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弹劾特朗普,程序启动!能弹掉吗?

瞭望智库 2019-09-23 13:49:41
A+ A-

弹劾特朗普,程序启动!能弹掉吗?

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9月12日表决通过涉及弹劾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决议之后,17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举行首场正式听证会,调查总统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他们称之为“弹劾调查听证会”。

特朗普前竞选助手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出席,积极为特朗普辩护,猛烈抨击民主党人,但他在听证会后半段更改了策略,证实特朗普曾要求他帮助限制“通俄门”调查的范围。

莱万多夫斯基曾任特朗普竞选团队第一任竞选经理,是司法委员会投票确定其弹劾调查范围之后的首位证人。莱万多夫斯基的开幕词瞄准了民主党人和“通俄门”前特检官穆勒,他指责这些调查是“骚扰”,同时声称一些批评旨在让特朗普下台。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在其主席、民主党人纳德勒的领导下,跃跃欲试准备拉起“弹劾总统”的风帆,乘风破浪,驶向胜利的彼岸。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文|王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编辑|蒲海燕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弹劾特朗普,程序启动!能弹掉吗?

“弹劾我的话,每个人都会变得很穷”

这不是众议院的民主党人第一次想弹劾特朗普。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民主党就未停止想把他扳倒的脚步,抓住特朗普在竞选中“通俄”、给性工作者支付“封口费”、商业利益问题等,可惜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

虱子多了不痒,麻烦多了不愁。

特朗普本人对弹劾问题也表现得并不在乎。

他在2018年8月参加“福克斯新闻”的电视节目《福克斯与朋友们》时表示,当自己正在改善经济方面取得长足进步的时候怎么能被弹劾呢,

“如果我被弹劾,市场就会崩溃,每个人都会变得非常穷;因为如果没了这么聪明的小脑瓜,你会看到差得令人无法相信的数字。”

“我无法理解你们怎么能弹劾一位工作如此出色的总统。”

“我给自己打‘A+’,我认为没有一位美国总统做到了我所做的事。”

“通俄门”高举轻放,民主党并未停手

“通俄门”是特朗普碰到最大的可能招致弹劾的威胁,可是沸沸扬扬的“穆勒调查”历时两年,最后却又高举轻放。结论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特朗普或他的竞选团队在大选期间“与俄罗斯勾结”。美国司法部部长巴尔也表示,没有发现“特朗普阻碍司法调查”的证据。于是,又一轮的弹劾启动似乎要偃旗息鼓了。

然而,民主党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他们决定继续在特朗普“妨碍司法调查”的问题上做文章。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表示,在前特别检察官穆勒调查“通俄门”事件时,发生了五起特朗普团队可能妨碍调查的事件。民主党将在近期举行听证会,12名现任和前任特朗普政府和竞选团队官员将在听证会上接受质询。

这12人里有一些倍受瞩目的人物,包括特朗普的女婿即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前白宫幕僚长凯利、前司法部长塞申斯和前副司法部长罗森斯坦,还包括前特朗普竞选团队负责人莱万多夫斯基和《国家问询报》出版商“美国媒体公司”的负责人戴维·佩克。佩克就是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向一名据称与特朗普有染的女子支付封口费的人。

目前,国会还有多个委员会正在调查特朗普的多个“违规”事项,包括未能公开他的纳税申报表、支付封口费,还有将纳税人的钱花在总统的酒店及其他地产上。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已向美国联邦法庭递交了长达53页的上诉文件,要求法庭提供穆勒的大陪审团调查证据,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特工之间的互动信息,以及特朗普是否指示白宫前法律顾问麦加恩取消特别检察官穆勒的任命。这些大陪审团证据,是“穆勒调查”产生的,按照联邦法律规定,禁止外界审阅。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认为,既然司法部阻止对特朗普的弹劾,那么众议院在弹劾问题上责无旁贷。该委员会掌舵人纳德勒说:“在我们得到他们的证词和文件之前,我们不会松懈。众议院必须获得所有有关的事实,考虑是否行使全部职权,包括建议履行弹劾条款这一最严重的宪法权力”。该委员会的律师也表示,“我们正积极地考虑弹劾的条款。这是我们此时应该采取的严肃步骤”。众议院的民主党人希望在年底前决定是否向众议院建议提出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

