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美媒问我大使:特朗普是中国朋友还是对手?

环球网 2020-07-20 11:24:09
A+ A-

7月18日,崔天凯大使在华盛顿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GPS节目主持人扎卡里亚连线采访,就中美关系、新冠疫情、香港国安法、南海问题等回答了提问。有关采访已于7月19日播出。

美媒问我大使:特朗普是中国朋友还是对手?

全文实录如下:

扎卡里亚:这里是我对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的独家采访。崔大使,很高兴采访您。

崔大使:早上好,很高兴再次同你对话。

扎卡里亚:我想先问一个宏观的问题。我观察华盛顿现在的辩论,发现共和和民主两党都有同感,认为正面对一个全新的中国,中国近几年来变得更加强硬、更具扩张色彩并咄咄逼人,这就需要美国以有别于以往几十年政策的方式加以应对。您对此有何回应?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美媒问我大使:特朗普是中国朋友还是对手?

崔大使:我认为大家对当今世界的现实要有全面的认知。事实上,中华文明的历史长达5000年,比美国历史要长得多。中华文明有很强的延续性。中国人民仍在坚持不懈推进国家现代化进程,不论是在过去的70年还是在过去的7年,这一点从没改变过,这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进程。我们跟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一样,有权利把自己的国家建设成一个繁荣富强的现代化国家。

对美国而言,根本性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美国是否准备好或者说愿意同另一个有着不同文化背景、政治和经济制度的国家和平共处,合作应对众多且仍在不断增加的全球性挑战。这是一个必须作出的根本性选择。

扎卡里亚: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不论在美国还是世界其他地方,人们对中国的信心都有所下降。有一种说法是,中国政府,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政府,都对世界和世界卫生组织有所隐瞒。即使现在,中国也在审查关于新冠病毒的学术文章,以确保不会给政府惹麻烦。疫情影响了全世界,这难道不说明了中方本应更加透明吗?

崔大使:这是很大的误解。事实是,在疫情发生初期,人们对这种全新的病毒、对它的严重程度和传播途径等几乎一无所知。全世界都对这场新的疫情知之甚少。因此,这是一个不断发现和了解病毒并努力优化应对的过程。这个过程还在继续。实际上从一开始,也就是在今年一月的最初几天,我们就已经向世卫组织报告了当时称之为“不明原因肺炎”的一些病例,那时人们还不知道如何定义这种新病毒。几天之后,我们对其了解多了一些,就与世卫组织和各国分享了病毒的基因组序列。早在1月4日,中美两国疾控中心已就这一新病毒进行了沟通。

这是一个不断加强全球合作、加深认识、加大各国间协调应对的过程。世卫组织2月中旬就已派专家赴华。在今年5月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期间,中国与其他140多个国家共同通过了加强疫情应对全球合作的决议。习近平主席宣布中方将大幅增加对世卫组织的资助。当然,也有国家当时已在考虑退出世卫组织,我们则加强了对其支持。疫情仍在发展,我们正与世卫组织和各国科学家开展科研、科技合作,以追溯病毒的起源,更好了解其传播途径,研究如何遏制疫情发展、治病救人以及研发疫苗。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才是事实。时间线非常清楚。

美媒问我大使:特朗普是中国朋友还是对手?

崔天凯

扎卡里亚:但是大使先生,美联社等媒体曾报道过,1月中旬在北京召开的会议上,中方已确定该病毒具有较强传染性,但中方在一周后才告诉全世界。对其他国家来说,一周的等待时间实在太长了。

崔大使:我们最早向世界卫生组织上报疫情是1月3日,比你提到的会议早得多。

扎卡里亚:但当时中国没有提供疫情是由病毒引起、通过呼吸系统传播等信息。

崔大使:当时还只是疫情暴发初期,几乎没有人对这种新病毒有任何了解。我们当时在努力研究了解它,一有进展就同世界分享了信息。你可以看看《柳叶刀》等科学刊物,这些刊物早在1月就刊发了很多中国科学家和卫生专家的论文,比其他国家都要早。

扎卡里亚:我再问问别的话题,想采访您的内容太多了,大使。南海问题上,蓬佩奥国务卿发表了相关声明。(关于南海)其实已有国际裁决,认定中国在南海的行为违反国际法。中国会作出改变,承认其在南海行动违反国际法吗?

