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胡斯战争:用车堡碾碎教廷与骑士的权威

国家人文历史 2020-02-19 16:01:10
A+ A-

文|郭晔旻

在1小时内,十字军便丢下了超过300具尸体,狼狈逃窜。对胡斯派的第一次讨伐,就这样以可耻的失败而结束。布拉格保卫战的胜利,使胡斯军的军威大振。捷克人民为了纪念杰士卡的卓越功绩,将维特科夫山改名为杰士卡山。

接下来,胡斯军又连续粉碎了十字军的三次讨伐。在1431年巴塞尔宗教会议上,教会代表们一谈起胡斯战争就面无人色,无不胆战心惊。为了不惜一切代价扑灭胡斯战争,欧洲反动势力又重新纠集各地的封建贵族和骑士,并以高价收罗雇佣兵,组织了反对胡斯战争的第五次十字军远征。这次远征由红衣主教儒里昂·约扎里尼亲自充当头目。他公然号召十字军骑士们“洗劫、焚烧、彻底毁灭捷克”。只不过,同过去的四次远征一样,这一次十字军远征也被彻底击败了。1431年8月30日多马日尼采一战,使10万十字军遭到惨败。十字军尽管仿制了胡斯军的战车,雇佣兵却不堪一击,一听到胡斯军的战歌《你们是天兵天将》就望风而逃。那位尊贵的红衣主教也不得不扔下圣袍、礼帽,化装逃命去了。

胡斯战争:用车堡碾碎教廷与骑士的权威

约翰·杰士卡骑马青铜像

战场的天平已经完全倒向了胡斯军一方。约翰·杰士卡去世后,他的继承人普罗科普更乐于先发制人,去进攻那些出现在波西米亚境外的十字军发源地。从1427年底开始,胡斯军时断时续地进军德意志,一路之上对百姓秋毫无犯,连他们的敌人也被迫承认“可恶的异教徒只破坏教堂、僧侣的住宅、贵族的庄园和酒铺”。进攻纽伦堡时,城中派出一队穿白衣的儿童走出城门进入胡斯军的营地,希望和平,胡斯党人抚摸着这些孩童,还送给了他们樱桃,胡斯军在拿到赎金后停止进攻。纽伦堡每年都举行活动纪念这个事件,“樱桃节”由此而来。1430年2月,勃兰登堡选侯被迫代表德意志封建主向胡斯军求和,代价是付出巨额赔款:勃兰登堡交出9000弗罗林(佛罗伦萨金币)、巴伐利亚交出8000弗罗林、纽伦堡城市贵族交出1200弗罗林……1433年,一支胡斯军甚至到达格但斯克(但泽)附近的波罗的海之滨,“用豪迈的捷克歌曲《上帝的战士》来向大海致意,他们用瓶子灌满海水的同时感慨地说波罗的海再一次屈服在斯拉夫的脚下了。”

另一方面,在多马日尼采遭遇耻辱性失败之后,再也没有力量组织又一次十字军讨伐的教廷被迫放弃了用武力解决的办法,转而准备“用温和的方式使天主教会重新回归统一”。此时胡斯派内部的分裂恰恰给了敌人可乘之机。从运动伊始,胡斯派内部就分出了两个派别,即激进的“塔布尔派”与温和的“圣杯派”。后者的名字来自盛酒的“圣杯”。原本天主教教会规定,宗教团体在集会时教众在做完弥撒后只能领取面包来作为圣餐,而教士则可以单独饮用圣酒。而胡斯教会信徒在做完弥撒后也可以分享到圣酒。“圣杯”逐渐成为波西米亚教会改革的象征。

对于主要由贵族与市民阶级组成的“圣杯派”而言,既然已经夺得了天主教会的土地和财产,只要皇帝对他们所夺得的教会土地和财产加以承认,并允许他们自由传教,他们就可以脱离这场运动了。当教廷在谈判中同意已经没收的教会财产不再归还而是“维持现状”,同时俗人领圣餐时也可以用圣杯饮酒后,满足于这些让步的“圣杯派”便毫不犹豫地与“塔布尔派”分道扬镳了。1434年5月5日,“圣杯派”军队攻占“塔布尔派”掌权的布拉格新城,从此双方公开决裂。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