回时,途中遭到小股敌人袭击,一排枪弹将他射落马下,不省人事。驻扎附近的红5师政委谭友林闻见枪声,率骑兵过来增援,救回伤势严重的郭鹏。

贺龙、关向应、萧克等都赶来看望。贺龙见他全身被打了大小7个窟窿,一字一顿地对他说:“你放心,我们绝不会把你丢在这里的。”他和关向应商定,选派6个身强力壮年轻战士专门给郭鹏抬担架,下令一定要把他抬出草地,并安排他跟红4师卫生部长贺彪一起行军,便于治疗。

贺彪和医生潘秉山给郭鹏检查伤口,发现一颗子弹穿过了胯骨,距腹部仅有1分之隔,伤口一旦发炎化脓,就会危及生命。贺彪决定立即手术,取出子弹,但没有麻药,手术刀也是刺刀代替。郭鹏坚决地回答:“怕什么,我又不是头一次这样开刀!”子弹取了出来,但骨头碎了,渣子很多,必须用锉锉平,用刺刀刮干净,否则还会发炎化脓。刮骨开始了,只听得骨头咯吱咯吱响,痛得郭鹏汗如雨下,但他咬牙挺住,使手术得以顺利完成。贺龙见状,连连赞叹:“神医、神医!硬汉、硬汉!三国关公刮骨疗毒,被传为千古美谈;当今郭鹏开刀,也会在红军中传为佳话!”

6个担架员忍饥挨饿,抬着郭鹏过草地,有时烂泥埋到了腰际,抬担架的战士便用力高举着担架,唯恐担架倾斜,将郭鹏掉进烂泥潭里。就这样,战士们一步一滑,跌跌撞撞,把郭鹏抬出了草地。

解放战争初期,郭鹏任西北野战军第2纵队359旅旅长。在彭德怀指挥下,1947年5月,他率部围攻甘肃合水县城。时“青马”骑兵援军突至,如果两股敌军合在一处,攻城就更难了。郭鹏急忙赶到前沿阵地组织部队进攻,一颗子弹击中他的手臂,他坚持不下火线。他说:“指挥员冲锋在前,就是最好的命令。”战士们前仆后继,用炸药包炸开合水城门,冲进城与敌人展开巷战,终于赢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漫长的战争岁月,战火在郭鹏身上烙下的一个个伤疤,俨然就是一枚枚闪光的“勋章”。

新中国成立后,开国领袖毛泽东惦记着像郭鹏这样的身经百战、伤痕遍体的战将。1968年,毛泽东在北京接见新疆军区班子成员,当他握住郭鹏的手时,关切地问:“你过去多次负伤,现在身体怎样?”郭鹏回答:“还好。请主席放心!”

两次长征

1935年10月,蒋介石纠集130个团对湘鄂川黔苏区进行新的“围剿”。同年11月19日,红2、6军团开始长征。郭鹏率领红6师担任前卫,像一把尖刀刺破国民党军的第一道封锁线,掩护主力南渡澧水,挺进湘中,于1936年初进入贵州。红军在为期近1个月的乌蒙山区回旋战中,郭鹏率6师担任后卫,打了许多硬仗、恶仗,掩护主力于4月初进入云南腹地。

1936年4月9日凌晨,红6师夜行军抵达甸尾、可郎一带刚宿营,贺龙下达命令:6师即刻原路返回六甲,阻止敌人,掩护主力迂回北上。郭鹏与政委廖汉生当即决定,全师后卫变前卫,强行军向六甲开进。郭鹏率前卫18团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上午9点多钟,18团在六甲与敌龚顺壁旅前卫遭遇。郭鹏指挥18团出其不意,抢先开火,消灭了敌人的先头部队。郭鹏令成本新团长率18团修筑工事,设立第一道防线。随即又令刚刚赶到的16团控制左侧山头的制高点;以17团布成第二道防线。

