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 军情参考 军事图片

俄罗斯认为受到威胁 因为看清了美国的帝国大战略

观察者网 2022-05-14 11:06:46
A+ A-

如果从和平协议的角度来看待局势(《环球时报》在3月31日已有这一视角的充分的报道),你就可以看清楚这场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乌克兰已然暂时同意中立,这一中立立场由加拿大等来自西方的担保国监督。但谈判的症结在于乌克兰政府所谓的“主权”,全部都是关于顿巴斯地区和内战的内容。乌克兰坚持认为,顿巴斯地区是其主权领土的一部分,而不顾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这两个分离“共和国”的人民意愿。然而,顿巴斯地区的人民和俄罗斯人不能接受这一点。事实上,人民民兵和俄罗斯人仍在努力“解放”这些准军事部队所占领的地区。谈判的主要症结就在于此,而这又回到了乌克兰内战的现实。而美国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一直是破坏者。

美国企图占据核优势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谈谈美国帝国战略的第二条主线。到目前为止,我已经讨论了地缘政治方面的帝国主义战略,也就是向过去苏联的领土和势力范围内扩张,布热津斯基的相关阐述最为有力。但是,在这种背景之下,美国的帝国主义战略还有另一个方面需要我们去讨论,那就是占据新的核优势地位。

如果你读过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你会发现,他关于美国地缘政治战略的这本书里一个“核”字都没有。然而,核力量对于美国对俄罗斯的整体战略来说,当然是至关重要的。1979年,在卡特政府的领导下,布热津斯基担任国家安全顾问,他们决定越过“相互确保毁灭”这一原则,并由美国来推行其自身核优势的反制战略,这涉及到在欧洲部署核导弹。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和反核活动家E.P.汤普森于1981年发表在《抗议与生存》(Protest and Survive)杂志上的《致美国的信》(A Letter to America)中,实际上引用了布热津斯基的话,承认美国的战略已经转向了反制战争之上。

为了解释这一点,我们有必要再往前追溯一些历史。20世纪60年代,苏联已经实现了与美国的核均势。美国的军事机构和安全机构内部针对此问题争吵不休,因为核均势意味着两国“相互确保毁灭”。无论是哪个国家攻击另一个国家,这两国都会被彻底摧毁。肯尼迪政府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开始推广反制力量的概念,以求绕过“相互确保毁灭”。基本上,有两种类型的核攻击:一个是毁灭对手的城市,人口和经济,这就是“相互确保毁灭”的基础;另一种则是反制战争,旨在先摧毁敌人的核力量,然后再发射核弹头。当然,我们可以说反制策略就是先发核打击策略。麦克纳马拉领导下的美国开始探索反制力量的建设。

但后来,麦克纳马拉发现了这种方式的不理智,他决定将“相互确保毁灭”作为美国的威慑政策。这种情况从20世纪60年代一直延续到20世纪7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但1979年,布热津斯基在卡特政府担任国家安全顾问时,他们决定实施反制策略,决定在欧洲部署潘兴2型导弹和核巡航导弹。这导致了欧洲核裁军运动的兴起,这是欧洲的一场伟大的和平运动。

美军装备的潘兴2型导弹(来源:美国国防部)

美军装备的潘兴2型导弹(来源:美国国防部)

美国政府最初在欧洲部署了潘兴2型核导弹以及巡航导弹,这对欧洲和美国的和平运动来说都是一个巨大问题,核战争的危险大大增加。里根政府大力推广反制战略,并增加了具有科幻色彩的战略防御计划(以绰号“星球大战”而闻名),该计划设想了一个能完全击落所有敌方导弹的系统,但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幻想。最终,由于欧洲大规模和平运动和美国的核冻结运动,以及苏联戈尔巴乔夫的崛起,这一时期的核军备竞赛得以停止。但在苏联解体后,美国政府决定继续推行反制武器战略,追求核优势。