崔大使:我要告诉你的是,那次仲裁是(菲律宾)单方面挑起的。中方一开始就表明不接受、不参与。我们认为仲裁是不对的,从一开始就明确了这一点,但有人还执意这么做。仲裁缺乏坚实的法律基础。

同时,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主张有充分历史和法理依据,我们在领土主权问题上的立场非常坚定。尽管如此,中方仍愿同其他声索国通过外交谈判解决争端。多年前,我本人参与过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制定《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相关工作,现在我们正在制定“南海行为准则”并已取得重要进展。事实上,没有外界干预的话,地区局势正在缓和并总体保持稳定。遗憾的是,一些国家,尤其是美国,千方百计想要插手,在该地区派遣军力,强化军事存在,强度、频度都非常高。而颇具讽刺的是,美国至今还不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了解这一点。

美媒问我大使:特朗普是中国朋友还是对手?

扎卡里亚:我想问问关于香港的问题。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出台意味着中国政府实质上是将大陆法律强加于香港。许多西方企业表达担忧,担心他们去香港的话可能会被中国政府以此法为依据拘禁起来,就像那两名加拿大人被逮捕并被挟为人质一样。如果那些诬蔑中国的人踏足香港,中方就会像这部法律允许的那样逮捕他们吗?

崔大使:我想先强调一点,中国治港的指导方针仍然是“一国两制”,现在没有改变,将来也不会改变。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必须维护国家统一、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是“一国”的应有之义。在“一国”框架下,在“一国”安全稳定的基础上,“两制”才会共同繁荣。这是“一国两制”的内涵所在。

新的立法目的就是为了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使香港更加稳定,香港居民也好,外国投资者也好,人人都享有安全。这样人们在香港投资兴业就会有更稳定、更可预期的环境。这就是立法的真正目的。

根据香港基本法,一些全国性法律确实适用香港,如涉及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以及统一等,这也是必须的,否则“一国”就不存在了。如果“一国”的基础被动摇或破坏,“两制”也就无从说起。因此,破坏“一国”就是破坏“两制”。

扎卡里亚:但是大使先生,我还是想问,法律规定得比较宽泛,现在我可能因诋毁中国而违反这部法律,那么中国政府可以将我逮捕并带回北京吗?因为该法有关规定适用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人。

美媒问我大使:特朗普是中国朋友还是对手?


崔大使: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有6章、66条,如果仔细阅读全文就会发现法律对于适用的罪行、所禁止的行为和活动都有非常清晰的定义,不存在所谓的宽泛解释。因此,如果不涉及这些行为,就没什么可担心的。老实说,中国人也很担心去其他地方比如温哥华旅行时,可能会无缘无故被拘留,而且拘留很长一段时间,这种情况确实发生了。

扎卡里亚:接下来我问一个关于新疆维吾尔族的问题。您应该知道,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曾表示,根据可靠报告,中国实际上正在新疆强制推行包括绝育和堕胎在内的计划生育,这一行为完全符合种族灭绝罪的法律定义。您如何回应?

崔大使:基于来源可疑的报道就轻下判断和结论,这是非常遗憾的。我要给你一个真实的数字,过去40多年来,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口增长了一倍以上,从增长率来看,较之全国人口和汉族人口都要高很多。我不知道(你提到的)那些错误数据从何而来,实际情况是现在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口是40多年前的两倍多。

扎卡里亚:那么,您是否完全否认中国实施了诸如“绝育”等试图控制维吾尔族人口数量的措施?

崔大使:我不知道还会有比这更加荒谬的捏造吗?

扎卡里亚:这意味着你否认(这些指控)吗?

崔大使:当然。

扎卡里亚:最后一个问题,大使您参加过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之间的许多会谈,也一直和本届美国政府高层打交道。您认为特朗普总统是中国的朋友,还是对手?因为他本人目前对华表态很强硬,但今年一、二月也曾大力称赞习近平主席。对中国而言,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特朗普?

美媒问我大使:特朗普是中国朋友还是对手?

崔大使:对中国来说,特朗普总统是美国人民选出来的。因此,中方愿同特朗普总统及其政府开展合作,致力于在中美这两个伟大国家之间建立更加稳定、强健的关系。当然,任何一届美国领导人和政府都致力于维护本国利益,中国领导人和中国政府亦是如此。关键在于我们要找到两国日益扩大的共同利益,开展有利于两国人民共同利益和国际社会更广泛利益的合作。同时,必须以建设性的方式管控好分歧。这是中国一以贯之的政策。

扎卡里亚:您对特朗普总统近期(对华)公开表态的转变感到惊讶吗?

崔大使:中方愿同任何一届美国政府打交道,对此持开放态度。特别是,我们对美国人民的善意依旧充满信心,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也抱有同样的善意。我认为,中美作为对自身和世界都肩负重责的世界大国,制定政策时必须充分认识到我们在应对日益增长的全球性挑战中存在共同利益,要因应国际社会对我们的共同期望,不应让怀疑、恐惧甚至仇恨来绑架外交政策。

扎卡里亚:崔大使,非常荣幸能请您上我们的节目,再次感谢您的到来。

崔大使:我们可以随时继续对话。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