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这次,真要“脱”了?联合王国,还能“联合”多久?

瞭望智库 2019-10-18 08:52:05
A+ A-

最新消息,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17日宣布,欧盟与英国政府就英国“脱欧”达成协议。

对此,英国议会仍有可能不批准,如果不批准,英国“无协议脱欧”风险仍存。

在“脱欧”背景下,苏格兰通过寻求独立避免退出欧盟的呼声高涨,有意借“脱欧”问题加速“脱英”进程。

就在几天前,苏格兰议会最大党、以寻求苏格兰独立为目标的苏格兰民族党年度党代会在苏格兰第三大城市阿伯丁举行。

苏格兰首席大臣、民族党党魁尼古拉·斯特金表示,年底前将正式要求英国政府同意苏格兰举行二次独立公投,明年“必须”举行公投。

“脱欧”问题迟迟无解,独立派与分离派却早已蠢蠢欲动,联合王国究竟还能“联合”多久?

文|桂涛瞭望智库驻伦敦研究员

编辑|蒲海燕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泰晤士河西岸、英国议会所在的威斯敏斯特宫是联合王国真正的权力中心。在议会的中央大厅,抬头就可以看见八角形的大厅四周是分别是用马赛克拼成的四幅圣徒画像,分别代表联合王国的四个组成部分——英格兰、苏格兰、北爱尔兰和威尔士。

很难想象一旦四部分中的任何一个退出,这个大厅将如何改变。这也许正是议会设计者要传递的信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不可分裂。

但“脱欧”却实实在在造成了联合王国分裂的风险。当英国与欧盟围绕“脱欧”展开拉锯博弈时,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政客们则看到“脱欧”可能给两个地区带来现状的改变与利益的挑战,更看到独立与分离的契机。于是,“脱欧”刺激下,联合王国中的独立派与分离派动作不断。

这次,真要“脱”了?联合王国,还能“联合”多久?

1苏格兰“脱英独立”呼声从未消退

在苏格兰第三大城市阿伯丁街头,还能看到5年前苏格兰第一次独立公投时“独立派”留下的号召独立的宣传贴纸:“(苏格兰)够大、够富、够聪明”。

阿伯丁因出产石油而与欧洲经济关系密切,拥有众多支持“留欧派”。在英国“脱欧”背景下,通过寻求苏格兰独立避免退出欧盟的呼声再起。今年8月,阿伯丁就出现了支持苏格兰独立的大游行,游行组织方“同一面旗帜下”称游行人数超过1.2万人。这是苏格兰近年来规模最大的独立游行之一。

10月13日到15日,苏格兰议会最大党、以寻求苏格兰独立为目标的苏格兰民族党年度党代会在阿伯丁举行。今年的会议被一些政治观察家称为“窥测苏格兰独立运动和二次独立公投的绝佳窗口”。

会议召开前,苏格兰艺术界和学界一些知名人士发布一份“独立宣言”,向苏格兰首席大臣、民族党党魁尼古拉·斯特金施加压力,称如果不退出联合王国就意味着苏格兰人将“放弃决定自己命运的机会”。

一些民族党党员也提出,在没有进行第二次独立公投的情况下,苏格兰也应该推进和英国政府的独立谈判。虽然斯特金表示,苏格兰“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独立的目标,但仍然坚持要通过全民公投的形式赋予独立合法性。

年会现场,“阻止脱欧”的标语随处可见,一些论坛活动的发言人甚至已经开始讨论“苏格兰独立后应如何重返欧盟”这样的问题。

苏格兰政府宪法关系大臣迈克尔·拉塞尔在年会上说,“脱欧”改变了一切,“脱欧”后苏格兰与英国政府的关系需要重新厘清,仔细考量。

斯特金在年会上说,“脱欧”危及苏格兰的繁荣,苏格兰将留在欧洲共同市场内,成为联结英国与欧盟的桥梁。她说,苏格兰若成为一个独立的欧洲国家,将获得独特优势,既留在欧洲共同市场内,又是“英国最近的邻居”,可成为“吸引全球投资的磁铁”。

她在会议期间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呼吁反对党工党支持苏格兰的二次独立公投,并以此作为支持工党领导人入主唐宁街的交换条件。

呼吁通过游行实现苏格兰独立的“同一面旗帜下”组织创始人内尔·马克伊告诉笔者,“脱欧”为苏格兰独立带来了又一次机会,因为苏格兰人的选择被英国政府忽视了,约翰逊的“脱欧”政策正导致苏格兰独立的民族情绪再度高涨。而该组织将发动更多游行,争取尽快举行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

联合王国的“米字旗”由代表英格兰的圣乔治十字旗、代表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旗和代表爱尔兰圣帕特里克旗叠加而成。在马克伊这样寻求苏格兰独立的人看来,“米字旗”太刺眼了,早该消失。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的民族国家之一,但却深受民族分离主义的困扰,其中以“苏格兰独立”呼声最高,也最常回潮。

