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快过年了,“乱港”分子怎么这么绝望?

新民周刊 2020-01-21 15:20:27
A+ A-

在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春节即将到来之际,他们计无可计,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所要搞的所谓“黄色经济圈”纯粹是痴人说梦;他们哀叹于暴徒核心队伍之流失严重,恰如同即将到来的春季融冰……

文|海上客

快过年了,“乱港”分子却深深陷入绝望。

昨天(1月19日),照例仍有一些人跑到添马公园搞事,香港警方和媒体也照例到场。此时,竟然有暴徒持木棍等武器围殴警察公众联络组人员,警方至少两人被打到头破血流!

在海叔看来,这几个暴徒之行径,不仅可恶至极,更显出了他们的绝望。在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春节即将到来之际,他们计无可计,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所要搞的所谓“黄色经济圈”纯粹是痴人说梦;他们哀叹于暴徒核心队伍之流失严重,恰如同即将到来的春季融冰……

快过年了,“乱港”分子怎么这么绝望?

1月18日,“乱港”分子刘颖匡(右二)因煽动暴力被香港警方拘捕图|港媒截屏

在香港,正常的集会,是需要警察公众联络组成员到现场的。

昨天添马公园的集会,有“乱港”分子在现场提着木棍袭击他们,下黑手,无非就是想把水搞混,把事情搞得沸沸扬扬。值得一提的是,警察公众联络组成员并非冲在第一线拘捕暴徒者,其职责是负责主动联络集会主办者及持份者。

2019年秋季以来,香港因“修例风波”而起的大型非法集会越来越少。尽管暴力活动还时有发生,但暴力事件的规模在减小,暴徒数量在减少,总体来说,“风波”在朝着平息的方向运行。而此时,一些绝望的暴徒仍不依不饶,希望死灰复燃。1月18日当晚,当香港警方逮捕了“乱港”分子刘颖匡后,情况大致明了了。表面上,刘颖匡发起集会,也和警方公众联络组合作。背地里,暴徒却准备袭警。

快过年了,“乱港”分子怎么这么绝望?

1月18日,“乱港”暴徒被警方制服图|港媒

然而,无论是刘颖匡还是持木棍袭警者,都是绝望的。在街头,摆明了是看热闹的人多,包括怀有各种目的的各路记者或者所谓的“记者”,都不少。然而,站在第一线搞事者却越来越少!这恰恰印证了香港一些纵暴网站上的传闻。此前,“连登”论坛里就流露出一些“勇武派”宣布退场的消息。

有暴徒在网上发帖询问“同伙”:“觉不觉得身边很多人已经开始重新正常生活?”
在帖文下面,有人留言称,身边不少人已经继续按部就班筹备买房、努力上班,之前都会出来游行集会,但最近都没有出来了。

快过年了,“乱港”分子怎么这么绝望?

快过年了,“乱港”分子怎么这么绝望?

“连登”论坛哀鸣声声

在海叔看来,这再正常不过了。此前的2019年12月24日,香港汇丰银行铜狮子被暴徒焚烧。原因是更早之前,长期支持暴徒策动示威活动的“星火同盟”基金,其四名成员稍早前因为涉嫌洗黑钱被捕,该基金汇丰银行账户上的7000万港元也被冻结。与此同时,一些纵暴资金账户亦被冻结。所谓的“无大台”的“修例风波”,却遇到了没有资金支持的问题。一些为了“劳务费”而上街的暴徒,自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毕竟,再不去上班,连生计都成问题了!

海叔注意到,香港明面上的暴徒数量在减少的同时,所谓“黄色经济圈”的论调甚嚣尘上,这不,“乱港”分子趁着春节将至,还要号召香港市民罢看“中资贺岁片”。包括林超贤执导的《紧急救援》、陈可辛导演的《夺冠》,以及《哪吒之魔童降世》。

快过年了,“乱港”分子怎么这么绝望?

电影《夺冠》剧照

甚至似乎港味十足的黄百鸣导演的《家有喜事2020》、王晶的《肥龙过江》、叶念琛的《我的笋盘男友》、香港栋笃笑大师黄子华的《乜代宗师》,也上了罢看名单,原因是这些片子在深圳取景。

快过年了,“乱港”分子怎么这么绝望?

香港栋笃笑大师黄子华自导自演的《乜代宗师》

海叔要说,真听了“乱港”分子鬼话准备罢看《乜代宗师》等片的人,可得想想了——连在深圳取个景的电影都要罢看,原因是其和内地有联系,那么——请千万别用家里的自来水,或者电,那些都是内地来的!你们身上流着的血,爹妈给的肉身,不都是从内地来的吗?祖宗传给你们的姓,也是从内地来的啊!包括春节本身,就是伟大的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即使是你们口口声声引以为“傲”的繁体字、粤语,也都是从内地来的。
这么说来,你们是不是得罢活啊?
如果想好好活着,那就不妨趁着春节假期,回顾一下中国包括香港地区的历史,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乱港”不可能成功,为什么这些电影也罢看不了——特别是《夺冠》《紧急救援》这样的电影,在14亿人口的内地票房上一定能占据高位。
当然,海叔也了解到,即使在“修例风波”闹哄哄的2019年10月,讲述香港回归的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照样在香港上映了,票房也还不错。可见,所谓的“黄色经济圈”,不过是一些“乱港”分子绝望时图个口舌之快而说的话罢了,现实世界是——“乱港”分子决然看不到希望……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