开国中将,两度戍守新疆名垂史册,指挥对印自卫反击西段作战大获全胜

◆359旅中原突围胜利回到陕甘宁边区。

国民党军后续部队以4个团兵力,在大炮、飞机的掩护下,向红6师阵地发起集团冲锋。郭鹏指挥6师顽强战斗,击退了敌人10余次进攻,给敌人以大量杀伤。但6师伤亡亦大,郭鹏再次受伤;18团政委杨秀山、参谋长陈刚负伤,3个营长伤亡2个,9个连长伤亡8个;16团参谋长牺牲,2个营长牺牲,6个连长负伤。指战员们打得英勇顽强,上级倒下了,下级马上代理;子弹打光了,就用大刀、石头拼杀;敌人爬上了阵地,抱住他肉搏,硬是把敌人死死顶住了。

至午夜12时,阻击任务完成,郭鹏率部撤出战斗,迅速赶上主力。贺龙拍着郭鹏的肩膀,对6师指战员说:“你们这一仗打得苦!打得好!为实现抢渡金沙江北上的战略行动创造了有利条件。同志们,继续战斗,打过金沙江去!”

第二天,6师担任全军前卫,急行军南下昆明附近,摆出一副攻打昆明的架势,吓得龙云急令围堵红军的大批敌军回援。红军则掉头西去,向滇西的金沙江上游疾进,经过3个昼夜抢渡,全军胜利渡过金沙江,继而征服玉龙大雪山,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9月中旬,北上的红二方面军占领成县、徽县、两当、康县4座县城。这时郭鹏枪伤痊愈,贺龙考虑郭鹏是主力师师长,不宜久任科长,决定调郭鹏任红32军参谋长。其后,郭鹏参与指挥32军一路北进,于10月22日到达静宁以北的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完成了伟大的长征。

1937年7月,全面抗战打响。郭鹏奉调进入抗大三期学习,1938年4月后,郭鹏任359旅参谋长、副旅长,先后参加收复晋西北七城的战斗和百团大战。

1944年11月,根据党中央、毛泽东的指示,由359旅主力组成八路军南下支队,王震任司令员、王首道任政委,郭鹏任南下支队干部大队长,执行南下开辟新根据地的战略任务。

11月9日,郭鹏随南下支队从延安出发,沿途战冰雪,斗敌顽,于1945年1月下旬抵达河南正阳县境,郭鹏在陡沟指挥部队运用攻打碉堡的新战术,接连打下8个防御坚固的碉堡,俘获敌人数百。1月27日,南下支队在湖北大悟与李先念率领的新四军5师会合,郭鹏任南下支队副司令员。

2月14日,郭鹏与王震、王首道等率部继续南下,渡过长江,经鄂南、赣西,进入湖南境内,3月6日攻占平江县城,南下支队转战湘鄂赣边区,开辟了鄂南和湘北抗日根据地。

7月7日,郭鹏与王震、王首道率支队主力沿湘赣边境南进,8月11日抵达衡山南湾一带时,接中共中央电告,日本即将投降,令部队迅速到达湘粤边与东江纵队会师,创建五岭根据地。王震、王首道决定率部继续南进,郭鹏带领由30人组成的便衣队返回湘鄂边,把原来留在那里的部队带到广东与主力会合。

郭鹏返回鄂南后,日本即宣布投降。按照中央电令,南下支队北返,向湖北新四军5师靠拢。郭鹏即率部南下接应,与王震率领的主力会合,然后北渡长江,于10月初再次与5师会合。10月中旬,南下支队恢复359旅番号,编入中原军区,王震任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郭鹏任359旅旅长,王恩茂任旅政委。

1946年春夏之交,蒋介石调集约30万人重重包围中原军区部队于纵横不及50公里之狭小地区宣化店,妄图一举消灭中原5万多将士。6月23日,中共中央指示:立即突围,生存第一,胜利第一。

