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2003年我们真的战胜了非典吗?有3个谜团至今没有解开

读史 2020-02-08 17:01:06
A+ A-

2003年我们真的战胜了非典吗?有3个谜团至今没有解开

2003年我们真的战胜了SARS吗?事实上:直到今天,人们都没有找到针对SARS的特效治疗方法,也没弄清SARS消失的原因是什么,只是推测和天气转暖有关。

可以说:2003年的非典,来的莫名其妙,传播的莫名其妙,走的也莫名其妙。

2003年我们真的战胜了非典吗?有3个谜团至今没有解开

当时,人们急于弄清三个问题:

一是它怎么来的,病源在哪里?

二是它怎样传播的,传染链是什么?

三是不知怎样消亡的,消失的原因是什么?

专家首先要找到病毒来源,专家们在广东食材市场上果子狸体内找到一种SARS病毒,确认病毒来自果子狸,于是,果子狸从人们餐桌消失。

2003年5月,SARS在北京肆虐了两个多月之后,新发病人数持续为零。6月20日,以小汤山医院的封闭为标志,北京市政府宣告北京抗击非典战役结束。

SARS疫情结束后,专家并没有停止追踪的脚步,他们继续寻找,一直追踪到了云南。

自2011年起,他们对云南省一处洞穴里的菊头蝠种群开展了长期监测,结果发现,2003肆虐的SARS病毒全部基因组组分,都可以在这个菊头蝠种群的冠状病毒天然基因库中找到。

2003年我们真的战胜了非典吗?有3个谜团至今没有解开

2017年,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确认SARS病毒宿主是云南的菊头蝠。

也就是说,直到非典突然肆虐又突然消失的14年后,人们才弄清肆虐中国的SARS宿主来自哪里。

他们勾勒出一个SARS病毒迁徙图:菊头蝠的病毒传给了果子狸,感染病毒的果子狸被运送到广东,进入食材市场,再摆上人们的餐桌,吃了果子狸的人,成为一个超级毒王,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人传人标志着疫情的开始泛滥。

但是,回顾整个非典过程,还有三个问题,一直是个谜团。

首先是:传染链不明。

北京的患者都是从广东输入并传染的。但广东最初发病的数人,症状都比较轻,家属也没有传染,而这些发病人之间似乎也没有任何关系。后续接诊,多数病人传染性比较弱,个别病例却非常强,出现传染上百人的超级毒王。而传播的方式,并不清晰。

香港淘大花园甚至出现整栋楼染病的病况,最后不得不封楼隔离。

其次,治疗无药。

发病后,出现发热,当时的治疗并没什么特效药物,只能维持机体功能,唤醒人体免疫力,自愈。

2003年我们真的战胜了非典吗?有3个谜团至今没有解开

众所周知,病毒入侵,人体疫系统会启动,清除病毒,由于病毒藏于细胞中并大量复制,因此机体免疫系统会攻击患病的细胞,造成细胞的损伤。多数病毒类疾病最后会致命,都是由于机体免疫系统过度杀伤自身细胞造成,如乙肝。

SARS重症患者出现肺水肿并呼吸衰竭,就是由于免疫系统过度反应或叫超敏反应造成的。阻止免疫系统对肺部细胞的攻击而损伤,只能用激素抑制免疫系统,但也造成人体免疫力低下。而机体对病毒入侵的反应大小和形式,是有个体差异和种族差异的!就好像平常有些人对青霉素过敏,有些人不过敏一样。

所以,激素用量因人而异,既抑制免疫系统过于活跃,又不能完全压制免疫系统,造成病毒损伤。

能捱过这个阶段的病人,都会慢慢康复。很多人没有熬过这个阶段,就死去了,很多人熬过了这个阶段,就痊愈了。也就是说,大部分病人的痊愈,是依赖人力自身免疫力。

直到今天,人们也没研制出治疗SARS的有效药物和疫苗。

第三,莫名地消失

SARSA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一个专业人士就此评论道:我最担心和感到恐怖的地方,就是SARS完全消失了!这完全不符合人类几千年流行病学的研究,和没有传染源一样,它竟然没有任何原因的消失了。

回顾SARS的突发,爆发和消失,有一个条件,就是气候。它兴起于天气渐冷的2002年12月,从顺德出现,并逐步在珠三角散播。冬季春节前后进入北京,并开始爆发。3月,形势失控后,导致了北京政府抗击非典动员,军队接管小汤山非典病医院。而在天气渐暖后,传染逐渐减弱。至5月,疑似和确诊病例逐渐减少,至为零。

以上的SARS的起源、传播和消失,接触这个领域的人都清楚,人类从来没有征服SARS。即便疫情真的最终被人类攻克,也不能说当时的失控就是可防可控。过程曾经失控,和结果被征服是两码事,结果并不等于过程,这是基本的逻辑常识。

事实上,在1月10日,专家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表“可防可控”结论后,就受到舆论质疑:在病毒出现的起源、传播途径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可防可控”结论怎样得出的?

正是在“可防可控”的结论下,当地组织了万家宴和市级的春晚,还给市民发放了十万计的免费旅游券,而这些大型集体活动,无疑加剧了疫情。

在已经全国开始扩散,局面失控的情况下,王专家依然信誓旦旦地表示“可防可控”,多少有点强词夺理。专家表态两天后,武汉宣布封城,周边城市跟进,直至整个湖北封省,全国30个省市启动一级响应机制。这是一场战争。

我们当然知道失控是暂时的,不断升级的应急响应,终将会将疫情控制住,我们也会战胜疫情,但是,过程的失控必须正视,不该盲目乐观。

目前人们要做的,就是严防死守,切断传染链,但是,一味鼓吹“可防可控”,只会让人麻痹大意,重蹈前一段时间的覆辙。

关于疫情,即便在医务界有这样的想法,疫情的最终解除,大概率还是要寄托在天气上,期待能熬到今年的5月,待天气转暖,病毒活力减弱,通过隔离,疫情彻底消失。我们战胜了疫情,并未战胜SARS。

2003年我们真的战胜了非典吗?有3个谜团至今没有解开

面对浩渺的宇宙,面对伟大的大自然,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人要懂得借天,而不是胜天。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