正式并入英国300多年来,人口占英国的百分之八、经济总量占英国近一成的苏格兰最痛恨的就是无法平等地分享英国的政治权力。从曾经的苏格兰骑士威廉·华莱士到如今的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民族主义思潮激荡起苏格兰一次次抵抗运动。苏格兰人与英格兰征服者的恩怨情仇剪不断理还乱,他们曾因利益走到一起,也曾因利益泾渭分明。

2014年9月,苏格兰曾就是否脱离英国独立举行公投,虽然最终以55%反对、45%支持的结果选择留在英国,但“脱英独立”的呼声从未消退。

2一旦“无协议脱欧”,谁最受伤?

今天,英国希望通过“脱欧”摆脱欧盟的束缚,追求独立的苏格兰人却看到摆脱英国束缚的机会。在2014年的独立公投时,民族党层提出这是苏格兰“一代才有一次”的机会。但是,仅两年后苏格兰民族党等来又一次机会——英国“脱欧”——英国决定“脱欧”,而经济上深度依赖欧盟的苏格兰则以62%的比例选择“留欧”。

在苏格兰民族党的推动下,苏格兰“二次公投”的法案已于2017年被苏格兰议会批准,但没有得到英国政府的同意。英国政府认为,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结果已清楚表明,大部分苏格兰人不希望进行二次独立公投,二次公投将导致国家分裂,经济发展不确定性增多。

但实际上,正是“脱欧”给经济上与欧洲联系紧密的苏格兰人带来了忧虑。

以阿伯丁为例,这座欧洲知名的石油城是北海油田开发最强大的后方基地,因此有“北海油都”之称。在过去40年里,阿伯丁经济发展迅猛,房价直逼伦敦。自从北海发现石油后,阿伯丁就与欧洲众多城市联系紧密。目前,阿伯丁37个国际航运目的地中,14个是其它欧洲国家。

显然,“脱欧”让阿伯丁始料未及。阿伯丁及其所属的苏格兰在2016年的“脱欧”全民公投中都选择留在欧盟,其中阿伯丁选择“留欧”的人数更是超过六成,人们说,与欧洲互征关税将导致阿伯丁的衰落。

欧盟已经表示,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英欧退回世贸组织框架下进行贸易,那么欧盟将对英国的石油征收4.7%的关税。阿伯丁人担心,这将让阿伯丁的石油出口到爱尔兰变得无利可图。

英国一家名为“城市研究中心”的智库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一旦英国真的“无协议脱欧”,阿伯丁的石油产业成本将大幅提升,它将成为受“脱欧”影响最大的英国城市。这份报告指出,在“无协议脱欧”情况下,阿伯丁的商品和服务的总附加值将下降3.7%;即使在英国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阿伯丁的商品和服务的总附加值也将下降2.1%。

阿伯丁大学政治系教授迈克尔·基丁告诉笔者,虽然仍有不少人认为独立并不能解决“脱欧”为苏格兰带来的问题,但目前苏格兰人对是否应该独立的态度确实在慢慢转变,已经到达了一个“引爆点”。

按照相关规定,苏格兰要发起独立公投须得到英国议会批准。但斯特金曾多次表示,苏格兰计划在2021年5月本届苏格兰议会任期结束前进行独立公投,并且不需要伦敦方面同意。不少英国媒体预计,一旦英国最终选择“无协议脱欧”,苏格兰民族党将利用这一机会发起第二次独立公投。

基丁认为,举行二次独立公投需要得到英国议会的批准,更需要苏格兰的民意支持,苏格兰民族党最有可能在2021年的议会选举后要求举行独立公投。“如果选举结果是支持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和苏格兰绿党大幅获胜,这意味着二次独立公投得到了苏格兰人民授权,英国政府将不能再忽视苏格兰独立的诉求。”他说。

苏格兰民族党资深党员、苏格兰议会议员艾利克斯·内尔也称,一旦民族党在2021年议会选举中获胜,就意味着其获得了开始苏格兰独立谈判的民意授权。

3“脱欧”也进一步撕裂北爱尔兰地区

如果说苏格兰人讨论苏格兰问题的语境是是否要退出联合王国的话,那么一些北爱尔兰人讨论北爱尔兰问题的语境就是何时应结束英格兰对北爱尔兰地区的“殖民”。

和联合王国其它三个部分不同,北爱尔兰以地区而非国家的地位加入。历史上,英格兰始终视爱尔兰岛为“卧榻之侧”,数次出兵占领爱尔兰。

在北爱尔兰,大部分天主教徒认为自己是爱尔兰人、支持以“爱尔兰统一”为诉求的新芬党;新教徒则认为自己是英国人、支持与威斯敏斯特有密切联系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事实上,在北爱尔兰,只要和当地人聊上几句,就可以从他们对英国的态度、对党派的支持等方面基本判断他的教派。