王震、郭鹏率领359旅冒着敌人的猛烈炮火,一路浴血,向西突围。7月12日,进至河南淅川的丹江边,前有大河,后有追兵,359旅兵临险境。郭鹏指挥一部阻击由荆紫关扑过来的敌军,掩护大部队分两路抢渡水位猛涨的丹江,粉碎了敌人把359旅消灭于丹江以东的企图。7月17日,部队在鲍鱼岭一带被敌6个团包围,紧急关头,王震、郭鹏率359旅全员投入战斗,杀开一条血路。8月2日,359旅进占陕西镇安县城,准备按统一部署,开辟豫鄂陕根据地。此时,国民党军胡宗南部9个旅企图围歼359旅。王震、郭鹏指挥359旅经数日顽强转战,仍难以立足。王震于8月9日致电中共中央并中原军区:请考虑将359旅“拖回边区”,“主观条件也有可能拖到”。中央军委批准359旅北上返回陕甘宁边区。

于是,王震、郭鹏等率第359旅夺路北上,在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一部的接应下,于8月29日进入陕甘宁边区,当日王震奉命提前返回延安。郭鹏率359旅于9月27日到达延安。此次突围,行程约2250公里,历经大小战斗86次,平均每天作战1次以上。

9月29日下午,郭鹏参加了毛泽东、朱德在王家坪礼堂举行的欢迎胜利归来的359旅团以上干部的宴会。毛泽东动情地说:“这是我们党历史上的第二次长征。你们虽然牺牲了不少同志,但是光荣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你们是党的宝贵财富。”

两度戍边

1949年2月,西北野战军第2纵队改编为第一野战军1兵团2军,郭鹏任军长,王恩茂任政委。郭鹏率部西征,很快打到河西重镇张掖,与一野2兵团会合,旋即兵伐新疆,促成了新疆和平解放。

开国中将,两度戍守新疆名垂史册,指挥对印自卫反击西段作战大获全胜

◆1949年,(左起)王恩茂、顿星云、左齐、伊敏诺夫、郭鹏、赵锡光在喀什合影。

郭鹏奉命进军南疆,10月15日率2军先头部队抵达哈密。国民党反动军官煽动178旅部分官兵,在哈密制造了抢劫银行黄金和纵火事件;伪装起义的哈密专员尧乐博斯,一不救火,二不安民,却在那里张罗宴会为郭鹏军长“接风”。郭鹏到哈密下达第一道命令:“出动部队,扑火安民。”指战员们将群众从废墟余火中救出,从骚乱分子手中追回赃物还给群众,给灾民送去了救济粮。同时对起义部队进行了政策教育,惩办叛乱首恶,教育胁从,很快稳定了哈密的社会秩序。

当2军4师先头部队抵达鄯善时,当地国民党驻军65旅194团3营部分官兵制造了杀害县长和抢劫市民财产、烧毁民房的恶性事件。郭鹏、王恩茂命令部队立即将3营营部、机枪连和9连全部解除武装,迅即平息了叛乱。

11月28日,2军5师15团在阿克苏获悉国民党特务在和田策划武装叛乱的情报。郭鹏下令15团迅速进军和田。如果走通行大道,需多走十几天,15团毅然决定横穿被称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直奔和田。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穿过胡杨林,进入浩瀚沙海,在流沙上踏出一条生命之路,于12月22日抵达和田,一举粉碎了敌人的叛乱阴谋。彭德怀、习仲勋致电郭鹏、王恩茂,称赞他们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进军记录。

郭鹏、王恩茂率2军军部进入南疆首府喀什后,迅即派出侦察部队,翻越冰山雪岭,直抵阿里边境线,把胜利的红旗插上了喀喇昆仑山,插上了帕米尔高原。

1950年1月,郭鹏兼南疆军区司令员。时新疆东南面毗邻的西藏尚未解放。7月,郭鹏派137人的先遣连进军阿里。1951年5月,又派先遣支队进藏,与先遣连会合后,即向南挺进,至8月,阿里高原3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得到解放。