弹劾没有那么容易,每件事有它的道理

目前,在众议院235名民主党议员中,大约有四分之一的人呼吁弹劾特朗普。

但根据宪法规定,要真正弹劾现任总统,这一过程将非常艰难。

美国宪法第1条第3项第6款规定,参议院有审讯一切弹劾案的全权,合众国总统受审时,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应为主席;第2条第4项规定,总统、副总统和合众国的所有文职官员,凡受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轻罪的弹劾并被判定有罪时,应被免职。

在弹劾总统的长路上,首先要过的是众议院的程序。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表决通过弹劾总统条款,将弹劾案交给众议院全院。众议院全院进行辩论并表决,如超过1/2的议员赞成弹劾,该议案即呈给参议院。

弹劾案交到参议院才是弹劾的重头戏。

由联邦最高法院首席法官主持审理过程,100名参议员充当陪审员,听取控辩双方的辩论和有关证人的证词。众议院以其司法委员会主席为代表扮演控方的角色,白宫则组成辩护团。

审理开始后,双方先各进行1小时的陈述,然后传唤有关证人作证。

盘问证人和辩论结束后,联邦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按姓氏字母顺序一一点名询问每个参议员,后者只能回答“有罪”或者“无罪”。如果有2/3以上的参议员,就任何一项指控回答“有罪”,总统即被弹劾,由副总统接任总统。被弹劾者将终身不得担任任何公职。如果犯有刑事罪行,在其恢复普通平民身份后由普通法院进行审理。如果被认定为“无罪”,总统可以继续完成其任期。

简单地说,就是众议院是“控方”,白宫是“辩方”,联邦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担任法官,参议员组成陪审团,参议院充当弹劾法庭,行使弹劾案的审判权。要达到参议院的2/3多数并非易事,美国的缔造者们把弹劾定为罕见事件,不希望总统因轻微过错而被弹劾下台,所以如果没有“硬核”理由,弹劾案很难成立。

历史上的“稀有品种”

弹劾案这么麻烦,所以从历史上看,弹劾是罕见的,只有两位总统遭到众议院弹劾,一是1868年的约翰逊总统,二是1998年的克林顿总统,两位总统的弹劾案都没有获得参议院的通过。

美国第17任总统安德鲁·约翰逊(1865-1869年任职)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启动弹劾程序的总统。

美国南北战争刚刚结束,林肯总统遇刺,时任副总统的约翰逊就任总统。其就任后开始实施倾向南方农场主的政策,主张允许南部各州只附带有限改革条件就可重新加入联邦,参加叛乱的农场主可获大赦,而获得自由的奴隶只能得到极少的公民权利。这些主张引起国会中共和党激进派的不满。他们提出《官吏任职法案》、《赦免法案》和《军队指挥法案》,对总统的官员任免权、特赦权、军队指挥权进行限制。

当时的副总统是激进派的韦德,如果约翰逊下台,则可由韦德继任总统。而激进共和党人又恰巧在1866年的中期选举中大胜,他们愈发觉得约翰逊“碍眼”。1868年2月,美国众议院以126票对47票通过“违反官吏任职法和阴谋策划反革命武装叛乱”等11项弹劾条款,向参议院提出弹劾约翰逊。3月,参议院在联邦最高法院首席法官萨蒙·蔡斯的主持下,以35对19票(美国当时为27州,参议员54名),一票之差没有达到2/3多数,约翰逊被宣告无罪。

另一位被启动弹劾程序的总统是克林顿。

许多人可能还对克林顿与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的绯闻记忆犹新。克林顿开始死不承认自己与莱温斯基有不正当关系,公开声明:“我和莱温斯基小姐并没有任何性关系。”他还当众发誓:“我从来没有和莫尼卡•莱温斯基有过性关系,我们两个是清白的。”

但莱温斯基向自己的好友琳达·崔普透露与总统偷情秘密的电话被崔普秘密录音,莱温斯基自己也有记日记的习惯。录音带及莱温斯基的日记被呈给调查团,作为重要证据。莱温斯基还有一条作为物证的蓝色裙装。正是这条裙子,成为证明克林顿与其有染的关键证物。当化验结果出炉,克林顿总统不得不发表讲话,声泪俱下地向全国人民道歉,承认自己和莱温斯基有不正当的关系。

