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构建古史体系,开创史学新局面:鲁迅的高评价绝非夸大

国家人文历史 2020-01-22 13:51:24
A+ A-

文|李思达

说起《史记》的价值,当代读者大都认同鲁迅先生的那句评价“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这句话说得非常艺术,既捧了《史记》的史学价值——“绝唱”;又捧了它的文学价值——“离骚”。

《史记》的文学性暂且不论,光论史学价值,能得到鲁迅“绝唱”二字评价,实在不同寻常。这意味着《史记》的地位空前绝后。站在前人基础上,汲取精华去其糟粕,做到“空前”,这还是一般人都能想象的事;但论经过时间严苛验证的“绝后”,则非人类文明之中最耀眼的星辰不可。一部作品在30年后还能被人记忆,就已经算是经典之作,而《史记》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一直不断被后人研究、诵读。不仅如此,它的格式被人遵循;体例被人照搬,思想被人继承,可以说是一直在被致敬,从未被超越。就它对后世史书,乃至中华文明的深远影响来说,鲁迅的“史家绝唱”评语,《史记》当之无愧。

文天祥《正气歌》有云:“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说春秋时代齐国、晋国的史官如何不惧强暴,秉笔直书。值得注意是他引用这两个典故,太史简和董狐的存在,清楚地表明早在春秋时,至少在齐、晋这样的大国就已经有了专职史官。事实上,按战国时期孟子的说法,诸国不仅有史官,更出现了官方国史,晋国的叫“乘”,楚国的叫“梼杌”,鲁国的叫“春秋”。加上不知道叫啥名字齐国国史,此时至少已经有四种史书,虽然从“梼杌”这个包含恶意的名字来看,孟老爷子大约又在拐弯抹角讽刺人了。但不管怎么说,春秋时,只要稍微上得台面的国家都搞了自己的乡土史,这个事实应该是没错的。只是由于秦始皇焚书坑儒以及秦末战火,这些乡土史除了孔老夫子加持的《春秋》之外,其他早已丧失殆尽。

不过说真心话,即便是《春秋》这种打着“经”字名头的乡土材料,以真正史书标准来看也是够呛的。这不是经过现代文明洗礼的史学家的吐槽,而是千年来许多学者共同的看法。理论上说,孔老爷子这种大能耐人编撰的《春秋》,应该文采飞扬吧?但一读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里面全是类似“春天来了,王正月了。后来夏天了,隔壁郑国兄弟俩打起来了”的内容(隐公元年:元年,春,王正月⋯⋯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要不读注解,谁能猜到就“郑伯克段于鄢”这六个字,居然就包含了一部原生家庭兄弟夺嫡、政治斗争欲擒故纵、爱与原谅感情纠缠的六十集大戏?这种除了5W之外啥都没有,酷似国内外要闻标题汇编的“史书”,难怪会被王安石讽刺地称为“断烂朝报”(朝廷公报的断简残篇)。

构建古史体系,开创史学新局面:鲁迅的高评价绝非夸大

当然话说回来,孔老爷子拿着鲁国国史考订删减《春秋》,其实原本也没想做历史。他的徒子徒孙说得很明白,“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也就是说,人家做的根本不是什么历史教科书,而是想做一门讲政治、教化人心的思想品德课程。实际上,比起什么“传承”“文明”“真相”“精神家园”这些大词儿来,儒家注重历史的出发点一向都有着更为现实的因素:总结历史,是为了得到经验教训避免下次犯同样的错误,重点是为了统治的长治久安,至于历史事实,并不是编撰的目的——至少不是主要目的。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