1950年春,郭鹏在干部大会上指出:我军进驻新疆,不光承担着战斗队的重任,而且还要肩负工作队、生产队的重担。

首先是建立各级地方党组织和各级人民政权。当时地方没有干部来源,郭鹏抽调2军优秀干部输送给地方。南疆几个地委和大部分县委书记,都是由2军选派的师、团级干部担任。2军各部队的大批优秀干部,还担任了各县、区、乡各级政权的负责人。

在南疆农村土改运动中,郭鹏又从部队抽调一批批干部参加土改工作团(队)。他强调在少数民族地区进行土改要“慎重稳进,宁缓勿乱”。由于执行政策到位,南疆广大农村顺利地完成了民主改革的任务,结束了数千年的封建统治。

在进疆之前,郭鹏就指出:2军要做好进疆后开展大生产的准备。从长远看,要开发建设新疆;从眼前看,要解决部队吃粮问题。郭鹏、王恩茂率2军抵达南疆,征尘未洗,1950年春就开始了开荒生产。从军直到各师、团、营、连都成了生产队,普遍开展大生产运动。郭鹏亲自踏勘荒地,足迹遍及塔里木的瀚海戈壁。他经常参加开荒挖地,拾粪修渠,播种收割,植树造林。

1950年,南疆部队开荒造田30多万亩,当年收获粮食8000余吨。至1951年,部队基本上做到了生产自给。在最初的3年里,开荒播种总面积达120余万亩,修渠道总长度2300多公里,在万古荒原上创造出片片绿洲。同时,在喀什、阿克苏、库尔勒等城镇,兴建了最早的一批工矿企业。这一系列建设成就,对南疆的发展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1954年9月,郭鹏被调到南京军事学院战役系学习深造,1957年9月毕业后,组织打算安排他在内地工作,但他坚决要求重返新疆:“我愿永远战斗在边陲,老死新疆也无怨言。”军委尊重他的愿望,命已授衔陆军中将的郭鹏任新疆军区副司令员。

郭鹏第二次来到新疆戍边,与新疆军区其他领导共同研究制订了一系列加强部队建设的措施。他不顾伤病之身,经常深入基层,指导部队改进训练方法,对部队单兵训练、战术训练、机关司令部训练,提出了一系列符合军事科学的要求,促进了部队战斗力的提高。

开国中将,两度戍守新疆名垂史册,指挥对印自卫反击西段作战大获全胜

◆1958年,郭鹏(左)将军下连当兵。

1958年,郭鹏带头响应中央军委“将军下连当兵”的号召,背着行李下连当兵,和战士同吃、同住、同操练、同娱乐、同劳动。他以一个普通战士的身份,服从班、排、连各级领导的指挥,同战士们打成一片。战士们写诗赞扬:“当年红军老英雄,今日争当‘五好’兵,‘五同’样样做得好,干劲赛过老黄忠。”

1962年10月20日,印度派出10多个旅的兵力,在中印边境东、西段同时向中国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下令自卫还击,将中印边境西段的作战任务交给新疆军区。作战区域在海拔四五千米以上、气温在零下40度以下的高寒地带,环境极为艰苦,郭鹏指挥部队拔除了入侵印军在西段边界中国领土上设立的43个据点,俘虏了部分印军,缴获了大量武器和军用物资,取得了中印边境西段自卫还击的完全胜利。

同年,境外势力在新疆伊宁策动暴乱,制造了伊、塔边民外逃事件。新疆军区出动部队迅速平息了暴乱,稳定了局势。郭鹏多次亲赴边防,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边防建设,筑起了一道钢铁长城。

“文革”中,新疆军区领导班子被改组,郭鹏被调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1977年7月16日,郭鹏因病逝世,享年71岁。他安息在兰州黄河之滨的华林山上,仍然守望着祖国的边关。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