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中国文化优雅的时代,连打油诗都显得文采斐然

勇哥读史 2020-02-19 23:01:12
A+ A-

在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里,只有中国的文化是没有间断过,而一直传承下来,并发扬光大。论文雅?中国古代的文人从来没有输过。连落魄文人孔乙己都是满嘴“之乎者也”,懂得茴香豆的茴字有4种写法。

说真的,用中国文化的精粹唐诗宋词来笑傲现在的江湖,多少有点欺负人,胜之不武。那就来点打油诗吧。你知道吗,在中国古代,连打油诗都显得文采斐然。

有据可查,中国第一个写打油诗的诗人,应该是西汉文学家东方朔。

中国文化优雅的时代,连打油诗都显得文采斐然

东方朔是汉武帝时期的人。当汉武帝即位后,他上书“毛遂自荐”,得了一份官职。东方朔性格诙谐,言词敏捷,滑稽多智,常常逗得汉武帝开怀大笑,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喜剧明星。

一次,汉武帝宴请群臣。那时候肉都是一整块烹煮,食用时由专门的分肉官用刀子进行切割。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汉武帝和群臣左等右等,分肉官迟迟不来。于是东方朔就自己动手,把肉分来吃了。

中国文化优雅的时代,连打油诗都显得文采斐然

汉武帝不高兴,指责东方朔粗鲁。东方朔就写了一首诗:“东方东方,你太鲁莽,肉还没分,怎能领赏?拔剑割肉,举止豪爽,割肉不多,还算谦让。拿给殿军,情义难忘,皇上宽大,谢过皇上。”

听完这首打油诗,汉武帝大笑不止,一场风波就此平息。

当然,东方朔正经起来,也是很优雅的。他在临终之前曾经规劝汉武帝,说:“诗云‘营营青蝇,止于蕃。恺悌君子,无信谗言。谗言罔极,交乱四国’。原陛下远巧佞,退谗言。”在这之前,汉武帝一直把东方朔当作俳优看待,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样一番正经的话,很是惊奇。

中国文化优雅的时代,连打油诗都显得文采斐然

将打油诗这种题材发扬光大的,当属唐朝诗人张打油。

张打油生活在中唐时期,是南阳(今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南阳镇)人,具体名字已经不可考了,他一生创作了大量通俗易懂的诗歌,在诗歌名家辈出的唐朝,显得特立独行、别树一帜。

张打油最著名的诗歌,当属那首《咏雪》:“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这首诗用白描的手法,形象而风趣地出雪中景物特点。虽然是咏雪,全诗并无一个雪字,张打油在创作这首诗时显然花了一番心思。因此,与李白、杜甫、白居易的诗歌一起流传到了今天。

中国文化优雅的时代,连打油诗都显得文采斐然

由于张打油的名气太大,人们将类似以俚语俗话入诗,不讲平仄对仗,不登大雅之堂的诗统称为“打油诗”。

想读到更多张打油的诗歌,请在今日头条APP上搜索“张打油”,就能大饱眼福了,我先搜为敬了:

中国文化优雅的时代,连打油诗都显得文采斐然

在我们想象中,打油诗都是一些不成大器的文人写的。其实,许多文豪都写过打油诗。

唐朝著名诗人李白和杜甫,一个号称“诗仙”,一个号称“诗圣”。他们生活在同一时期,关系还很不错。杜甫为李白写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歌,李白却很少为杜甫写诗,深感不安。

中国文化优雅的时代,连打油诗都显得文采斐然

746年,李白与杜甫在兖州见了一次面——这是他们生平最后一次见面。李白写了一首打油诗《戏赠杜甫》:“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透过这首诗,我们仿佛看见瘦削的杜甫,戴着竹笠在正午阳光下行走的样子。

宋朝史学家、文学家司马光,从小就聪明伶俐,才华过人。一次,司马光跟着两位学士登山,两位学士看不起小孩子司马光,问:“竖子亦能诗否?”

中国文化优雅的时代,连打油诗都显得文采斐然

司马光没有犹豫,脱口而出一首诗《登山》:“一上一上又一上,看看行到岭头上。乾冲只在掌拿中,五湖四海归一望。”这首诗,前面两句犹如小孩说话,很有打油诗的派头,可后面两句一出,让整首诗歌变得超凡脱俗起来。两位学士听了,顿时对司马光刮目相看,不敢轻视。

鲁迅先生也创作过打油诗。有一首《南京民谣》写道:“大家去谒陵,强盗装正经;静默十分钟,各自想拳经。”格调幽默风趣,语言通俗如话,让人读后不禁莞尔。

中国文化优雅的时代,连打油诗都显得文采斐然

说到打油诗,就不得不提到张宗昌。张宗昌的打油诗,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比如,许多中外名人都写过《咏雪》,其中佳作迭出,很难超越。可是,张宗昌硬是用一首同名诗歌《咏雪》,实现了“弯道超车”:“什么东西天上飞,东一堆来西一堆;莫非玉皇盖金殿,筛石灰呀筛石灰。”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