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龙城飞将,不用争论,就是卫青

读史 2019-12-21 08:31:03
A+ A-

龙城飞将,不用争论,就是卫青

文:流苏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这是唐代著名边塞诗人王昌龄所著的《出塞二首》其一。一千多年来,每当神州大地遭遇外敌入侵,无数中华儿女便会借这首诗表达对忠臣良将的渴望,以及对驱逐外敌保卫家国的信心。人民日报将其列为传世经典,中小学语文课本也将其作为背诵诗词收纳其中。

可是,其中引用典故的一句“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中的“龙城飞将”到底指的谁,一直存在争议。

是百步穿杨的汉飞将军李广?还是位列“韩白卫霍”四大名将之一的汉大将军卫青?

语文课本中,将“龙城飞将”解释为卫青和李广,实在是和稀泥的做法。

我的意见是,不用争论,就是卫青。

龙城飞将,不用争论,就是卫青

汉武帝元光二年(公元前123年),初登帝位的汉武帝刘彻,急于扭转大汉王朝对匈奴长期以来被动挨打的局面,在马邑城设下埋伏,企图利用城中的财物伏击匈奴。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正当匈奴军臣单于率领大部队即将进入伏击圈之时,守卫烽火台的亭尉将汉武帝设伏的消息透露给了匈奴。匈奴掉头撤退,致使汉武的计划落空,史称马邑之谋。

为了稳定朝局,汉武帝不得不处死了策划诱敌的王恢。而匈奴为报复马邑之谋,连续数年出兵袭扰汉朝边境。

此刻的汉廷,主张和亲政策的大臣因为马邑之谋的落空而占据上风,汉武帝的威信受到严峻的挑战,他急迫的需要一场对匈奴的胜利!

终于,在元光六年,雄心壮志的汉武大帝等来了他的“利剑”——奴隶出身的卫青。

龙城飞将,不用争论,就是卫青

卫青,字仲卿,是平阳侯曹寿府中的一个小吏和一个卫姓婢女私通所产之子。因为其私生子的身份,卫青年幼时便被人冷眼相待,甚至被同父异母的兄弟视作奴畜。

不甘屈服于命运的卫青投奔了母亲所在的平阳侯府,但由于母亲低贱的身份,他还是只能给平阳侯之妻、汉武帝的胞姐——平阳公主当骑奴。

可是天才的光辉怎会被身份所掩盖,卫青将在这里迎来改变他命运的一次重大机遇。

建元二年,汉武帝祭拜先祖祈福消灾之后,顺路来探望平阳公主,一眼便看上了卫青的姐姐卫子夫。

随姐姐入朝的卫青本以为人生迎来了转机,没想到接踵而至的却是杀身之祸。

卫子夫入宫,宠幸日盛,陈皇后却被武帝日渐冷落。皇后的母亲为了替女儿出气,一怒之下绑架了卫青。在朋友的帮助下,卫青才得以死里逃生。

汉武帝闻知此事,干脆将卫青招入内朝,提拔为建章监。就这样,卫青阴差阳错的开始了他的仕途。

几年间,因为卫子夫受宠,卫青被提拔到了大中大夫。对于一个奴隶出身的人来说,这已经算是身居高位衣食无忧了。可是卫青却惶恐不已,他深知自己未立寸功,全靠姐姐的恩宠才得以升迁。

此刻的卫青,急需一场战争的胜利证明自己,而武帝也急需一场胜利树立威信,实力与机遇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龙城飞将,不用争论,就是卫青

卫青霍去病历次攻击匈奴战略简图,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元光六年,匈奴再次大举南下袭扰边境,汉武帝派出公孙贺、公孙敖、李广、卫青四名将领各领一万骑兵分四路出击,主动找匈奴决战。

此一战,公孙贺没有找到匈奴的踪迹,无功而返;公孙敖损兵七千,铩羽而归;而李广全军覆没,自己也兵败被俘,趁匈奴不备,翻身跃马而逃。

唯独初次出战的卫青,不尊古法、不循旧例,长途奔袭八百余里,直捣龙城斩首七百余人,得胜而归。

龙城乃是匈奴祭拜天天地祖先的圣地,此一战,卫青打破了匈奴不可战胜的神话,保全了汉武帝的颜面,为大汉王朝的反攻揭开了序幕。

龙城大捷之后,十余年间,卫青相继收复河朔、奇袭高阙、两出定襄,并在漠北大战中以偏师大胜匈奴主力,助其外甥霍去病立下“饮马瀚海,封狼居胥”的不世之功。

龙城飞将,不用争论,就是卫青

卫青霍去病这一对帝国双壁,凭借着自身天赋异禀的军事才能共同铸就了大汉王朝的辉煌。

可是长期以来,文人们却将“龙城飞将”解释为李广。

李广,长期以来以飞将军的威名为百姓所推崇,然而他终其一生也并未在汉匈战争中有过高光表现。他本是景帝朝的武将,为人勇猛,但是其传统守旧的战术面对匈奴的骑兵战法已经明显过时。

匈奴崇拜勇士,个人勇猛无谓的李广受到了匈奴的尊重,这也导致了在汉武帝命四路大军出击匈奴时,被匈奴针对。

《汉书·李广传》记载,李广兵败,死里逃生回来之后,被武帝削职。在削职期间,一日李广骑马外出,和朋友喝醉后,路过霸陵亭,驻守的霸陵亭尉依法令阻止李广通行,安排李广在霸陵住下,天亮后才放行。

不久,匈奴再次南侵,李广被任命为右北平太守抗击匈奴,李广刚刚复官,便杀害了霸陵尉。

李广如此公报私仇、杀害良善,可见其不仅在军事上毫无建树,人品也实在堪忧。

如果“龙城飞将”指的是李广,那可以说是天大的讽刺了。

龙城飞将,不用争论,就是卫青

李广从未到过龙城,也从未有“不教胡马度阴山”的壮举。相反,“不教胡马度阴山”正是卫青收复河朔一战的战果。卫青死后,汉武帝也将他的墓修筑成阴山的形状,与霍去病祁连山形状的陵墓遥相呼应,同时谥号“烈”,取《谥法》“以武立功,秉德尊业曰烈”之意。

然而,千年以来,凡是落魄的仕途中人,皆以李广自比,表达对自己命途多舛、难以封侯的唏嘘嗟叹,“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也成了传世名句。

相反,历代帝王皆以卫霍称赞自己得意的将领,将领们却无人敢以卫霍自比,卫青霍去病的军功之盛,可见一斑。

更无奈的是,历代文人,包括太史公司马迁在内,皆以外戚的身份贬低卫霍,令人不平。唐诗盛行的朝代,又是李氏王朝,所以“尊李贬卫”更成政治正确,李广成神,不在话下。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