其实教派只是戴在每个北爱尔兰人身上最容易识别的一枚“身份徽章”,教派冲突的背后是对英国“殖民”北爱尔兰的不同态度。在北爱尔兰,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在“是效忠于爱尔兰共和国还是效忠于英国王室”的问题上冲突不断。

英国“脱欧”进程中最敏感、复杂的议题之一是北爱尔兰边界问题。爱尔兰岛上的北爱尔兰地区与南部的爱尔兰共和国关系特殊。从20世纪60年代末起,新教和天主教两大宗教团体在北爱尔兰是否脱离英国的问题上发生武装冲突,共导致3000多人死亡,这曾使北爱尔兰陷入“动荡时期”。1998年,北爱尔兰冲突各方经过艰苦谈判和折中妥协,终于达成一项历史性协议,结束北爱长达30年的流血冲突,使北爱尔兰人民看到了最终实现和平的曙光。

目前,爱尔兰全岛设置共同旅游区,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公民可自由往来。边界线上没有检查证件的岗哨,只在一些地方保留了几个摄像头。

“脱欧”不仅撕裂了英国的民意,也带来了进一步撕裂北爱尔兰地区的风险。“脱欧”后,北爱尔兰与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边界将从现在欧盟内部英国与爱尔兰的“两国边界”历史性地转变为“欧盟区与非欧盟区边界”,也是“英国与欧盟历史上首条陆地边界”。

在英国政府公布的新“脱欧”方案中,北爱尔兰将随着英国“脱欧”退出欧盟关税同盟,这意味着在分属两种不同关税规则的北爱与爱尔兰之间流通的货物需接受关税检查。

要检查就要设置检查站。目前的科技手段无法让检查站“隐形”,一条“硬边境”或将重新出现在爱尔兰岛上,这将是英国历史上第一条与其它欧洲国家的陆地边界,必将导致边界线南北两侧的不满。

笔者在北爱尔兰地区采访时了解到,一些北爱尔兰人开始担心,一旦“脱欧”造成硬边界,曾经边界线上的检查岗哨和警察将会再次出现,让北爱尔兰再度回到曾经的动荡时代。

英国“脱欧”的诉求之一就是要从欧盟拿回自己独立的贸易政策,而纵观世界,尚没有一种方法能既保证边境开放又维护独立的贸易政策。

接连走访北爱贝尔法斯特、德里、阿伯丁等城市后,可以发现,北爱总体安全形势与治安状况良好,但边境地区居民普遍对“脱欧”可能带来的“硬边界”和边检站较为担心,认为检查站可能成为武装组织袭击的目标,北爱安全形势将再次紧张。

居住在北爱与爱尔兰共和国边界处的布瑞支·麦克加维就说,一旦“脱欧”导致“硬边境”出现,居住在边界地区的民众生活将大受影响,边检站必将招致仇恨。

在德里城,能看到不少以呼吁和平、抵制暴力为主题的雕像与墙面喷绘画,但也有不少壁画反映的是要求释放政治犯、完成爱尔兰岛统一等政治诉求,那都是“动荡时期”在北爱尔兰留下的印记。

自1998年北爱和平协议签署以来,北爱社会治安总体较好。但目前,随着英国“脱欧”及北爱政局诸多不确定因素,当地安全形势已经出现不少风险与挑战。

2007年起,民主统一党与新芬党便一直作为北爱两大党牵头联合组建北爱地方自治政府,共同主政。但2017年初起,因两党矛盾,联合政府解体,议会停摆至今。

今年1月,德里市发生汽车炸弹袭击事件,疑与“新爱尔兰共和军”有关。今年3月,伦敦警方查获与北爱尔兰相关的“临时共和军”邮包爆炸物。这两起安全事件引起英国各界高度关注,舆论普遍认为,其安全事件背后原因不言而喻,是英国“脱欧”可能导致爱尔兰岛上出现“硬边界”,而这激怒了支持爱尔兰全岛统一的武装力量。

不得不承认,在“脱欧”的刺激下,选择“留欧”的北爱尔兰要求独立的呼声也越来越大。

库叔福利

库叔的赠书活动一直都在!天地出版社为库叔提供20本《汴京之围》赠予热心读者。作者查阅大量史料,以详实的笔触复盘“靖康之难”发生过程,从北宋末代皇帝宋徽宗父子执政时期的外交政策、财政收入、制度管理、人员任免等方面解析,最大化还原历史真相,书写北宋的盛衰之变。请大家在文章下评论,点赞最高的前3名(数量超过30)将得到赠书。

这次,真要“脱”了?联合王国,还能“联合”多久?

这次,真要“脱”了?联合王国,还能“联合”多久?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