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一群不认中国的东西,凭什么影响我们过年?”

补壹刀 2020-01-28 10:38:12
A+ A-

执笔/香刀

又是一年过去了。

每年的正月初一,我都习惯性地往香港钻石山的志莲净苑走走拜拜。这是由一座旧别墅重建的佛寺,以中国仅存的唐代建筑实物之一山西佛光寺东大殿和盛唐时期敦煌壁画中的唐式建筑为蓝本,严格遵照唐代形制和传统技术,建成的一座符合佛教“七堂伽蓝”规范的仿唐木构建筑群。

“一群不认中国的东西,凭什么影响我们过年?”

从上世纪90年代重建完毕开放始,我已不记得自己持续这个习惯多少年了。由最初志莲净苑的人烟稀少、清清净净,到后来人流密、集进主殿需要排队;由最初只有三三两两的本地教徒,到后来成群结队的各地游客,西方人、非洲人、日本韩国游客等等;他们并不是佛教徒,他们是来参观这座唐式佛寺、园林的木构建筑的。

从此,志莲净苑以及其毗邻的那座以隋唐园林“绛守居”为模板的唐风公园“南莲园池”成为了香港的一道特别的风景线,虽位处繁华喧闹的市中心,但别具宁静平和的气息,是都市中的净土。

庚子鼠年的正月初一,天气很好,和往年一样,暖暖的,当我打算出门前往志莲净苑时,才看到该网页的最新公告“初一至初六的宗教活动,不会对外开放,谢绝善信参予”。忽然无奈,这开放至今,从来没有关闭过,多年的习惯就这样被打破了。

一直以来,香港春节都是比较冷清的。难得一家人都放假,香港人会选择逃离这座“石屎森林”出去旅行放松,或者有亲戚的回内地去和家人团聚过年,原本挤逼的城市感觉像少了一半的人而忽然变得空旷。

“一群不认中国的东西,凭什么影响我们过年?”

每一个来到香港的内地人,都直言香港没有年味。在内地是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地过年,而香港像是普通的节假日,甚至还不如西方的圣诞节。

的确如此,也许和过去那么多年所受的氛围和环境及教育有关吧,香港人更重视新历新年。而农历新年的活动也就是逛逛年宵花市、看看烟火、花车巡游以及接接财神跑跑马等等。

然而,就在本月中,特区政府以“公共安全”为由,取消了大年初二的烟花汇演,在此之前已经取消了大年初一的花车巡游,改在西九龙文化区举行嘉年华活动。

再一看,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全球的爆发,西九龙的嘉年华也取消了,而迪斯尼乐园与海洋公园也同时宣布暂停开放,中小学幼儿园停课至2月17日,大年初三的跑马也只限已预售人员入场,而刘德华原定于2月的红馆演唱会也取消了。

朋友闲聊,你觉得香港有过年的气氛吗?所有活动都取消了,不像过年了。

我反问,香港哪还有过年的气氛?从那些人搞破坏开始,香港的城市建设倒退了多少年?连新年的装饰也没有了,就算有也不敢摆了,分分钟被烧掉!

朋友气愤道,一群不认中国人的东西,凭什么影响我们过年!

对啊,那群不认自己是中国人的东西,有什么资格来破坏我们中国人的节日呢?

过去半年,香港不断受到黑衣暴徒的破坏,令到原本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成为各国眼中的危险之地,美国、英国、澳洲、韩国等多地相应发出警告,提醒在香港的国民要小心安全,同时提升针对香港的旅游预警,警告国民前往香港时需思虑再三。

“一群不认中国的东西,凭什么影响我们过年?”

除了被各国发出旅游预警外,受暴乱影响的,还有年宵市场。香港人过年喜欢去年宵市场一边观赏色彩缤纷来自不同地区的鲜花,一边在各种熟食摊位品尝小吃。

年宵市场通常分为湿货、干货和熟食区,湿货区售卖年花,干货区售卖风车、气球、玩具和其他物品。

“一群不认中国的东西,凭什么影响我们过年?”

