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为何会有那么多香港老辈人,站出来指骂暴徒?

瞭望智库 2019-10-10 07:25:38
A+ A-

《岁月神偷》这部影片是2010年上映的,以港英社会为背景,真实揭露了港英当局一角。

导演、编剧罗启锐曾表示,是当今香港青年充满迷惘和负能量的现状促使他拍摄该片,希望借此唤起老一代香港人为生活拼搏的信念。

为何会有那么多香港老辈人,站出来指骂暴徒?

为何会有那么多香港老辈人,站出来指骂暴徒?

这几个月,香港的暴力不断上演,暴徒除了机械地喊着要“民主”、“自由”、“人权”,还经常举着英国国旗上街,脸书、推特、连登论坛上不断出现美化港英时期的香港社会的相关帖子。

但可惜的是,这些被洗脑的香港年轻人根本不会去求证,他们从来也没有经历过那个殖民时期。只要翻翻历史、听听老一辈人的讲述便可知晓,他们现在的举动有多么的无知幼稚,嘴中高喊的民主自由有多么讽刺。

老一辈香港人经历过英国殖民的统治,他们的苦难与这些别有用心的描述相去甚远!反对派的无耻政客不会告诉这些年轻人,英国殖民统治下的香港和香港人过的是什么日子!

而香港老一辈的人,都清楚的记得殖民时期的日子。所以,对于暴徒的种种行径,他们愤怒、痛心、失望,除了指骂,更多的是一声叹息……

为何会有那么多香港老辈人,站出来指骂暴徒?

今天,我们替老一辈港人告诉这些年轻人,港英政府统治的100多年间,都发生了什么!

在香港的殖民时期,英国统治者并不关心香港发展得如何及港人过得好不好,大多数香港民众连“民主”“人权”的“边”都摸不着,28任港督都是英国委派,华人长期没有参政权,立法局议员无一人是老百姓选举产生。作为港英政府建制里发挥所谓“民主功能”的机构,行政局和立法局所提出的建议对港督不构成任何的法律制约。

港英时期,港人连公民基本的权利都没有。即使划归英籍,仍是二等公民持“特別护照”,不能享有英国国民的种种权利。

在殖民主义的早期统治中,英国还制定了歧视华人的法律。港英政府对华人实施宵禁,对其抽藤条搜身。

在教育方面,直到1971年,香港才实施免费小学教育,1978年,才推广9年义务教育。1971年,只受过小学教育的华人比例为49.6%,受过大学教育的人的比例仅为1.6%;1981年,受过大学教育的比例虽然上升为2.7%,但相比同时期英国15%的大学生比例可谓相差甚远。

在劳工方面,香港人一直不能享有平等的经济权利。60年代时期,17万多工人的工作时间每周在65小时以上。其中,1万多人每周工作达105小时;有3000多年龄在10-14岁的儿童也在做工,约占工人总数的6.9%,而非法被雇用的童工更是不计其数。另外,香港本地雇员与外国雇员同工不同酬。即使不停做工,香港普通民众生活得仍非常困苦。

最最关键的是,港英政府从未间断镇压香港市民。1967年5月-8月,香港市民开展抵抗英国殖民政府的无尽压榨,由最初的罢工、示威,发展至大规模示威游行。

当年4月开始,位于九龙新蒲岗大有街的新蒲岗塑胶花厂发生工潮;5月,新蒲岗塑胶花厂的劳资纠纷开始升级,冲突愈演愈烈,工人与警察对峙,之后发生更大型的冲突。

为何会有那么多香港老辈人,站出来指骂暴徒?

当局认为事态严重,港英政府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跳过立法局(今立法会)颁布了多条紧急法令,当中包括禁止游行集会和示威抗议、禁止“非法广播”、严禁张贴“煽动性传单”,凡三个人以上聚集即可检控“非法集会”罪。

为何会有那么多香港老辈人,站出来指骂暴徒?

从当时来看,为了扩大警权,以便让他们逮捕、搜查、封闭场所、检控工作更为迅速,港英政府在六七抗争期间根据“紧急法”主要颁布了5个紧急法令:“防止煽动性言论”紧急条例、“防止煽动性标语”紧急条例、“防止恐吓”紧急条例、“九项紧急法令”、“修订一九六七年紧急(主要)规则第四十条条文”(可概括为警察不持搜查令可以直接搜查)。

为何会有那么多香港老辈人,站出来指骂暴徒?

最终,在港英政府的血腥镇压下,导致51人丧生,超过800人受伤。

而如今,我们都看到,暴徒的各类行径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香港特区政府和警队仍然在保持克制,就算是引用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特首林郑月娥仍强调,引用《紧急法》并不等于香港进入紧急状态,政府也并未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禁蒙面法》的出台的目标是为了保护公众安全,希望它可以抑制暴徒的非法暴力行为,有助于警方执法。

然而就是这样,暴徒们仍然一边举着英国国旗一边叫嚣“《禁蒙面法》使香港进入极权状态”。特首已经说得很清楚,此次出台规例就是为了止暴制乱。但是,当年的港英政府使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只是他们进行血腥镇压的说辞和遮羞布。

可笑的是,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就在近两日还有脸站出来指责香港政府采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这是多么的无耻滑稽!

为何会有那么多香港老辈人,站出来指骂暴徒?

如今,香港局势已经处于极为艰难的地步!如果下一步再一次援引“紧急法”制定相关规例,甚至宣布进入紧急状态,那一定是万不得已的选择。

但无论如何,是否使用紧急法,完全是这些丧心病狂的暴徒,把局势强行逼到了是否会做出这一抉择的地步。

而我更担心的是,就算是止暴制乱了,几十年后,如今的这批年轻人变为了以后的香港老人,还会有人站出来指骂年轻人的无知吗?

我们都该好好想想了……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苏会志

监制:夏宇

编务:李浩然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