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里,美国不断发展反制武器和反制战略,增强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以至于2006年美国宣布它已基本取得核优势,当时美国帝国大战略的主要中心——对外关系委员会出版的《外交事务》对这一点进行了说明。《外交事务》文章宣称,鉴于美国瞄准技术和传感技术的发展,中国对美国的先发核打击已经没有核威慑力了,而且即使是俄罗斯人也不能再指望他们的核威慑有效了,美国政府正在推动实现完全的核优势地位。美国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北约在欧洲的扩张,因为它反核力量战略的一部分便是让反核力量武器越来越靠近俄罗斯,使俄罗斯政府被攻击时措手不及。

俄罗斯是该战略的主要目标,而中国显然是俄罗斯之后的下一个目标。但特朗普上台后决定与俄罗斯缓和关系,专注于对付中国。这让制约俄罗斯的战略暂时搁置了一段时间,也动摇了美国-北约帝国大战略的稳定,因为北约的扩大是核优势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拜登政府上台后,试图通过收紧乌克兰对俄罗斯的束缚来弥补耽误了的时间。

在美国所有这一切行动之中,俄罗斯人民——这个现在已经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并重新获得大国地位的国家的人民——并没有被愚弄。他们看懂了现状。2007年,普京宣布单极世界是不可能实现的,美国无法获得核优势。俄罗斯和中国都开始研发能够绕过美国反制战略的武器。美国先发核打击计划是,攻击机——只有美国具备这种能力——攻击陆基导弹(无论是在固定的发射井还是移动的陆基导弹),通过跟踪潜艇也可以消灭威胁。然后,反弹道导弹系统的作用是反制其他所有报复性打击。当然,另一方,即主要核大国中的俄罗斯和中国是知道这一切的,所以他们尽一切可能保护他们的核威慑或反制能力。近年来,俄罗斯和中国已经开发了高超音速导弹。这些导弹的移动速度特别快,超过5马赫,同时又具有机动性,所以反弹道导弹系统无法阻止它们,这削弱了美国的反击能力。美国本身还没有开发出这种类型的高超音速导弹技术。这种类型的武器被中国称为“杀手锏”,意味着它可以被一个小国所运用,用来对抗对手军事力量的压倒性优势。这就增加了俄罗斯和中国的基本威慑力,在受到先发核打击时,他们能保护其反制能力。这是对抗美国先发核打击能力的主要因素之一。

这场老鹰抓小鸡的核博弈的另一个方面是美国-北约在卫星领域的主导地位。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这一点,现在美国军事部门的目标定位才能如此精确,可以想象他们可以用较小的弹头摧毁坚硬的导弹发射井,因为他们的目标定位是绝对精确的,同时也可以瞄准潜艇。所有这些都与卫星系统有关。人们普遍认为,这使美国有能力用非核武器或更小的核弹头摧毁坚固的导弹发射井,或至少击中指挥和控制中心,因为定位更准确了。因此,俄罗斯和中国军队一直非常关注反卫星武器,以期使美国失去卫星定位优势。

核冬天和大屠杀

虽然核冬天听起来非常糟糕,但还是有必要谈谈。如果你阅读美国军方(我想俄罗斯军方也是如此)的解密文件,就会发现他们完全不了解关于核战争的科学。在关于核军备和核战争的解密文件中,在讨论核战争之处都没有提到火风暴。但火风暴实际上是在核攻击中导致最大数量死亡的原因。在对一个城市的热核攻击中,火风暴可以扩散到150平方英里。军事机构都是为了在核战争中作战并取得胜利,在他们的分析中,甚至在分析“相互确保毁灭”时也没有考虑到火风暴。但这也有另一个原因,因为火风暴是产生核冬天的原因。