然而今年全港的年宵市场第一次没有了干货区,这是以往吸引年轻顾客的主要摊位。在人流最旺摊位最多的维园年宵市场,冷清得略显孤独,摊位数量比去年(2019年)减少了一半,由479个减至201个,人行路线也由常设的4条变成了3条。

到场人流减少,生意也随之下降。社会状况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太多,市民对人多的场合感到恐惧;而持续不断的暴动让人的心情压抑,更没有了消费的欲望。

暴动带来的破坏令人震惊,直接冲击旅游业,致使到访香港的游客数字不断下跌。根据旅游发展局的数字,访港旅客去年11月约265万人次,按年下跌超过一半,是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以来单月最大跌幅,圣诞节期间访港的内地旅行团数量更比2018年减少90%。

“一群不认中国的东西,凭什么影响我们过年?”

游客少了,首当其冲受影响的必然是酒店业。以往农历新年期间是旅游旺季,酒店房价都会升高,然而今年却大反常态,比去年同期下跌五成,主要以旺角、尖沙咀及铜锣湾等市区酒店为主。

据《香港01》报道,年三十至年初三(1月24日至27日)的本港酒店房价,有四星级酒店高级双人房年三十晚房价仅需227元,而年初一至三虽略贵,但居住四天总额也不超过1,100元。即便如此,酒店订房率也仅仅只有30%。

同样被影响的还有零售业,虽然商场、店铺都是打折和促销的标语,有些店的折扣力度低至一二折,但店面生意却依然冷清。没有了内地顾客,营业额大不如前,从事销售工作的打工者生计也大受影响,被迫接受自愿性质的无薪假。

在过去半年里遭受暴徒打砸烧严重的优品360,也因暴动改变了原来的投资计划,将上市所筹集的原本打算用于香港开设新店的3000万资金,变更为在内地及澳门等地扩展业务,直接放弃了扩充香港市场的计划。

根据香港零售管理协会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自2019年6月开始,97%的受访公司都处于亏损状态,其中33%为中度亏损,57%属于严重亏损。而三成受访公司表示可能会在半年内裁员10%。

这是自20世纪90年代香港有记录以来的最差情况,而裁员潮必将再度重创香港经济,影响被裁员工背后的家庭,出现更严重的连锁经济反应。

年前政府统计处公布的本港失业率为3.3%,是2017年3月以来最高,而预计不少食肆、零售店会在新年后关闭,失业率还会再次上升。家庭收入降低,人们的生活质量就会降低,失业率上升,闲散人士就会增加,未来社会不稳定因素也会同时增加,引致各类偷盗、打劫案等,严重危害社会安宁。

商店倒闭、收入锐减、黑衣破坏……让人们没法过个安心年。

因为过去七个月的暴动,黑衣暴徒的打砸偷烧,令到香港街面满目疮痍。破碎的红绿灯、凹凸不平的地砖、被抽断的防护铁栏……那些用钢铁板包起来的银行,无一不在提醒你香港已不再是过去那个美丽的城市;还有那一处处被火烧后留下的痕迹,都在向你诉说着他们的委屈与疼痛。

看着冷冷清清的大街,不光是人,连车辆也减少了。往年一家老小排队等候坐直通车回家乡过年的场面已经没有了,空空荡荡的大巴,零零散散的几个人。

朋友说,一上午了,没见几个人,也没见几部车。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全球暴发,大家都不敢出门了,要躲在家里保平安。

这对香港的经济真的是雪上加霜啊!未来都不知道该如何?

我苦笑道,还是有一点好的,因为害怕新型肺炎的传染性和传播率,那些在街上搞破坏的黑衣也得收敛了,至少能还给香港一个清静。

也是,少了那些影响市容的东西,视线也好看多了!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