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想让中国第二次“庚子赔款”,有戏吗?

补壹刀 2020-04-08 09:46:35
A+ A-

执笔/李海东

随着疫情的全球传播加剧,自3月中旬以来,美国与其他国家将疫情责任归咎中方并要求中方作出巨额赔偿的现象在增多。

先有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律师事务所向法院提出针对中方的集体诉讼,随后有美国参众两院个别议员推动相关决议,近日又有英国智库提出英国应向中国提出总额达3510亿英镑索赔的所谓报告。

想让中国第二次“庚子赔款”,有戏吗?

这些事件表明,国际合作应对疫情虽是当下国际共识,但有些政治力量却在玩弄法律和政治,以达成持久诋毁和削弱中方的目标。它们的作为现当下看似是不值得理会的闹剧,但实则后果异常严重需认真对待。

首先,病毒来源及疫情全球传播的责任追究,将会是疫情平稳或结束后人们普遍关注的核心议题,它直接涉及“国家责任”以及相应国际赔偿等普遍问题。

2007年生效的《国际卫生条例》要求,缔约国需及时、有效地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在本国出现的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不履行此义务,将会引发相关国家责任问题,从而带来受害国或受影响国对该国追究责任的严重后果。

想让中国第二次“庚子赔款”,有戏吗?

对后者而言,这通常意味着国家信誉丧失与巨额赔偿,其后果不亚于一场大规模战争中失败方所承担的责任。

从新华社4月6日公布以时间顺序对中国抗疫的纪事看,中方不存在《国际卫生条例》所列不当行为。

那种以“法律”为由追责中方的逻辑是站不住脚的。

这些人实际上是以法律追究名义,试图迫使中方牺牲国家利益和声望,达成对华持久贬损的国际氛围,这种法律被扭曲利用未尝不是冷战思维的翻版。

第二,美英一些人这种追责索赔行为错误理解了当前世界面临最大威胁的性质,试图将中方扭曲刻画为病毒,而不是专注解决对世界带来巨大损失的新冠病毒本身。

在各国与世界共同合作抗疫关键时刻,他们痴迷于以特定国家为敌人,顽固地将全球抗疫扭曲地导向国际反华。

新冠病毒跨国快速传播性与史无前例的危害性已被人普遍感知,没有跨区域合作,新冠肺炎这种强烈传染性疾病不可能被消除。

想让中国第二次“庚子赔款”,有戏吗?

国家间的根本敌对,迫切需要被国家间彼此合作以应对类似大规模传染病等威胁人的安全、大自然安全的需求所取代。以仇华、反华为目标的美英一些人的追责索赔势力,不仅在制造国家间新纷争,更是在打破各国合作抗疫的紧迫合作现实。

可以预期,疫情结束后的追责索赔将会异常繁琐与艰难,但执守法律与事实底线和各国国内法与国际法基本精神,该议题最终可能会有一个相对公正结局。

但美方一些政客这种将追责索赔议题政治化的做法,实际是站在了世界各国整体利益对立面,很难会获得普遍支持。

第三,美英一些人的追责索赔努力可说是影响疫情后世界秩序演变进程的一个重要环节。

正如基辛格4月3日在《华尔街日报》刊文所说的,疫情后的世界将与现在不再相同。新冠疫情大流行对全球化的颠覆效应及对世界大国的异常沉重冲击,将很大可能促成国际关系格局的根本性转变。

想让中国第二次“庚子赔款”,有戏吗?

政治化追责索赔者们以封闭信息、掩盖疫情等理由对中国政治制度与治理体系的污名化以及对中国的全球抗疫贡献的无底线诋毁,客观上服务于为疫情后打造一个世界秩序构建正当性基础与权势关系有利于美方的格局。

美英等西方国家应对疫情的失能低效,的确暴露出人们以往未曾预想到的其治理体系与能力的急剧衰败。多数国家必然会在观察大国应对疫情中的表现来再认识未来世界秩序可能走向。

当前西方追责索赔者们已从美国地方延展到美国国会,进而蔓延至美英智库、媒体乃至其他国家,其力量逐渐汇集的态势相当明显。他们与其说是索要经济赔偿,倒不如说是在确定和维护疫情之后世界秩序构建的正当性原则。

想让中国第二次“庚子赔款”,有戏吗?

美英一些追责索赔者们试图迫使中方最终接受一个类似一战后严酷惩罚战败国或责任者为特点“凡尔赛式”和平那样的秩序。他们可说是误读了疫情,误读了时代,也误读了中国。

美国政客追责索赔议题涉及广泛而极其重大利益,中方应提前务实强力应对。

首先,对涉及新冠病毒来源等的诸多科学研究目前还有争议,美英一些追责索赔者对中方无端指责缺乏科学依据。持续开展相关科研攻关,则可以权威公认科学结论对其予以辨驳。

其次,追责赔偿议题必须严格限制在法律范围之内。相关法律领域专家应尽早着手该议题的预案应对,以确保美英一些人以扭曲法律方式将疫情灾难的罪责政治甩锅中方的企图失败。

第三,美英一些追责索赔者们主要以鼓噪“中国威胁论”骗取民众信任。专家学者、媒体与民众广泛加强对外交流,讲好中国故事,有助于持久缩小对华不友好者的市场。

总的看,美方追责索赔不单纯是法律、经济的技术性议题,更是个带有强烈政治与国际格局转换含义的综合性议题,需要予以认真对待并尽早进行全方位的预防应对。

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