1983年,反制武器被放置在欧洲的时候,苏联和美国的大气科学家合作,创造了第一个核冬天假说模型。苏联和美国的许多核心科学家都参与了气候变化的研究,虽然气候变化也可以说是温和版的反向核冬天。这些科学家发现,如果在一场核战争中有100个城市爆发大火,其影响将是全球平均气温下降,卡尔·萨根当时说的是可能下降“几十摄氏度”。他们后来在进一步的研究中放弃了这一观点,并表示下降温度将高达20摄氏度。但你可以想象这意味着什么:火风暴会把烟灰和烟雾裹挟上升到平流层。这将阻挡70%的太阳能到达地球,这意味着地球上所有的农作物都将没法收获。这将摧毁几乎所有的植物生命,因此北半球的直接核效应将伴随着南半球几乎所有人类的死亡,只有少数人能在这个星球上生存。

核冬天研究受到军方和美国当局的批评,他们认为这一研究是耸人听闻。但在21世纪,从2007年开始,核冬天研究被发展、复制和验证了无数次。这些研究表明,即使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战争中使用广岛级别的原子弹,其结果虽然没有核冬天那么严重,但也足以减少太阳能到达地球的量,并杀死数十亿人。相比之下,正如新闻研究所展现的那样,在一场全球热核战争中,核冬天甚至会像80年代最初的研究所表明的那样糟糕,甚至更糟。这就是科学。这一假说已经被顶级同行评审的科学出版物所承认,并且研究结果也被反复验证过了。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这是非常清楚的:如果真的发生了全球热核战争,它将杀死地球上的所有人口,也许在南半球的某个地方会留下一些人类物种的残余,但其结果将是整个行星被毁灭。

起初麦克纳马拉认为反制战略是一个好主意,因为这是一个“没有城市”会受影响的战略。美国可以直接在地球另一边销毁核武器,而不让自己的城市受影响。但这种想法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没有人再相信这一点,因为大多数指挥和控制中心都在城市或城市附近。在不攻击城市的情况下,不可能在一次袭击中就把核武器全部摧毁。

而且,就核大国而言,对方的核威慑力是不可能被完全摧毁的,而大国核武库中只需要相对较小的一部分就可以摧毁对方所有的主要城市。如果不意识到这一点,就是在陷入一种危险的幻想,这种幻想增加了导向全球热核战争的可能性,这将毁灭整个人类。这意味着那些深陷于反制理论的主要核分析家们正在走向彻底的疯狂。核战争的策划者假装他们能在核战争中获胜。然而,我们现在知道,最起初设想的“相互确保毁灭”战略并不像今天设想的全球热核战争那样极端,“相互确保毁灭”意味着双方数以亿计的人口被毁灭。但核冬天实际上意味着地球上所有的人口都将被消灭。

1987年美苏签署《中导条约》(来源:法新社)

1987年美苏签署《中导条约》(来源:法新社)

反制战略的目标在于争取实现先发制人,一次性完成毁灭打击

,或者说保证核优势地位,这意味着核军备竞赛会不断持续,以期摆脱“相互确保毁灭”的战略,同时这实际上也威胁到整个人类的生存。即使核武器的数量有限,核武器的所谓“现代化”,尤其在美国方面,是为了使反制成为可能,从而实现一次性打击。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退出《反导条约》和《中导条约》等条约的原因。因为这些条约都在阻碍反制武器的发展,有碍于美国的核优势地位。美国政府退出了所有这些条约,但是它愿意接受对核武器总数的限制,因为这样一来,游戏的玩法就不一样了。美国现在的战略重点是反制,而不是反价值(译者注:在军事学说中,“反价值”是指向城市和平民等有价值但实际上并非军事威胁的对手资产的目标,即“进攻城市”的委婉说法。“反力”或“反制”是指向对手军事力量和设施的目标)。

我们要尽快理解这些现实。但我认为,理解美国或北约帝国大战略的两个方面是很重要的,这样才能理解为什么俄罗斯当局会认为自己受到了威胁,为什么它采取了这样的行动,以及为什么这场代理人战争会对整个世界来说如此危险。我们现在应该明白的是,美国试图对绝对世界霸权的操纵已经使我们处于全球热核战争和全球毁灭的边缘。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创造一个大规模的世界和平、生态和社会主义的运动。

(该文为作者于2022年3月31日向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咨询委员会发表的演讲。)

责任编辑:傅鑫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