随后,在众议院占多数席位的共和党启动了对克林顿的弹劾程序。

从1998年12月起,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进行了弹劾辩论,通过了4条弹劾条款,包括克林顿在“莱温斯基案”中提供虚假证词、妨碍司法,及在另一桩性侵案“琼斯案”中作伪证及滥用职权。弹劾案被交到众议院全院,众议院通过了针对“莱温斯基案”的两项指控,未通过“琼斯案”和滥用职权的指控。尽管众议院通过了两项弹劾动议,但民意测验却显示,美国人对克林顿的工作满意度达到72%。克林顿坚称不会辞职,并宣称将做到更好。

1999年2月12日,美国参议院对克林顿弹劾案进行宣判,只有45名参议员认为克林顿的“伪证罪”成立,50名参议员认为其“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成立,均未达到三分之二多数。因此参议院宣判克林顿无罪,克林顿逃过一劫。

而美国另一位非常有名的闹着要被弹劾的总统是尼克松,但他却并没有走到被众议院弹劾这一步。

1974年7月,由于尼克松的“水门事件”,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了弹劾“三宗罪”,即阻挠司法工作、滥用总统职权和蔑视国会传调录音带的命令。此时大批共和党议员纷纷倒戈支持弹劾尼克松,民意测验也表明尼克松的声望一落千丈,尼克松在众议院全体会议表决前被迫宣布辞职,并未遭遇审判、定罪和弹劾,因而不算被众议院弹劾的总统。

弹与不弹,是最痛苦的徘徊

弹劾案过程繁复,要达成不易。

而对于发动弹劾的政党来说,弹劾是一种危险的政治举动,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也需三思而后行。

目前,众议院有90多位民主党人要求弹劾特朗普。但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却主张弹劾慎行,她表示:“我们一旦启动弹劾,就希望这对我们国家会起到团结的作用,而不是分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希望用尽可能最强的理由进行弹劾。”她主张在民主党开始弹劾特朗普前,必须获得公众的支持和两党强有力的支持。

但昆尼皮亚克大学7月30日的一项民调显示,只有32%的美国人支持“弹劾调查”。她认为民主党必须跟着民意走。

佩洛西的担心不无道理。当年,共和党由于鼓捣弹劾克林顿,在1998年的中期选举中丢失了5个众议院席位。维吉尼亚大学的拉里·萨巴托表示,“共和党人使得受到冲击的比尔•克林顿在余下的任期内几乎无懈可击,这对民主党人来说应该是一个警告。”简言之,弹劾如果不成,对于发动弹劾的政党来说是非常“损人品”的。

目前,美国马上要进入2020年的“选举年”,弹劾调查有可能让某些选民疏远民主党,影响选民对民主党的印象。布鲁金斯学会的约翰·胡达克说:“如果民主党人看起来太过政治化,就有可能既疏远中间选民,又给特朗普总统提供攻击民主党的弹药。”

更何况就算众议院通过了弹劾案,共和党人现在控制着参议院,民主党的任何弹劾努力都很难达成,在大选中会被形容为“失败者”。

更让民主党纠结的是,按照宪法,民主党有责任对行政当局追责,民主党基本盘的很多选民希望他们这样做,因而一些民主党议员表现得非常坚决。而一些“摇摆选区”的民主党议员则非常为难,民主党在弹劾这件事上并不团结。

而现在弹劾特朗普的时间点也非常不好。弹劾程序接近尾声的时候就已经到了2019年末或者2020年初,这使得弹劾和大选两件事重叠,显得弹劾案并不那么必要了,选民有另一种换总统的方式,那就是选举。乔治城大学的马特·达莱克表示,民主党可能更愿意让选民在明年的选举中赶走特朗普。

斗争仍在继续……

虽然民主党知道,参议院的共和党人不大可能表决罢免总统,要达成弹劾很难,但多数民主党人仍支持正式调查特朗普是否有可以被弹劾的不当行为。

共和党认为,民主党这是围着弹劾打擦边球,既要调查特朗普,又想避免启动正式弹劾引发的全面政治风险。

说到底,对民主党最有利的策略是:一直指责特朗普牵涉各种丑闻,并对他开展调查,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不启动弹劾程序。

作为政治议题,涉俄调查远没有结束,针对特朗普的其他调查也远没有结束,而且会成为明年总统大选辩论的一部分。

民主党人用调查表达对总统的不满,让特朗普一直不舒服,不但使他声誉受损,还让他气急败坏、颜面尽失,既履行了宪法赋予的责任,又满足了民主党基本盘多数选民的诉求,这也许就是民主党的“如意算盘”。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苏会志

监制:夏宇

编务:刘俊卿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